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貪杯客-SOD都是真的

貪杯客
貪杯客(圖/高寶書版提供)

黑夜中,我跟在阿猜身後奔跑著,兩人都沒有說話,除了偶爾疾駛而過的車輛,周邊異常安靜。

混戰中脫身後,我們已像這樣奔跑了快一個小時,要不是經過的車輛照亮了周圍模糊的景物,我還不知道自己可以跑這麼快。

自從體內的力量覺醒,我感到自己每分每秒都在變得更加強大。

我並沒有開啟聖人模式,還不是時候。我所肩負的重擔,不允許我做出任何輕率的判斷。

阿猜沒有告訴我目的地在哪,只是一個勁地向前奔跑,他經歷一番苦戰,仍帶傷高速狂奔,我不禁有點擔心他的身體會吃不消。

突然間,阿猜氣喘噓地停下了腳步。

我抬頭一看,我們已經來到榮總醫院門口。

「天伽……在這裡?」我問。

阿猜點點頭,並沒有往前走,只是喘著氣恢復體力。

「喂。」他瞪了我一眼。

「嗯?」我專心穩定心神。

「國際盜懶覺集團的最強攻擊招式,前半招千山鳥飛絕,號稱練到極致時能夠瞬間盜取一千根懶覺,下半招萬莖人蹤滅,則是用累績的一萬根懶覺釋放出莫大的力量,摧毀敵人。」

「與之相對的,最強的防禦技包羅萬象,藉由千錘百鍊的包皮,可以抵擋一萬頭大象的衝擊。」

「一萬根懶覺的攻擊,一萬根懶覺的防禦。」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要講這個,我還是點點頭。

阿猜仍盯著我,又說道:「這麼豪洨的話,你真的相信?」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知不知道長老有多強?」

「在閹割之前,長老就是內功修為登峰造極的武僧,加上尻槍的力量,所有手天使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就算跟Master一對一,我也不認為長老會輸,更何況扯他媽的包莖天。」

阿猜抬起頭,看著我。

「但是長老選擇讓你來到Master身邊。」他的眼神帶著不甘,更多的卻是決絕:「就算只剩我們兩個人,長老選擇的卻仍是你,說實話,我完全不覺得自己不如你,但是我相信長老。雖然很火大,但是這次我打從心底希望自己是錯的,你能理解嗎?」

我鄭重地點點頭。

阿猜露出罕見的微笑:「那麼,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什麼意思?」我錯愕。

沒等我反應過來,阿猜渾身散發出猛烈的戰意,彷彿靜謐黑夜中的一盞燈。

幾乎就在他這麼做的同時,遠方一股極其強悍的氣勢沖天而起,浩瀚的威壓籠罩了整個台北城,那是凌駕我千百倍的絕對力量。

我的眼瞳收縮,呼吸瞬間困難了起來。

加百列!

「101大樓嗎?」阿猜冷笑,拔足狂奔。

我馬上就明白了阿猜的意圖,他想引開作為最強戰力的加百列,讓我能夠趁機拯救貪杯客。

我想阻止他去送死,但他臨走前的眼神讓我開不了口。

我知道,這個時候不論說什麼,都是對這股信念的褻瀆。

長老也好,阿猜也好,他們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把我送到貪杯客身邊。

幾天以前,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在任何事件中扮演關鍵角色。

也從來都沒有想過,我會在完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下定決心衝進了殺機重重的榮總醫院。

大廳裡燈光昏暗,一個人都沒有,完全沒有貪杯客的蹤跡。

奇異的氣氛環繞在我身旁,我的心臟咚咚咚地跳著。

以加百列壓倒性的戰力,一但發現阿猜只是個幌子,只怕瞬間就會結束戰鬥,來到我的位置。

此刻的每一秒鐘都相當寶貴,容不得我胡思亂想,於是我當機立斷,脫下褲子就尻了一槍,進入聖人模式。

大腦立刻冷靜了下來,我閉上眼睛,用心感受著醫院裡的氣息。

為了避免驚動加百列,非不得已不能動用天使等級的力量,因此當務之急應該是先找出貪杯客的位置。

喀。前方的走廊盡頭,右手邊的轉角,傳來堅硬鞋底碰撞地面的聲音。

我瞬間警覺地睜開眼睛,大腦飛快思考。

應該隱藏行蹤嗎?不,說不定只是一般職員,刻意躲藏反而容易遭人起疑。

我故作若無其事地向前走去。

腳步聲的主人緩緩現身,果然是一個身穿白色制服的護士。

護士似乎沒有發現我的存在,端著一個鐵盤急急忙忙向前奔跑,然後腳底一滑,竟在我身前摔了一大跤。鐵盤框啷墜地,裡面的東西也散落開來。

可惡!居然引起這麼大的動靜。

冒失的護士很快蹲下身,慌張撿拾著起地上的物品,她雙膝跪地的姿勢讓短裙失去了遮蔽的功用,露出若隱若現的黑色蕾絲。

我的臉上一陣燥熱。

等等。

我心裡警鐘大響。

按理來說,處於聖人模式的我是不會有任何情慾反映的,除非……

不及多想,護士已經朝我撲了上來,一柄手術刀戳向我的腹部。

「太慢了。」

我抓住護士的手腕,用力一扳,將其壓制在地,聖人模式下,我的反應速度已經不是一般人類可以企及。

護士抬起頭,露出楚楚可憐的大眼睛哀求般凝視著我,然後她竟張開嘴,用牙齒解開我的拉鍊。

我單身二十幾年,何時經歷過這樣的挑逗?一時間身體竟有癱軟乏力之感。

「混帳!」我硬起心腸,一腳踹開護士。

與此同時,身後一陣勁風呼嘯,我倏地彎腰矮身,一條皮鞭從後腦擦過。

一個身材火辣的皮衣女子已經無聲無息來到我身後。長鞭偷襲未果,在女子頭上旋了一圈,再次由上而下劈落。

我想要躲開,然而腳踝一陣異物纏繞感,低頭一看,居然被莫名其妙的刑具給束縛。

啪!長鞭狠狠抽在我背上,衣服瞬間崩裂,背上的皮膚炸開血痕。

「妳們是誰?」我忍著痛,沉聲問道。

兩名女子都沒有回答,手術刀和皮鞭又一前一後夾擊過來。

「我本來當妳們是普通人,再不住手別怪我不客氣了!」我手指撫過跨間,尻槍的力量立刻擴散到全身。

錚!腳上的刑具應聲而斷。

我一手抓住襲來的皮鞭,用力一甩,皮衣女子馬上不由自主地雙腳離地,撞上天花板,狼狽墜地。

接著,我又一次擒住護士的手腕,使勁一折,奪過了手術刀,然後又是一腳重重蹬在她的肚子上。

雖然不知道為何對我刀刃相向,這兩個女子的身體素質跟一般人類相同,我很輕易地就取得了勝利。

卻見兩人的身影突兀地消失,彷彿打從一開始就沒出現過。

「幻覺?」我皺眉。

「不,是真實喔。」溫和的聲音在我右手邊響起。

我轉頭看向右手邊,那是一扇診療室的門。

我打開門,只見一個穿著醫師服的男子正翹著腳坐在辦公桌前,津津有味地讀著一本色情雜誌,一副輕鬆愜意的模樣。

男子的臉上帶著斯文的薄框眼鏡,衣領上還夾著醫師的吊牌。

他的膚色,透著毫無生機的慘白。

「你就是守在這裡的白色惡魔嗎?」我慎重地把手插進褲襠。

「比起惡魔,我們倒是比較習慣稱自己為天使。」醫生輕笑:「你知道嗎?當人類變成天使後,內心極度期望的某樣東西,就會變成技,如同上蒼賦予,用來實現願望的魔法。」

「這樣夢幻一般的存在,怎麼會是惡魔呢?」

所謂的技,其實是心的結晶。

這句話是路西法說的,我仍然沒有忘記。

但是……

「跟加百列比起來,你的技太弱了。」我說道。

這是實話,如果只能召喚出自己的性幻想作為戰力,根本阻止不了掌握尻槍力量的我。

「是嗎?真是遺憾。」醫生無所謂地聳聳肩:「我一般不惜慣把技用在戰鬥上。」

他打了個響指,剛剛與我纏鬥的護士及皮衣女子出現在他的身側,溫順地低下頭。

醫生修長的手指憐惜地撫摸著護士的臉龐,神色陶醉地說道:「這麼美麗的技,是用來好好珍惜的。」

「不管是當人類時,還是現在,我沒有其他慾望,沒有什麼野心。不需要誰來憐憫,也不需要誰來拯救,我的人生,只要有尻槍就滿足了。」

「貪杯客的目標、天伽的理念,這些事對我來說無關緊要,我只希望能夠一直平穩地尻下去。」

醫生彷彿完全沒有把我當成敵人,用聊天般的口吻,漫不在乎地說著。

「太過貪心是會自取滅亡的,如果我是你,就會好好享受自己擁有的東西。」

這個惡魔似乎完全沒有跟我戰鬥的意願,如果可以,我真的不太想對這樣的人出手。

若貪杯客能夠像他那麼豁達,也許人生將會輕鬆許多。

只可惜,這世上就是有人永遠無法只為自己著想。

「我不管你怎麼想,只要你願意乖乖說出貪杯客的位置,我就不會為難你。」我沉著臉,插在褲襠裡的手掌一緊,力量立刻湧遍全身,說道:「否則,我就打到你說出來為止。」

「真是遺憾。」醫生闔上雜誌,說道:「我說不習慣用技來戰鬥,可沒有說不擅長啊。」

啪。他打了個響指。

「這就是我的技,我靈魂最深層的渴望──」

我瞪大眼睛,動彈不得。

「──SOD都是真的。」

剛剛那一瞬間,我身體的自主權遭到剝奪,大腦跟身體之間的聯繫被迫中斷。

SOD都是真的?

我腦袋飛快回想起剛剛的戰鬥,護士、SM女子,還有……

說到A片裡最適合用來戰鬥的道具,只有一個東西。

醫生把色情雜誌丟到我的腳尖前,我勉強轉動眼珠,向下看去,雜誌攤開的那一頁上,出現了一個紅藍配色的時鐘。

「時……間……停止……器……」我渾身動彈不得,艱難地咬牙說道。

太大意了!鎮守貪杯客的惡魔怎麼可能會是輕取之輩?

「如果將尻槍分為物理系尻槍與精神系尻槍,加百列就是站在物理系尻槍的頂點,而我,也許就是精神系尻槍最強的存在喔。」

醫生站起身朝我走來,腳步從容而優雅,他的手裡握著鋒利的手術刀,感嘆道:「唉,我是真心不喜歡打打殺殺的。」

危機降臨,我拼命徵召體內的力量,四肢卻仍然一動也不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手術刀扎進我的胸膛,劇痛立刻占據我的感官,聖人模式在強烈的痛覺衝擊下解除。

奇怪的是,理應萬無一失的一刀,卻沒有刺中我的心臟。

我看了醫生一眼,只見醫生仍溫和地笑著,用輕柔的語氣說道:「明明不喜歡打打殺殺,麻煩卻一個接一個擅自找上門,真的是很困擾啊。」

噗。手術刀刺進我的側腹,刀刃絞斷了我的大腸,卻沒能傷到我的肝臟。我咬著牙,冷汗涔涔。

醫生歪著頭,若有所思地道:「所以我決定了,要讓來襲的人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手術刀隨意貫穿了我的大腿。

「就算他再怎麼哀求,再怎麼哭嚎,我都不會放過他,我要讓所有膽敢打擾我平靜生活的人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墜入最深的絕望。」

「這樣的話,總有一天,就再也沒有人敢打擾我尻槍了吧?」

醫生優雅地微笑,緩緩拔出手術刀,十指靈巧地舞弄著刀身,然後咚地刺進我的腳背。

雖然身體無法動彈,清晰的痛楚仍一步步侵蝕我的意志。

心臟側邊的白色肉瘤開始蠕動,彷彿感應到了主人的危機,不斷掙扎嘶吼。

釋放吧!釋放你的力量吧!

放掉無謂的矜持,擺脫虛弱的軀殼,釋放潛藏在體內真正的力量。

醫生繞到我的身後,一把扯碎我的衣服,刀鋒開始在我背上雕刻

「……啊啊……啊……」我痛到失去思考能力,眼淚鼻涕湧出,下半身更是當場失禁,地上一片惡臭的湯湯水水。

意識迷離時,我的眼角瞥見了傀儡般呆站在辦公桌旁的護士以及皮衣女子。

不知道是不是痛到眼花,兩人竟憑空消失。

正在切割我皮膚的刀鋒動作一頓,醫生臉上的笑容凍結。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他的聲音憤怒,還隱含著一絲恐懼。

我沐浴在自己的鮮血與屎尿中,痛苦地喘著氣。

熟悉的嗓音在我耳旁響起。

「精神系最強的尻槍?你該不會是忘記我了吧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晦暗的氣息籠罩房間,一個扭曲、歪斜、殘破的身影出現在窗邊。

詭異的墮天使,路西法。

「你剛剛做了什麼?」醫生的臉龐首度因為憤怒而猙獰,音調無法控制地拔高:「你這個天殺的渾蛋又對我做了什麼啊!」

「好想尻槍啊,嘻嘻嘻嘻嘻嘻嘻。」路西法直接把醫生當成空氣,搔抓著自己的跨下,一面打量著我。

在他的眼神接觸到我的一瞬間,我的身體脫離時間停止器的束縛,如同斷線的魁儡一樣倒在地上。

我痛苦地喘息,一面抓緊機會迅速尻了一槍,讓血液匯聚在胯下,不致繼續流失。

「你變強了。」路西法斜眼看我。

我沒有回答,凝神療傷,一面思考著局勢。

雖然暫時保住一命,在我看來,路西法只怕比醫生更為棘手。上次交手的時候,我連他的技都沒能看清楚就失去意識。

接下來他說的話卻讓我一頭霧水。

「可惜,還不夠強。」路西法搖搖頭:「你這樣,有辦法實現那個人的願望嗎?」

「喂,聊得很開心啊?」醫生一手抓著自己的半張臉,一手打了個響指:「我問你對我做了什麼啊!」

半空中,一節電車車廂憑空出現,巨大的鐵塊幾乎充滿整個診療室,以驚人的高速朝路西法衝撞過去。

「癡漢電車!粉碎我的敵人吧!」醫生歇斯底里地怒吼。

路西法連看都沒看一眼,電車憑空消失,彷彿從未出現過。

「呃啊啊啊!」醫生痛苦地抱著腦袋,屈膝跪地。

路西法看著躺在地上的我,自言自語般說道:「天使蛹化前,會在蛹中待上一段漫長的時間。那段時間內,過去人生的一幕幕場景,會如同電影放映般出現在腦中。在人生各階段所體驗到的情感會被無限放大,在腦中反覆撥放千萬次,於是極致的思念造就了極致的渴望,演化成了技。」

「技是天使最強大的能力,同時也是天使內心最脆弱的部份。」

一反剛剛兇猛的態勢,醫生已經蜷縮在地上哭泣,像個剛做的小孩,一面顫抖流淚,一面低聲囁嚅:「對不起……對不起……求求你不要再奪走了……我的……我的夢想……」

「醫生在蛹內感受到人生的孤寂,心底對他人的陪伴有所希冀,於是獲得了能夠具現化A片內容的技,『SOD都是真的』。」

「我則是在回顧人生後,對於過去的自己感到悔恨,渴望著能夠抹掉過去的人生,從頭開始,因此獲得了能夠消除現象的技,『消失的瀏覽紀錄』。」

「而加百列,是特別的。」路西法轉頭看向窗外,101大樓的方向:「那個怪物不屬於這個時代。」

「與我們不同,加百列在西元前就已是巴爾幹半島上無敵的戰士,嗜血暴虐,殺戮成性,極端的血與性,讓他發現了尻槍的秘密,為了獲得更強大了力量,他將自己變成天使。」

「加百列的願望就是獲得至高無上的力量,因此他得到唯一一個為了破壞而誕生的技,『神之尻』。」

「在這之後,他參與了歷史上大大小小無數的戰役,戰無不勝,所向披靡,聖經、希臘神話、史詩中都穿鑿附會地出現過他的身影。」

「直到最後,加百列領悟到,這個世界上他唯一無法戰勝的事物,就是太過強大的自己。」

「厭倦壓倒性戰鬥的加百列,沉入海溝深處,陷入沉睡,希望未來世界中,擁有足夠力量的人能夠找上自己,並且摧毀自己。」

「加百列,是最初,也是最強的天使。」

於是,他活過兩千多年的漫長歲月,兩千多年的漫長絕望。

直到,天伽喚醒了沉睡千年的魔神。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我問道。

「因為小武相信你。」路西法說道。

「小武?」

「貪杯客沒告訴過你他的本名嗎?」路西法莞爾。

「你!」我張大嘴。

「我就是小武從小到大的好友,惡魔獵人的最後一枚棋。」路西法說道。

「在日本的那個時候……」

「那時,我釋放技能的對象除了你,還有加百列。」路西法解釋著:「『消失的瀏覽紀錄』能夠抹殺事物的存在意義。」

「而一個事物的存在意義,是相對的。」

「舉例來說,要消除某個人的存在,就得那個人生命的軌跡一同消除,他隨手亂丟的垃圾、他所發表過的一切言論、甚至是人們對他的印象。事物與事物之間彼此給予著存在意義,如同一張錯綜複雜的網。要消除這樣一張網對我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只能消除『相對的存在』,也就是說,在日本的時候,我把加百列對於你的印象給全部消除了。」

難怪,我消失的記憶居然尻一槍就全部回來了。

「連你跟貪杯客聯手也贏不了加百列嗎?」我問。

路西法搖搖頭,苦笑:「看過那招後,你還不明白嗎?能夠正面打倒加百列的方法是不存在的,我當時可是抱持著被發現就會被殺的覺悟才救了你的啊。」

「加百列這麼強大,為什麼會聽命於天伽?」我問。

「因為天伽擁有徹底消滅加百列的方法。」

路西法附在我的耳邊,說出了天伽的計畫。

我雙眼瞠大,無法相信所聽見的一切。

「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著那種尻槍嗎?」我顫聲道。

難以想像,萬一天伽真的獲得了這樣的能力,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阻止他。

「無論如何,只要加百列還站在天伽那邊,我們就沒有勝算。」路西法露出詭異的微笑,說道:「所以真是抱歉了。」

「為什麼要道歉?」我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因為接下來,我得請你提早退場了,嘻嘻。」

然後,我的眼前再度被黑暗所籠罩。

看更多好書內容

  • 貪杯客 2018-04-12
關鍵字: 貪杯客SOD都是真的沉睡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