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成吉思汗首部曲-諸后相爭

成吉思汗首部曲
成吉思汗首部曲(圖/時報出版提供)

當蒙古男人忙於上戰場征服外邦時,帝國就交由女人治理。在放牧為生的部落社會,男人出去放牧、狩獵或打仗時,傳統上由女人掌理家務;儘管一出征就是好幾年而非幾個月,且家園已經不只是一群蒙古包營地,而是個龐大帝國,男人出征時,仍是由女人當家作主。除了俄羅斯與東歐這兩個在窩闊台當政時戰事一直最激烈的地區,蒙古帝國其他地區都由女人負責治理。成吉思汗么子拖雷的遺孀唆魯禾帖尼雖與窩闊台對立,卻統治了華北和東蒙古,包括成吉思汗出生成長的家族世居地。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的遺孀艾布斯昆(Ebuskun),則統治中亞,也就是突厥斯坦。

窩闊台在位期間,很多時候因為喝得爛醉而無法掌理政事,於是漸漸將政務移交他最能幹的妻子脫列哥那(Toregene)管理,但脫列哥那並非正宮皇后。窩闊台於一二四一年死後,她稱制攝政。接下來十年,直到一二五一年,她和其他幾個女人掌控了這世界史上最大的帝國。這些女人全非蒙古部出身,而是所屬的乾草原部落被成吉思汗征服後嫁入這個家族,而且她們大都信仰基督教。女性和基督教徒的身分並未阻礙她們掌權,且為了讓自己兒子繼位為大汗,她們彼此的爭權鬥爭也未稍歇。

這種權力鬥爭再怎麼激烈,相對來講都較平和;但是一旦失敗,女人的下場則相對很淒慘。在宮廷鬥爭以外,這段時期帶給全帝國亟需的十年承平,讓帝國有機會鞏固部分領地,有時間在經過三十年的「蒙古人第一次世界大戰」(一二一二至一二四一年)之後,休養生息,養精蓄銳,為下一次大出征作好準備。

有關脫列哥那在蒙古汗廷裡的位高權重,現存最古老的文獻,似乎是一二四○年四月十日,她以「大皇后」(Yeke Khatun)身分頒布的一道印製道教典籍的命令。諭令上蓋了窩闊台的御印,還有她本人的名字。諭令的內容清楚顯示,她不只管理整個帝國,而且男人在外打仗時,她還施行了一連串全然不同的政策,支持宗教與教育,致力於建立符合帝國規模的建築和重要的社會結構。

南征中國,成就微不足道,卻讓窩闊台失去最鍾愛的兒子和數名近親,此後窩闊台大體上已無心於政務,但指定了他的一名孫子為嗣子。不過脫列哥那有意立親生兒子貴由為嗣子;貴由好與人爭吵,為人傲慢,曾遭父親窩闊台嚴厲斥責,且似乎不得父親喜愛。窩闊台死後不久,脫列哥那就召開忽里台會議,想要推舉貴由為大汗,而非窩闊台指定的孫子,但卻達不到黃金家族的法定出席人數,也就是得不到足夠人數推舉貴由成為大汗。於是脫列哥那繼續攝政,並以攝政之位排除異己,厚植羽翼,為貴由爭取大汗之位營造有利形勢,如此長達五年。為達到此目的,她擯斥已故丈夫的諸位大臣,換上她的親信,其中最重要的是另一名女人,女巫法迪瑪(Fatima)。法迪瑪是波斯或塔吉克人,花剌子模之役時被擄回哈剌和林為蒙古人效力。編年史家志費尼不喜歡她,而且似乎也不喜歡任何參與政事的女人。他寫道,法迪瑪頻頻進出脫列哥那營帳,「極得寵信,與聞不可告人之機密」。「較年老的大臣權力遭架空」,法迪瑪在朝中呼風喚雨,「可自行發布命令和禁令」。

到了一二四六年,脫列哥那對帝國的掌控更為穩固,自信已能讓兒子順利當上大汗。審議、推舉貴由為大汗的大會在私底下進行,參加者只限黃金家族成員和重要官員;但脫列哥那隆重舉行其登基大典,把它視為蒙古人民和外邦權貴的大事。從夏季直到八月舉行的登基大典,陸續有外邦使節從帝國各遙遠角落前來。埃米爾、地方行政首長、大公,還有大小國君,絡繹於途。塞爾柱蘇丹從土耳其前來;巴格達哈里發也派代表前來,還有各自稱王、互不相讓的喬治亞王國兩個大維德王(David)也來了︰兩個大維德都是已故國王的兒子,但一個是婚生子,另一個是私生子。歐洲派來的最高代表是涅夫斯基(Alexander Nevsky)的父親,佛拉基米爾(Vladimir)暨蘇茲達爾大公牙羅思老二世(Yaroslav II Vsevolodovich),但牙羅思老在與脫列哥那皇后用餐後不久就離奇死亡。

一二四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正當各方人馬群集參加登基大典之時,西歐派來的第一位特使正巧也抵達蒙古汗廷。這人是六十五歲的神職人員,托缽修士加賓尼,是阿西西聖方濟(Saint Francis of Assisi)的一名弟子。他是以教皇諾森四世(Innocent IV)特派代表的身分前來,兼負有刺探敵情的任務,要竭盡所能查明這些威脅歐洲的古怪民族是何方神聖。加賓尼於一二四五年復活節時離開法國里昂,花了將近一年才橫越歐洲抵達拔都在俄羅斯的營地。但一搭上蒙古的驛傳系統,加賓尼只花了一百零六天,就橫越約五千公里距離,相當於在將近三個半月內每天平均騎馬超過四十公里。

由於征歐之役的成功,蒙古人誤以為加賓尼是來傳達教皇和所有西歐人民臣服之意,於是予以熱烈接待,但他所帶來的信函全然不是這個意思。信中,教皇諾森四世以賣弄學問的口吻,向大汗概略地介紹了耶穌生平和基督教的主要教義;但這些東西,大汗透過他信奉基督教的母親,以及他時常與母親做禮拜,大概已非常熟悉。貴由本人可能是基督教徒;即使不是,可以確定的是,他對基督教非常友善,且非常倚賴信仰基督教的蒙古人輔佐朝政。教皇的信函斥責蒙古人入侵歐洲,命令大汗「完全停止這種攻擊行為,尤其是迫害基督教徒的行為」。他要求大汗說明清楚「為何會起意消滅其他國家,未來有何打算……講清楚讓我們完全了解」。信中告知大汗,上帝已將世間所有權力交付羅馬教皇,教皇是唯一獲上帝授權的人間代言人。

蒙古官員發覺加賓尼既未帶貢品,也未表示降服之意後,對他就幾乎是不理不睬。但在現存寫於一二四六年十一月的一封信中,貴由向諾森四世提出了不言自明的問題:你怎麼知道上帝赦免了誰的罪,上帝寬恕了誰?你怎麼知道你所說的話得到上帝的認可?貴由強調上帝已把從日出到日落之地的統治權賜予蒙古,而非教皇。上帝要蒙古人將祂的戒律和法律,透過成吉思汗的「大法」,傳播到全天下。然後他勸教皇帶著他的所有君王前來哈剌和林,向蒙古大汗致敬。

歐洲與遠東第一次直接的外交接觸,淪為夾雜著宗教辱罵的比較神學的交流。儘管蒙古人和歐洲人在宗教信仰上有許多共通之處,但雙方一開始的關係就搞得如此不快,而且接下來幾年又被嚴重誤導,因而整個建立在共同信仰上的基礎,終究是消蝕無存。蒙古人繼續花了近三十年,想要和基督教歐洲建立更密切的關係,但最終還是不得不放棄希望;長此以往,他們會完全揚棄基督教,轉投佛教、伊斯蘭的懷抱,也只是遲早的事。

一二四六年秋,加賓尼與其他外國要人離開汗廷打道回府時,貴由的注意力也由隆重盛大的慶典,轉移到重要的政治行動上──鞏固權力、成為名副其實的大汗。得權後,他首先拿母親的親信智囊法迪瑪下手,以樹立威信。他以有人指控她以巫蠱之術害人為藉口,召法迪瑪來見。法迪瑪人在他母親宮中,而他母親不放人:「他派人去了數次,每次她都以不同方式拒絕。他與母親的關係因此變得非常糟,後來他派了一個人……指示那人,若他母親仍拖延不放人,就將法迪瑪強行押回。」

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史料記載模糊,不只無法讓後人窺其全豹,反倒更啟疑竇。貴由控制了法迪瑪,他母親卻死了。他母親是病死?還是遇害?是怒急攻心或憂傷難抑而死?大部分史料對此隻字不提。波斯史家志費尼寫道,脫列哥那被送去和丈夫窩闊台團聚。由於她丈夫已經去世六年了,這段敘述似乎在委婉表示她已死;但志費尼似乎也不確定,因為他又說:「但是誰知道真相呢?」後人所知的,就是貴由的人拿下了法迪瑪,脫列哥那皇后則死亡。

貴由未悄悄處死法迪瑪,反倒要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受酷刑折磨。統治橫跨歐亞大帝國的蒙古人,仍有許多機會再擴大版圖,但此時汗廷注意力的焦點似乎不在帝國,而只在這個女人、在她幹了什麼勾當、該怎麼懲治。貴由命侍衛將法迪瑪全身衣服剝光,以繩索緊緊纏身,帶到他前面的露天大院裡。她就被丟在那裡示眾,「又飢又渴過了幾個日夜,不斷遭受各種暴力、酷刑、折磨、恐嚇。」他們毆打她,用加熱過的金屬棒抽打。這種公開示眾的拷打,在歐洲社會裡若用來對待女巫,或處置落入基督教會之手的異教徒,或許適合,但在蒙古,卻完全違背了成吉思汗的作風。成吉思汗殺敵毫不眨眼,治國甚嚴,但絕不折磨敵人或是讓敵人受沒必要的痛苦。而且這麼做似乎明顯違背蒙古傳統,因為折磨的對象是個女人;在蒙古歷史裡還沒有如此公開折磨女人的例子。

按照既有的法律,拷打法迪瑪或許不算違法,因為她不是蒙古人,也未嫁給蒙古人,只是個身分地位未明且不受保護的戰俘。法迪瑪禁不住折磨,終於招認犯了多項罪行,包括施巫法欲加害脫列哥那皇后和黃金家族其他成員;於是貴由命人縫其全身諸竅,不讓她的靈魂得以出竅,然後以毛氈毯裹住,投河淹死。他母親的親信智囊法迪瑪,十三世紀最有權勢的女人之一,就在這種殘酷無比而又極具象徵性的懲罰中,結束了一生。

貴由在位極短,卻極盡恐怖報復之能事,與公開拷打、處決法迪瑪時所展現的肅殺作風,正相呼應。他鞏固權力,翦除異己,手段粗暴毫不掩飾。他下令士兵獵捕與法迪瑪有關的任何人,一律格殺。他透過法律手段,對付叔公鐵木格斡赤斤。鐵木格是成吉思汗親兄弟裡唯一仍在世的,因而依法有取得汗位的資格;在貴由獲推舉為大汗之前,汗位虛懸之際,鐵木格曾覬覦汗位,起兵欲入侵脫列哥那皇后的封地。後來得悉貴由已引兵回朝,才悻悻然撤兵。鐵木格年輕時與薩滿僧帖卜騰格里交手,保住性命,但這次與侄孫對抗,就無法全身而退了。貴由命人在密閉的營帳裡舉行祕密審判,家族裡的男性成員,以圖謀用武力而非推舉方式取得大汗之位的罪名,判處鐵木格死刑。

接著貴由將矛頭轉向主掌帝國內各封地的其他女人。他剷除了以攝政之位統治察合台家族封地的察合台遺孀,下令調查拖雷封地的事務;這時候的拖雷封地由唆魯禾帖尼攝政治理,而唆魯禾帖尼正是當初喪夫後拒絕改嫁貴由之人。調查期間,他下令原先指派給她和她兒子的戰士,全改成受他管轄。藉此,他除去了東面的威脅,並將該地牢牢納入掌控,接著以大狩獵之名,揮軍向西。事實上,狩獵只是幌子,實則欲突襲位於俄羅斯的拔都汗。他不只要對付堂哥,一報當年在俄羅斯慶功宴上所受的侮辱──在所有可汗之中,貴由似乎最看重歐洲的重要性──而且要完成那次未竟的征伐,將歐洲納入蒙古帝國內他個人的領地裡。

唆魯禾帖尼不願公開與他作對,但小心行事,欲讓他突襲不成。她暗中派信差急赴拔都之處,向他告知貴由的計畫。她很有可能直接對貴由本人採取行動了;因為正值四十三歲壯年、看來健康無病的貴由,一離開他位於蒙古中部乾草原的家族據點,就離奇死亡,在位只有十八個月。他很有可能是遭人殺害,但幕後主導此案的嫌犯,多得無法在此一一介紹。現存蒙古史料裡,沒有一條記載他死亡的詳情,而波斯編年史對此事的記載,也很突然的寫得很簡略,只寫道︰「他大限已至。」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成吉思汗首部曲 2018-03-22
關鍵字: 成吉思汗-諸后相爭權力鬥爭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