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量身訂作保單 擦亮自己的鐵飯碗!

量身訂作保單 擦亮自己的鐵飯碗!
量身訂作保單 擦亮自己的鐵飯碗!

「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法案」三讀通過,打響年金改革的第一炮。長期在媒體上發聲的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為此規劃組黨,號召眾人一起爭取權益,預計達五萬人響應就要創黨。

並非所有公務人員都像李來希一樣走上街頭抗議,不過退休藍圖因此產生偏差,確實讓多數人頗有微詞,而公教月退三萬二千一百六十元的樓地板,與相形之下根本處於「地下室」的勞工比起來,仍有較優渥的基礎;有人選擇將不滿化為動力,將心思投注在工作以及理財、保險規劃上,靠自己的力量把退休金缺口賺回來!

青年視改革為必然 盼政府更宏觀 擔任國稅局稅務員的薇君年資僅三年,談到對年金改革的看法,她坦言不像身邊資深職員感受到的這麼強烈,在職場也不常討論相關話題。「我認為年金改革是必要,也是必然,」薇君表示,過往的十八%優惠存款利率有其歷史背景,她尊重制度,也明白繼續照舊制走下去,未來將面臨全無的困境;無力負擔退休生活的公務員,更可能成為社會問題。「我支持年金改革,只希望政府能夠宏觀、客觀地解決這個問題。」薇君觀察,周遭的職場前輩對這次年金改革十分失望,但是政府踏出改革的第一步,讓年輕一輩的公務員期待政府未來會如何完善新制度。

支持歸支持,年輕人也認為政府的退休制度絕對不夠,還可能在退休前就遭遇橫禍,保險顯得很重要。年輕人多由父母主導保險,薇君也不例外,父母為她投保不還本的壽險,在去(二○一六)年滿期。有了收入的薇君趁此機會自己做功課,最近剛買一張壽險主約,附加醫療險、意外險。「業務員朋友建議我用便宜的主約綁附約,可以省一點保費。」

薇君現階段以保障為主,至於儲蓄險,考量到六年內提前解約會虧本,為維持資金運用彈性,目前依賴股票、基金來增值,每個月固定撥款,慢慢加深投資水位。「未來資產更多、更穩定的時候,我可能才會靠儲蓄險分散投資風險。」現在的薇君投資屬性偏積極,而今年台股站上萬點的表現已突破六十五天,刷新史上最長紀錄,薇君認為打鐵趁熱就是現在。

未來,薇君還想投保防癌險,加強疾病保障,現有的保單也考慮增加保額;至於年金險,還要持續觀望。「有了年金險確實可以讓退休更安心,但退休準備要怎麼安排,先觀察年金改革的成效如何再談。」

壯年對年改失信心 保單才是依靠 勛杰的職涯走到第二十年,他形容年金改革就像是「本來以為可以慢慢走下山準備退休,卻發現還有上坡要爬。」勛杰明白勞動力減少的情況下,多繳保費、延後退休不得不為,但是從前加入公務員行列時,政府洋洋灑灑列出諸多福利向人才招手,現在卻說改就改,已破壞民眾對政府的信賴。「若公司突然說要破產,請員工少領退休金共體時艱,你能接受嗎?」勛杰質疑,一般企業剝奪員工退休福利,肯定會受到輿論批評;政府失信在先,卻要公務員忍氣吞聲。過去的退休計劃被打亂,不僅退休金被砍,連退休後的夢想藍圖都要縮水。

擔任法警的勛杰坦言,自己與同事對這次的年金改革多持反對態度,心寒表示「自己就跟免洗筷沒兩樣!」至於年金改革是否影響未來勞動力加入公職?「這樣的勞動條件和環境,我不建議新鮮人加入。」勛杰指出,法警的工作要押解人犯,步入中年後必須持續增強體力才能應付,以勛杰任職的地方法院為例,四十歲以上的法警約占一半,一方面體力大不如前、二方面職員多半居住周邊縣市而不便調職,新血補充速度遠不及現有人力的老化,端不出牛肉的政府未來同樣逃不過台灣人力短缺的問題。

勛杰試算,原先退休後可月領約六萬元,還可應付母親與夫妻兩人的開銷,年改後月領不到四萬元,退休規劃不跟著調整不行。細數手中現有保單,和妻子投保了十年期防癌險、一年一保的定期醫療險及已繳費期滿的終身醫療險,兩名兒女有帳戶型醫療險,保費較低廉的意外險全家都有;身為家庭經濟支柱的勛杰三年前更加買殘扶險,一級殘可月領一萬元。同時加入公務人員團保,疊加醫療、傷害與身故保障。

全家一年保費約二十萬元,其中醫療、健康部分就占七成,保障買最多。「像殘扶險每年要繳一‧六萬元,但我認為值得,」勛杰說。他也格外重視對他人的責任,車險另外投保第三人責任險,因為「車撞壞就算了,但是人命我們賠不起!」

勛杰滿手保單,是否考慮另外用股票、基金來理財?「年輕時候買股票賠了一波,後來我都用保單來存錢了,」勛杰苦笑,過去跟風買股、買基金慘賠三、四十萬元後黯然收手,但投資型保單幾年下來也小虧一%~二%。不過勛杰很樂觀,「就當作用便宜保費買二百萬元保額的壽險,投資只是附加價值。」職涯延長的情況下,勛杰加碼買了美元保單,年繳六萬元做投資,趁退休前把握更多生財機會。

勛杰對保險很有信心,但苦於預算不足,沒辦法用儲蓄險做低風險的理財,也十分可惜沒有跟上過去的高利率時代,現在買儲蓄險,報酬率也沒這麼好了。

中年退休金砍四成 年金險補缺口 年資三十年的俊元升任派出所所長已三年,即將步入退休。警察人員的職業風險較高,五十歲以上退休族平均死亡年齡也比國民足足少六年,有感於此,俊元的保險意識強,只要市面上有新商品出現,他都會研究是否需要;在年金改革議題發酵之前,他已經投保多張年金險。

提到年金改革,俊元忍不住大吐苦水,直言年金改革是粗糙、暴力的政策。「政府大砍退休金,放任媒體抹黑軍公教人員都是領十八%的肥貓,這是在批鬥!」俊元說,十八%對自己來說只是個歷史名詞,身邊早就沒有人領了,年金改革意圖塑造軍公教人員福利過於優厚的形象,只是在階級鬥爭。

俊元認同改革,過去馬政府取消發放三節慰問金,他認為相當合理。「沒有慰問金、主管加給很正常,畢竟不在職也不好意思領。」但是俊元試算下來,原先自己退休後可月領六‧七萬元左右,改革後足足砍了四成,只剩下三‧九萬元,差距太大讓人難以接受。「誰能保證政府哪天不會心血來潮再砍一次?」俊元對政府已經失去信心,不再寄望政府的退休金政策。

幸好,俊元早早為退休金準備,曾經投資股票失利賠了半桶金,轉而用高利率保單增值,民國九十年左右就買了第一張年金險,滿期可年領三十萬元;甚至完全拋棄銀行定存,將多餘資產都投入保單。「早期的保單利率很高,是不錯的投資工具,再加上有壽險保障,根本不用把錢放銀行。」俊元表示,在保持資產流動性的情況下多配置保單,保險也能成為小金庫。他也以同樣的態度要求兒女,兩個兒子出社會後,月繳一萬元的保費強迫儲蓄,六年後就有一筆資金。

上有父母、下有三名子女的俊元,家庭負擔並不小,對自己的壽險保障也做加強;除了六百萬元保額的壽險外,若意外身故可領到一千三百萬元的保險金,足以讓家人度過難關。醫療險更被視為基本配備,每位家人至少一張,再額外投保重疾險、防癌險,俊元一家的年保費約八十萬元。

俊元為母親投保長照險,父親則因為年齡門檻,只能靠早年投保的重大疾病險、終身醫療險。在退休之前,俊元想把所有風險全部轉嫁,將來即使出了意外,也不用擔心拖垮家庭。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現代保險健康理財雜誌

  • 現代保險健康理財雜誌 2017-08-29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