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原來,這才是日本-廉價表態的網路「炎上」—日本的電腦民主主義

原來,這才是日本
原來,這才是日本(圖/時報出版提供)

日語裡有個詞我很討厭—「炎上」,原意指著火並猛烈燃燒,用於網路,多指網路上某一話題意外引發網友批判、嘲諷,演變成輿論事件。翻譯成中文沒有太合適的對應詞彙,但作為日式語感比較濃厚的詞彙近年來廣為流傳。這大概與日本重視「空氣」(氛圍),重視「安穩無事、與世無爭」,重視「不給他人添麻煩」的文化關係密切。上述日本特色的文化和思維方式絕不是壞事,很多時候還給外國人留下好感,但有的場合下似乎也會帶來很大麻煩。

第二十屆世界盃足球賽期間發生這樣一件事。二○一四年七月九日,世界盃半決賽,巴西對戰德國。德國隊踢進第七顆進球時,朝日新聞社會部的推特帳號發了條推文:「都七比○了,換做地方上的高中棒球大賽的話,差不多該是裁判吹哨提前結束比賽的時刻了。」(在棒球比賽中因天氣或球場上的特殊情況造成比賽難以繼續進行,或根據比賽規則,兩隊比分差達到一定的程度等,判定比賽不能繼續進行時,裁判有權命令比賽提前結束)

這條推文一發出,反駁與批評的留言如潮水般湧來:「這麼說也太過分了」、「這樣嘲諷東道主的慘敗,是朝日新聞社的官方觀點嗎?」、「足球和棒球的規則並不一樣。新聞媒體人連這點都不知道嗎?」︙︙大致是這種回響。日本的網路言論通常被所謂「網路右翼」的愛國青年支配,而代表左翼勢力的《朝日新聞》已經習慣了在網上被他們當成批判對象。當時朝日新聞社會部的推特帳號很快就誠懇道歉,發推文稱:「上一條發言說得過分了,所以刪除掉。向那些因此心情受損的人道歉。」

道歉越早越好,為著起來的火苗「滅火」,從危機管理手冊的角度來看是正確的做法吧。但這件事本身值不值得道歉呢?那條推文並不是在侮辱巴西,也沒有寫什麼髒話。不管誰看了那場比賽,應該都覺得「結果已成定局了吧」。只不過發推特的人選取了「提前吹哨結束比賽」這個措辭罷了。

如果連這都吹毛求疵,那說實話包括推特在內的公司所有SNS帳號都沒法用了。如今《朝日新聞》鼓勵員工在推特上積極發言,想方設法吸引讀者的目光。可是,推特並非正式的新聞報導,基本上很容易帶有個人感情。SNS原本就是很私人的空間。如果媒體從戰略上對其加以利用,那就應該事先考慮到伴隨個人感情色彩所產生的風險,並保持一定的寬容。然而,面對「炎上」話題時,作為組織的防衛本能逐漸抬頭,結果媒體就為那些以抱怨為樂趣的投訴者(網友)獻上「祭品」。

我覺得這也與日本人對社會「空氣」的變化比較敏感有關。日本人很害怕自己周圍的「空氣」(氣氛)變得動盪不安。「空氣」變了的話,就等於「給人添了麻煩」,賠禮道歉肯定沒錯—這種社會倫理總在發揮作用。這時,究竟給誰添了麻煩並不重要,當「空氣」發生變化時,就是給包括所有人在內的「社會」帶來麻煩了,所以作為一個組織就有十二萬分充足的理由要向整個「社會」道歉。

截至二○一四年春天我一直擔任主編的朝日新聞中文網也遇到過類似情況。曾經有員工在中國的微博上寫了一句調侃「日本鬼子」的玩笑,被網友轉發到日本的推特上以後引起軒然大波。不少人在網上批評:「《朝日新聞》是反日報紙嗎?」結果這一話題不斷「炎上」。

詳細內容比較複雜,這裡就省略不提了,但我認為面對批評應該加以解釋和反駁。因為我們並非特別針對日本使用「鬼子」一詞來貶損這個國家。然而,《朝日新聞》作為一個組織,最終選擇的對策是:刪除這條微博,表明原博沒有惡意並加以道歉。對我來說這是很讓我不滿意的解決方式。

因為,一旦道歉就切斷了討論「什麼是正確的,哪裡錯了」的機會。可是,網路上大多數「炎上」的話題幾乎都以「反正不管怎樣先道歉再說吧」這種應對方式而告終。

朝日新聞社會部和中文網的例子基本是同樣道理。背後反映出一種強烈觀念—在日本,僅僅「驚擾社會」這一件事就算大罪。這種觀念變成SNS的弱點,助長了那些「炎上狂」,瞄準某個話題進一步煽風點火。

為什麼在日本「驚擾社會」是大惡呢?因為日本人覺得,即使沒違反法令法規或其他規則,驚擾(社會)本身就是大錯。我記得,小時候我父母和學校老師經常跟我們小孩子說「你千萬不要成為一個驚擾社會的人」。

現在,日本各地都有「炎上」遊戲。網友努力尋找可能「炎上」的話題,每天在網上監視著我們。一旦發現燃火點,之後的事就簡單了。在推特上發「某某說了什麼什麼話」,只要瘋轉擴散就OK了。從某種角度上來看,這種稍有些「違反道德」的做法確實為「炎上」遊戲提供了絕佳的餌料。

網友也很聰明。專欄作家小田島隆曾在廣播節目中針對AKB大島優子的發言,用稍顯過激的言論提出批評。可想而知不少人向廣播電臺提出抗議。最初,小田島和廣播電臺都保持沉默,靜觀其變。但網友又向小田島出演的節目的贊助商發去抗議:「你們公司贊助的節目裡播放了這種發言,貴公司到底怎麼想的?」從這種狡猾舉動可知,網友十分理解資本主義的運作方式。最終,廣播電臺不得不要求小田島修正自己的發言。

「炎上」與遊行示威不同。誰都可以在舒適的房間裡點點滑鼠、敲敲鍵盤。基本都是匿名的,所以連意見表達都算不上。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與辯論才好。並不否認,網路輿論有時比我們這些新聞媒體更敏銳地發現社會問題。

可是對那些過激的網路輿論太在意甚至忍讓,反而會助長網民,讓他們養成把「炎上」當遊戲的壞習慣,同時也滋生另一個負面效果—讓言論界的人士不斷退化和萎縮。我開始覺得,得想點什麼辦法整頓一下了。但說實話,好像沒什麼良策。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原來,這才是日本 2018-06-12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