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交易員的靈魂‧故事版

交易員的靈魂‧故事版
交易員的靈魂‧故事版

小黃像平常上班前那樣,先讓意識放空一半休息,用剩下的一半思考事情。今天是到國華銀行報到第一天,他刻意讓自己提早一個鐘頭抵達新公司門口,看了看錶才清晨五點多,敦化北路民生東路附近的啤酒屋才剛打烊關門,這一帶是臺北的金融重鎮,許多頂尖的商業銀行與上市公司、外商、大企業都把總公司設在此,換言之,這裡是上班族菁英匯集的場域,對一個剛滿二十七歲的年輕上班族而言,能夠躋身菁英圈中是件夢寐以求的事情。

即便大多是公司所訂作的那種三流裁縫工廠的成品,但能穿著光鮮亮麗的三件式套裝,穿梭在其他金融同業、外商公司以及百大企業的高級會客室,出來接待的起碼都是高級主管級的待遇,遞換著燙金的名片,斗大的國華銀行財務部臺幣交易科科長──黃麒銘科長,伴隨而來的虛榮感非三言兩語可以形容。

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才能累積跳槽的資歷,小黃卻無法把心思放在深色條紋長褲成套的西裝、白色襯衫到底合不合身的問題上。

來報到前連續好幾個晚上,他都做了同樣的夢,與其說是夢,倒不如說是具體且巨大的往事用一種扭曲卻又鮮明的夢境在腦海中放映。

那是五年前,一九九○年初的冬天,南方澳的海邊,高中死黨倪安樂的死狀,小黃一直排斥用死黨來說明好朋友的關係,死亡這事情並不像哲學書所說的那麼單純,死亡不只代表離去與消失,更糟的是,某種程度的死亡會深刻地連結在周遭相關人的內心,很久很久還無法釋懷淡忘,造成生者的陰影。

讓小黃又浮出安樂仔慘死的往事的原因是這次跳槽,這次他能夠順利被挖角到國華銀行,大學同學丁淡親費了不少功夫,說服銀行高層也說服小黃自己。丁淡親外號丁淡哥,是小黃同校財金系的同學,也是大三那年一起住在男生宿舍的室友。丁淡哥的職場經歷比小黃順遂許多,一畢業就考進國華銀行的籌備處,是國華銀行黃埔一期的行員,又被外界戲稱為「國華寶寶」,不像小黃過去幾年所窩的地方型鳥銀行,但這些是後話了。

為什麼明明是嚮往的大型商業銀行的財務交易部門,丁淡哥還得花時間去說服小黃呢?如果不是國華銀行,而是其他幾間同等級的大商銀來挖角,小黃肯定二話不說,半夜都會爬起床去報到,以免對方的人資部門後悔。國華銀行並非什麼糟糕的銀行,在當時,扣掉幾家國營銀行,這間銀行不論是規模、業務或外界評價,都是二、三十座民營銀行中數一數二的,會讓小黃猶豫的是財務部交易室的其他人。

除了丁淡親丁淡哥以外,還有史坦利(原本的外號是屎蛋,後來為了和丁淡親的丁淡哥區分,大夥就直接稱他的名字)、郭雪君(外號雪兒)、林挺嘉(外號阿嘉)、林岑昕(外號小昕),當然這些都是這幾個人彼此之間私下稱呼的外號,在交易室內,他們各司所職,只是還沒報到正式坐上交易桌之前,小黃並不清楚這幾個人真正的職稱和負責的業務。

丁淡親、史坦利、郭雪君、林挺嘉、林岑昕都是小黃在臺大的同學,有些是經濟系(雪兒、史坦利)、阿嘉是資工系、丁淡哥是財金系、小昕是會計系,當年在學生時期,包括小黃在內,他們自稱南方澳七人幫。

怎麼算都只有六個人,怎麼會自稱七人幫呢?

第七個是小黃的高中同學安樂仔,高中沒念完就被退學,之後蹺家到蘇澳去養鰻魚,在小黃還是渾渾噩噩的大一新鮮人,成天捧著存在主義的書無病呻吟到處裝出一副臺大人模樣的時候,安樂仔已經在蘇澳海邊開始養鰻創業過著實在且踏實的日子。

上大學後小黃遭遇初戀情人的不告而別,功課被當得死去活來,索性休學半年跑到蘇澳去找安樂仔幫忙養鰻魚,清晨天未亮就得跑遍東海岸撈鰻仔栽(鰻苗)、颱風天的時候要頂著風雨將漁場的棚架綁牢、中午豔陽下擔心鰻魚被熱死,還得不停地引海水灌到魚池降溫。

這樣過了半年,小黃回學校辦理復學,晒得黑黝黝的他總會讓學弟妹誤以為是原住民,重修體育課的時候也經常誤被認為體育老師,半年的體力工作活也讓小黃從原來的略胖蒼白的身型變得精壯,外型據說也稱得上是帥氣,至少讓小黃在屬於自己的神祕女人圈中頗受歡迎,被初戀女人甩掉的陰影也漸漸退去,再也不用抱著康德或尼采的書哇哇叫。

到了大三,小黃為了躲避一些感情糾紛搬進學校宿舍,法商學院的宿舍位於臺北徐州路,那條成天有示威遊行的政治抗爭名路,但很巧的是,小黃想要申請宿舍時,兩座男生宿舍都已經住滿學生,按照規定,宿舍的空缺有一定比例要留給幾個月後報到的大一新生,但通常扣掉這些新生預留房之後,總會空出幾間給中途想要搬進來的大二到大四學生,但那年聽說是學校開始大量錄取本校直升的碩士班學生,一些原本大四畢業就會搬走的學長姐,因為考取自校的研究所又留在宿舍,於是空房數就少了很多。

校方為了照顧幾個到了大二大三才想住校的中南部偏遠地區的學生,從汀州路的某棟廢棄校產中隔出兩間房間充作臨時宿舍,一間給男生一間給女生。

於是小黃因此認識了七人幫的其他五個人。

邀小黃住進宿舍的人是史坦利,休學那半年期間,大部分時間都在蘇澳幫忙養鰻,唯一有聯繫的同學是史坦利,嚴格來說,史坦利是大一屆的學長,但臺大的課程不論是必修選修還是通識課,選課的彈性相當大,這門課的同學不一定是同屆考進去的那批人,甚至也有一堆別系、甚至別校的學生來選課,必修課除了大一的幾門基礎學科外,也沒有限定非得幾年級修課。

高興的話,大二可以先修大三大四的課,不高興的話可以把表面上是給大二修的課延後到大三大四去修,雖說是自由學風,但缺點是同學之間的關係與聯繫相當淡薄。同一屆考進去的同系同學,往往大二以後就鮮少會碰在一起,加上有些課在公館,有些課在城中徐州路校區,課與課之間,便可以看到一大堆學生騎著摩托車穿梭於兩個校區,多數人是上完課就走人,反而是同宿舍或同社團的人會比較熟稔。

小黃和史坦利熟識的理由很另類,兩人是所謂的牌友,大學生打麻將在電玩還沒興起的八○年代時相當盛行,但在自詡國家棟梁的頂尖學府內,打麻將或多或少會被視為壞分子,更別說大一新生。

打麻將打到成精的人,幾乎一眼就可以從一堆陌生同學中找到同好,史坦利在小黃的大一迎新晚會擔任幹部,他遠遠看到小黃就立刻趨前攀談。

「黃麒銘,你應該常常打麻將吧!」他用的是肯定句而非疑問句。

「學長!你怎麼會知道!」

史坦利笑而不答,後來等到兩人熟了以後,史坦利才告知小黃:

「我一看到妳的眼神就知道你會打麻將,還可以從你的臉知道迎新晚會的前一晚你打過麻將,也知道你在北風北自摸絕章三條。」

從那一剎那起,小黃終於了解臺大所謂臥虎藏龍的真正本質,從面相與眼神可以猜出前一晚北風北自摸,人才真是人才,小黃心中萌起一股對臺大人的敬意。

迎新晚會後沒多久,史坦利約了小黃打了場麻將,打了四圈後,他將桌上的麻將牌亂搓一通後語重心長地對著小黃說:

「大家別再打下去了!」

小黃也有同感,再廝殺下去其實根本無法分出輸贏。

小黃從國小就開始打麻將,上了高中之後,由於熟能生巧,一對巧手能夠在別人眼皮底下偷偷藏牌,也可以把自己手上的爛牌趁別人在洗牌整理牌的空檔偷偷換掉,有一陣子小黃還以此維生賺些零用金,從來沒失手被逮過的他關於這點還相當引為自豪,但卻被史坦利一眼就識破,之所以能夠一眼識破並非具有絕佳的眼力,而是史坦利會算牌,每一張牌出現在誰的手中的機率有多高?每一張牌還沒被抽出來的機率有多高?另外三家聽牌或胡牌的機率有多高?史坦利的心算運算功力幾乎可媲美電腦,那年代的電腦還是個很新穎的名詞,只有在學校的計算機中心才有。

後來才知道史坦利當年考大學時的數學成績是滿分一百分,而那一屆的數學考題又是歷年最難,十幾萬個考生的數學平均分數(所謂的低標)只有十二分,即使能夠考進臺大的人,了不起也只有六、七十分。到了大一的微積分課,遇到了一位數學系的殺手級教授,故意把期中考的題目難度提高到接近數學研究所的等級,經濟系學生除了史坦利拿到一百分之外,其他多數陣亡不及格。

與小黃交手了幾圈之後,史坦利發現怎麼算都算不準眼前的牌局,這也難免,畢竟小黃是用藏牌作弊的方式,已經超出合理運算的範圍,當然無法計算。

史坦利立刻就知道眼前這位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學弟正是所謂的麻將郎中,於是就提議別再打下去了,從此兩人聯手轉戰各校,有時候跑到淡水去痛宰淡江的肉腳,有時候遠征新莊去坑殺一些輔大的公子哥們。

雖然贏多輸少,但偶爾還是會碰到賭運超級旺的牌搭,讓小黃與史坦利碰了一鼻子灰輸個精光。

「要是我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就好了!」小黃總是會如此嘆息。

「碰到這種極端好運的對手的機率雖然很低,但總是會碰上一兩次,就當作好像華爾街崩盤,只要能夠控制損失在能夠忍受的範圍就好,何必強求自己去進行無謂的預測呢。」史坦利喜歡把學校念的那一套風險理論套用在牌桌上。

只是,小黃始終都不清楚史坦利的真實家庭背景與來歷,只知道他高中念嘉義的二流高中,有時他說家裡在嘉義,有時又說家在桃園,反正就是一副神祕的樣子,不願意多談自己的事情,這種個性一直到往後的職場也都如此。

住在這個臨時宿舍的人多半和史坦利一樣,都不是那種傳統名校高中出身,更非天龍國度的子民(當然,那時候並沒有這個名詞,用這詞只是為了描寫上的方便)。

同寢室的另一個人是丁淡親,這傢伙是財金系三年級學生,但比起大夥,他的年紀足足大上好幾歲,他是當完兵才靠聯考加分考進來的(當年服完兵役的考生可以加分十%),高中念的也是臺中海線一所不怎麼著名的三流高中。因為年紀比較大,所以在宿舍裡頭老是喜歡擺出一副老大哥的派頭,剛開始還不屑與其他小毛頭來往,但沒多久就也面臨了和小黃、史坦利同樣的人際困境,無法融入那些北一女建中天之驕子(女)的圈圈後,基於同病相憐的處境,才願意和小黃等這批非菁英的小弟弟小妹妹混在一起。

他的名字「淡親」的由來是他當國文老師的老爸取的,典故來自於《莊子》〈山木〉篇:「夫相收之與相棄亦遠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

淡以親的意思是真正的朋友之間不需要有大風大浪,能夠和氣、平安、快樂、珍惜、信任,像水一樣清澈透明的友誼。

說起來也真幸運,那年大學聯考的國文作文題目就是「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鬼才會去念什麼莊子啊!結果考倒了全臺灣十幾萬個考生,偏偏就是丁淡哥能在作文上拿了滿分,經過聯考戰役,丁淡哥的人生觀從此改變,認為人生只是透過一連串的偶然與幸運所組成,不過這個幸運並沒有延續到上大學,該當的一定被當,不該被當的也會被當,每學期都是在退學邊緣低空掠過。

被當重要嗎?從丁淡哥後來的遭遇來看,分數一點都不重要,他是那一屆財金系考進金融業的畢業生中升遷最快、薪水最高的一個呢!

※※※

第三個室友叫作林挺嘉,外號阿嘉,比起略胖的小黃,他的重量級數更高,目測大約至少超過一百一十公斤,是個加拿大僑生,靠僑生考試考進資工系,家境相當不錯,雖說是僑生但家裡卻在臺北,據說連加拿大都沒去過。因為家庭因素不願意住在家裡才來住宿舍。後來才知道他老爸有小老婆、小小老婆的問題,父母每天一小吵每週一大吵,索性找個理由搬到宿舍。他幾乎是隨時零食不離手,連上課考試時都如此,有次他向老師要求考試可以吃鹹酥雞,還拿出醫生證明說自己患了「血糖嚴重缺乏症」,宣稱只要超過一個小時不補充碳水化合物就會昏厥甚至休克。

教授沒有辦法,只好設下「禁止進食臭豆腐」的最低下限。

有了阿嘉這位有錢室友,大家的生活也過得挺滋潤,舉凡吃宵夜、生活用品、上KTV等等,都由阿嘉買單,有幾次大夥被他請到很不好意思而打算婉拒,他吐出了一句名言:

「與其把錢讓我老爸花在外面的女人身上,還不如找哥兒們一起快樂。」

阿嘉這種朋友的確值得多交幾個!總比交一些抱著吉他滿口存在主義自認菁英的蒼白同學來得快樂許多。

然而阿嘉有個壞習慣,而且還是眾所皆知的壞習慣,他三不五時就跑去嫖妓,男人界有個潛規則:「單嫖雙賭」,花錢找女人要孤單一人偷偷摸摸進行,打麻將賭博玩股票則要呼朋引伴,但阿嘉似乎完全不在乎別人看法,大剌剌地講述他轉戰酒店、妓院的怪奇經歷。

當然,聊這類鹹溼話題在男人交際圈內無傷大雅,有些人還會故意編扯些深入花叢的小謊言來吹噓,但如果有女人在場,男人之間都會有閉嘴不談的默契,但阿嘉偏偏完全不管自我形象,經常在宿舍大廳就對大家回報昨晚的戰情,往往引來隔壁女生房間的室友跑來對阿嘉抗議他的大言不慚,對此,他反而振振有詞地替自己辯解:

「我只是提早社會化而已,妳們去問問那些在銀行搞放款業務的學長,哪一個不是為了應酬拚業績陪客戶去續攤,這些可是課堂上不會教的喔!」

其實阿嘉如此放縱的原因有二,一是自卑,一百多公斤的體重實在無法在情場上有什麼發展空間,二是補償心理,他從小看到父母各自用外遇或養情婦彼此傷害對方,在這種扭曲的家庭環境中,也扭曲了阿嘉的愛情觀乃至於性愛觀。

其實一百多公斤的胖子還是會有人愛,要不是阿嘉如此口不遮攔地自毀形象,說不定早在學生時代就會和隔壁女生宿舍的郭雪君(外號雪兒)成為一對,雪兒是小黃的同班同學,也是所謂相同學長的學伴。

雪兒來自苗栗的單親家庭,高中三年是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上大學除了要賺自己的生活費與學費外,還要幫忙補貼正在念高中的弟弟的學費,還沒新生入學就已經拚命打工兼家教,但當年想當家教除非自己有人脈管道可以介紹,否則就必須透過家教中心的仲介,但現實的世界就是窮人只會遇到讓自己更窮更歹命的遭遇,雪兒遇到幾個所謂的家教中心,全都是打著仲介的名號去向大學生收取仲介費的黑心行號,收了介紹費後就雙手一攤告訴雪兒:「暫時沒有學生,請等候通知!」

被騙了幾次後,一度連吃飯錢都籌不出來,雪兒大學前半段生涯就是在拮据的日子中度過,所幸小黃知道學伴的遭遇後,只要碰到假日與寒暑假就會找雪兒去安樂仔的養鰻場打工,幹點粗活賺點小錢。那年頭臺灣的經濟剛剛起飛,打粗工的薪水不會比公務員少呢!

雪兒外表本質上絕對稱得上漂亮,只是環境與心態造就出她災難般的外在形象,她帶了一副從小學戴到現在的眼鏡,褪色掉漆不打緊,鏡架與鏡框之間還綁了幾捆橡皮筋來固定,明明有雙又大又黑的雙眼皮眼睛,鬆脫的眼鏡卻讓雪兒看起來好像鬥雞眼,一頭烏黑的長髮卻因為沒錢上髮廊打理,只能自己對著鏡子拿起剪刀亂剪一通,頭頂宛如被原子彈轟炸過的遺址,頭髮與眼鏡都已經如此,更別說穿著打扮,由於雪兒住在隔壁的女生房,所以難免會偶爾露出內衣肩帶,或者夏天時穿得比較少時,也難免會透過淺色上衣看到內衣的顏色與形狀,小黃每次看到雪兒隱約透露出那種老阿嬤才會穿的肉色胸衣,都不免替她感到惋惜,明明根據目測,雪兒的胸型絕對稱得上是模特兒等級,胸部的罩杯起碼也有C以上,只是受限拮据的經濟能力,無法展現出應有的美麗。

雪兒身高一七○公分,加上因為長期打工勞累以至於體重只有四十七到四十八公斤,這種身材在二十年後的今天,絕對立刻躍居校花等級,但當年的女生卻會對於過高的身高感到自卑,連胸部太大也會感到害羞,所以雪兒走起路來為了掩飾身高以及胸部,只能彎著腰駝著背,畏畏縮縮地走路。跟著小黃去海邊的養魚場幹了幾個月的粗活,皮膚晒得黝黑宛如鄉下村姑。

阿嘉暗戀雪兒,這是宿舍裡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偏偏他們一個裝傻、一個裝孬。

看更多好書內容

  • 交易員的靈魂‧故事版 2017-12-12
關鍵字: 交易員靈魂交易員黃國華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0)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