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日裔翻譯官回憶

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日裔翻譯官回憶
一九四四年元月,通譯員班.中本、霍華德.小川、泰瑞.水垂、哈利.福原,在新不列顛島阿拉威拿著戰俘的裝備玩鬧。戰爭期間有關「二世」通譯員的照片都被列為機密,以免敵軍獲悉他們的通訊已變成重要的軍事情報。五個月後,泰瑞成了太平洋戰場上首位在戰鬥中陣亡的日裔美國人。(照片來源:國家檔案資料局)

隨著戰事趨緩,哈利•福原學會了臨機應變。他像許多人一樣感染了叢林皮膚病,這是由潮濕環境下的真菌所感染,綽號叫「新幾內亞汙垢」。他的身體發癢,鼠蹊紅腫。當他搔抓的時候,帶著血斑的皮膚一塊塊剝落。為了緩解不適,他乾脆把草綠色的內褲甩掉不穿。軍隊希望官兵健康,營養充足,但哈利厭倦了乾燥的脫水口糧。他把手榴彈投擲到海裡,爆炸後魚浮上水面,他就會為組員烤一頓鮮魚晚餐,然後把剩餘的口糧放進皮靴裡改當襯墊。

哈利也感受到孤獨。他需要筆友來改善他少有郵件的悲慘處境。泰瑞雖然有個摯愛的大家庭,而且也有女朋友,但他也想試試看。他們寫信給《太平洋公民報》,它是日裔美國公民聯盟辦的報紙,在「二世」讀者中很受歡迎。這封信刊登在一九四四年三月的報紙上,標題是:「孤獨的士官」。

為了讓您了解,我想說,外界的來信很少而且很久才來一次。除了希望還有機會返鄉之外,我們最期待的就是來自家鄉的信。我們這群同胞離開了集中營到遠方,女孩們等不到我們回去,也嫁給了那些體檢未過不能服役的男人,漸漸地我們就因信件減少而士氣低落。

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日裔翻譯官回憶
一九四四年四月哈利在新幾內亞艾塔佩審訊日本戰俘。(照片來源:國家檔案資料局)

所以,未來如果有機會,當您有多餘的版面,可否請您稍微提一下:遠方有許多寂寞的「二世」軍人,日復一日生活在散兵坑裡,他們如果能收到「甜蜜慰問函」或者「士氣提振信」將會十分感激,尤其是來自那些可愛女生的信件。

報社編輯答應轉寄所有的「甜蜜慰問函」,很快地甜蜜就開始湧進。哈利誇口說:「我們兩個都收到三十到四十個女孩來信。」其中有些還寄來照片。哈利和泰瑞品嘗著甜蜜,一一回信。他們的問題解決了。

哈利私藏了一封信沒有和他人分享,以免有人因為他的同理心而懷疑他。這封信是從某位陣亡的日本兵身上搜到,毫無情報價值。一個名叫賢子的女子,十八天前剛生下了健康的小男嬰。「寶寶大了點,很可愛,」初為人母的女子匆匆寫道,「每當我想到如果你在這裡,我們會有多麼高興,我就忍不住掉淚,但我知道情況不允許。」

哈利從右到左一行一行讀著信。賢子寫說她撫摸著新生寶寶的臉,補充說:「如果遠在南方某處的你能收到這封信,希望你能開心。我會溫柔地撫養我們的小男孩,直到你回來。」她乞求道:「如果你能收到這封信,請立即回信。也請好好照顧自己。」

哈利毫不懷疑,如果這個男人還有機會就會殺了他。如果在戰場上相遇,哈利也會射殺他。就像其他美國大兵,哈利也把敵人稱作「日本鬼子」,但不像許多白人同袍,哈利知道他的敵人不是狂熱嗜血的人。雖然他們可怕、忠心,而且常常是野蠻的戰士,但他們也是人。這封信的主人是妻子摯愛的丈夫,當然,也是興高采烈初為人父的爸爸。

哈利擁有同理心,來自他的家庭關係和生命經驗。無論是不是最後一次的從軍送別儀式,這些日本戰士的家人無不心痛地期盼親人歸來。哈利不知何時弄丟了原來的信,但他保存了清晰的影本。受到信裡深深的悲痛所感,終其餘生他都小心翼翼地收藏著。

哈利發現如果他不能理解敵人的邏輯就不能好好訊問。有一天,他跳上PT船要帶回三名日軍,他們在海上漂流了好幾個小時。其中兩個緊貼在一起,另一個漂流在九十幾公尺外。救生圈讓他們漂浮在海上,但他們拒絕投降。

哈利傾身在船舷說,他們的安全受到日內瓦公約保護,但他們不想成為戰俘。陽光炙熱,時間流逝,帶頭的軍官擔心手下行蹤暴露而變得焦慮。船上另一名士兵把手榴彈丟進海裡想要嚇唬他們投降,但手榴彈沒有引爆。哈利對這三個固執不妥協的日軍束手無策。哈利惱怒大吼:「如果你們不想被救起何不自己淹死?」最後,巡邏艇上有名士兵伸出一根桿子鉤起救生衣,拉起一個人上船。那個人剛被拉上船,其他兩個也舉起手等待被捕。

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日裔翻譯官回憶
一九四五年夏天,帕西.克拉克森少將在菲律賓為哈利佩戴獎章。(照片提供:哈利.福原)

三個戰俘吃飽睡足後,哈利個別分開訊問。他對三個人的行為感到困惑。「你們幾個傢伙是怎麼回事?」哈利問。獨自一人漂在海上的戰俘,他是一等兵,他吸了一口菸說:「呃,我階級比他們高,我不能在這兩個下屬面前投降。」其他兩個二等兵戰俘,沒有上級的允許也不能投降,他們猶豫不敢問,以免顯示出怯懦和不忠貞。哈利終於搞懂了這些人的邏輯。他們彼此合作,危機就解除了。

不像這位「二世」通譯員,他的美國同袍很難理解這種複雜的階級關係。日本社會結構不惜代價維護這種階級秩序,直到撤退、飢餓、疾病和絕望,嚴格的日本訓練才開始崩解。

到了白天,哈利就不去想前一晚發生的事。他調整得很好。他的通譯員同僚基恩.浦辻佩服地說:「哈利可以用甜言蜜語打動任何人。」哈利想要拿到米,他就說服軍官說是為了軟化戰俘以便套出他們的話。小組好想喝雞尾酒?哈利就從野戰醫院拿到純酒精,再混合葡萄柚汁。有人渴望療癒食品?他就從海軍水手那裡弄到洋蔥和雞蛋,從食堂拿到培根。基恩回憶說,沒多久,「讓人流口水的炒飯香味,穿透過層層椰子樹,飄進了指揮官的鼻子」。從此哈利的拿手絕活不再吃香了。他用工程師給的木料組裝了戶外廁所。他的馬桶座受到部隊裡通譯員的喜愛,他們需要一個私密的空間閱讀來自家鄉的分手信。

每次別人給他方便,哈利就會回禮,通常是一面「旭日旗」,好讓這些男人可以寄回家向所愛的人炫耀。他把醫院的床單剪成長方形,在白色的背景畫上紅色的圓圈,然後用他令人信服的日本草書在旗子上用虛構的名字簽名。

這個家庭手工遏止了一個嚴重的問題。美國大兵會把還未分析的文件寄回家,通譯員就錯失了獲得有價值情資的機會。日軍是多產的筆記作家。即使是底層的二等兵─就像維克多和皮爾斯剛入伍時的編階,他們的日記都可能揭露部隊士氣、調動和補給短缺的情報。在早先的戰役裡,大部分的日軍文件都落入部隊裡的私人收藏。後來即使規定必須立即交出截獲的文件,但在八個月期間某部隊就寄出了不下五千份有情報價值的文件。一份第41師的備忘錄警告說:「這些自私的個人不僅拉低了同袍的自我要求,更造成了戰力的損失,以及威脅到行動的成功率。」

其實,哈利忠實複製日本國旗,就是因為他深知:日本軍人珍惜他們親筆簽名的「旭日旗」,把它們視為戰場的護身符。

一九四四年五月,另一場戰役前夕,哈利覺得除了在野人營區的九十天,此刻的他比任何時刻都更有自信。他和第163團的同袍有日漸增長的同志情誼。艾塔佩的G-2情報部門接手擔任通譯員的保鏢,而且需要保護的機會也不多了。他的存在和工作愈來愈受到重視。基恩很佩服哈利的幹勁。「在新幾內亞的叢林戰場,除了不缺單兵軍用口糧、蟲子和敵人的子彈,其他什麼都缺。我不明白上帝怎麼會創造這麼一個悲慘的地方,但哈利似乎不在意。」基恩說的沒錯。新幾內亞沒有讓哈利叫苦,他事後回想:「我並不特別急著想回家。」

五月中旬,哈利前往西邊仍由日軍固守的薩爾米。有了前兩次登陸的經驗,他這個老兵這次沒有畏縮。那個戶外廁所連同他的全套翻譯工具,也一起跟了去。

看更多好書內容

  • 白夜 2017-08-28
關鍵字: 白夜日本太平洋戰場日裔翻譯官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