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國姓爺的連番勝仗

國姓爺的連番勝仗
大員灣

根據軍事革命論的說法,歐洲人之所以能夠稱霸世界至少是他們在十九世紀之前所控制的地區主要是因為他們擁有比其他民族優越的槍砲、船隻與堡壘。因此,在國姓爺展開侵略的頭幾天,荷蘭的火槍竟然敗給中國的長矛,荷蘭的船艦敗給唐船,一座荷蘭堡壘也在鄭軍的圍攻下投降,這樣的發展也就不免引人好奇。荷蘭人的這些失敗,可以讓我們對歐洲擴張的軍事論點獲得什麼樣的理解?

首先來談談火槍。火槍最早在一五五○年代出現於義大利,後來逐漸成為「戰場之王」,徹底改變了歐洲的戰爭。腰刀、戟、十字弓與長弓,原本都是傳統歐洲戰爭的典型武器,卻在火槍出現之後陸續消失。到了十七世紀中葉,大部分的歐洲步兵部隊都由火槍兵組成,再由長矛兵加以保護。

火槍崛起的關鍵在於其簡易的使用方式與強大的威力:這種槍枝能夠把沉重的鉛彈射出一百碼以上的距離,並且能夠射穿重裝甲。然而,火槍最大的缺點在於其射速緩慢。在十六世紀,就連最有經驗的火槍兵也只能每一、兩分鐘射擊一發。火槍的射速在十七世紀雖然有所改善,卻還是比長弓慢了十倍。

有一種方法能夠彌補這種射速方面的不足,亦即所謂的「排槍射擊法」。這種做法的原則很簡單:把槍手排列成幾個長排,每一人站在另一人後面。第一排先開槍,然後退到後方重新裝填,第二排接著開火。就在第二排退到後方重新裝填的時候,第三排又接著開火,以此類推。排槍射擊法似乎至少曾經三度由不同民族獨立發明過。根據歷史記載,這種做法最早在一三八七年出現於中國,當時中國的槍手利用排槍射擊法對付敵軍的一支大象部隊。排槍射擊法的第二次發明,是在十六世紀末的日本。第三次則是在歐洲,由荷蘭人所發明。這種做法需要嚴密的協調與紀律。荷蘭指揮官對於部隊的訓練有如著了魔一樣。開槍與重新裝填的行為都被分解為一連串的個別動作,並且繪成圖示印行於軍事訓練手冊當中。最早的訓練手冊將火槍的操作方式分解成三十二個步驟,後續的手冊又添加了更多步驟。這類訓練手冊廣為流傳,翻譯為各大歐洲語言版本,而且荷蘭的操練檢查官也備受歐洲各國歡迎。因此,荷蘭的火槍技法也就迅速散播了開來。

荷蘭人帶著他們的火槍兵前往殖民地。熱蘭遮大部分的士兵要不是砲手或長矛兵,就是火槍兵。過去的事實證明他們在戰場上非常有效。一六三○年代,普特曼斯率領的荷蘭勢力之所以能夠在台灣迅速擴張,主要就是火槍兵的功勞,其致命的火力打得原住民毫無招架之力。

荷蘭火槍兵也有效壓制了漢人反抗人士。一六五二年,一個名叫郭懷一的農民號召了一支五、六千人的農民大軍,企圖趕走荷蘭人,自行占領台灣。他們集結於一片田野上,揮舞著旗幟與矛叉,口中高喊:「殺!殺盡荷蘭狗!」他們攻入赤崁,抓了幾個荷蘭人,剁掉他們的鼻子與耳朵、挖出眼睛、割掉生殖器,然後把他們的頭顱插在竹竿上。

面對這批數千人的群眾,荷蘭人派出了一百二十名火槍兵。他們搭乘渡船橫越大員灣,來到赤崁,進攻這群在岸上等待的敵人。他們在深及腰部的水中下船,按照隊形前進。他們一旦能夠點燃引線,並且保持火藥乾燥,便隨即開火,一排接著一排。反抗群眾其實可以一舉湧上撂倒他們,但這支隊伍嚴守紀律。反抗群眾四散奔逃,荷蘭兵在後追趕。五百名反抗群眾在那天遭到殺害,後續幾天又有四千人喪命。這支火槍隊凱旋返回熱蘭遮城,以一根木樁插著反抗首領的頭顱。荷蘭兵連一人都沒有受傷。

國姓爺的部隊雖然比那些農民反抗分子擁有更精良的武裝,攜帶的卻仍是傳統武器,就像火槍在歐洲取代了的那些武器:劍、斬馬刀與弓箭。

國姓爺的連番勝仗
中國手持長武器圖

既然如此,這些士兵是怎麼打敗荷蘭火槍兵的呢?畢竟,那些火槍兵可是全世界最先進的火器科技的代表呢!我們可以先問荷蘭火槍兵為什麼打了敗仗,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領導他們的是個有勇無謀又過度自信的軍官,名叫拔鬼仔,鄭軍的領導人則是一位明智又多經戰陣的將領,名叫陳澤。

火槍兵

我們先前已經質疑過拔鬼仔的判斷力。當初就是他建議派遣使節詢問國姓爺是否有意攻打台灣。在這個晴朗的早晨,也就是國姓爺侵略台灣的第二天,他又比平日更加莽撞,原因是他非常生氣。他的兒子差點死在鄭軍的手下。

他的兒子在清晨抵達熱蘭遮城堡,受傷的手臂只藉由一小塊皮肉連接著肩窩。鄭軍把他的家庭教師砍成碎片,還有另外兩名荷蘭護衛也不得幸免,而且他還被迫目睹了整個過程;其中一個漢人士兵以可怕的斬馬刀砍中他的肩膀,但他逃了出來。一名荷蘭士兵──他是那天在拔鬼仔的領導之下得以生還的少數人之一──後來描述了拔鬼仔上尉看到自己的兒子之後有多麼暴怒。這名士兵寫道,拔鬼仔立刻下令鼓手擊鼓,召集了他手下最優秀的士兵,然後要求揆一准許他率領兩百四十名火槍兵對鄭軍發動攻擊,儘管敵軍多達好幾千人。揆一同意了。

於是,拔鬼仔率領部隊齊步穿越熱蘭遮城堡的庭院,鼓聲在院中迴盪不已。他們走出拱門,在外面的碼頭登上一艘武裝輕便貨船以及幾艘被人遺棄的舢舨。

航越狹窄的水道之後,他和他的部下登上了一片長滿青草的海岸,旁邊可以見到幾間遭到燒毀的漁夫小屋。這裡是北線尾沙洲的南端。這座細長的沙洲上滿是高低起伏的沙丘,往北延伸將近十公里,北端即是鹿耳門。

在和平時期,北線尾沙洲只對漁民具有吸引力。但在這個時候,由於這座沙洲位於通入大員灣的兩條水道中間,因此成了戰爭中的關鍵戰略地點。

在一六五六年遭到那場猛烈駭人的風暴所摧毀的荷蘭堡壘,原本位於北線尾沙洲的另一端,現在國姓爺的部隊就在堡壘遺跡附近搭設帳篷。這裡早期曾有一位名叫奴易茲(Pieter Nuyts)的台灣長官(他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一名史學家稱他「魯莽毛糙」),就曾預見這樣的災難性後果。他寫道:「敵人(他指的是西班牙人或日本人)要是發現這裡(北線尾沙洲)是台灣的關鍵戰略地點,就會竭盡全力攻下此處,從而扼住我們的咽喉。我們的船隻將無法進出,他們則可任意由內部或外部攻擊我們。」

這正是國姓爺的盤算。他知道自己只要控制了北線尾沙洲,即可確保大員灣的自由出入。因此,他在這裡部署了一鎮的兵力。這支部隊的指揮官是陳澤,一位對抗清朝近十五年的沙場老將。陳澤的鎮裡包括了國姓爺軍隊裡最菁英的部隊:鐵人部隊。他也有裝設了大砲的船隻在水上守護。

他在前一天就開始讓部隊上岸。他的部隊必定餓壞了,因為最早下船的二十幾名士兵在沙丘上往南跋涉了一、兩英里遠,來到正位於熱蘭遮城堡水道對面的漁村。他們以譏嘲的態度在那些小屋附近插了一面旗幟,開始抓取豬隻與雞隻。揆一對這樣的挑釁忍無可忍,於是派兵前往驅趕。那群鄭軍人數太少,因此隨即逃開,拋下先前抓到的獵物,但帶走了他們的旗幟。他們後來又因飢餓而再度回來。這一次,荷蘭人先讓他們聚在一處,然後才發射大砲轟擊他們。揆一接著又派了一隊士兵放火燒毀那些茅草屋。

拔鬼仔的火槍兵在這座燒毀的漁村旁上岸。當他站在沙洲上,思考著勝敗機率的時候,心裡究竟想著什麼?在這座小小的沙洲上,鄭軍的人數約有兩千人之多。

他對士兵發表了訓話。我們不知道他究竟說了什麼,因為他沒能活著回來提出報告。不過,別人聲稱他當時是這麼說的:「漢人是膽小鬼、娘娘腔,他們禁不住火藥的味道和火槍的聲響。只要雙方一交鋒,他們有幾個人中槍倒地之後,他們就會立刻轉身逃跑。」拔鬼仔駐紮在台灣超過二十年之久,一路從下士晉升到上尉──這是殖民地的最高軍階。他鎮壓過反抗人士,也對付過海盜。他說不定向他的士兵提醒了一六五二年的漢人反抗活動,當時一百二十名荷蘭火槍兵──比現在站在北線尾沙洲上的部隊還少了一半──就擊敗了一群人數比陳澤的部隊還多的農民大軍。揆一後來寫道,大部分的荷蘭人都因為那場勝利而認定二十五個漢人還抵不過一名訓練有素的荷蘭士兵。

拔鬼仔率領部眾祈禱,然後帶著他們走向陳澤的營地。他們繞經沙丘,穿越一小叢林投樹,荷蘭人皆稱之為鳳梨樹。大員灣在他們的右邊,載運他們過來的三艘小艇在海灣上跟隨著他們,大砲都裝填了火槍彈,準備用來轟擊敵軍。火槍兵偶爾可在他們的左方瞥見大海,那邊有三艘高大的荷蘭船隻正航向一支鄭軍的艦隊。

在他們前方遠處的海灘上,敵軍的營地插滿了三角旗,也滿是頭戴閃亮頭盔的士兵。敵軍開始列隊,然後朝著他們行進。

拔鬼仔的火槍兵又經過更多沙丘,並且走出了林投樹叢。北線尾沙洲在此處變得比較平坦也比較寬闊,成為一片平原,正是火槍最能發揮效果的地形。拔鬼仔命令士兵散開,以便有更多人能夠同時開槍。

生還者回憶道,在這個時候,熱蘭遮城堡傳來兩聲砲響。那群火槍兵轉過頭,見上城粗大旗杆上的旗幟升起又降下。這是要求他們回頭的信號。拔鬼仔接受的命令是:「在避開任何可能的危險下,以最謹慎的方式對敵人造成最大的傷害。寧可無功而返,也不要讓自己置於險地。」但拔鬼仔對於城堡發出的警訊不予理會。

不久之後,火槍兵就首度清楚看見了敵人。鄭軍列隊行進,成百上千,高舉著頂端尖銳的金屬長矛,上面懸掛著絲質三角旗。有些旗幟呈細長狀,像船隻的旗幟一樣。另外有些則是像軍旗一樣的大面長方形旗幟,懸掛在更長的旗杆上。這些旗幟滿是顏色──紅、黑、藍、銀、金──而且許多都繡有圖像,在荷蘭人眼中看起來像是蛇與龍以及妖魔鬼怪。敵軍士兵都戴著擦得光滑閃亮的鋼盔,手上的長矛足以把人刺穿,身上的鐵甲則是垂到膝蓋。在他們的後方與旁側,騎在馬上的軍官一面高喊命令,一面舉劍指畫。

他們沒有火槍。實際上,如同一名荷蘭觀察者所寫的,國姓爺的部隊看起來非常古老,就像頭上有簇飾的羅馬軍隊一樣。儘管他們有少數槍枝,看起來卻都龐大又笨重。他們的主要武器就和他們的裝甲一樣,看起來十分老舊:劍、斬馬刀以及弓箭。

兩軍若是相隔一段距離,火槍兵應該擁有優勢。他們紀律嚴謹的排槍射擊能夠連續發射鉛彈彈幕,堪稱是由數十人構成的機關槍。他們的盤算是以極快的速度對鄭軍造成重大死傷,促使敵軍因恐懼而潰散奔逃。如此一來,火槍兵即可繼續前進,一一幹掉逃亡的士兵,好整以暇地連續開火。荷蘭的火槍兵在九年前就是這麼對付那群反抗的農民。

兩軍接近至剛好超出火槍射程之際,鄭軍突然停下腳步,形成一堵鐵人人牆。拔鬼仔繼續前進。

軍事革命論認為訓練與紀律是歐洲部隊在戰場上的優勢,也是「西方戰爭方式」的一部分。中國史學家近來發現明朝也有類似的做法。此外,我們先前也提過國姓爺如何自行發展操練方式,還印行了訓練手冊。我們知道他喜歡待在演武亭,觀看部隊操練,並且跟隨在旁,確認他們的操練節奏齊整,也對動作不確實的人施以懲罰。

這個時候,拔鬼仔想必已經開始意識到這支漢人部隊和他先前交手過的不同。這群士兵文風不動地站著,眼睛在鋼盔裡向外眺望。中西文獻都沒有提到他當時聽見了哪些聲響,但我們知道國姓爺的部隊利用鑼鼓與聲音尖銳的號角協調行動,就像荷蘭部隊利用鼓手一樣。拔鬼仔率領部隊逼近敵軍的同時,兩種不同文化的鼓樂聲必然混雜成了一片。

鄭軍裡有人高聲下達了命令。一群士兵從陣列後方冒了出來,將五十把大型槍枝架設在鐵人前方。生還者把這些槍枝稱為「巴森」(bassen)或「大火繩槍」(doppelhaggen)。這些槍枝在荷蘭人眼中看起來又大又原始,笨重、裝填緩慢,也難以使用。

這時候,在海灣裡跟隨著拔鬼仔的荷蘭輕便貨船與舢舨突然開火,將鉛彈與彈丸碎片射入鄭軍的陣列裡。陳澤的部下將槍枝對準船隻開火,但沒有效果。另一方面,荷蘭的大砲卻在敵軍陣列中轟出了大洞,許多士兵都被炸死在沙地上。

但這些缺口立刻就被來自唐船與營地裡的兵員填滿,整個陣列仍然靜立不動。在荷蘭人的眼中,「他們的人數似乎無窮無盡。」

現在,拔鬼仔的火槍兵已經抵達有效射程內。拔鬼仔下令開火。他們發揮平素的訓練成果,開始依序開槍。第一排槍響過後,鄭軍隨即發出駭人的怒吼湧向前來。傳統的戰場吶喊聲是:「殺!」表示進攻殺敵。

我們永遠無法知道拔鬼仔率領的兩百五十名火槍兵與數千名敵兵正面衝突的結果會是如何。陳澤太過聰明,不可能冒這種險。

還記得城堡發出的警告砲響嗎?熱蘭遮城堡的人員看見幾艘船從陳澤的主要艦隊沿著北線尾沙洲南下,藉著沙丘的遮擋而隱藏在拔鬼仔的視線之外。他們不曉得這些船隻的意圖為何,只能猜測它們可能打算從海上提供火力支援。揆一因此發出信號要求部隊回頭,但拔鬼仔卻不予理會。實際上,那幾艘船的做法比提供火力支援還要致命,它們在沙丘後方卸下了一支部隊。就在火槍兵毫無警覺地向前行進之際,這支部隊悄悄穿越了沙丘,埋伏在拔鬼仔後方的林投樹叢裡。

鐵人部隊高聲喊殺之後,火槍兵後方的樹林也爆發出了喊殺聲。拔鬼仔試圖維持部隊的秩序,下令部分單位回頭射擊,但這群火槍兵著名的紀律卻崩潰了。他們紛紛拋下槍枝逃命。陳澤的士兵攻進荷軍的隊伍內,揮舞著斬馬刀左砍右殺。

荷蘭士兵跳進泥濘混濁的海灣裡,試圖爬上那幾艘輕便貨船與舢舨,但因為登船逃命的人太多太急,掀翻了一艘船隻。不會游泳的人因此溺斃於水中,會游泳的則開始朝著位於幾英里外的熱蘭遮城堡游去。

拔鬼仔領導剩下的火槍兵繼續奮戰,一面開槍一面退向船隻。他被擊中一次而跌倒在地。他爬了起來,高呼要求眾人繼續作戰,結果卻被一把斬馬刀砍倒。僅存的幾名火槍兵一看到他被殺,隨即涉水爬上一艘船。拔鬼仔率領為數兩百四十名的精銳部隊進攻敵人陣地,最後生還的不到八十人。

拔鬼仔為什麼沒有理會要求他回頭的信號?他怎麼會如此低估敵軍的實力?他怎麼會讓敵軍繞到他的後方?他忿忿不平、過度自信,又滿懷怒火,而且也寡不敵眾。陳澤雖然從未到過台灣,卻比在台灣住了二十年的拔鬼仔更懂得利用北線尾沙洲的地理形勢。陳澤及其同僚乃是地理戰爭的高手。他們懷有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地形是戰略的關鍵,而且為將者應該熟知自己作戰的地域──這些觀念都可見於《孫子兵法》及其他古代典籍。楊英的記載中到處可見「知地利」、「相度地利」、「占得地利」與「地利失據」等文句。

奇怪的是,拔鬼仔竟連可以向他提出警告的斥候都沒有。實際上,極為引人注目的一點是,那些生還的火槍兵全都不曉得敵軍怎麼會繞到他們後方。其中一人後來寫道,在荷蘭部隊行進之際,鄭軍早就已經埋伏在一旁了。「北線尾沙洲上,」他寫道:「長著許多鳳梨樹,約有半個人高。許多敵兵都埋伏在這些樹木後面,我方部隊就從他們身旁走過,絲毫沒有覺察到他們的存在。」

我不禁注意到楊英對於陳澤獲致的這場勝利只有短短的幾行記述。這是一群歐洲的火槍兵,配備著最新的槍枝科技,並且受過最精良的訓練,結果因為徹底低估敵人的實力而遭擊潰,但楊英卻絲毫不當一回事:「夷長揆一城上見我北線尾官兵未備,遣戰將拔鬼仔率鳥銃兵數百前來衝□,被宣毅前鎮督率向敵一鼓而殲,夷將拔鬼仔戰死陣中,餘夷被殺殆盡。」

這場交鋒對陳澤而言也許只是一場小戰役,但對荷蘭人而言卻是一場意義重大的失敗。從此以後,荷蘭人再也不曾出城與國姓爺正面對戰。

海上的災難

在同一個上午,荷蘭人在他們最擅長的海戰也打了敗仗。就在拔鬼仔率領部隊走向死路之際,三艘荷蘭船艦也航向陳澤的艦隊。領頭的是一艘威力強大的戰鬥帆船,名為特洛伊的赫克特號(Hector of Troy)。第二艘是中型船隻,名為斯格拉弗蘭號(‘S-Gravenlande),最後是一艘比較小的船,名為瑪利亞號(Maria),我們後續還會一再提到這艘船隻。他們接受的命令是航向國姓爺的船,以大砲轟擊敵艦。荷蘭人最不缺的就是大砲。像赫克特號這種等級的戰鬥帆船,通常裝載三十門以上的大型火砲以及四、五門巨型銅砲。中型帆船裝載二十門大砲,瑪利亞號則裝載十幾門。相較之下,國姓爺的船似乎每艘只有兩門大砲。不過,國姓爺的船隻雖小,卻以數量取勝。陳澤約有六十艘船。而且,荷蘭船隻頂多只搭載幾十名士兵,陳澤的船隻卻搭載了數千人。

所幸,其中一艘船的航海日誌《斯格拉弗蘭號的日誌》被留存了下來,因此我們才能取得這場戰役的第一手記述。這三艘船艦從熱蘭遮附近的停泊處航向陳澤艦隊的停泊處。陳澤試圖引誘它們航至淺水區,但它們沒有上當。

一開始,天氣狀況非常理想,不但晴空萬里,還有「一小股輕柔的西北風」。不過,這股風突然消失,那些船隨即湧上前,一面發射大砲與火箭。荷蘭人雖以火槍與大砲還擊,但他們主要都忙著撲滅甲板和船側一再冒出的火苗。火要是延燒到火藥室,他們就玩完了。

那些船直接開到荷蘭船艦的旁邊,試圖登船攻擊。漢人士兵抓住荷蘭船隻的纜索,把雙方的船隻緊緊繫在一起。一艘船綁住之後,其他的也紛紛綁在那艘後面,形成六艘、八艘、十艘的船鏈。鄭軍隨即沿著這些船鏈湧上前來。

荷蘭船隻的大砲都指著船隻的兩側,但那些船卻是綁在荷蘭船隻的船尾。因此,荷蘭士兵趕緊重新瞄準大砲。航海日誌的記載指出,他們甚至把一門大砲推進軍官艙房裡,砲口伸出舷窗外。他們對著敵人開砲,「予以迎頭痛擊,以致鮮血都從排水溝溢了出來。」他們轟擊了一個多小時,敵軍才終於退兵。

唐船開始撤退。荷軍最大的船艦赫克特號又對著撤退的船射擊了幾發砲彈。接著,突然響起一道響亮的爆炸聲,連位在一英里外的熱蘭遮城堡都被震得窗戶簌簌抖動。

拔鬼仔的火槍兵在這時仍然朝著災難行進。他們也聽到這陣爆炸聲,並且轉頭看見了一大團火球。煙霧散去之後,赫克特號已經消失蹤影。只有一個人活了下來。他的雙腿都被炸斷,緊緊抱著一根橫梁,結果被敵方水手撈起。後來,鄭軍把他送回荷蘭陣營以表示善意,只見他的傷口裡滿是蠕動的蛆。回到己方陣營之後,他才述說了當時的狀況。

赫克特號不是被敵人擊沉,而是毀於船員的不慎。當時,他們在砲長的艙房裡發射了一門大砲。在大部分的荷蘭戰艦上,砲長的艙房都有一道舷門通往火藥室,也就是火槍、火藥、榴彈及其他易燃物品的存放地點。在某些船隻上,例如極為著名、也受到大量研究的巴達維亞號,砲長艙房與火藥室之間還有另一個艙房做為緩衝(在巴達維亞號上,這個艙房是麵包儲藏室)。但在赫克特號上,也許火藥室距離砲長艙房比較近,也可能是兩者之間的舷門沒有關上。無論如何,赫克特號上的士兵必然是把一門大砲推到火藥室旁邊對敵軍開火。大砲的火花除了向前噴出之外,也會噴向兩旁。於是,那成堆的榴彈與火藥桶就這麼被點燃了。

中文文獻對這場戰爭著墨不多,但指稱是鄭軍擊沉了赫克特號,許多漢學家也都接受這種看法。事實上,治學謹慎的陳碧笙甚至指稱陳澤指揮的船上載運許多易燃材料,就像國姓爺的父親在一六三三年用於打敗普特曼斯的那些武器一樣。但記載詳盡得多的荷蘭文獻,卻明確指出事實並非如此。鄭軍是想登上赫克特號,而不是以火船進攻。根據那名斷腿生還者的說法,漢人部隊在那場爆炸當中也損失了許多人。他看到滿船焦屍從唐船運上陸地。

無論造成爆炸的原因是什麼,總之這項損失對荷蘭方面造成了沉重的打擊。這麼一來,他們就只剩下兩艘海船了。瑪利亞號是快速帆船,雖然航行速度迅捷,也經得起風浪的侵襲,卻不適合作戰。斯格拉弗蘭號是一艘精良的戰艦,卻遠遠比不上赫克特號。斯格拉弗蘭號憑著一己之力,根本阻止不了國姓爺的海軍控制台灣周圍的海域。

因此,國姓爺的侵略行動進展得異常迅速。他不但擁有海軍優勢,陸軍也控制了北線尾沙洲。

他預期普羅民遮城也將在不久之後被他攻下。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決戰熱蘭遮 2018-01-08
關鍵字: 決戰熱蘭遮歐陽泰軍事荷蘭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