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開卷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閨蜜力量大

閨蜜力量大
孫芸芸X孫怡 是姊妹也是閨蜜

你是不是也有一個朋友,在她面前,什麼都不說也能懂彼此,在她面前出糗,也不尷尬,就算徹底把你看透了,依舊迷戀著真實的你,吵不散,也罵不走。3月22日是閨蜜日,本期我們讓孫怡與孫芸芸、鬼鬼與小蠻、柯佳嬿、簡嫚書帶著各自的閨蜜,分享他們的故事,願天下所有閨蜜友誼長存。

孫芸芸X孫怡 是姊妹也是閨蜜

今天的孫芸芸心情特別好!她不時放聲大笑、調侃工作夥伴、還會開自己玩笑,原因無他,就是因為有最親的堂妹孫怡一起拍照,「我五歲的時候就認識她了,交情當然好!」芸芸這麼說。

在孫怡時髦的家裡,芸芸彷彿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般自在;在芸芸的面前,孫怡就像個她在IG上最常用的 Hashtag「屁孩」一樣,愛鬧愛玩,還時常還露出調皮捉狹的表情,「沒辦法,因為我有兩個姐姐呀。」孫怡這麼說。她們互叫對方的乳名:小乖和多多,因為她們是親人,也是最親密的閨蜜。有個親弟弟的長女孫怡,個性卻像極了家中的小妹,可能就是因為她是跟兩個漂亮姐姐─孫芸芸和瑩瑩一起長大的。

一起長大的堂姊妹

身為堂姊妹的兩人從小就玩在一塊,芸芸說,她到現在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孫怡的那天。「那次媽媽跟我說,我們要飛去洛杉磯找堂妹玩喔,那時候根本不知道堂妹是什麼意思,但永遠記得我們按電鈴的那幕,孫怡跑出來,我們就在門口玩了起來。」

只差一歲的兩人就此成為兒時最好的玩伴,孫怡回到台北之後,也時常去芸芸家裡過夜,兩個小朋友永遠都有玩不完的遊戲。「我記得芸芸的媽媽當時很嚴格,規定幾點要睡覺熄燈,每十分鐘會進來檢查一次。每次只要她一離開,我們就會開始聊天,然後聽到腳步聲,又會開始假裝睡覺。」

孫怡和芸芸回憶起小時候就有聊不完的話題,「我們那個時候很有創意,會假裝自己漂流在海上,或是像猴子一樣在衣櫃裡面爬、吊單槓到天花板上,甚至把桌子翻過來,毛巾綁在四個桌腳上,就在同一個地方划船…。小時候的回憶很多,很多都是跟小乖一起的。」

一起在洛杉磯生活

她們不只是兩小無猜地度過了兒少時光,長大後的牽絆也十足緊密,孫怡在洛杉磯念書的大學時期,就跟芸芸住了兩年多。「洛杉磯是一個如果你不開車,就完全沒辦法出門的城市,那時候我不會開車,每天都要等孫怡帶我出門。我是一個動作很快的人,但多多剛好相反,她很慢,然後她的房間跟我的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我每天都會去她房間,坐在她床邊。她有個習慣是起床的時候要發呆,大概十五分鐘,然後我就得等他。後來我都直接跟她約在某地見,因為每次都要等超久的。」芸芸這麼說。

提到早起這件事,孫怡立刻激動地說:「小乖真的很早起!她從小就早起,我則是晚睡晚起那種的。小時候每個週末,大概是星期六早上九點這種時間,我家人就會來敲我房門,大叫:堂姊打電話找你喔!你知道那時候是九○年代,還沒有手機。我睡眼惺忪爬到電話旁邊,問她找我幹嘛,她就雲淡風輕地說:『你在幹嘛,我剛吃完早餐好無聊。』真的是一方面好氣難得的假日被吵醒,一方面因為是家人,實在也沒辦法。」

友誼就是要輕鬆做自己

長大之後,她們最常相處的地方其實就是孫怡的家。這裡不僅舒適又有品味,也更有隱私,她們時常叫外送在家裡吃,一待就是一整天。或許因為是家人,兩人的相處也很隨興自在,只要有一點點時間,即便是一小時的空檔,芸芸也會特地來找孫怡喝杯咖啡。芸芸說:「我們都是臨時約,完全不用刻意,我們太隨興了!時常坐在一起各做各的事情,也不太需要講什麼話。」「其實她現在還是時常週末早上傳訊息問我在幹嘛,只是不會坐在旁邊等我起床了。」孫怡笑著說。

兩人都覺得彼此的情誼彌足珍貴,因為在對方面前,她們總是可以輕鬆做自己,沒有偽裝、沒有勾心鬥角,更不需要刻意去經營。孫怡說:「年輕的時候會想取悅大家,希望身邊有很多人,可是年紀愈大,愈希望找到相處自在的朋友。」芸芸接著說:「我們的個性都很真,你今天看到的樣子,就是私底下我們真正相處的樣子,我們不會去假裝一個樣子。跟她相處最輕鬆的一點就是,我們兩個人的想法時常是一樣的。」

相信對方的品味

她們在某方面極為相似,某方面卻又互補。兩人對一些基本的觀念、想法很像,所以跟對方聊天的時候不用多說,時常心有靈犀互相理解;在個性方面,芸芸比較悶騷,孫怡則是更外顯。最厲害的是,兩人從四歲認識到現在,從來沒有吵過架。芸芸說:「我們太了解對方,也很體諒對方,完全不會跟對方計較,所以有任何誤會都會攤開來講。不會因為別人說了什麼就被影響。」

時常一起出席時尚派對的兩人,在品味上也很相信對方。不只是服裝上,連家裡的擺飾或是藝術品也會詢問對方意見。「雖然我們的型不太一樣,但卻很信任對方對於生活的品味,小乖也是我唯一會問意見的對象。」

芸芸的個性更是孫怡最欣賞她的特點,「她很實在,也很誠實,最重要的是她有一顆善良的心。我非常敬佩她做人處事的方法,EQ超高,又是好太太和好媽媽,可以兼顧到生活所有面向很了不起。」對於芸芸而言,有孫怡這個從小就認識的玩伴一起在台北 hangout,更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了。「她不只是我的閨蜜,更是最親愛的家人。」芸芸笑著說。

鬼鬼X小蠻 她一直都在

閨蜜力量大
鬼鬼X小蠻 她一直都在

誰說閨蜜就得時常膩在一塊?鬼鬼與小蠻因為黑澀會美眉組團相識,各自單飛後才開始深交,最後成為好姊妹。兩人各自忙碌,不常聚首卻都有一份默契,知道對方一直存在自己的心裡,需要彼此時另一個人隨時都在。

這家位在台北東區的服飾店 Zoom in Apartment,是鬼鬼與小蠻平時最愛一起見面聊天的地方,兩人一起試衣服,累了就到店內的咖啡區坐著,靠在一起繼續聊。

鬼鬼、小蠻兩人個性一動一靜,加入黑澀會美眉時兩人一個15歲一個16,回想起剛認識的情景,同在一個團體互動雖不多,卻相當合拍「鬼鬼那時候總是最吵的那個,常常上了車我都會戴上耳機閉目養神,她有時一吵我就會翻個白眼,但她好像很喜歡看到我翻白眼,越翻她越開心。」小蠻說。

做彼此的打氣筒

最近小蠻正努力投入戲劇,在偶像劇《極品絕配》中擔任第二女主角,而戲劇經驗不多的她很快就遇上低潮,「拍攝過程遇到很多問題跟困難,當我很低落的時候就會打給戲劇經驗比較多的她。」鬼鬼知道了她的狀況,不只口頭上安慰,甚至到現場探班為小蠻加油打氣,「雖然我們沒有常常彼此更新近況,但我我還是會知道她在做什麼,她在拍戲,我就去現場看,要她不要緊張,我曾經也因為拍戲很低落過,有時候就只是要適應一下磁場而已,不一定是她的問題。」

去年鬼鬼到韓國受訓,回來推出專輯,成績亮眼。但當時的她人在異鄉其實相當孤單,加上挫折也常讓她沮喪,「學唱歌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唱不了,或是找不到方法,很無助,這個無助我無法跟別人講,我只能自己承受,這時候身邊的人只要說一句加油,沒關係再試,對我來說就是很大的幫助。」而這就是小蠻做的,在她需要的時候,遞上問候和簡單的「加油」。

珍貴的回憶

人說年輕時交的朋友最珍貴,而對鬼鬼小蠻來說,那段青春純粹的友情還多了一份革命情感。那三年她們24小時黏在一起,經紀人要照顧九個人分身乏術,她們只能互相扶持照顧,互相叮嚀對方頭髮是不是亂了,妝是不是花了,而年輕時寡言的小蠻甚至鬧了許多笑話,鬼鬼笑說:「她以前很安靜,存在感超低。有一次我們到髮廊做完頭髮,大家都上了保母車,車開到一半發現小蠻沒上車,才馬上掉頭回去接她。」

也因為這樣,小蠻成了鬼鬼最掛心的朋友,「她是獨生女,一個人慣了,因為這樣所以人常會對她有誤解,她的個性其實很溫暖。有時候會突然很像姊姊,有時候又很像妹妹,我們在某些程度上很互補,雖然不像一般姐妹會常常出去約會,但是心上都會掛著她,人家問說小蠻最近怎樣,我很奇怪,就是都會知道他們做什麼。」小蠻也接著說「演戲圈要找到能掛心的很難,我們很有默契,不用說太多話就能了解彼此,誰有難過的事時一定會陪著彼此。」

隱形的手

最近因為鬼鬼發片,兩人好不容易又聚在一起,到鬼鬼家舉行了一個閨蜜之夜,馬上又有說不完的話,聊到兩三點才肯睡,「不管多久時間沒見,跟一個人感情好,不需要一直見面,而是你心裡要有這個人,想到她的時候,自然會問關心她的近況,心裡有沒有這個人只有你知道,別人不會知道,也不必讓別人知道。」

而不容易交朋友的小蠻,一旦和人交了心,就會很用力,「友情對我來說,就是一種溫度,在你需要的時候溫暖你,也像一雙手,在不好的時候,會牽著妳,拉著手,什麼都不用說,你會知道她一直在,有點情人的感覺。」

兩人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一起旅行,但行動派的鬼鬼像陣風,每次邀約旅行都讓小蠻措手不及,「我有家眷好嗎!哪能說飛就飛。」小蠻抱怨道,也許姊妹的小旅行是個奢侈的願望,也無法常常相聚,但就像她們倆說的,「我們之間有雙隱形的手,一直牽著。」

簡嫚書X瑤瑤 養生鍋燉出的好交情

閨蜜力量大
簡嫚書X瑤瑤 養生鍋燉出的好交情

當古靈精怪的嫚書,遇見了一樣有著天馬行空想法的化妝師吳羿蓉(瑤瑤)。兩人一拍即合,從興趣到工作,沒有什麼可以拆散她們了

截稿期的下午,我們一行人驅車前往風光明媚的陽明山,就是為了重現簡嫚書和閨蜜瑤瑤相處的樣貌─她們平時最喜歡的活動,就是在養生鍋餐廳「運鈍根湯」聊天喝湯。由烏骨雞、純漢方藥材和整鍋米酒燉煮的湯品,不僅蘊含豐沛能量,酒味更是超乎想像的濃厚,養生之餘也享受酒精,是她們最大的樂趣。瑤瑤說,兩人第一次相約就是在這間餐廳,「我還記得那天吃到大醉,嫚書完全不介意擦我的嘔吐物,超感人的,從此結下不解之緣。」

怪力亂神二人組

她們其實很早之前就見過彼此。當時剛拍完第一部電視劇的嫚書和瑤瑤都是不多話且慢熟的人,雖然見過好幾次,但真正熟其實是大前年的事。兩人無意間聊起金字塔和外星人的話題,完全打中了自嘲「怪力亂神」的嫚書。「我那時候心裡一驚,想說她怎麼也在看這些東西?當時我們在聊『月亮是人造的』這個話題,我非常認同,然後就開啟了這個怪力亂神的雙人組合!」

雖然自嘲為怪力亂神二人組,但很多時候她們關注的議題和書籍,其實是和心理學、玄學、星座、塔羅、神祕學習習相關。「看這些書,就是為了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然後可以去包容這個世界,讓身邊的人都有開放的想法,不要再有偏見。」 瑤瑤這麼說。

興趣相仿,個性卻互補

倆人不僅樣貌有點像、興趣相仿、對人生和哲理的想法也很類似,不過個性卻南轅北轍的互補。什麼事情都喜歡在框架裡的嫚書,遇到了亂得很有態度的瑤瑤,彷彿打通任督二脈,舒緩了她一直執著的點。「我的原始個性很龜毛,如果沒有在規劃上,我就像是內建導航,會自動重新規劃新的路線。我第一次遇到像瑤瑤這樣的人,她的行李箱亂中有序,她的床從來沒有要折好的意思,吃東西也喜歡把所有菜攪爛,她的人生就是一種極致的放鬆,他的頭腦也是攪在一起的宇宙。在她身上,我學到做人一定要自在,不要畏懼別人的眼光。」

而嫚書謹慎妥當的個性也讓瑤瑤學到很多,「嫚書對宇宙跟地球上的所有事情,都保持著一個開放的心態。她也是一個仔細過生活的人,飲食、健康、運動…,我在她身上學到,要善待自己的身體才會成為更棒的人。再來就是她超級體貼,更是我的醉貴人。」很容易喝醉的瑤瑤,每次都是因為嫚書照顧,才能安全抵家。她笑說:「嫚書不只會幫我擦嘔吐物,還會背我回家,很難想像這麼瘦的女子居然背得動我!」

旅行也好,靜靜待著也好

因為是工作夥伴,所以倆人一起旅行的次數很多,但她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唯一一次的私人旅行。她們在北海道租借了一台很迷你的車,從函館一路開車去札幌,五個小時的路程中有著漂亮的山景,兩個人獨處在狹小的空間裡,聽音樂,有時候聊天,就連安靜的時候也全然不尷尬。

「平時一起出國都是工作,那次是我們第一次純粹旅行,一開始有點緊張,因為就像情侶一樣,可能會見絀,就會知道關係好不好,沒想到我們相處完全沒有問題。想去的地方、想吃的東西、花錢的價值觀和想休息的狀態都很像。」瑤瑤說,怪力亂神二人組出國完全不趕行程,舒舒服服睡到飽,隨意又自在。

其實也不一定要旅行,嫚書和瑤瑤只要靜靜地待在彼此身邊就很愉快。「我們很有默契,所以在很多人的場合裡,也不會一定要跟對方講話,也因為我們都有帶書的習慣,時常一起去咖啡廳時會各自安靜地做自己的事情,看書或是什麼的。」

真正的好友不需迎合對方

總以最自然頻率相處的倆人,從不會刻意迎合對方,兩人的交往,中心主旨就是放鬆和舒服。嫚書說:「真正的好朋友不是一定要為對方做什麼,刻意作一些貼心的事情,也不是每天都要保持聯繫。即便一陣子沒聯絡,彼此的連結性還是很強。我們最常在Line約『今天湯否?老地方,五點。』,就是問要不要去喝養生湯了。」

對她們而言,友誼不只是一段關係,因為關係會結束,但友誼不會。問到最想跟對方說的話,嫚書回答:「我最希望的,就是我們七、八十歲的時候還是像現在這樣,每一、兩個禮拜就喝一次湯。」聽好友這麼說,瑤瑤笑彎了眼睛。她們知道,彼此都會是對方最安全的所在,即便過了很久很久以後。

柯佳嬿X王柏又 相同頻率的靈魂

閨蜜力量大
柯佳嬿X王柏又 相同頻率的靈魂

柯佳嬿和王柏又是國中同學,畢業至今從未斷過聯繫。男孩和女孩像靈魂的雙胞胎,見證過彼此最青澀的模樣,在人生路上一直彼此看顧。

柯佳嬿:拼接蕾絲襯衫、寬版繫帶長褲,both by DKNY;流蘇水鑽一字帶高跟鞋,Giuseppe Zanotti。

柏又:迷彩夾克外套、淺粉色襯衫,both by Allsaints;仿舊抽鬚牛仔褲,H&M;撞色拼接高筒鞋,Giuseppe Zanotti。

「我還記得,國一第一次見到她,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生是這樣子,就覺得她好像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她有一個氛圍,不是靈異的啦,是一種氣質,但她又有很多心事的感覺。」這是王柏又腦海裡對柯佳嬿印象最深刻的一個畫面。柯佳嬿大概沒料到曾經有個男孩這樣看她,愣愣地說,「我那時候臉很苦命欸!就頭髮很短,男生頭那樣。」

口琴搭起友誼的橋樑

王柏又說兩人變熟其實有一個關鍵,「我參加口琴社,不知道為什麼全班就只有我跟她是這個社團,我跟你講她已經全部忘記了!總之每次上課她都在跟我聊天,學期末的時候我的口琴很髒很噁心,她的跟新的一樣。」老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柯佳嬿連忙澄清,「哪有,我有換過一支啦!」

女孩跟男孩感情越來越好,好到明明就坐隔壁,還坐第一排,竟然敢上課傳紙條。佳嬿笑說,「我還記得國文老師說:你們就在我前面,以為我看不見嗎?」畢業後兩人經常約見面,十多年的好交情累積成舒服的默契,「有時我們約咖啡廳,我做我的事,他弄他的圖,可能聊一聊之後就沈默,也不會尷尬。這樣相處起來很自在的朋友,我真的不多,我們參與了彼此很多故事,很多狀態,很多時刻。

我眼中的你不只是明星

十幾歲初識的青澀,到了二十歲添了成長的酸楚。當時柯佳嬿父親逝世,也是那時她因緣際會進了演藝圈。王柏又等於一路見證柯佳嬿身為演員的蛻變,「她的電影我都有看,在看《渺渺》的時候,我看到的不只是角色,我認識她真正的內心,那種感覺很微妙。我很少看電視劇,為了她破天荒看了幾部,我覺得她最不一樣的是《必娶女人》,每個表情都跟我認識的她有點出入,每個肢體都很有事!看到她上台領金鐘獎,真的很替她開心。」

前陣子,柯佳嬿拍了《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的新片《目擊者》,是國片少有的驚悚犯罪類型。「這部片對我心理或是身體上都是從影以來最大尺度。我們在山上,整個氛圍被營造得很詭異,工作手冊上面還會寫:本場景環境特殊,請演員、工作人員不要嬉鬧。大半夜拍戲就覺得很慌,拍一次就好想走。有一些鏡頭沒拍到我,但我還是在哭,可以感受到房間裡對戲的兩個演員情緒很激烈,我心裡真的產生恐懼。」

王柏又說,「她那時候有跟我說她要去一些比較陰的地方,我就開玩笑說,那我們三、四個月不要見面好了。」這種讓人不禁想翻白眼的回應,其實就是友誼最珍貴的地方,因為你知道有個人不會被明星光環閃瞎,或避開,總以最真實的一面待在身旁。

地球表面最了解我的你

柯佳嬿的青春期沒少過磕磕絆絆,「我小時候沒什麼個性,很怕生,國小、國中常被同學欺負,總覺得是我不好才不被喜歡。」認為自己頻率很怪的女孩,在男孩身上找到熟悉的靈魂,「我們有很多想法跟觀念非常雷同,他可能是稍微黑暗面一點的我。我在他身上看到的優點是,不管遇到任何狀況,不管多荒謬,他都可以用當笑話的心情去看。讓我覺得,就算遇到負面的事情,好像也不必認真不開心。」

「我是唸音樂的,當作曲人要有很多情緒,如果一個音樂家人生過得很順遂,呈現的音樂可能不是很深刻。雖然我本身比較悲觀,但我又不想讓它那麼嚴肅,不然到頭來不開心的還是自己,最後常常就是自己釋懷。」他也喜歡佳嬿的理性,「這是很多女性友人做不到的,不過她的問題就是看事情太冷靜了,如果我跟她一樣的話,人生應該就不會有那麼多大風大浪了。」

成為彼此的座標

所以冷調溫文的柯佳嬿,其實很佩服柏又為音樂燃燒的堅持,「他在音樂這一塊,很努力也很有想法,一步步去實踐。不管他選擇暫時做什麼工作,做音樂這件事從沒斷過。」而在王柏又眼裡,佳嬿的存在也是一種提醒,「她在演戲上的表現蠻多時候有激勵到我,看她在螢幕上一次一次越來越進步,我也覺得自己要努力。」

十多年前,男孩第一次在班上看見女孩的時候,一定不知道未來兩人的生命會像絞住的拉鍊,歷經無數開闔,總能緊緊聚攏。「其實我暗戀她三年。」王柏又突然淡淡透露,「但也許當朋友是更好的。」他們的緣分像星辰,或許沒有日月纏綿熾熱的可能,卻穿透光年而來,命定而恆久地閃耀。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美麗佳人

  • 美麗佳人 2017-04-10
關鍵字: 美麗佳人鬼鬼吳映潔小蠻簡嫚書郭書瑤柯佳嬿王柏又閨蜜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