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印度河文明的起源與存亡

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圖/時報出版提供)

在起源與存亡的兩大問題中,印度河文明仍舊成謎。從它無聲的遺跡,我們僅能窺得少數經濟、社會組織與文化上的瞭解,對於它如何開始與結束,知道的更少。

放射性碳定年法將印度河文明的成熟階段,界定在西元前二三○○年至一七○○年之間。這些測定結果與美國西南部狐尾松的年輪比對後,時間大幅回推到西元前二五○○年至一九○○年,即表示印度河文明連同底格里斯──幼發拉底與尼羅河文明,是世界三大最早的古文明。美索不達米亞的城市生活起始較早(西元前三一○○年),但並未超前太多。此外,印度河文明與美索不達米亞文明有普遍的共同點,包含使用印章、中央穀倉及下城高丘的組合。印度河文明主要區域的棋盤模式,對比美索不達米亞城市的蜿蜒街道,類似當代紐約街道對比倫敦市街。明顯可見印度河城市在我們所知範圍中,並非直接開展,而是有計畫地興建。許多印度河城市是直接在處女地上建立,而非世代增建,更進一步強化這個印象。難道它們的規劃者是來自美索不達米亞嗎?

也許不是。印度河技術看似相仿,其成品細節卻大相逕庭,同時擁有自己的風格。印度河城市建立者較可能來自青銅器時期農業文化,其遺址可能仍埋藏在巴基斯坦的印度河下游以西,俾路支斯坦(Baluchistan)的丘陵裡。根據考古學傳統,這些文化以首先發現陶器形式的地點為名:佐伯(Zhob)、托高(Togau)、奎塔(Quetta)、阿姆利-納爾(Amri-Nal)及庫利(Kulli)。這些陶器形式與伊朗陶器擁有相似點,因此推測從伊朗所出;某些地點已知較印度河文明早了千年以上。巴基斯坦的梅爾賈爾(Mehrgarh)發掘顯示,這一區的農業發展較印度河城市的建築早了三千年。因此文明在地原生發展,似乎比借自美索不達米亞更具可能性。我們對於這些社群的瞭解,基於地面發掘重建,佐以小量考古發掘成果,在整體特徵上具有一致性:相當孤立的小型山丘村莊,以大麥、小麥農業,高峰牛、綿羊及山羊畜牧為生;在集水溝各處建置石攔水壩,保存珍貴雨水,灌溉農田;運用磨石與石皿研磨穀物。細節上的主要差異依文化與遺址而定,主要呈現在陶器上,與印度河文明廣大區域中陶器樣式的普遍類似性,相當不同。

考古學者葛萊哥利.波歇爾(Gregory Possehl)指出,西亞地中海區農業與家畜馴化的發生,來自人類與該區原生的大麥、小麥、牛群、綿羊與山羊互動的結果。他進一步指出,大麥、牛群、綿羊與山羊同樣原生於印度河谷地;野生小麥可能一度存活於此。良好的考古證據顯示,早於印度河城市成熟階段(西元前二五○○至一九○○年)前,印度河聚落已馴化這些作物與動物。他建議,與其認為科技由西亞傳布至印度河,我們應視印度河為馴化首先出現在乾旱區的一部分。動植物馴化在不同地點發生,印度河則為其中之一。

印度河文明的結束與後續

西元前一九○○年左右,印度河城市達到終點。印度河文明聚落的許多小鎮村落持續存在,部分甚至存活到鐵器時代(西元前一○○○年),然而都市生活則步入終點,直到西元前五世紀的第二次都市化,才又重生。印度河文字滅絕,書寫一事直到阿育王時代或之前某段時間,才又重新發明。印度河城市在西元前二五○○年突然出現,存在約六百年時間,確實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卻不及埃及與美索不達米亞的城市長久。

我們不清楚印度河殞滅之因,究竟是迅速還是緩慢殞落。迅速殞落的理論著重自然(水災)或人為(軍事入侵)災難的證據;緩慢理論則以生態(乾旱)或內在因素(陳滯、士氣低落)為主。

在信德區,印度河在高於兩側平原的河堤中流倘,洪水對農業是恩惠,卻威脅著聚落的安危。摩亨佐-達羅的下城區至少三次遭逢水患後又重建。水力學者R.L.萊克斯(R.L. Raikes)認為一次毀滅性的洪水導致人們遺棄摩亨佐-達羅與其他遺址。沿著阿拉伯海岸的印度河遺址,位於內陸四十或五十公里處,暗示著它們原先都在海岸邊,在存續期間的某個時間點,海岸大幅抬升,因此與海分離。由於這裡位於地震區,陸地抬升可能突然發生。倘若此事發生在印度河城市仍有人居時,又事出突然,如萊克斯相信的,可能會改變印度河下游的流向,無預警淹沒河岸平原及聚落。然而與單一城市相對,整個文明不會在自然災害中即刻殞滅;即便萊克斯對信德區南部城市滅亡的主張是正確的,但旁遮普的印度河城市也可能不受影響。

哈拉帕與其他印度河遺址的晚期階段證據顯示曾受佔用,挪用遺址磚塊建造髒亂小屋(丘卡爾文化[Jhukar Culture])。在這裡及其他地方,銅製或青銅製長柄斧頭與印度河民居終結時期同時出現,帶著不祥之感。摩亨佐-達羅遺址的最上層出現死於路上與屋舍中的人類骨骸,強烈暗示有暴力發生,並棄置未葬。摩提莫.惠勒爵士(Sir Mortimer Wheeler)將責任歸於早期亞利安人。其神聖詩歌集《梨俱吠陀》(Rig Veda)曾描述戰神因陀羅(Indra)摧毀敵人達休(Dasyu)的百牆堡壘。然而就目前證據而言,印度河城市殞滅時間約為西元前一九○○年,而亞利安人則於四百年或更久之後才抵達印度。

氣象學者瑞德.布萊森(Reid Bryson)則主張印度河民族耗盡身處的環境,大規模農業剝去土壤的天然覆蓋,造成沙塵暴,將宜人氣候轉為乾燥,並造成信德區以東的拉賈斯坦沙漠。明顯地,信德一度擁有比今日更為多元的動物,包含需要樹蔭、水源及大量草地才能生存的大象(若非進口)、犀牛與老虎。今日三者都可見於阿薩姆邦的布拉馬普特拉河畔,青草如茵的濕潤洪水平原上。然而,如同洪水理論,這理論並無法解釋旁遮普印度河上游城市的消失。

這些理論都暗示,印度河人民無法回應超越他們能力的外在力量,無法適應新的壓力環境,而在挑戰面前退縮。雖然他們曾重建遭受水患的城市,重建並強化對抗軍事攻擊的防禦工事,在信德與旁遮普各地普及農業,但他們這時面對強大打擊,缺乏重建、防禦聚落或遷徙更佳地點的內在資源。所有前述理論都可以歸納到是內在資源的問題,包含物質資源及道德精神。

印度河城市殞滅的原因,仍沒有定論。然而,更重要的是,印度河文明與後續古印度之間有何延續性,尤其在都市生活與書寫文字的勃然斷裂之下。除了對宗教延續性的揣測,包含我們已經論及的濕婆神崇拜、瑜伽、母神的概念,部分學者認為印度河文明是由吠陀時期的梵語亞利安人建立的,其聚落集中在薩拉斯瓦蒂河流域,而甘瓦里瓦拉與許多小型印度河遺址正分布於此。印度-薩拉斯瓦蒂文明理論有許多問題,最主要的是,印度河城市幾乎不見馬與戰車遺跡,這些卻在最早吠陀文獻中廣泛敘述。

然而,亞利安人抵達後,距離書寫文字與都市生活於印度半島上再次復興,尚有數百年時間。亞利安人對古典印度文明的貢獻是在形成一種明顯可見的文化,綜合許多先前文化的技術、慣例與信仰,其中印度河文明的存續最引人深思。世俗層次上,今日仍可在信德區發現的實輪牛車,這可能是印度河文化的存續;南亞其他區域早已換成稍後由西北傳入的軸輪車輛。在更高層次,印度教的崇拜圖像,如大女神及濕婆神,也可能是存續的案例。然而,目前為止,印度河文明的歷史仍舊是自己獨立的篇章,與後續印度文明故事之間的牽繫仍舊未明。只有進一步靠田野考古發掘更多證據,才能驗證我們對於印度河文明如何延伸進入吠陀與後續時期的揣測是否為真。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印度:南亞文化的霸權 2018-06-11
關鍵字: 亞利安人南亞文化霸權印度河文明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