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怪到沒人性、壞壞惹人愛,為什麼導演都愛理查三世?

怪到沒人性、壞壞惹人愛,為什麼導演都愛理查三世?
喬利也用詭異的造型如慘白臉上的血盆大口、混雜著各種自然元素的服裝,去塑造理查三世扭曲的性格與嗜血的獸性。(Nicolas Joubard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一步步見證理查奪權 窺探莎翁獨特魅力

專訪法國劇場導演托馬.喬利

今年才卅六歲的劇場導演托馬.喬利,是法國劇壇備受矚目的「金童」,能演能導,曾以長達十八小時卻熱力十足的莎劇《亨利六世》風靡法國觀眾。四月中他將帶來二○一五年的作品《理查三世》,他說:「十六世紀的莎劇告訴我們:人心惶惶的社會環境如何加速暴君的誕生。今日,這個現象仍未改變,所以我想要透過舞台演繹提醒當代觀眾。」

托馬.喬利(Thomas Jolly)二○一○年以「金童」之姿竄起法國劇壇。在而立之年,他不僅以喜劇《陶瓦》Toâ榮獲新銳劇團藝術節(Festival Impatience)的觀眾票選獎,更大膽挑戰莎翁的首部歷史劇《亨利六世》。長達十八個小時的《亨利六世》用活力四射的表演風靡法國觀眾,使喬利榮獲二○一五年莫里哀戲劇獎最佳導演。近年來,在兩座法國國家劇院擔任合作藝術家的喬利除了數度受邀至亞維儂藝術節演出,更在巴黎歌劇院導演首部歌劇。能編能導的他可說是備受矚目的法國劇場界新秀。四月中將訪台演出的《理查三世》是他繼《亨利六世》後再度挑戰莎翁歷史劇,本刊特地先行訪問托馬.喬利,請他一談為何選擇與如何詮釋這個經典劇本。

Q:您的作品包含經典文本與現代劇作。文本是否為您創作的主要依據?

A:當代導演可分為好幾種不同的類型,我是屬於尊重文本的創作者。我絕不用自己的想法曲解作者的原意,反而試著在舞台上轉譯劇作。我認為劇作者和演員才是真正偉大的藝術家。在長達兩千五百年的劇場史中,崛起於十九世紀末的導演只能算是一門新興的行業。但我認為這一百多年以來,大家似乎高估了它的地位。我並不是說導演不重要,但他的職責如同翻譯者,他透過演員忠實地呈現出文本的意涵。

Q:您如何與皮寇拉家族劇團(Piccola Familia)的成員一起展現經典文本的當代魅力?

A:在排練前,我和演員們會研究劇本結構,以忠實地展現劇作家的本意。這項前置作業是要讓整體團隊找到切入作品的方法。我認為,每一演員都應該對劇作瞭若指掌,而不是只有導演。因此,排練也可以算是一種集體的學習。我們用實務的角度處理關於戲劇結構的種種疑問。我會讓四到五名演員共同探討一個專題,例如:歷史上的理查三世與莎劇人物有何不同?最後,每一組演員要透過長達廿分鐘的演出呈現研究的成果,而不是用書面資料或口頭報告。

Q:為何您想挑戰莎翁的歷史劇?

A:我想搬演《亨利六世》與《理查三世》有兩種原因:首先是關於形式上的探索。《亨利六世》是莎士比亞早期的作品,它幾乎囊括了所有戲劇類型:喜劇、悲劇、獨白、群戲、散文體的台詞、詩句、多樣化的場景等。當閱讀這三部曲時,我們明顯地感覺到年輕莎翁運用不同形式尋找自己的寫作風格,但隨著劇情發展,他的筆法愈來愈成熟。我不但覺得這種蛻變的過程很美,也覺得這對於年輕的導演和演員來說是一項挑戰:《亨利六世》提供了極為豐富的表演素材,像是一座廣大的表演遊樂場。

另一方面則是關於內容。在《亨利六世》與《理查三世》中,莎士比亞描繪了在一連串的政治風暴下,一個具有強大實力和完整組織的國家如何變得一蹶不振?莎翁的這四齣歷史劇讓我想到歐洲當前的政治危機:經濟蕭條、意識形態的衝突不僅造成了民眾的恐懼,也產生出許多「政治怪物」。十六世紀的莎劇告訴我們:人心惶惶的社會環境如何加速暴君的誕生。今日,這個現象仍未改變,所以我想要透過舞台演繹提醒當代觀眾。

Q:您認為《亨利六世》與《理查三世》是連貫的兩部劇作,還是相互獨立?

A:我認為《理查三世》是一部獨立的劇作,但並非所有人都了解它的脈絡。《理查三世》算是莎翁最長的作品之一,但它經常被簡化成一個殘暴君王奪權的故事。然而,要是將其視為《亨利六世》的後續,《理查三世》會有完全不同的意義。《亨利六世》第二部中,理查就已經現身。他早已目睹了這場皇室的家族鬥爭,但他當時並非一個十惡不赦的角色。

的確,莎翁描述了他身體上的殘疾:萎縮的手臂、跛腳與駝背,但他並不如自己的兄弟般殘暴無情。我感興趣的,是什麼樣的因素讓他決定以血腥的手段篡位奪權?由於理查與眾不同的外貌,他不斷受到歧視、嘲笑與指責。於是他在心中暗自決定:「與其天下人負我,不如我負天下人!」《亨利六世》尾端,理查就已經開始策劃篡位的計謀:「在成為萬人之上前,我要變成十惡不赦之人。」因此,他並不是一個貪戀權力的角色。對他而言,權力只是他證明自己存在的媒介。他的陰謀不僅是政治盤算,而是源自自己心靈上的創傷。這就是我詮釋《理查三世》的重要依據。無論是服裝、舞台、角色塑造,我都延續著《亨利六世》的脈絡,突顯出它是莎翁歷史劇四部曲的最終章。就像是《哈利波特》,每個長篇故事的結尾都會有深沉、黑暗的一面。

Q:為何您會用演唱會的形式去表現理查三世的登基?

A:因為劇中有一場極為精采卻擾亂人心的場景:理查一邊假裝自己對權力沒有慾望,一邊煽動人民擁他為王。莎士比亞清楚地描繪了群眾如何被擺布。因此,我將台下的觀眾當作是倫敦的民眾,讓他們置身於兩難之中:儘管他們目睹了理查的惡行,卻也成為他的同謀。為了強調出這種效果,我選擇炫目的表現手法:將主角偶像化、壯觀的場面、燈光秀、流行歌曲……這些手段都是為了突顯這個角色是個空殼,沒有任何實質的政治言論,他只是頭上戴了一只空皇冠的傀儡。巧合的是,在首演幾個月以後,川普當選了美國總統。就像理查一樣,他沒有任何有力的政見,卻一心只想往高處爬。

Q:您的劇場作品似乎很重視台上與台下的互動……

A:我一直嘗試透過演員的聲音表演,去營造台上與台下的關聯。這種互動感就是伊莉莎白劇場的特色:舞台深入觀眾席、一般平民都是站著觀賞演出、台上與台下永遠都在交流。這是許多當代導演常常忽略的一環。然而,這才是劇場的價值:表演者得與觀眾始終維繫一種穩定的關係。當我呈現其他文本,這層關係可能比較不那麼明顯,但只要呈現莎劇,我會特別重視台上與台下的互動性。

此外,《理查三世》的觀眾不僅見證了主角的惡行,也間接參與了他的奪權計畫。他們比其他角色更了解角色的內心狀態。因此,台上與台下存在著一種複雜的關係,這就是此劇擾亂人心之處。透過舞台演繹,我想要加強這種狀態,讓觀眾覺得看戲不再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而是一種天人交戰的體驗。劇中,理查登基時,青少年觀眾隨著他的演唱而變得情緒高漲,但最後他們才發現剛剛歡呼的對象竟然是六親不認的惡魔。戲後,許多觀眾都跟我說他們覺得慚愧,他們不應該輕易地被這個光鮮亮麗的角色所吸引。這就是莎劇的效果:在看完戲後,觀眾還能反思劇中的意義。

Q:《理查三世》中,您用了許多高科技的舞台元素,完全不同於《亨利六世》的手工藝風格。為何這兩齣戲的舞台美學如此不同?

A:我很喜歡舞台效果,無論它的風格是手工藝,還是炫目的高科技。從《亨利六世》到《理查三世》,劇中的人物正面臨一場時代的革命。隨著印刷術及火藥的發明、清教徒的崛起、新大陸的發現和科學的進步,英國社會慢慢脫離了中古世紀的價值觀,迎向文藝復興時代。這也是為何《亨利六世》開場時,場上懸吊著一個即將熄滅的燈泡,它象徵著舊時代的結束。《亨利六世》最後,愛德華四世說道:「掃平可疑分子,安穩國王位子。」這句話讓我想改變舞台呈現的風格:把劇場傳統的探照燈換成自動的雷射光線,以增強劇中角色相互監視的氛圍。這也突顯出愛德華四世統治下人性泯滅的冷酷情境。因此,這兩齣戲不同的燈具說明了時代氛圍的改變。《理查三世》的雷射光表現出劇中人物被官方監控、限制自由的處境。

Q:對於不太熟悉莎劇歷史背景的台灣觀眾,您有什麼看戲上的建議?

A:莎翁並沒有為特定的族群而創作,他的作品囊括了所有類型的觀眾。伊麗莎白時代並沒有媒體,所有歷史事件都是口耳相傳,莎翁無法預測每一位觀眾對於歷史背景的熟悉程度。所以,他只好盡量地在文本中把每一個環節都交代清楚,而我只是忠實地將其轉譯在舞台之上。我只會給台灣的觀眾一個建議:徜徉在莎士比亞的故事之中。但要注意!莎翁會鉅細靡遺地交代每個細節,但他只會說一遍。因此,觀眾必須專心地聆聽,要是一不小心錯過一句話,可能就無法跟上他說故事的節奏。而且,莎劇會給予觀眾一種互動的體驗。我們此刻就在想辦法,怎麼不靠字幕去營造台上與台下的關係。也許我們會從視覺上著手,或是靠表演,讓莎翁的語言能夠清楚地背表達。《理查三世》是一齣需要與觀眾互動的演出。

托馬.喬利的《理查三世》 古典韻味與當代效果相互交融

為了完整呈現莎士比亞歷史劇四部曲,托馬.喬利在完成《亨利六世》後,隔年馬上投入《理查三世》的創作。在《亨利六世》中,他透過同室操戈的衝突去探討一個國家的淪亡;但在《理查三世》中,他則藉由風聲鶴唳的政治氛圍去突顯人性的墮落。對他而言,莎翁的歷史劇呼應了當代的主流風潮,因為它就像是一部絕無冷場的長篇史詩:「如同《魔戒》、《星際大戰》、《暮光之城》和《哈利波特》,莎劇用綿延不斷的故事,讓觀眾忘卻現實的紛亂與荒蕪。」為了表達經典作品原汁原味的魅力,喬利不但避免刪減文本,更用極具創意的表演手法突顯出莎劇特有的互動性。無論是具有街頭劇場親民風格的《亨利六世》,還是充滿聲光特效的《理查三世》,喬利使觀眾沉浸在莎翁悲愴感人的情節當中,讓長時間的演出成為一次難以忘懷的共享體驗。

不同於其他導演的版本,喬利的理查並非喜怒無常的殘暴君主,也不是詭計多端的險惡小丑,反而像是一種詭譎怪誕的畸形生物。導演試圖從文本線索出發,賦予經典角色一種嶄新的形象。他刻意安排理查從「舞台陷阱」(Trap room)出場,突顯他雞胸龜背的身形,也暗示他在家族中人微言輕的地位。此外,喬利也用詭異的造型如慘白臉上的血盆大口、混雜著各種自然元素的服裝,去塑造暴君扭曲的性格與他嗜血的獸性。

2018TIFA 托馬.喬利《理查三世》

4/13 19:00

4/14~15 14:0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PAR表演藝術

  • PAR表演藝術 2018-03-09
關鍵字: 人性惹人愛導演理查三世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