中時電子報 開卷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我們不要政府資助!」香港藝術空間2.0

南豐紗廠戰後曾是香港三大紗廠之一,即將改建成集創意產業及零售餐飲於一身的The Mills,當中包括一個1萬多平方呎的非盈利藝術空間,首展將於今年12月舉行。
南豐紗廠戰後曾是香港三大紗廠之一,即將改建成集創意產業及零售餐飲於一身的The Mills,當中包括一個1萬多平方呎的非盈利藝術空間,首展將於今年12月舉行。

外遊季節,新一代非營利藝文空間,靜靜起革命。計有由李傑與黃子欣事先張揚的「咩事」、南來投資者的「星藝術空間」及在黃竹坑工廈的「據點.句點」,均在8、9月開張。醞釀經年紗廠家族物業「南豐六廠」,當中的藝術空間亦將率先於年底開幕。連同蘇黎世大學位於北角的Connecting Space、營運三年已三度搬遷的「百尺公園」、工廈豪裝而成的Spring Workshop、已更上一層樓的Para Site、苟延殘喘的牛棚1a空間和前途不明的活化廳等……藝術空間終於遍佈香港、九龍和新界。

藝術空間在香港的第一趟熱潮是在1990年代。面對九七回歸與政治陰霾,Para/Site(舊稱)藝術空間、藝術公社和工作室(已解散)相繼成立,希望在殖民地的官辦文化以外另闢蹊徑。1998至2001年油街藝術村曇花一現,促成了1a和Z+(已解散)。同期間五、六個空間,幾乎已是香港當代藝壇的全部。但當時的所謂「獨立」,回想起來其實都是陳義過高。不單因為當時香港藝術並無市場可言,還因大部分空間都是香港藝術發展局直接或間接資助的產物。

藝術空間2.0 不要公帑 時移勢易,眼下這一波空間異口同聲「不要政府資助!」

「過去在Para/Site當董事時見識過藝發局磨人的行政程序,更因為自己在大學教書,每年的評核報告和申請撥款,總是要扭盡六壬,把事情包裝成能夠符合遊戲規則的樣子!」 黎肖嫻曾任Para/Site董事達六年之久,2010年與幾位同樣來自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School of Creative Media)的「CM人」於灣仔開展「floating projects」(浮動計畫)。這次把浮動的計畫變成兩千尺的實體「據點」,關注重點是生計與經濟而不是藝術。這個就在Spring Workshop對面的單位沒有豪華裝潢,甚至連影音器材和電線都是其他展覽的剩餘物資,致力擺脫金錢交貿,希望開展「共籌經濟」(economy of contribution)。捨較為草根的火炭、觀塘和葵涌,落戶租金昂貴黃竹坑,正是想留住生產,平衡這一帶由畫廊帶動,越來越衣香鬢影的消費傾向。「據點」仿效倫敦的社區食堂,並不「營業」,食材來自附近的香港仔市場,由在該區成長的「地頭蟲」王鎮海隨機發揮,加上閱讀閣提供的長桌和wifi,希望能引人留下來思考、創作、凝聚的日常「據點」。

「拿資助說是自由,始終還是有些框架要遵守的。我們就是想嘗試沒有任何限制,看看空間的可能性。」

成立於2012年的「百尺公園」名符其實以小見稱。從與「實現會社」在上環共處一室,到在大角咀地舖與旅舍為鄰,到如今深入九龍西腹地深水埗,皆是何兆南等三名成員以每月幾千元自資營辦。幾年下來,口碑不錯。現位處的三百尺唐樓,與建築工作室共享,「白匣子」裝潢是歷次最豪;湊巧與「咩事」同在一條街上,勢將產生協同效應。

長居台北的香港藝術家李傑與黃子欣合辦的「咩事」,仍未正式開放,名人效應先響。早在6月已舉行盛大的藝術家晚宴,吸引媒體及善長注意。黃子欣在今年4月才向李傑提出籌辦空間的建議,但一呼百應。營運方式「不要什麼」,目標非常清晰。黃子欣說: 「不是其他空間辦的不好,只是我們不想噬餵飼我們的手。政府資助總是有太多不確定因素……這幾年巴塞爾藝術展,帶動市場發展,使得好像只剩下一種美學形態。剛畢業的學生都只是想能進入畫廊。」

「咩事」已註冊為慈善團體,意味兩位「生意伙伴」只能付出不求回報。「咩事」暫時以兩年為限,預算約為180萬港元,聘有一位全職人員,展廳即是大廳,會保留家居樣式,不用白匣子改裝。除定期展覽和精心策展的圖書閣,還會物盡其用住宅功能,邀請藝術家留駐,填補因為房地產過熱而造成香港藝術生態上這塊特別嚴重的空缺。「咩事」想擺脫資助掣肘,不足之數,將全賴大額善長或眾籌支持。包括「咩事」位處的全幢三層唐樓均為羅揚傑物業,除其中一間地舖仍作布匹買賣外,所有單位均為空置,現以低於市場水平租予「咩事」。羅氏除了是收藏世家外,由當舖「活化」而成的高尚食府The Pawn和藝文俱樂部Duddell’s 均是其得意之作。整幢唐樓長遠將如何「活化」,仍未有定案。 藝博帶動「大金主時代」 同時冒出幾個非營利空間,香港藝術圈都在議論紛紛。在面書貼出「星計畫」(The Star Projects)的消息後,立即有藝術家回應:「大金主時代!」位處新界沙田石門工業區,樓面面積八千尺的星計畫有七名員工,首展將與「咩事」同於9月5日開幕。仍在中文大學就讀的項目經理李凱珊表示,星計畫資金由The Star Foundation撥備,老闆是大陸資深創館人、熱衷中國當代藝術,空間將以非謀利方式運作。鑒於中國體制對當代藝術種種限制,而香港又愈趨熱鬧,故而一試水溫。

如果嫌八千尺樓面還不夠劃時代,位於荃灣老工業區的南豐六廠,則肯定將為整個社區改頭換面。南豐紡廠曾是香港三大紡廠之一,佔地七萬多方呎,2008年停產,去年成功獲得政府審批改變土地用途。變身成The Mills之後,將結合創意培育及餐飲零售於一身,包括樓面積一萬多呎的非謀利藝術空間,並已聘得前蘇富比藝術空間策畫總監李安琪主理,將於12月舉行首展。香港發展藝術空間雖不算遲,但自油街藝術村被政府收回之後,藝術家散落在工廈內各自為政,一直不像其他後工業城市般,把大型廠房改建成文化地標。老企業資本雄厚,當然不用向政府伸手,還有望能藉文化轉型。

政府資助拔苗助長? 在政府與金主之間兩害取其輕,多少是以「伙炭」為鑑。一向以「去中心」做為組織原則的伙炭藝術家群聚,三年前開始接受民政事務局每年約100萬港元的「藝能發展基金」資助,為符合撥款要求,組成有限公司。可惜龐大的資助金額拔苗助長,群聚內部缺乏共識、兩任籌辦班底不歡而散;今年開放日「配合」藝博會檔期,引起不少「老伙炭」反感,最後更因現金周轉不靈,主席周俊輝獨自墊支數十萬港元維持運作。終於,伙炭有限公司於6月決定解散,正呼籲有心人捲土重來。但截稿之時,每年一度的開放日在2016年能否如期舉行,仍屬未知。

上任才一個月的新任藝發局行政總裁周蕙心,也對突然冒出這麼多的藝術空間感到非常錯愕。她在民政署任職期間,正是「藝能發展基金」的重要推手。對於視藝界對政府撥款的負面評價,她認為是夾雜著眾多不同資助的經驗所致,未必是固別資助計畫的錯。但她也承認使用公帑總不及私人資金具彈性,如何在新崗位上配合不同中、小型藝團的發展,將會是她的工作重點。具多年表演藝術行政經驗的她,更認為問題可能是於視藝界缺乏中介人才所致,故此在演藝界行得通的,在其他界別可能不行。

有論者把這一波藝術空間熱潮,與由老殖民地建築的「元創坊」(PMQ)和中區警署建築群活化項目相提並論。但筆者以為,它們雖然名義上均為「非營利」、把當代元素注內歷史社區,但無論是規模、「金主」與營運方式都有天淵之別,更何況是計畫的隱藏議程和日後的「非意圖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但可以肯定的是,小本經營的良好意願也好、企業轉型的鴻圖大計也妙,都是拜市場膨脹、「把餅畫大了」所賜。筆者近聞有某舊區藝文空間,業主只向附近老店加租,唯獨空間卻能倖免,原因正是它有助吸青年客源,改變舊區格局。但官僚作風又握殺創意甚至揠苗助長,香港藝術家嘗試走第三條道路,到底是否可行?又要拭目以待了。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今藝術

  • 今藝術 2015-09-11
關鍵字: 藝術空間香港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