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傷風敗俗文化史-喝醉的雙方如何創造(破壞)文明

傷風敗俗文化史
(Tavia Morra)繪製(圖/時報出版提供)

瓦里帝國在六○○年到一一○○年間控制過南美洲西岸的大部分,其勢力範圍以現今的祕魯為主。就多方面而言,瓦里是個很符合正常人想像的帝國,這包括誰不跪就征服誰、冷酷地打壓少數民族等等。基本上,你在科幻電影裡看到的壞蛋帝國有多王八蛋,瓦里帝國就有多王八蛋。

但話又說回來,瓦里帝國確實有自己的一項特色──那就是他們是一等一的開趴高手,這點沒話說。

瓦里帝國愛喝酒的程度,可以讓聖派翠克節汗顏到「烙賽」在他特別準備的酢漿草刺繡內褲上。瓦里人會群聚跳舞,會牛飲他們傳統的「奇卡」啤酒。他們動輒能一次灌下三加侖(十一公升多)的酒量。就算當時的奇卡只等於現在的美樂啤酒,瓦里人攝取的酒精含量也會令人肅然起敬。瓦里人喝酒會讓人想到大學的兄弟會,就連他們喝酒的器具都跟男大生有「異曲同工」

之妙。瓦里人用上的是名為「開洛」(kero),讓人捉摸不透的半加侖杯具,其中有一些還做成了「人腳」的造型。

沒錯,拉斯維加斯有亭子在賣塑膠靴裡裝滿的烈酒,其實是在向古代傳統致敬。

各式各樣的奇卡啤酒在南美洲與中美洲大行其道,這點不僅是過去式,也是現在式。瓦里人的版本用上了「粉紅胡椒」,也就是「祕魯胡椒木」植株的莓果為原料。蒂亞瓦納科作為他們的死對頭,用的則是玉米。整體而言,在古代的美索亞美利加,玉米或者木薯(yucca)等澱粉類作物才是最常用的釀酒原料。瓦里人非得特立獨行地採用胡椒木的果實,原因可能不只一種,而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應是追求重口味。但在啤酒風味上特立獨行,其實也發送出一個具有重大政治意涵的訊息。

關鍵在於奇卡是啤酒,卻又不是普通的啤酒。古時在美索亞美利加,奇卡啤酒有公立的酒廠在做,也有民眾自己在家在做,其過程包括由(以女性為主的)製作者將原料加以咀嚼而後吐出。人類唾液中的澱粉酶作為一種酵素,可將無法發酵的植物澱粉轉化為可以發酵的醣類。以咀嚼過後的植物原料為基礎,再加入酵母跟水,放個幾天,啤酒就大功告成了。奇卡啤酒的食譜所在多有,但萬變不離其宗。

奇卡是一種民有、民「製」、民享的全民啤酒。舉凡美索亞美利加的偉大帝國能夠崛起,背後一定有一款了不得的啤酒。諸如瓦里或印加等帝國能把文化跟威名傳播出去,靠的就是請對手跟臣民吃飯喝酒,而這些對手與臣民又會請他們的對手跟臣民吃飯喝酒,進一步把帝國的威名遠播出去。

在安地斯山區的社會裡,酒宴還有另外一層更關鍵的意義:酒宴是整個經濟體的根基。在金錢與貨幣的觀念還沒有深植人心,大部分老百姓還是農耕度日的歲月裡,勞工獲得的報酬常常是精美的酒宴,而奇卡啤酒就是這個「互惠」體系中的樞紐。亦即印加等帝國要讓偉大的城市與地標豎立於眼前,啤酒的供應就必須得源源不絕。

「愈陳愈香」的概念不存在於奇卡啤酒的世界裡。酒一旦釀出來,幾天內就會壞掉,所以得趕快喝掉。而這一點也代表著釀酒必須專職,必須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而在美索亞美利加,啤酒產業絕對是女人的天下,女性的唾液是做出上等奇卡酒的祕方。這些女性釀酒者在印加社會中甚至是一個特殊的「阿克亞」(aqlla)階級,意思是「神選的女人」,說得更白一點就是負責釀啤酒的皇家比丘尼。她們大部分都跟印加的統治者有關係,而且全部都立誓守貞。

會願意放棄性生活來換得數以百計的人喝她們口水的特權,自然不是平凡的女人。但奇卡啤酒在公眾生活中所扮演的要角,意味著這群女性必享有崇高的社會地位。這些女性做出的奇卡,會是印加「國定假日」與官方場合的「指定用酒」。來訪的王侯君主都會醉在阿克亞的唾液裡。

這真的還蠻酷的。

實驗時間:正妹的口水(啤酒)真的比較好喝?

我一讀到奇卡啤酒的資料,內心就燃燒起熊熊的好奇心。我想各位跟我一樣,應該都想知道一件事情──釀酒工作為什麼是女性的專利?

我把這個問題丟給布萊恩.海頓博士(Brian Hayden),他是研究啤酒的考古學家,也是加拿大西門菲沙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教授。他對於全女性的酒廠人事提出了一個相當「客氣」的解釋:

在很多宴席裡,男性負責屠宰的工作,很多時候還得兼任烹煮肉的廚師。再加上釀酒的準備工作也是相當費工,所以男性才會想到讓女性來負責這一塊,算是替男性解勞分憂。

但他也另外提出了一個比較有爆點的假說。他說也有可能是「女性唾液含有某些與男性不同的酵素」。所以你要說是性別歧視也行,但或許真的是女生口水做出的啤酒較對味?「或許」這兩個字很重要,有這兩個字,我就有理由再做一場實驗。如果你想吸引男性和女性友人的話,可以複製我的實驗:

材料:

兩加侖(七點五七公升)容量的玻璃罐,你可以去釀酒材料行買,也可以用喝完嘉樂時紅酒剩下來的大罐子

兩個氣閥鎖(用派對氣球代替也行!)

約二分之一磅(二二六點八公克)的各式玉米(麵)粉

兩包酵母

兩個痰盂

做法:

把人分成男生跟女生兩組,一組一個痰盂跟足量的玉米麵粉。

要有心理準備這不會太容易。迅速將大量且滿滿一大匙的玉米麵粉塞進嘴巴開始咀嚼。試著讓玉米麵團保持在口腔的前端,這樣除了可以避免不小心把東西吞下肚,也可以確保麵團可以吸飽唾液。我們的目標是要吐出像曼陀珠吃到一半的東西,但新手更可能吐出黏呼呼的糨糊。

警告:咀嚼這些有點糟的玉米麵團,四名實驗者中有兩名實際上已經嚼到出血。直到女孩和男孩吐出大致相等於水壺血量,我仍決定這個實驗是有效的。

等男生跟女生都嚼完四分之一磅(一一三點四公克)的麵粉之後(你夠瘋的話也可以讓他們再多嚼一些),把麵粉與跟口水的混合物(用漏斗)倒入各自的玻璃罐裡。請注意標明哪罐是男生,哪罐是女生!這之後再加水讓兩個罐子的水位過半。

最後放入酵母,封上氣閥鎖,稍加搖晃,然後讓「準」奇卡啤酒靜置至少四十八小時。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尋常度日,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頂多是經過廚房的時候瞄一眼罐子裡輕微冒泡的黃色麵粉溶液(加血液跟唾液)。

兩天後我小心翼翼地倒出了分量有兩杯的奇卡,撲鼻而來的是帶有酵母風味的酸氣。聞起來雖然有點嗆,但真正喝起來其實還行,酸味有,也確實有點冒泡。以口味來說似乎稍微男女有別──男生的版本更酸一些,酵母風味更強一些。女生的版本則顯得溫順不少。如果要喝一加侖的話,我想我會選擇比較順口的女生版本。或許古代的美索亞美利加人也沒想太多, 就只是單純跟我一樣,覺得女生版的奇卡比較不嗆而已。

這樣的結果算是引人入勝, 結論是我覺得後續還是得用胡椒木果來取代玉米麵粉重作這實驗,看看我是不是還能分辨出男女唾液的效果差別。為此我網購了一磅的乾燥紅胡椒子,然後集合了更多的志願者來受試──六個男生跟三個女生。男生人數是女生的兩倍,而這也意味著每位女生得多嚼些胡椒子(我尤其要向K小姐致敬,她嚼的分量是第一名)。

三天後奇卡酒製成後,我找來品嘗的人數就少了些,只有六位,當中包括四個先生跟兩位小姐。他們進行的都是盲測,完全只根據喝起來的口感來回答自己喜歡哪邊。結果六位品嘗的人當中有四個(三男一女)把票投給了女生版的奇卡,他們的評語是這邊喝起來「泡泡更多」,而且整體的口感也更「溫和」。

只憑這些測試,絕對沒辦法把找女生做奇卡之謎完全解開。我很樂見有啤酒考古學家會想要用更接近傳統的方式來進行更大規模的模擬,只是應該很難找到人出資做這種事就是了。我覺得聯邦政府的科學補助,就是拿來做這種事情,回答這種問題的,大家應該都會同意吧。

在有專家願意出力,聯邦政府願意出錢之前,我還是堅定相信自己迷你實驗做出來的結果──正妹的口水就是好喝。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傷風敗俗文化史
傷風敗俗文化史(圖/時報出版提供)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傷風敗俗文化史 2018-02-01
關鍵字: 傷風敗俗文化史喝醉破壞文明啤酒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