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一次台灣的機會,改變世界會實現,世運翻身的高雄。

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
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

台灣第一次承辦世界性運動賽事的城市,不是台北,而是遠在台灣南端的高雄。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台灣第一位登上美國職棒「永遠的第四棒」陳金鋒擺出擊球姿勢,奮力揮出火球,瞬間點燃世界大學運動會開幕聖火,台灣再度站上國際的舞台。

站在觀賞台上的陳菊,嘴角微抿露出微笑,邊伸出右手比了個大大的讚。事後她在臉書上寫下:「這是台灣的盛事、台灣的驕傲,充分展現出運動家的精神

─不屈不撓、努力到最後一分一秒。請大家一起為台灣加油!」

不屈不撓、堅持到最後一分一秒,或許最能體現陳菊的意志力。回首台灣第一次承辦世界性運動賽事的城市,不是台北,而是遠在台灣南端的高雄。二〇〇九年在高雄舉辦的世界運動會,喊出的口號是:「一次台灣的機會,改變世界會實現。」在世運會開幕式上,陳菊在全球媒體鎂光燈下,不但稱呼「馬總統」,更避開奧會慣用的「中華台北」模式,凸顯「台灣」的地位和困境。

「我們有不同的語言、不同的膚色,但我們有共同的世運精神,和平、友誼、合作,我們都相信,在這個國際社會裡面,每一個國家都不應該被遺忘,」陳菊接下來從國語轉換為台語對著滿場觀眾說,「台灣,Formosa,一個美麗、良善,在艱難中奮鬥的國家。在這,咱共同為二〇〇九年世界運動會逗陣合作、作伙打拚。」

一場操兵練習賽世界運動會在高雄,不僅成功進行城市行銷,為高雄創造出全新的舞台,也讓高雄人有了前所未有的光榮感,產生在地認同,更將陳菊的個人聲望一舉推向高峰,對未來的執政充滿自信。

根據《天下雜誌》在同年九月公布的縣市長滿意度調查,陳菊從前一年的十一名一舉竄升到第二名。城市競爭力總排名也從第七名躍升到第二名,僅次於台北市。

若要說陳菊在施政上有任何秘訣,她所做的無非是設定明確的目標,用對的價值找對的人、成就對的事。而世界運動會的籌辦,無異是考驗團隊、凝聚向心力的操兵練習賽。

世界運動會是以非奧運運動項目為主的世界級運動會,每四年一次,在奧運會隔年舉行。二〇〇四年在謝長廷任內申辦成功,二〇〇五年陳其邁帶領高雄市代表團前往德國杜伊斯堡,從時任國際世界運動總會(IWGA)主席的朗弗契(Ron Froehlich)手上接下世運主辦旗幟,也宣告高雄週期的來臨。

然而,二〇〇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陳菊在爭議聲中上任時,高雄還是一片「荒蕪」。

高雄捷運仍在興建中、小巨蛋因為結構問題尚未解決,處於停工階段,而最重要的世運主場館未見雛形,左營區中海路、軍校路旁的場館預定地仍是一大片飛揚的黃土。

陳菊在上任後第三天,幕僚安排她到世運主場館進行動土典禮,「我到那時候才知道,最大的挑戰是世界運動會,」她說。因為要承辦世運會,除包括世運主場館、小巨蛋等運動場域的齊備為必要條件之外,城市的景觀、街道等都要做相當程度的配合,而這一切必須在二〇〇九年七月前完成。

從時間算來,約莫還有兩年半的時間。但對陳菊而言,第一年的選舉官司一度敗訴,治理基礎動搖,所有一切幾乎都處於停滯中。

陳菊問當時的工務局長吳宏謀,「如果來不及怎麼辦?」

「世運會就會被取消,因為這是答應的條件之一。」吳宏謀回答。

日後每當陳菊再回想到這一段,總是說「如果世運會取消,我們當然輕鬆,也就沒壓力,」但與生俱來的責任感讓她無法放棄,「這是謝長廷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爭取到,我不能因為我們的憨慢而被取消。」

在謝長廷時代,為了讓世界運動會有專門負責的單位,成立世界運動會組織委員會基金會(以下簡稱:KOC),由中山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教授陳以亨擔任執行長。隨著啟動時間逼近,陳菊要求各局處都要調派人員進駐基金會,讓世界運動會不只是掌管體育賽事的教育局事務,同時還要有專職的執行長,但陳以亨以尚有教職為由婉拒。

因為台灣從未舉辦過國際級運動賽事,也沒有運動賽事專業機構,城市要承辦如此大規模的賽事,必須動用公務預算,並有行政機器介入,但光靠教育局無法轉動整個活動,必須所有局處分工合作,讓KOC成為平台。

當時不僅是執行長懸缺,朗弗契也質疑市府能力。由於陳菊的選舉官司一審敗訴,治理基礎備受挑戰,市長隨時可能換人,在一片低迷中,朗弗契不認為高雄能承接國際級運動賽事,幾度明示、暗示要把主辦權給北京。

用對的人成就對的事

為了挽救危機,陳菊團隊討論認為情商紀政接手,或許最為適合。紀政為台灣第一位代表中華民國在奧運會奪得獎牌的女性運動員,在國際體壇素有威望,國際媒體暱稱為「東方飛躍的羚羊」、「黃色的閃電」等等,在一九六〇年代堪稱是全民英雄。即使到現在她仍具有一定的象徵地位。

「以紀政在國際體壇的聲望,或許可以穩住局面。﹂陳菊當時去拜託紀政,而朗弗契對這個人選也表示可以接受,於是她在二〇〇七年六月成為KOC第二任執行長。

內有官司纏身、城市治理基礎備受質疑;外有民進黨執政接近末期、整個社會人心動盪。陳菊對那段時間的回憶,總是模模糊糊,﹁痛苦的日子,有時候都不記得,我要是一直記得那時候的痛苦,總有一天會起肖。﹂她也有人性上的脆弱時刻。

但終究要找到對的人,才能成就對的事。二〇〇八年五月民進黨下野,綠色執政走到終點,時任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的劉世芳在家休息,陳菊找上了她,請她到高雄幫忙。

九月時,和高雄從未有任何淵源的劉世芳南下擔任KOC常務董事,執行長紀政也換成市政府副秘書長許釗涓。

此時陳菊的選舉官司早已告一段落,正是要全力以赴的階段。劉世芳成為世運會籌辦階段時,統整一切的重要關鍵,硬體部分由時任副市長邱太三和秘書長郝建生全權負起世運主場館、小巨蛋興建及合約交涉,吳宏謀監工,務求在期限內完成,軟體部分則由時任新聞處長的史哲統籌開幕和閉幕設計。

陳菊和劉世芳在台北市政府曾是共事的同事,陳菊為社會局長、劉世芳為環保局長。

民進黨執政時,陳菊為勞委會主委、劉世芳為行政院秘書長。陳菊深知劉世芳的個性,不但講求效率且使命必達,世運會當時必須有這樣個性的劉世芳全權掌舵,讓她可以專心市政建設。

開閉幕式則決定世界運動會的成敗,負責的史哲曾經擔任製片並獲得金鐘獎的肯定,他的創意十足。而陳菊早在勞委會任內,就曾找史哲擔任勞委會勞工保險局總經理,當時他才三十五歲,創下勞保局最年輕總經理的紀錄。

吳宏謀為事務官出身,從基層公務員做起,之後一路從工務局長、市府秘書長、高雄市副市長到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媒體形容他「專業夠,又能夠與業界溝通,相關工程多能依市府施政目標,有效率的如期、如質完成,且發揮預期實質功能與效益」,日後高雄部分指標性建設工程即是在他手上完成。

顯見陳菊在面對極大壓力下,所選用人才從過去共事的同事、子弟兵到文官體系,人才運用相當多元,不侷限在單一來源。

做團隊最堅強的後盾

除尊重專業、知人善任之外,陳菊還是團隊最堅強的後盾。世界運動會在籌備階段,劉世芳不僅飛往朗佛契的故鄉,美國阿拉巴馬州伯明罕市拜會,釐清當時所面對的許多問題,也飛往世界各地參與世運會總會開會,汲取其他各國經驗。

同時為了儘速讓各局處就位,每日會議馬不停蹄,而在當時經費不夠充裕的情況下,更創下將三十一項單項運動(包含二十六項正式比賽及五項邀請賽)委託給三十一所學校負責場地,由校長擔任場地經理人,賽事再委請全國單項協會處理的先例。

但講求效率且作風強勢的劉世芳,要求非常嚴格,經過半年的組訓,從無到有建立標準作業程序,過程中得罪了所有參與的校長。風聲傳到陳菊耳裡,她沒有責備或是對劉世芳有任何指示,而是由市長作東舉辦餐會,三十一位校長均成為座上賓。

中國的破冰之旅

此時的高雄正在等待一個轉變的機會,而此時的陳菊則在醞釀一個突破的契機。她深知世界運動會要成功,一定要邀請台灣的鄰國中國參與,畢竟以中國在國際所扮演的角色和地位,不論是抵制或是缺席,都會讓世界運動會留下缺憾。

去或不去邀請中國、要如何面對中國,成為最棘手的難題,市府團隊出現不同意見,也引發內部辯論。

團隊內部的討論甚至辯論,一直都是陳菊做決策的重要參考。陳菊人生首次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是在一九九七年,當時她以私人身分前往北京探望罹患癌症的好友蘇慶黎,如今陳菊要再度登陸,意義自是完全不同。

「以我的身分和背景,都具有明顯的立場,去中國大陸將是很勇敢的突破和嘗試,」

陳菊很清楚,她不但是美麗島事件受刑人,在立場上也支持台灣本土,雖然是以市長的角色到中國,但不論是國內輿論、民進黨內部或是台獨大老們會如何看待,都在未定之天。

然而誰都無法否認,完整的世界運動會必須有中國的參與。一直以來,台灣和中國的關係相當複雜,陳菊若能勇敢踏出這一步,對民進黨具有象徵意義,若她不去,改派代表前往邀請中國,突破的程度相對削弱許多。

幾經考量,陳菊決定赴中國親自邀請,不論毀譽,都要自己承擔。

為避免事前曝光引發爭議,中國行的一切安排,都是秘密進行,參與成員包括時任副市長的李永得、劉世芳、許銘春等人。

二〇〇九年五月二十日,在世運主場館有場「二〇〇九迎接世運之夜─世運主場館落成音樂會」慶祝落成。音樂會邀請世界知名的匹茲堡交響樂團及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合唱團,除有國際一流音樂團體的演出,也藉機在世運會前進行人員疏散、維安、交通等的滿載測試。

坐在台前的陳菊,跟著滿場購票入場的觀眾欣賞悠揚的樂聲,當柴可夫斯基享譽世界名曲〈一八一二序曲〉響起,在夜空中迸發的煙火點亮璀璨的夜空。這是時任文化局長的史哲所刻意安排,他將這場音樂會安排在週間,而非週末,且所有觀眾都需購票入場,滿場四萬餘個座位竟座無虛席,完美達到滿載測試目標,以確定人員能在最短時間內疏散。

在最終連續施放的環場煙火中,陳菊已經和李永得、劉世芳等人離開會場。音樂會也罕見地未安排任何安可曲。

赴中國的行程在事前做到滴水不漏,絲毫沒有風聲傳出。陳菊一行人在離開世運主場館會場後,旋即將手機關機,不接任何電話。當晚李永得告訴陳菊,「如果台灣隔天的報紙頭條是『高雄市長陳菊VS北京市長郭金龍』,我們就算成功。」

事實上,這次的中國行無異為世運會打下一劑令人振奮的強心針。雖然不是第一個赴陸的民進黨縣市長,陳菊卻是以黨內最高行政首長的身分前進中國,也被認為是當時陷入困頓的民進黨路線的「破冰」之旅。

高雄模式讓國旗飄揚

最終中國不但沒有阻撓世界運動會的進行,還派出七十七名選手參與盛會。

中國行讓陳菊不但贏得裡子,自此被視為少數為中國官方接受的民進黨人,而「國旗事件」的發生,高雄市政府運作因應得宜,創造出「高雄模式」,史無前例地讓中華民國國旗飄揚在會場上,讓台灣在面子上更添光彩。

「國旗事件」起因於高雄市政府為全力炒熱台灣首次舉辦國際性大型綜合賽事氣氛,

在週年倒數計時之際,舉行世運主題曲<看見全世界>發表會。會場設在市政府中庭,鋪上紅色地毯的舞台後側插著五根旗幟,左側為三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右側二支為世運會旗幟。

與會的朗弗契一看見台上的中華民國國旗,旋即拂袖而去,並跟許釗涓抗議,他語帶威脅地說,「你們不能違反規定,如果你們國家想繼續辦世界運動會。」因為世運會採奧會模式,台灣是以奧運會旗及國旗歌作為會旗、會歌。朗弗契在離台臨上飛機前,跟邱太三明白表示,他無法在我國國旗前拍照,因為會引起中國抗議。「身為國際奧會成員,不能不遵守相關規定,盼明年正式賽事時要落實奧運模式,市府也應讓高雄市民知道,世運會要避免成為政治運動的工具。」他說。

看更多好書內容

  • 花媽心內話:陳菊4000天 2017-12-27
關鍵字: 陳菊花媽高雄市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