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東協與歐盟的差異

解讀東協
解讀東協

歐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區域組織,東協是第二大成功的區域組織。它們優勢互補,若能攜手合作,可望創造出許多雙方都能受益匪淺的協同效應。

歐盟是由一群已開發國家組成的組織,東協則是由一群開發中國家(除了新加坡)組成。兩者經濟優勢互補,且在文化上也可以互補。歐盟是基督教國家組成的單一文明團體。東協是一個擁有許多不同宗教和文化的多文明團體。做為一個由已開發國家組成、且能夠提供發展援助和發展建議的組織,歐盟可以協助東協國家促進經濟成長。而東協則可以在地緣政治方面協助歐盟提供回報。目前,東協以自身的發展進程為中心,已經透過區域合作機制成功建立起一個相對穩定的地緣政治環境。最後這點,可能會讓有些讀者感到吃驚。

要理解這點,必須先瞭解歐盟的地緣政治缺陷。歐盟是一個短視的地緣政治組織。很不幸的是,它的決策過程總是放在個別會員國的短期利益上,而沒有考慮歐盟整體較大的長期利益。很多時候,執政官員國內選舉的短期選舉利益甚至會淩駕於地區利益之上。

二○一五年,敘利亞難民危機席捲歐盟。當一百多萬難民抵達時,歐盟的反應很典型,就是混亂。雖然政客假裝很驚訝,但這種情況顯然是可以預見的。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馬凱碩在《歐洲世界》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正如墨西哥移民問題一樣,歐洲目前的移民危機原本是可以預見的。歐盟應該簽署一個類似美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北非自由貿易協定(NAFTA)。但沒有人提出,甚至沒有人往這方面考慮。為什麼沒有?答案很簡單,美國的情報和安全部門專注於應對長期挑戰,它們預測到墨西哥未來可能出現的問題。但是歐盟沒有這樣的機構,沒能辨別出迫在眉睫的移民壓力。更糟糕的是,歐盟竟然讓美國來制定歐盟與其伊斯蘭鄰國之間的議程。二○一○年十二月「阿拉伯之春」浪潮在突尼斯爆發時,歐盟讓美國主導解決在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亞爆發的危機。美國之所以能夠以意識形態的立場來處理,是因為它與這些國家有大西洋阻隔,它大可以掉頭離開。然而,歐盟永遠無法擺脫北非問題,因此應該謹慎和務實地處理這些問題,而不是讓美國的意識形態利益淩駕於自己的實際利益之上。

對於這麼明顯的問題,歐盟卻視而不見,主要是因為其決策機制有著嚴重的結構上缺陷。歐盟領導人大部分時間都在處理內部問題,但歐盟現在面臨的挑戰主要是來自外部。如果有人質疑,大可來看一下歐盟在處理一些問題時最後是如何失敗的,例如非洲的人口爆炸問題(不可避免地將會有更多的移民湧向歐洲)、北非和中東動盪的政局(已經打開了讓更多移民進入歐洲的大門),以及烏克蘭危機。

那麼,歐盟在地緣政治上可以從東協學到什麼?歐盟可以對比一下緬甸和敘利亞兩個國家,因為兩者面臨著類似的挑戰。這兩個國家過去都是軍人政權,而且民族和宗教分裂非常嚴重。兩者都壓制了民主改革的努力。歐盟對兩個國家的應對措施是一樣的,即對這兩個政權實施制裁。東協的反應卻與歐盟相反,東協選擇與緬甸接觸。

東協與歐盟在緬甸問題上的分歧在一九九○年代達到了頂峰。這個時間點不太好。冷戰的結果讓歐盟不可一世。在九○年代初東協和歐盟召開的一次會議上,歐洲的代表團是由比利時外交部長維利.克拉斯領銜,因為當時恰逢比利時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他自豪地宣稱,隨著冷戰的結束,世界上只剩下兩個超級大國:美國和歐盟。他表現得十分傲慢。(奇怪的是,儘管比利時國內問題重重,卻有著盛產傲慢部長的傳統。二十年後,歐洲貿易部長卡洛.德.古赫在與東協打交道時表現出了同樣傲慢的態度。)

一九九七年,東協接納緬甸為會員國,歐盟暫停與東協的一些關係。由於歐盟拒絕發給緬甸代表簽證,東協被迫取消東協-歐盟會議。當時的新加坡外交部長尚穆根.賈古瑪寫道:

歐盟與東協每兩年召開一次對話會議,是在東協會員國(由東協擔任會議主席)和歐盟會員國(當年的歐盟輪值主席國)輪流舉行。在東協舉行時,歐盟代表團與包括緬甸在內的所有東協國家的外長坐在一起都沒有問題。然而,當輪到歐盟主辦時,他們拒絕發給緬甸外長簽證,因為他們在緬甸的人權問題上堅持強硬立場。當然,這種「分裂-統治」的手段我們是不能接受的。而且,如果緬甸外交部長不能參加,我們就拒絕出席會議。結果,東協-歐盟對話會議就此中斷。這種狀況在二○○三年一月被打破,他們設計了一個保全面子的辦法,即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展開對話。緬甸副外長出席了會議。

賈古瑪後來解釋說:「歐盟的唯一議題就是緬甸和人權。緬甸剛好成了替罪羔羊。」

據許通美說:

當賈古瑪訪問瑞典時,瑞典外交部長林德要求他解釋為什麼要在緬甸問題上採取如此強硬的立場。他說,這不是強硬,並指出歐盟外交立場的不一致性。既然歐盟願意和北韓進行對話,那為什麼拒絕與緬甸對話呢?林德同意他的說法。

自從東協接納緬甸,至今已經二十年。緬甸已經朝向一個更民主的政權和平邁進。相比之下,敘利亞仍被戰火包圍,敘利亞難民大量湧入歐洲。顯然,東協在因應緬甸軍政府的政策上獲得成功,而歐盟孤立敘利亞的政策失敗了。也許歐盟應該就批評和中傷東協與緬甸的政策向東協道歉。

這樣的道歉將有助於東協和歐盟全面實現雙邊關係的和諧發展。而東協和歐盟的關係必須重新設定。

看更多好書內容

  • 解讀東協 2017-09-28
關鍵字: 解讀東協馬凱碩孫合記歐盟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