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成吉思汗首部曲-帝國假象

成吉思汗首部曲
成吉思汗首部曲(圖/時報出版提供)

一三三二年,元朝的夏都──上都──歡樂的宮殿裡,突然陷入混亂、驚恐、痛苦。夏季已過了好一段時間,蒙古皇族還待在那裡,雖極力封鎖這危機不讓外界知道,但顯然的,元朝朝廷裡情勢極混亂,王朝存續岌岌可危。當時到底發生什麼事,現存史料的說法莫衷一是,但似乎大汗之位在短時間內頻頻易手,不是由兄弟接另一個兄弟的位,就是由兒子接父親的位,而暗殺、失蹤、離奇死亡之事時有所聞。從一三二八到一三三二年,登上大汗之位的黃金家族成員至少就換了四位;其中一位,七歲大的懿璘質班汗(Irinchi Khan),在位僅僅兩個月(一三三二年)。每個人都心生恐懼。在皇宮裡,從老到少,從最下層的僕人到大汗,每個人似乎都瀕臨恐怖的死亡威脅。

在都城以外,情勢混亂、動盪,幾不下於城內,但並非有外敵入侵,也不是有人造反,危及社稷。恐懼的根源是更為兇惡、更為莫測,但四處各地皆可見其危害的東西──瘟疫。人早上還健健康康,突然間發起高燒,不久又打起寒顫,且嘔吐、腹瀉;不久之前還體壯精力充沛的人,突然間就離奇病倒,在驚駭不已的家人面前,一步步走向死亡。皮下開始滲血,在皮膚上形成血斑;腹股溝出現腫塊,且滲血流膿,接著腋窩、頸子也出現腫塊。這些腫塊後來稱作buboe,源自希臘語裡的「腹股溝」一詞,這疾病也因此得名「腺鼠疫」(bubonic plague;亦稱淋巴腺鼠疫)。腫塊長得太大,就會猛然爆開。人的體內缺氧,加上皮下的血液乾掉,整個人看上去就好似變黑;因為這種駭人的病徵,此病就以黑死病之名傳開。患病的人經過短短數日的痛苦折磨後,通常保不住性命。在某些鼠疫患者身上,病菌會侵入肺而非淋巴結,隨著肺中的空氣轉為帶血而起泡,人即無法呼吸而死(編按:此種類型為肺鼠疫)。臨死前,劇烈咳嗽、打噴嚏、氣喘,而把病菌傳給身邊的人。

根據最合理但未經百分之百證實的說法,這病源自華南,而被蒙古戰士帶到北方。鼠疫桿菌以跳蚤為宿主,跳蚤寄居在老鼠身上,隨老鼠從南方所運出的食物或其他貢品,傳播出去。正常而言跳蚤不會把病菌傳染給人,而且馬的氣味也讓牠們敬而遠之,但牠們能附在穀物袋、人的衣物和人周遭的其他地方,等待機會跳到人身上。帶病原的跳蚤一抵達戈壁,很快就在旱獺地洞和為數眾多的齧齒類動物群落,找到舒適的新家,並自此留了下來。在開闊的蒙古乾草原,這疫病一樣致命,但在人口較稀疏的地區,牠危害較小。即使現在,每年夏天仍有少數人會死於鼠疫,但稀少的人口,與如此多的馬匹共同生活,且蒙古人住所裡沒有跳蚤,因而鼠疫在蒙古不易成為傳染病。相對的,在人口稠密的中國都市,以及後來其他都市地區,鼠疫碰上城中為數眾多的老鼠,如魚得水,大肆發威。畢竟,城裡的老鼠和人同住一個屋簷下已久,沒有人想到牠們會成為這種疾病的禍源。

據史料記載,一三三一年,河北省有九成人口死亡。到了一三五一年,據說中國死於鼠疫的人口高達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二。十三世紀初時,中國人口約有一億兩千三百萬,但到了十四世紀結束時,人口已降為六千五百萬。

中國是蒙古世界體系的製造中心,隨著中國貨物往外輸出,鼠疫也跟著傳播出去,而且似乎是同時朝四面八方散發。考古學家在貿易站附近墓地發現到的證物顯示,到一三三八年,鼠疫已從中國跨越天山,摧毀掉吉爾吉斯伊塞克湖附近的一個基督徒貿易區。鼠疫是隨商業活動而傳播的傳染病。將十三、十四世紀的歐亞世界連成一體的蒙古道路和商隊,所運送的不只是絲綢和香料;蒙古人為商人所開闢的道路、中途休息站,也在不經意間成為跳蚤的轉運站,進而成為鼠疫的傳播站。商隊帶來昂貴織品、異國調味品、華貴珠寶,也帶來跳蚤;鼠疫藉著跳蚤從一個營地傳到另一個營地,從一村傳到另一村,從一城傳到另一城,由此大陸傳到彼大陸。鼠疫只要毀掉山中隘口一個重要貿易站,或堵住沙漠裡一條路線,這個大帝國內很可能就有一大片地區要陷入與世隔絕。

鼠疫在一三四五年傳到了窩瓦河下游金帳汗國的都城薩萊。這時,欽察汗國(亦即金帳汗國)可汗札尼別(Yanibeg)正準備圍攻克里米亞半島的卡法港(今烏克蘭的費奧多西亞[Feodosija])。卡法是熱那亞商人所建的貿易據點,主要貿易活動是將俄羅斯奴隸輸往埃及。在這之前,蒙古人有時和義大利奴隸販子合作,有時又竭力禁止他們買賣。元朝當局已數次關閉這個貿易據點,並驅逐熱那亞人;但每次到了最後,他們又改變主意,讓熱那亞人回來。為了保護自己不再受蒙古人威脅,確保奴隸運送安全,熱那亞人在該城周圍建了一道堅固的保護牆,還建了一道內牆保護貿易據點中心。

蒙古軍隊裡爆發了鼠疫,迫使札尼別打消攻城行動而撤兵,但疫病迅速從蒙古軍營傳播到鄰近的卡法港。據歐洲唯一的一則報告,札尼別以投石機將鼠疫死者屍體拋入城牆內,熱那亞人將屍體丟入海裡,努力清除,但疫情還是爆發。這件事屢有人提起,卻非出自現場目擊者之口。目前所知唯一提及這件事的史料,出自加布里耶勒.德穆西斯(Gabriele de Mussis)筆下。他是律師,在熱那亞附近的皮亞琴察(Piacenza)鎮上執業。他說這事是從一些水手那兒聽來。死人無法對著要傳染的對象呼氣,無法以平常的方式傳播這疫病,若要讓城裡的人感染,屍體上勢必得帶有活跳蚤。是否確有此事,令人存疑;這不是因為蒙古人無意以那種方式傳播瘟疫,而是因為若出此計,成功機率不大。

不管是人類有意或不經意傳播,鼠疫都已經傳開,且會往他處繼續蔓延。熱那亞人和其他難民乘船逃離該港,將這疫病帶到君士坦丁堡;從君士坦丁堡,這疫病又很快傳到埃及的開羅、西西里島的梅西納(Messina)。如果說城市是鼠疫的理想棲身地,船上的封閉環境更是它絕佳的溫床;在船上,人、鼠、跳蚤可以緊密接觸,而且沒有跳蚤最討厭的馬跟火。在貿易路線上,這種疫病得等待獸力車或貨車前來,好搭便車傳播到他地,傳播速度較慢;但藉由風力推動的帆船,這疫病如脫韁野馬,傳播更為迅速。一三四八年,鼠疫摧殘義大利數座城市,該年六月,傳入英格蘭。到了一三五○年冬,鼠疫已從丹麥的法羅群島(Faeroe Islands),跨越北大西洋,經冰島,抵達格陵蘭島。冰島上的居民可能有六成因此喪命,而格陵蘭島上掙扎圖存的維京人聚居地,最後完全滅絕,很可能最大的、唯一的兇手就是鼠疫。

據估計,從一三四○到一四○○年這六十年間,非洲人口從八千萬降為六千八百萬,亞洲人口由兩億三千八百萬減少為兩億零一百萬。全球的人口,包括要再兩百年後才會受到鼠疫蹂躪的美洲,從約四億五千萬降為三億五千萬到三億七千五百萬,淨損失至少七千五百萬人,也就是十四世紀這六十年間每年死百餘萬人。隨著更多證據浮現,學界估計的死亡人數就往上繼續推升。歐洲的人口從約七千五百萬減為五千兩百萬,也就是死了將近兩千五百萬人;光是歐洲大陸的死亡人數,就和二十世紀全球死於愛滋病的人數約略相當。但對十四世紀歐洲而言,這數目相當於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相較之下,嚴重摧殘歐洲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只讓英國折損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作為雙方交戰主戰場之一的法國,只損失百分之一點五的人口。德國的死亡人數則達百分之九點一。大規模的饑荒使波蘭、烏克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死亡率逼近百分之十九,但即使如此,仍遠低於十四世紀黑死病的死亡率。

黑死病使某些地區人煙完全滅絕,卻也有些城市幾乎完好無傷躲過一劫。能有效對付此病的方法不多,米蘭就採取了其中一種。只要有哪戶人家爆發此病,官員立即飛奔前去,將所有人,包括有病、沒病、朋友、僕人,全關在屋內,與外界隔離。其他城市則採取效果較差的辦法,例如敲鐘或禁止敲鐘。不管有哪些村鎮城幸免於難,這個傳染病永遠改變了歐陸所有地區的生活。黑死病摧毀了自羅馬帝國崩潰以來支配著歐洲的社會秩序,使整個大陸陷入危險失序狀態。城居者較容易感染這病而死,因而,受過教育的階級和有專門技能的工匠成了黑死病亡魂。城內城外的修道院、女修道院,其封閉而污染的環境,為這種疫病提供了大開殺戒的絕佳機會。整個羅馬天主教會,特別是歐洲的修道院制度,經此摧殘而元氣大傷,自此未能恢復。人口稠密的村落面臨類似的危險,在城堡、莊園內關起門來生活的居民也一樣。

黑死病對社會的衝擊,在佛羅倫斯有著最翔實的寫照。據薄伽丘的著作,該城於一三四八年爆發黑死病,他和許多人一樣失去眾多親人、摯友。在他的《十日談》(Decameron)中,十名年輕貴婦和十名男子為躲避這次瘟疫而避居鄉間莊園,以說故事消磨時間。在薄伽丘的筆下世界,丈夫遺棄妻子,母親拋棄小孩,只為躲避這場瘟疫。死的人太多,多到神父抽不出時間為所有死者進行臨終祝禱,多到挖坑埋屍工人應付不暇,因而屍體直接丟進集體墳坑處理掉,或者放任貓狗啃食。「法、人、神的可敬權威,全都威信掃地,幾乎蕩然無存。」官員「無法執行公務;所有人都自行其是、無法無天」。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成吉思汗首部曲 2018-03-22
關鍵字: 成吉思汗帝國假象瘟疫黑死病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