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多焦點的回探與思索 未停歇之眾聲喧嘩 「臺灣當代劇場發展軌跡四十年論壇」側記

多焦點的回探與思索 未停歇之眾聲喧嘩 「臺灣當代劇場發展軌跡四十年論壇」側記
論壇的首日,以蘭陵劇坊推手吳靜吉的專題演講開場。(圖/PAR表演藝術雜誌提供)

於五月三、四兩日,假台北華山文創特區舉辦的「臺灣當代劇場發展軌跡四十年論壇」,透過對史論、空間、生態、編導、表演、身體、媒材等面向提出專文與討論,讓研究者、觀看者、創作者等從各自的身分出發進行討論與對話,建構過去、解讀當代,其間種種的激辯與扞格,呼應著台灣社會歷來爭論不斷的氛圍,也呼應著台灣當代劇場四十年以來的眾聲喧嘩……

以兩天時間、兩場專題講演、十八篇論文(分為六場論壇)及兩場座談完成的「臺灣當代劇場發展軌跡四十年論壇」,由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臺灣文創發展有限公司、國立臺北藝術大學、《PAR表演藝術》雜誌社與臺灣文創發展基金會主辦,嘗試在有限性裡涵蓋史論、空間、生態、編導、表演、身體、媒材等面向,以期在劇場史料的重現與彙整、觀點與語境的世代並陳、研究方法的交鋒與互惠間,提供研究者、觀看者、創作者等坐落於劇場生態系譜裡的不同身分進行討論與對話,連結背後無限的論述質素與思考維度,建構過去、解讀當代,最後指向未來。

觀看此次論壇,似以兩個劇場(戲劇)/研究的「座標」進行定錨。一是,以「現代/當代劇場」為主體、並由公部門舉辦的「第四次」研討會/論壇——從第一次在一九九六年五月二日至五日舉辦,以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五年的台灣小劇場為主題的台灣現代劇場研討會,第二次發生於一九九九年的台南(後集結成三冊論文集、一冊成果集),到第三次二○○六年的「眾聲喧譁之後:2006台灣現代劇場研討會」(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主辦)後,開始學術化、專業化與論述化而轉由各大學相關系所舉辦。另一,則以「蘭陵劇坊」的創立視為台灣劇場發展的座標,也就是此次論壇以「四十年」為斷代的關鍵。一九七八年,蘭陵劇坊的前身耕莘實驗劇團轉型為以金士傑主持團務、吳靜吉指導的表演體系與創作方法,而於一九八○年參加第一屆「實驗劇展」演出,創造出「蘭陵劇坊」,作為台灣現代劇場發展的指標之一。

四十年來,台灣現代劇場的軌跡何在?在此脈絡下的四十年,是以怎樣的詮釋結構、創作譜系與史觀所建置的呢?將於論述與對談之間與之後持續發酵與激盪,形成回音。

首日的縱軸:從個人生命史到臺灣當代劇場史的建置

論壇的首日,以蘭陵劇坊推手吳靜吉的專題演講開場,並分為三場論壇「劇場發展通論」、「表演空間與生態」與「劇場與教育」,最後以「當我們遇見劇場──表演風情話」的表演座談作為第一天的結束。論壇之安排,呈現個人生命史與台灣當代劇場史的對讀,企圖深究「劇場史」與「當代史」的表述方式與建置思維。

述說「行走劇場四十年的會心體驗」的吳靜吉,似乎呼應著蘭陵劇坊成立第四十年選擇重演的《演員實驗教室》(1983首演),以演說型態述其個人與劇場生命史──自童年對戲劇的啟蒙經驗、在美國獲LaMaMa劇團的創作與學習機會、返回台灣後規劃蘭陵劇坊的訓練方向與表演體系,到劇團解散與開枝散葉後,於公部門、社區劇場等方面的實踐──形成屬於吳靜吉的「演員實驗教室」。

同樣是「演員實驗教室」,表演座談則直接透過演員口述,以較不嚴肅的方式回應幾個問題,包含「開始接觸表演的時間點」、「表演生涯裡最重要的事情」以及「自身的表演體系」等,呈現學習、戲劇創作與個體生命的成長經驗流動。其中,如王琄不斷離開舒適圈,挑戰影視的生活感與劇場感間的調和;如溫吉興在田啟元死後的十八年,拼命演戲去驗證他的表演觀念;如施冬麟自認喜歡練功勝過演戲,而以京劇的表演體系進行內在與外部的辯證;如朱宏章源於人子劇團跟優劇場的訓練,去統合自身的表演系統。演員出自不同的教育體系、劇團訓練、演出載體,都逐漸建構屬於自身的表演體系,如姚坤君開玩笑地說,是將靈魂進入角色而成為「賣命的系統」,而更趨近於自體生命與劇場表演的彼此交疊。

如果說,專題演講與表演座談乃是從「個人生命史」的角度,於建構表演體系的同時潛入「台灣當代劇場史」;那麼,〈全球化時代的戲劇史書寫:資料庫與研究策略初探〉、〈史觀.觀史——以台灣現代戲劇史為例〉與〈台灣現代戲劇發展三階段論中的蘭陵劇坊〉三篇論述正如講者之一的周慧玲所言:「擷取什麼樣的資料會決定我們的方向」,呈現「劇場史書寫與建置」的不同視角。

周慧玲以一九八○年陸續揭幕的現代藝術節慶(包含新象國際藝術節、亞洲小型藝術節到跨國策展)為材,拉出劇場發展、時間脈絡與全球局勢的軌跡,進一步以生產結構與市場操作策略建構新的資料庫類型。于善祿則觀看、爬梳目前已完成的台灣戲劇史書寫,歸結所見的史觀建立與典範轉移。不過,亦產生戲劇史「選擇與定義」的再思考,如會中吳思鋒(劇評人、國際劇評人協會台灣分會副理事長)提出的討論,呈現治史與批判的相異詮釋態度。李立亨則以「蘭陵劇坊」為標的、以「台灣」、「現代」與「社會」為關鍵字,切割時間斷代來提出對劇場研究、戲劇實踐的看法。

首日的橫向切片:空間、生態、體制與環境

在劇場史的建置過程中,或多或少陷入以台北劇場活動為中心的思考結構。因此,以台南為主要活動場域的資深創作者、劇評人楊美英,則在一九九○年初的「小劇場死了」聲浪裡發出「台南才正要開始」的吶喊,並試圖於台南的劇場論述裡現聲/身,以期被納入台灣劇場的版圖。其文〈台南地區小劇場團體在地經營與發展:以一九九○年代為探討階段〉與厲復平的〈從多元表演空間檢視台南現代劇場發展軌跡〉,在劇場發展的時間軸裡削出一塊「以台南為空間核心」的切片,成為論壇的異數亦是新聲。兩人分從劇團演出、表演空間的角度切入,於華燈劇團/台南人劇團、那個劇團等的作品裡產生論述的交錯與互證。台南作為一塊切片,也映照出與台北劇場的差異。厲復平清楚指出,台南並非延續台北小劇場體制外的反叛精神,而是轉化為創作者自我表達的解放,並受藝文補助政策與機制的影響,時時回到與地方相關的命題,發展出不同樣貌的型態。

於是,劇場創作與劇團發展不免受到文化政策、技術養成、教育體制等方面的影響,互生、共長的過程也就形成生態體系,亦是本次論壇所關注的。藝文補助之於劇場創作,由呂弘暉以一九九二年文建會推動的「國際性演藝團隊扶植計畫」為起點,爬梳文建會/文化部、國藝會的現代戲劇補助,以數據面呈現其對劇團營運的影響,進一步思考體制面的問題。王孟超以一九八○年代「雲門實驗小劇場」的美式劇場技術訓練為起點,建構台灣劇場技術人員培育的脈絡、團隊,同時呈現出背後牽涉的培育體制與教育體系。容淑華與謝鴻文的兩篇論述都以「戲劇教育」為題,而互為表裡。〈台灣戲劇教育的流變〉以高等教育成立戲劇相關科系的角度切入,提出其思考與隱憂;謝鴻文則在兒童劇場的實踐中,重新省思戲劇教育方法與實踐、文本解析、發展歷史與功能類型等已被熟悉的論述主題,而意圖建構兒童劇場的表現內涵與形式之討論。

論壇的首日,從「縱軸的歷史脈絡」到「橫向的生態切片」逐步逼近對台灣當代/劇場「環境」的思索。如表演座談的最後,在姚坤君提出「環境」一詞來回應「台灣劇場的欠缺」後,就持續環繞這個議題——縱使每位演員、講者解讀與渴望的有所不同,如朱宏章與溫吉興對場館的需求就逕渭分明;但,環境到底是什麼?我們到底需要怎樣的環境?或說,環境告訴我們什麼呢?

那麼,郭亮廷以一九八七年的《Medea在山上》與《拾月》、一九九七年的《古國之神──祭特洛伊》這三齣環境劇場/廢墟空間演出為對象,拉出一條新的思考脈絡。當它們分別在基隆八斗子海邊、三芝鄉海邊廢墟與華山廢酒廠(也就是現在的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演出,正呈現自然裡的政治意識、對經濟榮景與消費娛樂場景背後的荒蕪景觀,直至(從空間到演出)將邊緣城市的廢墟轉為娛樂化的遊樂園。所在意的不只是於當下完成的劇場演出,而是藉此思考「什麼是當代?」。於看似進步的城市發展裡,面對景觀社會、都市迪士尼化、文創園區、符號消費的時代,其背後的陰影何在。因此,所謂的「環境」並非單一的空間場域,而是在整個時間進程、社會脈動裡轉譯了多少人於其中的痕跡,不管是表層的、或是潛藏的。

次日的主軸:台灣戲劇的溯源與長成

論壇的第二天,先是邱坤良以專題演講開場,接著同樣是三場論壇,分別是「編創生態與影響」、「身體與表演性」、「現代劇場的多元發展」,最後以「當我們遇見劇場──導演面對面」為整個活動畫下句點。是日論壇的內容,以台灣劇場的脈絡為起點,涵括對於早期和近期劇本創作發展的關注,並延伸探討種種融合了非文字語言為主的展演形式,如身體、音樂、文化社群、跨界媒材等,試圖呈現出台灣當代劇場的多元樣貌及其多向的發展之路。

在專題講座「現代劇場的台灣脈絡」中,邱坤良爬梳台灣現代劇場發展簡史,指出台灣現代戲劇主要受到日本與中國影響,小部分來自歐美,也有本土的原創。他不僅概括介紹了台灣戲劇從日治時期、戰後初期的發展情況,講述了這些時期戲劇背後所承載的歷史背景、政治氛圍、社會活動、個人處境及創作目的,並以簡國賢的《壁》與《羅漢赴會》、張淵福《趙梯》、陳大禹實驗小劇團《香蕉香》及川上音二郎與高松豐次郎等人的作品為例,並補充說明爾後至一九七○年以前的戲劇是以去日本化與再中國化為目標。

誠如邱坤良所說,所謂「當代戲劇四十年」,是把當代戲劇出現的時間上推至一九七八年前後,也就是耕莘實驗劇團過渡到蘭陵劇坊的時期,作為與過往國語話劇的分水嶺,之後戲劇文學所關注的主題和形式開始有了改變。在「編創生態與影響」這個主題單元裡,則由王友輝〈四十之不惑與惑——聚焦於台灣當代戲劇的劇本創作〉、汪俊彥〈反現代性的台灣:李國修的劇場理論〉、鍾欣志〈蘭陵之外:解嚴後戲劇文學獎助與出版機制評析〉三篇文章,分別以不同角度切入,呈現了八○年代之後戲劇的樣貌。

王友輝主要介紹台灣劇場從新劇、話劇到當代戲劇的轉化歷程,以八○年代前的《劇場》雜誌、世界劇展、青年劇展出發,一路革新,途中可見張曉風、姚一葦等人有別於以往風格的劇作出現,轉到了「蘭陵劇坊」初試啼聲即受到高度矚目的實驗劇展,一直過渡到今日不斷破格的劇場型態。如其所指出,縱觀自早至今的台灣戲劇發展,形式上從語言對話主導到劇場整體思維建構,語言上從國語思維獨斷到多元語言運用,主題上從書寫人情溫暖到企圖控訴批判。同樣是對戲劇文學發展脈絡及特徵的觀察,鍾欣志以官方獎助機制的角度切入,彙整了各種劇本相關文學獎中歷來的得獎者、評審及作品名單,不僅以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為例,指出評審名單時常重複,獲獎學生背景多為戲劇相關學院,整體有封閉化的傾向及官方形塑主流的危機,連帶地影響到了得獎作品的主題和風格,同時也特別提及幾個公部門之外的補助機制,如劇本農場、全球泛華青年劇本創作競賽等,視野獨特且值得關注。汪俊彥則聚焦單一劇作家,探討李國修「風屏四部曲」中的劇場觀,分析該作者如何「成功地」以一系列「失敗」為主題的作品,同時觸及對於「傳統」與「西方」的認識,呈現出劇作「反現代的現代化」策略——學習西方與回歸傳統並非對立,而是雙重並行。

次日的分支:戲劇語言的轉化、交融與延伸

關於台灣戲劇文學的發展,郭亮廷(國際劇評人協會臺灣分會理事長)問到,台灣是否有如荒謬戲劇般在處理語言喪失意義的作品,也就是以語言來反語言。王友輝表示,這類的劇本除了紀蔚然《無可奉告》之外,似乎並不多。這個提問,一方面揭露了語言已不見得具有對話作用,或者已走向了溝通失效的僵局,另一方面,也間接暗示著表述或交流的工具已不再限於語言,劇場中就可見一斑,像是八○年代之後劇場裡出現了「非語言的語言」,包括身體、音樂及各種媒材的跨界等,作為敘事或反敘事的構成要素,進而形塑了新的劇場美學。

第二天下午的第一場論壇主題來到了「表演與身體性」,紀慧玲〈後解嚴身體/語言風暴——一切從二○一八年倒回去看〉及葉根泉〈身體技術作為表演系統——八○年代實驗劇展至今的身體訓練〉兩篇論述皆將「身體」作為台灣劇場中新的展演語言來深入探討。紀慧玲聚焦於劇場表演身體化的現象觀察,爬梳幾個重要劇團展演的身體性,從王墨林的「身體論」、受葛羅托斯基(Jerzy Grotowski)影響甚深並將藝術和修身合一的優劇場、臨界點,一直談到了廿一世紀的劇團,如以將舞台行動日常化的風格涉和進港浪、善於利用微型空間的再拒劇團,以及時常用環境再造沉浸式體驗的明日和合製作所,藉此提問新生代與前一世代的身體/語言現象如何形成脈絡或對話,是承繼延續,還是生成斷裂?與前篇不同,葉根泉將論述重心放在以身體作為表演核心的訓練系統,以蘭陵劇坊的身體訓練方法談起,連至引入葛羅托斯基身體訓練體系的陳偉誠、劉靜敏(劉若瑀)兩人,論及以關照自身技術所開發出身體訓練方法的臨界點劇象錄編導田啟元,也涵括了自優劇場出身的吳文翠所領導的梵体劇場,近期以「行動舞譜」(Action Spectrum)融合東西方表演藝術身體訓練的創作方法。藉由「身體」力行,這些劇場實踐者不僅在建立美學語彙、發展訓練體系,同時也在叩問並探尋:「什麼是台灣現代身體?」

在下午第二場的論壇主題「現代劇場的多元發展」中,林采韻〈台灣音樂劇發展的危機與轉機——回顧原創音樂劇三十年〉及傅裕惠〈跨界製作的現代意義——由藝術媒介與工具的介入談起〉分別介紹了新的劇場敘事語言,前者是音樂劇,後者延伸至融合其他藝術媒介的跨域劇場型態。林采韻詳實記錄了台灣本土音樂劇發展的歷史,從一九八七年許博允和吳靜吉共同製作的《棋王》談起,將爾後的音樂劇發展分作摸索期(一九九○至二○○○年)、起飛期(二○○○至二○一○年)、成長期(二○一○年至今)三個階段,並針對各種生態問題,提出觀察與見解,例如資金與場地缺乏、產業鏈尚未形成、演員的培養環境並不健全、創作質量仍需提升等問題,歷史爬梳及客觀分析之餘,亦可見建議及呼籲。就美學的特性來看,音樂劇融合了戲劇、歌唱、舞蹈等多種元素,亦可視作跨界劇場的一環,因此也融入了傅裕惠的討論範疇當中,將音樂劇《棋王》和九○年代蘭陵劇坊的歌仔戲製作《戲螞蟻》視為最早的跨界範例之一,並提及二分之一Q劇場作為當代跨界劇場的例子。除此之外,傅裕惠更進一步地援引哲學家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一文的概念,以及美學家高友工對經驗材料的解釋,作為其論述基礎,主張以「跨越」的角度,跳脫領域、專業和文化界線之別,深究「跨界製作」美學。

另一篇發表的論文為王婉容〈台灣社區劇場發展三十年的回顧與省思(1989-2018)〉,將歷來發展分作「萌芽成長期」(一九八九至一九九四年)、「沉潛發展期」(一九九五至二○○六年)和「「多元發展期」(二○○七至二○一八年),整理和分析了社區劇場的定義、理念和創作方法,進一步地以在地化和全球化的角度來思考,將觀照核心從「社區」延伸至「社群」,以更宏廣的方向、更多元的觀點來詮釋此劇場型態。誠如王婉容所言,社區劇場可把戲劇的力量深入民間,促進公民教育;事實上,就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此劇場型態,不僅故事化個人經驗,將社群記憶作為展演基礎,而且有時結合了環境劇場的概念,再現了群體共感,創造了當下的體驗,翻轉了觀演之間的關係,融合了生命經驗和戲劇展演,消弭了真假虛實的界線,敘事語言多層且迥異,若以此觀之,何嘗不是一種跨域劇場的實踐?

最後的導演座談「當我們遇見劇場──導演面對面」,邀集了鴻鴻、呂柏伸、謝念祖、汪兆謙、許哲彬、廖若涵等人與談,由曾是蘭陵劇坊創團成員的卓明所主持。同時,卓明也請了王墨林同台,多方開啟了一場對談。在這個平台上,呈現了老、中、青三代導演不同的立場及見解,交流之際有著雜音,認同之中仍存歧見。種種的激辯與扞格,呼應著台灣社會歷來爭論不斷的氛圍,呼應著台灣當代劇場四十年以來的眾聲喧嘩,亦呼應著此活動地點華山文創園區,雜揉歷史建築與現代思維,那種既衝突又包容的矛盾。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PAR表演藝術

  • PAR表演藝術 2018-06-05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