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胸部與我

胸部與我
王新宇,驕傲

胸部,陪著每個女孩變成女人,是女人最美,也最私密的一部分。多少情節不可分享,多少隱秘無法道出。胸部的大小、形狀、健康,又如何影響了女人對這個世界的看法?這是一組女人和胸之間的故事,來自不同背景、年齡、職業的女人們面對鏡頭,娓娓道來她們與胸共度的青春與命運,一同走過的壓抑、不自信、疑惑與掙扎。妳的上半身,述說著怎樣的故事?

王新宇,驕傲

王新宇身高178公分,體重52公斤,她穿著粉色條紋裙子,像隻輕盈的紅鶴。她入行不久,上升速度迅猛,備受品牌青睞。被冠以超模之名的女孩們,是高挑的,瘦削的,平胸的,她們像行動著的衣架,可以撐起每一件衣服。她有一點小小的例外,不算豐滿,但也並非徹頭徹尾的平胸。「我穿A罩杯的話有一點緊,穿B罩杯的話又有一點空,」這對超模來說可不算好事兒,「你如果有胸的話,有些上衣穿了不好看,你應該知道,設計師就是設計給平胸的人穿的,如果稍微有一點胸,並不能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但這個18歲的女孩又交了好運,因為她足夠纖瘦,她的胸部在穿上時裝時並不明顯,於是沒有給她獲得走秀的機會帶來困擾;又因為不像一些超模那樣胸部極度平坦,她接到了 Calvin Klein 的內衣廣告,「你也不能找一個平胸模特兒拍內衣廣告吧?」

模特兒世界的審美是冷峻的、骨感的,王新宇符合大部分的標準─超模是時尚的代言人。但私底下,她並不想遵守這些自己參與制訂的標準。她喜歡粉色,喜歡大波浪長髮和小腮紅,一言以蔽之,「我喜歡俗美,我的思想呢,是女生要有胸、有屁股,胖點無所謂,有點小肚肚也可以,那是可愛的肉肉呀,如果太瘦了的話,那多難看。」

Q&A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你平時需要克制飲食嗎?

王新宇:不用。絕對是遺傳,我爸媽都不胖。我最胖時是54公斤。

M.C.:2016年春夏時裝周,你走了34場秀,你覺得品牌為什麼喜歡你?

王新宇:有可能設計師覺得我很傻很天真,又很可愛,是個小女孩。每次見到我會說,「你很可愛,我很喜歡你」,見了面會親親。

M.C.:你覺得最好看的女人是誰?

王新宇:最好看的女人……王新宇!其他的,我想不起名字了。我喜歡那種俗美,但是我喜歡的東西,經紀人都不讓我幹,比如燙大波浪長髮。我以前的經紀人,當我穿粉紅色時都會提醒我。我剛出道的時候沒有眉毛嘛,是她讓我漂掉的,她告訴我模特應該這樣,但是我喜歡有眉毛,喜歡美美的,喜歡大家一看挺漂亮的那種。

M.C.:假如你可以改變身體任意一個部位,你會改變哪裡?

王新宇:我會改變我的肩,稍微寬幾公厘就好了,我的肩膀是38碼,超級窄,我在國外的時候,經常會這樣,設計師讓我去試裝,他們肯定是喜歡我的,讓我試很多套衣服,但我就是撐不起來。

M.C.:私底下你會穿低胸裝嗎?

王新宇:走在大街上,人家都看你,本來個子就高,私底下,我才不要呢,社會上色狼那麼多。

胸部與我
阿迷,束縛

阿迷,束縛

30歲生日那天,阿迷給自己剃了個平頭。她看上去更像男孩子了。這使得和她談論胸的話題令人有點為難,畢竟,這個女性最為突出的第二性征,在她身上並不明顯。但她並不避諱,她本名陳清鑾,是泰國人,中學時開始在中國上學,在她從小受到的教育裡,談論身體和性並不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她的健康教育課並未被省略,「小學時女生坐在教室裡面,告訴我們長胸的時候會怎麼樣,來大姨媽的時候會怎麼樣。」她因此沒有經歷身體發育時的恐慌,「長了就長了」,就穿上小背心。

真正令她難受的是小背心帶來的束縛感,曼谷悶熱,她又熱愛運動,「體育課都排在下午兩三點,曬到爆,你出了一身汗還勒著在那裡悶到不行。」她羡慕男生們,可以直接脫衣服,拿水往自己上半身沖。

長大後,她喜歡穿運動內衣,偶爾也穿束胸,讓胸部看起來更平坦。因為打扮中性,她被大眾語境視作 Tomboy,束胸被視作其隱匿性別、模仿男性的行為。但事實並非如此,她的自我認同是女性,她認為「所有身體器官裡胸部是最美的」。她選擇中性打扮只是因為她喜歡,和性取向無關,如果這天選擇束胸,無非只是「穿衣服更好看更時尚」。

但她最嚮往的,還是什麼都不穿。她熱切向每個女性朋友推薦,「作為女生,這輩子一定要體驗一次。找個沒人且安全的地方,在水裡、泳池裡或海裡試試解放上半身,你會發現,自由且舒服的感覺,原來可以如此簡單。」

Q&A

M.C.:你是在身體開始發育之後,就知道你喜歡女孩子嗎?

阿迷:跟我身體的變化一點關係都沒有,很早我就意識到我喜歡女生,幼稚園吧(笑)。我當時不知道愛情是什麼,或者這種彼此吸引的東西是什麼,我只是覺得我對那個女生有好感,我好像很喜歡她,想靠近她。但是這種感覺,我跟男生從來沒有過,男生再帥,學習再好,運動再厲害,就是你這人挺好,僅此而已。

M.C.:為什麼要把自己打扮得帥氣呢?

阿迷:那是上大學之後。在北京大學,我感覺大家很開放,個性特別鮮明。對我,那就是想怎麼穿就怎麼穿了。我一直以來沒有意識自己是T,倒是一直喜歡運動,我不會刻意說我要很男生、很爺們,只是覺得我運動型的穿著舒服,說跑就跑。我發現有一個現象,可能有些年輕點的女孩,會想要刻意把自己打扮得很爺們,包括走路、行為。有時候我就覺得,可不可以不要刻意,完全沒有那個必要啊。

M.C.:有一些女生會選擇束胸,原因是什麼呢?

阿迷:我覺得要分人,有一部分是覺得穿衣服平胸好看。一般走秀國際T台全部都是平胸,這是審美角度。還有一個群體是跨性別者(Transgender),可能她自我認同是男生,她肯定不希望有胸,但可能沒有金錢和機會等等原因做手術,就會退而求其次把胸束起來。

M.C.:你怎麼看待胸罩?從小到大似乎不是很喜歡穿。

阿迷:我覺得不舒服,是一種束縛。我來中國很多年了,我最喜歡冬天,冬天不穿內衣看不出來,夏天很容易激凸,別人看著我感覺很尷尬。等我再老一點,或是膽子再大一點,我覺得有一天自己可以做到不穿內衣,隨便你看。

靳魏坤,傷痕

一大塊黑色類似燒傷的斑痕,覆蓋在她右胸的中央,乳頭乳暈都已經缺失,左胸也有星星點點的傷痕。這一切源於2010年的一場縮胸手術。進手術病房前,靳魏坤的罩杯是J。這意味著她的胸部相當於支撐著四口不沾鍋的重量,她很難做劇烈運動,肩頸會因為胸部重量造成勞損;她甚至很難買到合適的內衣,只能退而求其次購買哺乳胸罩;她會被嘲諷,被取如「海咪咪」這樣的外號。

最糟糕、也是最不公的,她會被視作一個放蕩女子。青春期時,樓下鄰居大爺試圖親她;在公車上,她會遇到不懷好意的鹹豬手;甚至在朋友聚會上,她差一點遭遇強姦。「他(們)會覺得好像你就是一個比較容易接觸的女孩子,」靳魏坤遇到性騷擾總是默默忍受,但又感到不解,「有些人思想很奇怪你知道嗎?他好像就覺得,你好像接觸的男人多了,胸才發育得那麼快。」

11小時的手術之後,她從J罩杯縮小為E罩杯。幾天後,拆開繃帶那一刻,她發現自己的胸部變黑,部分乳腺組織壞死了。這之後,她又經歷了數次修復手術,其中包括一檔韓國整形真人秀的邀請,不僅在胸部,還在眼睛、鼻子、下巴動刀。

如今,她雙眼皮寬闊,鼻尖高聳,下巴V字形,外形愈加豔麗,但加之於她身上不懷好意的目光並沒有減少。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惘,覺得真心的感情無法尋覓,而她受損的乳房也無法再復原了。她打算在胸部紋上枝蔓環繞的花朵,圖案已經選好,就差找到靠譜的刺青師了。

Q&A

M.C.:從小你的胸部就給你帶來困擾對嗎?

靳魏坤:胸大的人一般都駝背,也重,確實是不好意思。別人會用很異樣的眼光看你,你會遭遇你不應該遭遇的騷擾,不僅僅是言語,肯定會動手啊,過來摸摸你腿啊,撓撓腰,想襲胸什麼的。我對男人,其實打心眼裡還是比較反感的。我總覺得他們好像滿腦子都想著下半身的事情。

M.C.:你會比較自卑嗎?

靳魏坤:會,不像別的姑娘,都是纖瘦細長的,我大腿也粗,那時不懂什麼叫性感,覺得特別自卑,咋長這樣呢。

M.C.:因為什麼事情想到動縮胸手術呢?

靳魏坤:我在單親家庭長大,為了逃離家裡,到外面談了一段感情,但結果不是很好。感覺整個人都頹廢了,哪都不好看,更煩這個胸了。不好的感覺無限擴大了似的,覺得更麻煩、更累贅、更影響我的生活。我覺得自己可以幹模特,但她們的旗袍我都穿不上,其他地方鬆,就胸無論如何都不行。當時想,做了(手術)不就好了嗎?就可以朝新生活前進了,可以漂漂亮亮當模特,可以幹自己想幹的事,然後以後找個老公嫁了。

M.C.:你現在常常在表演,怎麼知道自己喜歡表演的?

靳魏坤:我一直都喜歡表演,小時候不懂,覺得當演員每天很漂亮,生活多彩,又能演各種武俠劇,有這樣的夢。後來長大了,覺得我愛表演是想逃離現實。那時胸做壞了,那幾年挺痛苦。在劇組裡,不管什麼樣的情況,即使再糟糕,只要導演喊卡就停了,但是現實是沒辦法喊卡的。

王筠銨,知己

「我對胸部看得很淡啦,餵完奶還會走山,」聊起胸部,王筠銨豁達地像在聊隔壁老王,或許是身為地方的媽媽,早就天不怕地不怕。35歲的她,有個三歲的大女兒小曦,今年初迎來小女兒小宓。二月某天擠奶時發現有個一公分多的硬塊,趕緊就醫做乳房切片,確診為最難纏的三陰性乳癌第一期。

小確幸的日子一下子飄來烏雲,想著一雙可愛的女兒,再怎樣都想撐住、要陪她們長大,不願「以後別人來帶你小孩」。雙魚座的她化憂愁不安為搞笑能量,成立「孩子的爸,我要活下去」FB粉絲專頁,紀錄抗癌心情,「乳癌聽起來很負面,很多人不敢面對,延誤治療。我不能跟你說不痛苦,但那都可以化解,一下子就過了。如果我的文字可以鼓勵一些人,那就一直寫下去吧。」

她笑談化療副作用讓她又吐又拉,不知要顧上面還是顧下面,身體激動地像馬景濤。每每不忘叮嚀麻醉師,她酒量很好,要多打一點。她寫道打完「紫杉龍王」紫杉醇藥劑後,頭髮一搓一搓掉,老公竟叫她「禿驢」,因為「感覺武功很高強」,她氣嘟嘟回嘴,「至少也要叫妖尼姑吧!」胸部裝了引流管,她說正好拍「穿搭教學」,教姊妹們放進寬褲口袋照樣可以逛街呷火鍋。

身為念理工科的女生,她以前也習慣弱化自己的性別,「班上都是男生,科技業也大都是男生,衣服都穿得很中性,好像必須要隱藏女性特徵,才能被定義成你進公司是靠腦袋,不是靠外表。」當了媽媽後,她才開始想為自己打扮,為女兒打扮。生了病後,她更敞開做自己,買綠色假髮,擦指甲油。「你本來以為你有數十年時間,可以排序先做什麼,可是突然發現人生並非你想像的這麼長久,我現在只想做我覺得最重要的事、在意我想在意的人。」

以前跟胸部不太熟,現在成了好戰友,這場病讓她更明白自己,更知道人生的輕重緩急。烏雲來了又走,從今往後留下的只會有快樂的眼淚,還有全家人手牽手再一起去郊遊的承諾。

Q&A

M.C.:你們家族有乳癌病史嗎?

王筠銨:沒有,醫生說現在很多年輕女生發病,我想可能是大環境的問題。癌細胞雖然是歹咪啊,但也是身體裡的細胞不正常的增生,可能你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啟那個開關。人家說乳癌是好女人病跟女強人病,如果你太ㄍㄧㄥ,一直勉強自己做一些你本來做不到的事情,就會生病。

M.C.:親餵時,有讓你感受到身為女人的特別嗎?

王筠銨:嬰兒喝完母奶會睡著,那個視角往下看,會覺得畫面很美,很幸福。就算我跟寶寶一起流落荒島,我也可以餵飽她,不會餓死,我們是一體的。我是單親家庭的小孩,想讓小朋友從小感受到全然的愛,長大會開心很多,會是個溫暖的人,像餵母奶這種我能為她們做的,我就做。本來想能餵多久是多久,後來沒辦法,治病優先。

M.C.:當你遇到一些過多的關切或酸言酸語,會怎麼面對?

王筠銨:我以前也很在意別人看法,但我後來想說何苦在意這些人。我在醫院等,會有路人說「好可憐,孩子還那麼小。」也會有人說白血球指數低還帶孩子出去玩,有事活該。我覺得幹嘛 care 他們,我住院他們也不會來看我,為了這個不開心沒必要。你就是把自己顧好,依然很漂亮,依然吃好睡好,因為我們畢竟不是真的公眾人物,只是一個素人講自己故事,把自己當公眾人物就本末倒置了。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美麗佳人

  • 美麗佳人 2017-10-18
關鍵字: 美麗佳人胸部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