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廢物旅行-帶媽媽出國妳會感激的事:跟團‼

廢物旅行
跟團旅遊的好處,就是無論走到哪裡,導遊都會提醒你們與標註碩大景點名稱的告示牌一同合照。(圖/高寶書版提供)

嗶嗶嗶嗶……鬧鐘響了,我從床上驚坐起來環顧四周,呼,我躺在一間狹小的旅館床上,媽媽在床的另一側滑手機看著每日新聞。太忙太累的時候我常會一覺起床卻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我快速在腦海中梳理記憶。對,這裡是北海道,這是我與媽媽首次出國旅行的第五天,也是最後一天。

「謝天謝地,終於要回家了。」這個聲音毫無防備的在我的腦海中出現,連自己都覺得詫異,天啊,我竟然覺得帶媽媽出門旅行很煩?

我的媽媽是個家庭主婦,只要離開家超過三天,就開始擔心家中的蟑螂螞蟻會不會餓死,偏偏,她懷胎十月生出的女兒,卻是個三不五時就出差出國、把家當旅館來去無蹤的旅行狂熱分子。

每一次告訴她我又要去旅行了,她都會說:「好!帶我去,讓我看看到底有什麼好玩的?」平時我總是嗤之以鼻,但這次不一樣。為了鼓勵過去一年來,媽媽勇敢的撐過一個大手術,以及每個月固定回診做化療,我決定挑戰一次自己的極限。但是第一次帶母親出遊,實在沒有膽量自助旅行,還考量到母女兩人都沒有駕照、不會開車,以及北海道幅員廣大,參加旅行團應該能把旅行團的優點彰顯到極致吧。

把這個主意告訴媽媽,她很開心的說:「好!我要去看薰衣草!」真不忍心告訴這位婦人,薰衣草只有夏天有喔。

幅員廣大的北海道,五天的行程得從左邊的某某景點拉車到右邊的某某餐廳,漫漫搭車過程中,最惱人的就是導遊拿著麥克風的聲音。這位導遊先生是位中年大叔,大概北海道沒有悠遠綿長的歷史能夠介紹,他只好開始講起日本皇室雅子妃的風流軼事,但是說真的,雅子就算得了憂鬱症那干我屁事呢,講著講著,大叔還開始賣產品。

可以理解車上銷售是導遊收入的一環,賣巧克力、干貝糖都沒關係,但為了銷售健康食品,不斷地說「豬哥亮得了大腸癌」、「余天的女兒也得了大腸癌」,我就有意見了。我感覺到身邊勇敢的大腸癌患者顯得有些侷促,但,日本的遊覽車配備可真好,每個座位上方都有一個喇叭,清清楚楚、字字句句傳進坐立難安的母女耳中。

導遊的高談闊論告一段落,我就衝到導遊旁邊低聲抗議:「可以顧慮一下我們的感受嗎?」出發前早就跟導遊說明媽媽的病況,莫怪我對導遊態度兇巴巴。

除了導遊的高分貝轟炸,媽媽也有許多脫序行徑不斷考驗著我的心志。

第一晚,我們來到她最期待的洞爺湖溫泉鄉。母女兩人開心地脫個精光來去泡湯。我一邊帶媽媽走到沐浴區,一邊介紹日本人的泡湯文化,裸裎相見是很自然的事情,此外,先洗澡再進入浴池也是彼此尊重的禮儀。

不過,我話還沒說完,只是一個閃神,媽媽就脫離我的掌控,把頭湊近一位正在洗澡的日本女性身旁。如果我手上有尺,應該可以量出她與路人的距離只有三十公分那麼近。

我連滾帶爬地一邊道歉一邊把媽媽拉回來,很生氣的斥責:「妳在幹麻!不可以這樣看別人的身體!這樣很不禮貌!」媽媽振振有詞的辯解說:「不是啦!我是要看她在用的馬油沐浴乳啦!」我氣到去旁邊冷靜一下,才能繼續好好跟娘親講話。

廢物旅行
在100次重拍之後我努力擠出最大的笑容,但還是被畫面左方母親的口罩搶鏡了。(圖/高寶書版提供)

第二晚,我們來到函館看夜景。百萬夜景人潮洶湧,我們好不容易排隊等到拍照的好位置,輪流幫對方拍了幾張照片,因為人太多了,沒有多加檢查照片便離開。事後,我打開相機,立刻就火冒三丈。

「媽!妳來看妳拍了什麼?」那張照片大概是這樣的,我的表情陰沈,臉部沒有光線,背景有電線桿之外,還有一個巨大的路人擋在鏡頭前。

媽媽把頭湊過來一看,呵呵笑了起來。「你爸爸也常常生氣說為什麼我都照歪掉,怎麼這麼愛生氣你們父女~」

我感覺怒氣已經累積到了危險臨界值,這兩天,我集滿各式各樣取景歪斜、路人搶鏡,甚至有衛生紙或口罩也離奇進入鏡頭的照片。為了避免爆發,我傳訊息向朋友們抱怨。土城許太太好整以暇地安慰我說:「哎唷,叫他們拍照就是找死啊~」

她說,某年深冬她帶著母親獨遊日本,外頭下著浩浩蕩蕩的大雪,她請母親替她拍張「我與雪景」,然而母親對焦超過三十秒都沒有動靜。「我都已經快被大雪淹沒了,她還在那邊說『對不到焦!』」

更好笑的是,因為每天都擔心媽媽動作太慢讓全團等他們兩人,旅行最後幾天,許太太的腸躁症發作一直跑廁所。結果媽媽還反過來碎念他說:「妳吼,就是個性太急才會拉肚子啦!」

聽完許太太的遭遇,我瞬間得到了繼續旅程的能量,默默下定決心,從明天開始要好好善用自拍棒。

放棄拍攝自己的美照以後,我開始回憶小時候的家庭旅遊,爸爸會拿著相機,幫我們拍很多照片。我想,不如,就把旅途的焦點放在媽媽身上吧。

第三天,我們來到一個我覺得空虛到有點好笑的景點―熊牧場,簡單說就是發給遊客一人五顆蘋果餵食熊,圍籬裡的熊為了吸引遊客的注意,紛紛站立或是作出奇怪的動作,媽媽感到非常驚奇。

「熊熊~吃蘋果囉!」她一下子就把自己的配額用完了,於是我把我的那一袋蘋果遞給她,自己拿起手機錄影,想拍下媽媽像小孩子一樣的畫面。「唷吼!丟中了!真的丟中了!」隔著起碼十公尺的距離,竟然不偏不倚的丟進了熊的嘴裡,媽媽大笑的聲音很有魔性,她不去當棒球投手真的很可惜。

廢物旅行
札幌大通公園時計台附近街景。(圖/高寶書版提供)
廢物旅行
搭乘函館山纜車欣賞百萬夜景。(圖/高寶書版提供)

第四天,天空看起來是要下雨,但落下來的卻是雪花。導遊說,這是今年北海道的第一場雪。「哇!太幸運了!雪欸!」媽媽沒有撐傘就衝了出去,一直想抓住片片雪花。「阿妹!幫我照相!」媽媽在細雪中快樂的吆喝我,而那時候我像是個幫傭的阿桑,背著兩個人的包包,手忙腳亂找著雨傘。

記得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下雪,是大學時造訪京都,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自助旅行。那時出了門才覺得實在太冷了,走到巷子口便折回民宿添衣服。重新出門時,推開民宿的小門,便看到外頭落下絲絲細雪,那時心中好激動。

媽媽此時的心情,大概跟那時的我一樣吧。雖然心想:好吧,幫妳照相就照相,誰叫妳是我媽,但我把手中的傘撐開時,還是對她吼道:「妳給我過來撐傘!」

最後一晚我們住在大沼王子飯店,抵達的時間很晚,我們又去泡溫泉,玩了一整天,媽媽大概累了,較不如前幾天那麼躁動。我們在半露天的浴池並肩而坐,眼前是打了燈光的森林景致。

「啊∼原來出國玩這麼爽!」媽媽擰了擰手上的小毛巾。

「對啊,多玩幾天更爽喔,要嗎?」我問。

「不要!不知道你爸爸有沒有飯吃。」媽媽斷然拒絕。

媽媽就是這樣,把全部的自己奉獻給家中的每一個人,深怕家人餓了、冷了,或是沒有人照顧。又過了幾分鐘,媽媽說溫泉泡久太熱了,想泡冷水池,她站起來轉身離開,皺巴巴的屁股離開我視線的時候,在空氣中丟下一句:「阿妹,謝謝妳帶我出來玩啊!」

三八,雖然我深深慶幸終於要回家了,可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整天碎念讓我感到極其不耐,我卻依然非常愛她。那就是妳啊,親愛的媽媽。

廢物旅行
想欣賞充滿歷史建築的小樽可從運河開始逛起。(圖/高寶書版提供)
廢物旅行
乘坐遊覽車時經過的一片風景,時至今日已經忘記到底是哪裡,但對於媽媽在鄰座微微的鼾聲卻記憶猶新。(圖/高寶書版提供)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廢物旅行 2018-04-10
關鍵字: 廢物旅行帶媽媽出國跟團感激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