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獨擁你的聲息

獨擁你的聲息
獨擁你的聲息(圖/商周出版提供)

接近太陽西下的時分,暖黃的光線與公車亭旁佇立的微亮路燈相互輝映,整個世界都柔和起來,人群熙來攘往。

站立片刻,發現跑馬燈顯示等候時間居然是十九分鐘,盯著自己的如風中殘燭的雙腿,默默挪了腳步,看準位置坐下。

原本靠得近的人終究會離開,不是什麼柔腸寸斷或雄心壯志的理由,非常風輕雲淡。等待的公車來了,所以必須走了。

這是充滿分離的時代,目送陌生人離去的背影,都是城市中別樣的風景。

車流忽然慢了下來,刺耳煞車聲響劃破來往行人的冥想。開始有人摘下耳機或是自手機螢幕移開視線,全聚焦於十字路口的紊亂。

順著看向肇事的地點。違規右轉的疾行機車撞上車速緩慢的貨車,機車斜斜滑出去摔得老遠,騎士抱著安全帽趴臥在地上。遭遇飛來橫禍的貨車司機趕忙下車察看。見義勇為的過路行人已經撥了電話通知醫院。

對著落入眼底的景象暗罵一聲。儘管是隔著幾公尺的距離,我依舊邁開步伐奔馳在剛出事的馬路上。

我在肇事的機車騎士身旁蹲下,費力扳住他的肩膀,輕輕放平身子,打量起他裸露在衣衫包裹之外的傷口。大大小小無數擦傷,而出血的大腿最是怵目驚心,彷彿可見翻出來的血肉。

沉吟半晌,拿出隱形眼鏡用的生理食鹽水,細心往傷口傾倒,再從書包夾層掏出一條乾淨的手帕,暫且綁上傷口處止血。

完成所能付出的,我力求淡定地與傷者對視,悄悄收回還在發抖的手。是耽誤了醫院實習的班,但是,與一條生命相比,一張悔過報告當然顯得單薄。

不久後,失序的交通狀態逐漸重新安穩流動。察看手錶,救護車平均抵達現場的時間是五至六分鐘,約莫再三分鐘能等到救護車。

「妳是醫生?」

帶著清冷笑意的溫潤嗓音從頭頂傳來。眨眨眼睛,仰首凝視,終於確認聲音來源是不知道何時站在另一邊的男生。

再次眨眨眼,不明所以。「不是。」

有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奇異感在心底發芽,莫名地翻騰。我理解不出是哪裡出了差錯。讓人感到有印象的,究竟是他的氣味、他的面容,還是他的聲息?

迷茫的目光毫無落差地墜落於他簡潔俊朗的五官線條。膚色白皙,手指修長好看,一副養尊處優的高貴。短短的頭髮,髮色深如墨,漆黑的眼裡沉著又深又靜的情緒。

這不是一張熟識的臉孔。

但是,為什麼心裡會泛起輕輕淺淺的漣漪?

低沉的單音似乎收攏在他喉間,他的唇瓣溢出似嘲諷似無意的冷笑,「不是醫生還敢衝出來救人。有誤人子弟的,也有妳這樣一股腦熱血的。」

誰聽不出他的意有所指,根本是說我自不量力逞英雄!

理智線斷裂,此時不是在校園內,沒有形象包袱,不必偽裝謙和。

我嗤笑,「彼此彼此,還有你這種袖手旁觀的。」

瞄他一眼,上好的訂製西裝筆挺俐落,戴著名牌手錶,雙手放入長褲口袋,秀挺的身形佇立著,全身都刻著驕傲,深入骨髓、渾然天成。我皺皺鼻子,狗眼看人低啊。

興起的好感都要成為負值了。

聽著漸近的救護車聲響,心裡陷落一處釋然。我奇怪地又回首,「你待在這裡做什麼?」

「當第一目擊者。」他輕鬆灑意地回答。

聞言,靜默數秒,我搔搔被風吹亂的長髮。「那,先生,能請你打個電話叫警察嗎?這重要環節好像被遺漏了。」

「不好意思,我是冷酷無情的路人,樂善好施的事,小姐妳請便。」

他的聲音溫潤好聽,十分真切,卻說出那麼冰冷的嘲謔。氣得都能聽見自己粗重的呼吸,攥緊的手指格格作響,他沒搭理我的不可置信,神色靜默,冷傲得不行。

輕蔑的微笑,染著幾分會令人窒息的邪氣。我狠狠咬緊牙根,天籟般的嗓音都給他的冷漠和嘴賤給玷汙了。

「……」我無言,扁了扁嘴。

原本是要挫挫他銳氣,沒想到被氣得夠嗆。沒精神再和他攪和,這個季節的天色暗得極快,車聲的呼嘯蓋不過風的喧騰,待到救護人員迅速抬著擔架過來,好好安置被晾了許久的傷者。

我蹭到被撞的貨車司機身旁。「那個……請問聯絡警方了嗎?」

「有的,打過電話了,怎麼說也是我比較衰啊。」

呵呵,那倒是。

交談的空隙驀地被細微的聲響破入,我一愣,沒來得及意識到危險,劃破皮膚的尖銳刺痛便襲來,我不可抑制地緊縮了身體。

低頭,貨車上掉落的鋼板在左腿側留下深深痕跡,自膝蓋到止於小腿肚的部位,快速於眼裡攏起的霧氣模糊了艷紅的血跡。被及時攙扶的身子微顫,倒吸一口冷空氣,疼痛像是抓住救命稻草得扯著神經。

突如其來的害怕沿著腳底竄升,經過受傷的地方,爬上心口。

我信奉科學、相信醫學,這樣的傷口是不會致命的。對的,輕微的傷口,但是,感染自然另當別論。不過,若是妥善處理也許連傷疤都不會被留下……儘管是有如此清明的認知,腦袋仍慌亂。

「小姐妳的腳!對不起啊!我我、我去幫妳叫人來處理傷口!要是破傷風就不好了!」貨車司機緊張地說。

而那個冷漠的男子緩緩且小心鬆開攙著我的力道,我咬著下唇,拖著步伐要往空曠地方移動,避免再度血光之災。吸了吸氣,沒辦法不去盯視血跡斑斑的腿。我閉起眼,徐緩地反覆深呼吸,但是,暈眩的感覺更加強烈。

能夠聽見自己的呼吸聲,在閉眼的黑暗視野裡,感官知覺是如此強烈。

「大麻煩。」這樣風與汽機車交加的嘈雜,我依舊能清晰聽見他的聲音。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方走近,輕巧托住我虛軟的身體。為了不顯得太狼狽,我拚命忍住軟弱的顫抖,散亂的長髮些許拂在他身上。

語聲分明是淡然輕軟,近在頭上、身後,聽在耳裡總是隱隱掀起不甘心的情緒,笑盈盈的語調摻雜著明晃的不以為然。

「剛剛替別人處理傷口挺有架式的,輪到自己就不行了,這是怎麼樣?怕痛?」

怕你媽的痛,驗血時扎針都能快狠準往自己手指下去,眉頭不會皺一下,這點疼痛簡直一塊小蛋糕。

澎拜激昂的反駁張揚在喉嚨裡,說出口的話與力氣卻是虛弱綿軟。

我踉蹌著跌坐柏油路面,扶著額頭,蒼白了臉色,語氣中全是倔強,「誰怕痛了……我是暈血。」

他的唇角彎了彎。「暈血?」

「只暈自己的血。」

「妳這恐懼症很任性啊。」

從來沒有人知曉或看穿的弱點,在他涼薄的唇裡被道出。這個人怎能這麼討厭,我今天怎能運氣這麼背。

感覺空氣逐漸稀薄,我試圖壓抑不斷翻騰的酸意,很反胃。

支撐不住,害怕與羞惱都灰飛煙滅,更巨大的疲倦鋪天蓋地下來。餘下低聲囁嚅,「我要暈了。」

能感受他連忙伸出另一隻收在口袋的手,紆尊降貴地蹲在身邊,骨感漂亮的手剛觸上我的肩膀,他深邃眸光裡的動容波瀾,成為矇矓意識中的最後殘影。(未完)

看更多好書內容

  • 獨擁你的聲息 2018-05-30
關鍵字: 獨擁你的聲息暖暖跑馬燈誤人子弟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