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室外的食人魚群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你太過分了,居然搶我的刀!」一大早兩個住院醫師就在值班室裡吵了起來。

「我又不是故意的。」被罵的那人兩手一攤,似乎充滿無奈。

事情的導火線是前夜連續來了四臺緊急手術,但護理師卻沒有通知負責手術室值班的住院醫師,反而是另一位沒值班的住院醫師把四臺刀都給開完。值班的人以為整夜都沒事,一覺到天亮才驚覺自己錯過了四臺刀,這對正在累積手術經驗的住院醫師來說,當然不是好事。

「妳怎麼不通知我有緊急手術?班表上明明寫得很清楚,我負責昨晚手術室的第一線值班啊!」他氣沖沖地跑去手術室找護理師興師問罪。

「是你同事說不用通知你的啊!他說你白天的工作很辛苦,所以他來分擔你的工作,讓你休息一下,我以為你跟他已經事先講好了。」護理師被罵得一臉委屈。

「妳被他給騙了!值班是我們住院醫師最好的練習機會,能多開一臺是一臺,誰會希望自己的值班時間風平浪靜?」

「你既然那麼想學,何必被動等我們通知?像你同事就很積極,明明沒有值班還主動留下來幫忙。」護理師的這番話令他氣結。

悶了一肚子火沒地方發,他憤而質問同事,同事卻露出無辜的表情:「我知道你白天的工作很忙,所以晚上來幫你分擔工作,讓你睡飽點也不對?」

「你少得了便宜還賣乖!」

大家都是為了替自己多爭取些開刀機會,心結卻也因此種下。

住院醫師雖然是同門師兄弟,但彼此也是競爭對手,「搶刀」的風波時有所聞,自從這次事件之後,為了職場和諧,大家有默契不去碰觸同事的工作範圍。

某天中午,大部分的人都利用空檔去吃午餐,但手術室裡卻瀰漫著詭譎的氣氛,四位資深住院醫師坐在空蕩蕩的手術室,不發一語地各做各的事。

「大家都去吃飯了,你們幾個在這裡幹嘛?」一位護理師走進來,準備下午手術要使用的器械,「下午要接受手術的病人不會那麼快就進來,他現在還在等候室做麻醉前評估,快點把握時間去吃飯!」護理師很不理解,為什麼眼前這四個人會在此時出現。

「我早上的事剛忙完,下午正好沒事,所以過來找大家聊天。」

「醫院空調好像有點問題,只有這間手術室比較涼快。」

「我積欠了好幾天的病歷沒寫,護理站的電腦不夠用,我來借用手術室的電腦。」

「我有事要向下一臺刀的主治醫師請教,所以在這邊等他過來。」

「隨便你們吧!休息時間不趕緊休息,沒事還杵在這裡,而且理由一個比一個還奇怪。」護理師不想理會他們,自顧自忙等會手術的事。

下一臺刀是相當複雜的胰臟癌切除手術,可以算是住院醫師生涯的指標性手術,進行這項手術,不但能熟悉肝膽胰相關的解剖位置,並且能學會將血管與腫瘤剝離的細膩手法。

因此只要聽說哪個主治醫師有排胰臟癌切除,所有的總醫師都會摩拳擦掌,希望能爭取到開這臺刀的機會。

下午排刀的是科內的年輕主治醫師,技術好又熱愛教學,四個總醫師各懷鬼胎,大家都在打這臺刀主意,因此把握時間先進來卡位。見其他同事不約而同都出現在這裡,當然知道彼此的意圖,只是沒有人願意說破。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沒多久護理師們推著將要手術的病患進來,四個人如觸電般跳起來,虎視耽耽地看著病人。

「有件事情得麻煩你,下午有位主治醫師請假,他的門診需要人代理。雖然已經限制不能掛號,但名單上仍有五位左右的病人,所以請你過去協助。」其中一個人突然開口,把工作分配給站在他旁邊的同事。

「為了幾個病人,就要我在診間枯坐一個下午,沒有別人能去看門診嗎?我想留在手術室裡。」被分配工作的住院醫師,語帶抱怨地抗拒這個命令。

幫主治醫師看門診是住院醫師最不愛做的苦差事之一,更何況還是該在手術裡磨練技術的關鍵時期。

「我想來想去就屬你最適合,你知道的,門診最好是由資深一點的住院醫師來看,要是沒有處理好,連帶讓主治醫師不高興……」說到這兒,他略停頓了幾秒:「其實掛號病人不多也好,剛好趁這機會休息一下,手術室的工作就不用麻煩你了。」

「你故意在這個時候才說,用意太明顯了!」

「不好意思,這個月我輪值行政總醫師,所以請你尊重遊戲規則。」

行政總醫師一職由幾位資深住院醫師輪流擔任,負責全科的人力調配,因此有權力決定每位住院醫師的工作,此時他皮笑肉不笑地把同事給調離手術室。

把想開的刀安排給自己,這早已是不成文的慣例,也是行政總醫師這個職務的最大優勢,但不是每位住院醫師都願意接受被分配的工作,過去幾屆的學長姐們,甚至曾因為私人恩怨,刻意把吃力不討好的爛工作塞給同事。只是一般來說,就算每個人多少都有私心,但不致於太過分,總是要考慮到今天自己怎麼對人家,改天換人家排班時,就會怎麼對自己。

「你……給我記著。」被安排去看門診的住院醫師,心有不甘地離開,顯然很不滿這個決定。

四個競爭者現在少了一人,另外三個你看我我看你,手術還沒開始,就已充滿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

「請問『行政總醫師』,我們接下來的工作是什麼?」幾個總醫師裡就屬這位最有心機,最愛搞小動作,因此其中一個人刻意加強了語氣,諷刺他充滿私心的安排。

「隨便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總之我要開這臺刀。」

劍拔弩張的空氣中,行政總醫師的電話突然響起,「是,主任!」見號碼是主任來電,他趕緊接了起來,豈料電話那頭的破口大罵,音量大到其他人都聽得見,似乎是某個住院病人的檢查沒有聯繫妥當。

「我……我開完刀馬上處理。」他結結巴巴地回答著,但電話那頭並沒有因此放過他。

「是,我現在立刻過來。」電話掛上,他灰頭土臉地被主任召回病房,趕去處理自己搞砸的爛攤子。任他機關算盡,卻仍功虧一簣,而其他兩個同事也只是冷眼看著他離開。

眼見競爭的對手又少一個,剩下的兩人當然更是誰也不讓誰。這時主治醫師走了進來,見到兩個總醫師已經在這裡待命,不由得發出會心一笑,他自己當年也經歷過這一段。

「你們要不要在門口打一架再進來?」主治醫師開了個玩笑,「住院醫師爭取機會是人之常情,可是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為了一臺刀傷感情不值得。」

聽主治醫師這麼一說,兩人有點尷尬地低頭不語。最後雙方各讓一步,兩個總醫師一個負責前半段的腫瘤切除,另一個則負責切除後的重建,也結束了這場荒唐的鬧劇。

同門師兄弟就像一家人般,或許偶有磨擦,但磨不去一同奮鬥的革命情感。這天一早值班室裡的大夥兒,圍著一位總醫師祝賀。

「恭喜你啊!喜獲麟兒。」

「謝謝!謝謝!」開心之餘,他發黑的眼眶卻盡顯疲憊:「前天值班,急診送來需要緊急手術的病人,一整晚沒停過。昨天也是忙一整天,下班回去本想倒頭就睡,沒想到我太太居然破水陣痛,小朋友比預產期早了兩星期到來。」

「那家裡的事情忙得過來嗎?」新手爸爸的慌亂,已經是過來人的另一位同事很能感同身受。

「當然是一團亂啊!我父母今天才會從南部上來幫忙,所以我得在病房陪我太太還有小孩,問題是我的老板今天排了三臺肝臟的大手術,我看是得開到晚上了。」他嘆了口氣,不知道今天該怎麼過。

對外科總醫師來說,手術結束的時候,才是下班的時候。

「這你不用擔心,安心去陪家人吧!相信主治醫師一定會體諒的,工作有我們幾個頂著。」本月輪值的行政總醫師這時很乾脆地說,此時他腦中已經想好因應的調度,讓同事能專心照顧家人。

「真的太感謝你們了!還好有你們這群好兄弟。」

「別這麼說,大家互相支援是理所當然的。」

新手爸爸拎著餐點來到產後觀察的婦產科病房,妻子對他這時候的出現,感到相當意外:「你今天不是要開刀嗎?怎麼有空過來?」

「我已經拜託同事幫忙了。」

「那怎麼好意思?大家不是都有自己的工作?」

「還好吧!我看他們很開心。」他語帶輕鬆地說出這句耐人尋味的話。

另一頭幾個住院醫師看著電腦上的手術排程:「他的三臺肝臟手術,我們一人一臺!」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03-28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