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活著盡是麻煩事

活著覺得麻煩的人
活著盡是麻煩事

◎覺得與人見面很麻煩

應該有不少人覺得麻煩的事雖多,但其中最麻煩的是與人見面。面對他人容易緊張、對他人的臉色敏感、太在乎他人的人,越是感受不到對方好相處的一面,只會擴大對方麻煩、難纏的一面。

不僅是與人見面,連電話都懶得接,覺得講電話很麻煩。明明一通電話就可以解決的事,卻怎麼都不想打。

怕麻煩的人,很懶得自己直接與人見面交涉,總想委託誰代理。大多是小時候交由父母代理,結婚後由伴侶接下這個工作。

自己可以打電話直接說,偏要找某人來打。可以面對面說的話,偏要找某人代理去說。因為中間隔著一個人,所以會如同傳話遊戲般,很多時候根本談不出結果。然後,又不直接跟對方說,轉而埋怨代理人。夾在中間的人,只是幫忙傳話而已,卻落得被責怪的不合理的下場。

有人老是仰賴代理人,所以越來越不能自己交涉、自己行動。如此一來,就更覺得社會生活很麻煩。

覺得與人接觸很麻煩的狀況,可以分為兩大類型。一種類型是,對接觸人這件事漠不關心、興趣缺缺,這種類型的人不管旁人聊得多熱絡,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專心做自己正在做的事。

對這類型的人來說,與他人扯上關係,本來就不是什麼開心的事,與人往來只會勞心傷神,沒有任何好處。

近來,這類型的人越來越多。然而,社會無法理解這種類型的人的特性,會以「與人交流是好事」的一般標準來期待他們。達不到期待,就責備他們「努力不夠」或是「連這麼平常的事都做不到」。

然而,這類型的人會覺得社會也管得太多了,就像對牛奶過敏的人說:「牛奶對身體好。」強迫那些人喝牛奶。

覺得與人見面很麻煩的狀況,還有另一種類型。在比例上,這種類型多出許多。那就是本身渴望與人接觸,也很享受與人分享心情、相互關心的樂趣,但見面時的精神疲憊感、煩躁感卻超越樂趣的案例。

與人見面時會感到精神疲憊的人,大多是太過於在乎對方。而所謂的「在乎」究竟是什麼?純粹就是不想讓對方留下壞印象的心理作用。不想被討厭,不想得到被否定的評價。反言之,就是抱持著想給對方好印象的心理,才會擔心對方會不會失望、會不會對自己有不好的評價。

亦即,這類型的一大特徵,可以說是對他人的評價十分敏感。這一點與前類型大異其趣。前者不僅對他人漠不關心,對他人的評價也傾向毫不在乎。兩者正好成對比,後者無時無刻不擔心他人的反應、或他人對自己是否在意,偏執地認為沒有人會對自己有興趣,盡量不提自己的事。

換個角度看,對他人的拒絕或否定敏感,就是對自己沒自信,容易被他人的評價左右。強烈認為他人對自己只有否定性的眼光、所有人都討厭自己,所以與人接觸充滿不安與痛苦。

◎覺得努力很麻煩

在凡事都覺得很麻煩的狀態中,很容易看出另一個徵兆,那就是覺得努力很麻煩。在第三者眼中,明明有能力、有時間、也有機會,只要努力就能完成,卻不採取行動。明知堅持到底,事情就會往好的方向發展,也能拓展機會,卻不肯去做,放任事情惡化,陷入無法挽回的困境。然後,絕望、放棄。

還不到身體不能動的憂鬱狀態,心情也還沒低落到谷底。不是不可能,就是不想做,無法跨過只有一點點高度的門檻。即便有他人為自己做好事前準備,只要跨出一步就行,也跨不出那一步。縮著身體,動也不動,逃避努力。即便周遭人都做好安排,只要去面試或考試,也不想去。

這種時候的心理狀態的特徵之一,就是先下結論,告訴自己橫豎會失敗,不可能成功。這個結論毫無根據,但內心就是會這麼想。既然橫豎不會成功,乾脆一開始就什麼都不做,這就是不想因徒勞無功而受到傷害的心理作用。

明明到某個時期都還能努力,卻逐漸無法努力,最後失速下墜的案例也不少。陷入無氣力狀態後,花幾年甚或十多年的歲月復原,也是常有的事。

處於什麼都不想做的狀態時,很多人會異口同聲地說:「我不知道我想做什麼。」或說:「我沒有特別想做的事。」因為還沒有決定想做什麼,所以當事人覺得不知從何做起。還有另一種心境,就是不想做沒把握的事導致失敗。

以「失敗為成功之母」這樣的道理來說服他,也行不通。因為做實驗失敗也沒關係,但人生一失敗就會受傷,對凡事都覺得麻煩的人來說,沒有比受傷更討厭的事。

◎覺得把直立的東西橫擺都很麻煩

青年期是一生中最有活力的時期,卻也是最懶惰的時期。我母親常為我的懶惰嘆息,說我連把直立的東西橫擺都嫌麻煩。在青年時期,這種傾向似乎很容易變得更強烈。

孩子更小的時候,做起事來快手快腳,十多歲以後卻越來越懶得動,再加上有時不聽父母的話,看在父母眼中,就更認定這孩子是不想動。其實,並不只是這樣。

小兒科醫生最喜歡判定的病名之一,是「起立性調節障礙」。把沒精神的小孩帶去看小兒科,經常會被冠上這個病名。分別在坐著的時候與站著的時候量血壓,通常站著的時候血壓會上升十左右。但是,有起立性調節障礙,血壓就不會上升。原本,站起來時,為了確保血液可以流到腦部,末梢血管會收縮,以免血液往下流。但是,這種自律神經若是反應遲鈍,跟不上姿勢的變化,血液就會往下流。因此,有起立性調節障礙,站起來時會頭暈、早上會起不來、上午會精神不振、容易疲勞。

其實,有時候是在學校遭遇討厭的事,沮喪到爬不起來,也被冠上這個病名。這個年代的孩子,自律神經的發達趕不上身高的成長,多少會有不同程度的起立性調節障礙,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診斷。有憂鬱狀態或睡得太晚,身體醒不過來,會使起立性調節障礙更為嚴重。但是,這只是伴隨症狀,不是問題的根本,所以,再怎麼治療起立性調節障礙,也不能改善問題。

不過,總括來說,青年期的年輕人會變得無氣力、怕麻煩,自律神經等控制系統的發達趕不上身體的急劇成長,也是原因之一。三十歲世代、四十歲世代的人,體力和瞬間爆發力都在逐漸衰退中,卻可以活力充沛地工作,是因為自律神經系統發達,比較容易發揮與生俱來的能力。

十歲世代多少都存在著「覺得躺著比站著輕鬆」的生理性理由。

長時間看螢幕容易變成夜間型生活,使這種不利的狀況更加不利。非但起立性調節障礙會更嚴重,還會攪亂身體時鐘,陷入整天都恍恍惚惚的無氣力狀態。

◎覺得出社會很麻煩

然後,「覺得麻煩」會來到一個頂點,那就是出社會的時候,必須面對就業或非工作不可的問題。

為什麼會覺得出社會工作很麻煩呢?

當然也牽扯到前面所說的要素。出了社會,就要接觸各式各樣的人,難免遇到性格不太好的人,或是跋扈的人。剛出社會時,地位最低,還要顧及周遭人的感覺,當然會覺得精神疲憊。比他人纖細一倍、面對他人容易緊張的人,光這樣就很辛苦了。

而且,既然領了薪水,就會有責任和壓力,還會被要求成果。若是學校成績,偷懶只會少拿幾分,害到自己而已。工作卻會牽扯到客戶、公司或所屬部門,不僅是害到自己而已,還可能造成他人的麻煩,逼得其他人必須為自己低頭致歉,也可能導致極大的損失。

我弟弟的專業是水力發電,主要負責檢查工作。要檢查迴路是否照設計連接、發電機等裝置是否照規定運轉,找出異狀。若迴路有異狀還繼續施加大電壓,零件可能會損壞,造成意外事故,所以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聽說他還是新人時,也犯過多次失誤。每個零件都很大,又貴到不行。也可能覺得沒有問題才打開電源,結果零件就瞬間損毀了。有些零件一個就值幾千萬或幾億,這樣的零件瞬間就燒得焦黑了。聽說提心弔膽的時候不計其數,他就是在累積這樣的經驗中,逐漸成長茁壯。但是,知道自己的失誤會造成幾千萬的損失,很少有人能一笑置之吧?難免會有人害怕失誤,而不敢繼續工作吧?實際上,這份工作本身也太過嚴酷,長時間加班是常態,動作太慢就會有鉗子飛過來。跟我弟弟同期進公司的十名員工,最後一個也不剩。毋庸置疑,一出社會,就要面臨與之前相差懸殊的壓力。

應該有不少人想過,如果不工作也能活該多好,有沒有不必就業的生存方式呢?或者,即便哪天還是要工作,也想盡量往後延。前面提到的井上境,就是這種心境。關於中途從九州大學轉到京都大學這件事,他在《青春放浪》中回顧如下:「我並沒有特別想讀的科目,但京都這片土地充滿魅力,又可藉此延長啃老年限,把出社會這件事延後三年,這點也很有魅力。」

◎覺得談戀愛很麻煩

根據Recruit bridal總研在二○一五年所做的調查「戀愛、婚活、結婚調查2015」,單身的二十歲世代男性中,回答目前沒有女朋友、也不曾與異性交往過的人,上升到百分之四十一點九。

此外,根據因CNN報導而成為話題的厚生勞動省(Ministry of Health, Labour and Welfare)的調查(平成二十六年度「結婚、建立家庭相關意識調查」報告書),目前沒有交往對象的二十世代的人,有四成回答「不想交男女朋友」,其中近半數的人的理由是「覺得談戀愛很麻煩」。第十四屆出生動向基本調查的結果顯示,三十歲世代的未婚男女中,大約四人中有一人沒有性經驗。

草食系這個名詞已經出現好一陣子,連在生殖力最高的世代中,對於與異性交往或發生肉體關係並不積極的人,都占有不小的比例。

根據前述Recruit bridal總研的調查,沒有男女朋友的人,告白過的次數都明顯偏少。雖說亂槍打鳥未必會中,但一直猶豫要不要開槍,想中也中不了。覺得麻煩的人,會與男女朋友越來越無緣。

在該總研至今所做的調查中,有男女朋友的人,顯然比想交男女朋友卻交不到的人,更積極主動接觸。不曾與異性交往過的人會越來越多,就是因為越來越多人覺得主動接觸很麻煩。

其中或許也有對性沒興趣、沒慾望的人,但大部分的人應該是有興趣、有慾望,只是想到討厭、煩人的部份,就覺得「還是算了」。

調查也指出,結了婚卻沒有性生活的夫妻越來越多。

另一方面,以網路為媒介的性產業卻日益蓬勃。不少人覺得,與現實中的情人或伴侶做愛很麻煩,還不如透過網路的「偷窺房間」或動畫網站來處理性慾。越來越多人覺得,透過畫面或網路形成的關係,比直接接觸形成的關係更令人放心。

◎覺得成家生小孩很麻煩

越來越晚婚這件事,換個角度來看,就是越來越覺得結婚很麻煩。

這二十年來,日本的結婚平均年齡提升了三、四歲,不結婚的人所占的比例也有倍增的趨勢。不僅日本有這種傾向,連出生率較高的美國也一樣。根據美國人口統計局的資料,在一九七○年,四十~四十四歲的男性中,一次也沒結過婚的人,比例僅占百分之四點九。到了二○一○年,竟然增加四倍,上升到百分之二十點四。女性也從百分之六點三,倍增到百分之十三點八。

說到日本不婚的理由,總是會提到經濟要素。然而,每人平均GDP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多數人活在貧困標準以下的孟加拉、尼泊爾,卻能保有高結婚率,可見不能僅用經濟要素來解釋。

不論理由為何,很多人開始覺得結婚很麻煩。

實際上,我周邊也有不少情侶已經交往數年,卻一直不結婚。很多情況是其中一方想結婚定下來,另一方卻意興闌珊,時間就那樣溜走了。

聊無關緊要的事,可以聊得很開心,講到結婚、生小孩,話就突然變少了,顯得很不耐煩,這種狀況也時有所聞。

想跟所愛的人建立家庭,也想養兒育女的人,會對對方的反應感到困惑,懷疑對方是否真的愛自己。

對方會列舉「不用這麼急」、「現在我有更想做的事」、「經濟上有困難」之類的理由,但另一方連聽幾年,就會認清事實,知道那些都只是藉口,不得不選擇要放棄更進一步,只享受在一起的當下?或是分手,尋找新的伴侶?有時,在繼續等待中,女性會錯過最佳生育年齡。

但是,對那個人來說,結婚會被家庭綁住,彷如背負過重的包袱,非常可怕。把自己逼到無處可逃的困境,就會產生快要被活埋般的本能上的恐懼。

而且,有了小孩,很可能被那份責任感壓扁。自己都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根本不可能養小孩。

尤其不能忍受的是小孩子會哭。要如何應付理性和語言都不能溝通的對象,完全沒有概念。

◎覺得活著很麻煩

對凡事都覺得麻煩的人來說,這世上盡是麻煩事。活著的喜悅與快樂,遠不如擔憂與煩惱。想做點什麼,難免要仰賴他人的善意和熱心,但即使對方把自己說的話都聽進去了,也要擔心對方是不是真的會那樣做。更別說是方毀約、做出悖理違情的事了,那簡直是令人難以承受的痛。凡事都往壞處想,覺得自己倒楣透了。

會不斷擴大不好的想像和憂慮,譬如擔心會不會又發生不測?會不會在最後一刻發生不好的事,使所有努力化為泡影?

活著這件事變成不快樂的苦差事,光是忙著承受痛苦、逃避麻煩事或危險就來不及了,根本沒有快樂可言。

然而,死亡也很可怕,說不定又痛苦又折磨人。所以,也不想死,只好採取勉強活著的消極生存方式。有時,為了遺忘那種無意義或不安的感覺,會遁入痲痹神經的行為裡。

連原本期待的事,也會覺得麻煩、負擔,最後想如果可以不要做該多好。多一點點責任或負擔,都會形成壓力,想拋下一切逃走。實際上,也有不去正視麻煩的事,假裝沒看見的情況。內心其實很想做,但真的要做時,又無法跨出第一步。分明是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卻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過著保守的生活。

有這種傾向的人,日益增加。不上學與繭居族的增加、不婚率的升高、不談戀愛的年輕人與無性愛情侶的增加,存在種種因素,不能一概而論。但是,與社會接觸、責任增加,因而產生壓力,覺得所有事都很麻煩,想從那裡逃開,也是因素之一。應該有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感覺吧?

這些覺得麻煩的人,內心深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活著覺得麻煩的人 2019-05-29
關鍵字: 麻煩自己結婚工作社會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