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不同於拳擊,摔角以誇大的姿態,將動作的意義推至極限」——羅蘭巴特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職業摔角(Professional wrestling)最簡要的定義為「任何以表演方式進行的摔角比賽,比賽內容及結果都經事先規劃」,混合了戲劇表演與運動競技,卻又同時不被兩者認為是正統項目。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所以不要被矇騙了,所謂「職業摔角」這四個字,是英文直譯過來,有特定,符合上述定義的,才叫職業摔角。那你說,在台灣,職業摔角有PAY嗎?沒有。99%的摔角手無法從中得到收入。沒有一個團體能付薪水讓你打摔角、練摔角,全都是工作之餘,來搞來玩來軋。台灣的職業摔角,只能靠辦比賽,活動門票有收入,但這個收入,能COVER團體支出已屬萬幸。

「假設台灣摔角,五百一張票,所有豪華卡司都出來,跟一場最新的電影三百塊,我想大家都會選擇最新的電影,這就是台灣摔角的現實。」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各團體導向不同,當然有佛心定價不超過電影票價的團體,也有標榜重金禮聘外國選手,加上附贈周邊商品,定價到台幣一兩千的團體。

然而,台灣職業摔角一直在地下發展,已經默默發展了17年,大概這三四年才慢慢浮上檯面,通過直播、社群媒體。真正的職業摔角在台灣,實際上更符合所謂的「地下摔角」或「獨立摔角」。

摔角界有句話:「摔角手是在擂台上說故事,兩名選手用身體說故事。」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TEPW(Taiwan Extreme Pro-wrestling)台灣極限職業摔角的社長雜魚說:「國外定義的Professional wrestling是一種表演性質的運動競技,參雜大量的表演成分,是表演娛樂和競技的結合體。以格鬥舉例,格鬥的目的是,把對手打掛打趴,格鬥要的是『結果』,A選手把B選手撂倒。摔角當然還是有所謂的結果,比如A贏了B,可是喜歡摔角的人更在意,『過程』是怎麼產生的?所以摔角有趣的地方在於,摔角手、裁判、觀眾都在醞釀那個過程。」

「摔角界有句話:『摔角手是在擂台上說故事,兩名選手用身體說故事。』摔角有個很重要的過程就是——保護對手。摔角手不是真的要傷害對方,是要保護對方,對方也會回饋。所謂的受招,英文叫Sell,賣東西,要把對手的招式賣得好看,例如今天你摔我,我會表現的,好像你的招式爆強,這是職業摔角很有趣的地方。」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職業摔角的推手——專訪台灣極限職業摔角的社長雜魚

了解產業全貌,必先找到產業的關鍵報導人。摔角產業的關鍵報導人,就國外職業摔角運作而言,就是所謂的賽事推廣人。賽事推廣人負責擬定賽事劇情,安排場地,對外宣傳售票,處理演出突發狀況,財務運作,資源調配等工作。於是,就找到專責這些工作的TEPW台灣極限職業摔角的社長——雜魚。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訪問當天,去到雜魚的工作室,工作室位於捷運站正上方住商混合的大樓。雜魚穿著印上自己名字「ZAKO」(日文雜魚之意)的黑T,披件日式短褂出迎,日式職人風打扮。這裡是他和朋友合作經營的刺青工作室,同時在這接平面設計的案子,工作之餘打摔角,對自己的生涯呈現一個多角化經營的狀態。

工作室採光良好,格局方正,裝潢頗具質感,空氣中瀰漫中產階級教養良好的氣味,工作室主人搞摔角、玩刺青、畫設計,卻不見死命追逐夢想可能遭遇的生活窘迫感,示現另類優雅追夢的可能性。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為了玩摔角,臉雖是瘦子臉,卻有近百公斤的壯碩身材,追夢沒有餓死,居然還變胖,為了打摔角,耐摔,他增重二十幾公斤。曾經為了推廣摔角,想把摔角變成常態性活動,2016搞了個台灣沒人弄過的創舉,一整年辦了14場摔角賽,賽事密度約一個月一場,風險很大。許多摔角前輩勸他:「很常辦,人家覺得摔角不稀奇,就不會想來看了。」但他堅持,國外看摔角,是很生活化的,就是吃完中飯,等下有摔角我們去看,是這種感覺。

賽事場次一多,就像連續劇一樣,可以搞系列賽事:冠軍爭奪戰、雙打對戰、單人淘汰賽、公益賽、搞笑賽、大亂鬥等,劇情比較飽滿。每個選手都有臉書粉專,粉專一直更新,每個禮拜都有新鮮事發生。比方今天A去B的粉專罵人、嗆聲、互譙…真實賽事與虛擬網路交互作用,目的不是現場有多少觀眾來看,而是後續的發燒程度,會有人分享,有影片流傳,讓賽事的熱度在網路上發酵。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

雜魚說:「也很感激團員的支持,在台灣,不支薪下,來搞摔角,基本上心理都有強大的表演慾,潛藏的中二基因,對摔角有愛啦。」

雜魚嚮往地分享,日本和泰國已經實踐出沒有擂台的摔角,在工地打摔角,在商店街打摔角……衝進店家拿紅蘿蔔打你的頭。應該說,摔角在日本已是大眾文化的一環,太日常太平易近人了。日本人都會請摔角手去商店街當活體廣告,幫商家辦活動。有設計過比賽是,從商店街頭打到街尾,一路衝進皮鞋店拿皮鞋打你的臉,用木屐搧你巴掌,把你插到冰桶裡,整條商店街武器滿天飛,超級武器戰。還有工地摔角,打一打就灌水泥,灌漿,從貨車上空翻下來…日本有個摔角團叫DDT,專門搞戶外摔角,他們最有名的選手是隻充氣娃娃,人要跟充氣娃娃互摔。世界上太多摔角形式了,台灣適合哪一種,也還在摸索中。

他們希望我們走上所謂的正道,王道的路,但是王道的路很擠啊,很難走。

TEPW曾收過最年輕的選手,是十六歲的青少年。問雜魚,有沒有受到家長阻礙?雜魚說,這樣講有點奇怪,蠻意外的,家長都蠻鼓勵的。他說:「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我覺得,我們三十歲這代的家長,很反彈小孩去從事一些比較奇怪的事,對次文化的東西極力排斥,不知道是不是國民黨菁英教育的關係,他們希望我們走上所謂的正道,王道的路,但是王道的路很擠啊,很難走。反而是跟我隔幾歲,所謂的八年級生的父母對於這樣的東西,開放度卻很高。岔個題外話,來這刺青的客人,我不接二十歲以下的客人。有十八歲的小朋友帶媽媽來簽家長同意書,然後媽媽就付錢給小孩刺青,當生日禮物。我們那個年代會發生這種事嗎?不可能。媽的腿會被打斷!我第一次刺這隻手回去差點被我爸殺死!」

「還有兒子比摔角,媽媽來場邊加油,我問他媽媽,你不會擔心嗎?媽媽笑笑說:『不會呀,我看他很開心的樣子。』媽媽坐在擂台下,看兒子被鐵椅砸,踹,被幹拐子,被摔被丟啊。像我們的冠軍HAKKA,比賽的時候,全家來加油,爸媽叔叔親戚整團包車來,看他揍他弟,因為他弟弟也在我們團。很感人,感受到親人的支持,很棒,所以希望說,會越來越好,我覺得,不用希望,因為看得到。」

問他在摔角之路上,家人有沒有反對,雜魚說:「家人不諒解啊!這是台灣人一個很奇怪的邏輯,你念書念到哪裡,就應該做什麼樣的事情,我爸就講:『你都念到碩士了,打什麼摔角?』我覺得念碩士跟打摔角不衝突啊。可是老一輩人的觀念是,研究所畢業,就該去某某公司,他們的那個等號很奇怪,不符合現在潮流。斜槓青年不是很紅,都是一個人做很多事情,不會我蹲辦公室,就傻傻蹲著。他們不理解,但也阻止不了我。」

這就是球員兼裁判,摔角手兼賽事推廣人,TEPW台灣極限職業摔角社長——雜魚的摔角之路。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FIGHT CLUB——台灣地下摔角」內容都在→【FHM 2018 5月號 215期雜誌】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FHM

  • FHM 2018-07-13
關鍵字: FHM摔角雜魚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