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專訪解夢大師 約翰.畢比

夢 潛意識所發出來的訊息

平白展示答案,不需很深的挖掘

專訪解夢大師 約翰.畢比

夢,會用比較客觀的角度,把光帶到那些我們平常忽略的部分顯現給我們看。如果會解夢,就會發現它有一些很奇特的觀點,讓事件以不同層次呈現出來。

約翰.畢比John Beebe

* 資深的榮格心理分析師,同時具有哲學博士和醫學博士學位

* 目前擔任國際分析心理學會學生方案的委員會主席

* 主張完善的品德,經得住時間的考驗,也是一種持續而專注的快樂。當個人的品德在醫病關係中發展時,病患與治療師也能在過程中分享與互動。這也是所有深度心理治療的基礎

* 著作:品德深度心理學

一九九四年春,第一次,我開始正視夢的價值。對一個年過三十的人,這麼久才跟自己生命交融的密友溝通,算是遲了,但相較於大多數的人來說,當時,我算是少數認真看待這方面研究的人了。

那年,美國甘迺迪大學意識研究系,一位研究超個人心理學、夢心理學的先驅柏格莎朗博士來台授課。除了農民曆、周公解夢之外,她是引領我研究夢的奧祕的啓蒙老師。她說,在她幾個月大的時候,有一個晚上,母親在睡夢中看到小女嬰整個臉色發紫,無法呼吸、就快斷氣了。母親從夢中驚醒,緊急衝到嬰兒房一看,女嬰果然被毛毯裹住了頭、勒緊了脖子。母親當場嚇壞了,趕緊鬆開毛毯,這時女嬰的臉就像夢中的畫面一樣。從此,母親對夢有了不同的體悟。自有記憶以來,母親就經常問她:「昨天你做了什麼夢?」似乎母女倆都認知夢其神祕不可知的力量。

另外,夢,的確會將平常一些沒有覺知的訊息,直接呈現出來。有些我們強加給自己的想法,根本與事實不符;我們認為已經釋懷的事,其實不然。夢,更貼近我們真實的心理狀況,當我們清楚、明白自己的潛意識,自然會啟發我們去面對某些未了的事情。

在前一段婚姻裡,我曾經經歷三角戀,對方是我熟識的朋友,雖然自尊心受到極大的打擊,但我一直告訴自己,要謝謝對方。如果沒有她,要離開一段不美滿的婚姻談何容易。但,一天清晨,我被自己的夢嚇醒。我夢到指甲像鷹爪般扎扎實實地崁進她的五官,鮮血從她皮膚滲了出來。當下,我才了解,其實,事情並沒有過去,我必須正視依然存在我心裡的傷痕與妒忌。

或許也是自尊心受損的一種釋放與治療吧!經過一翻心理上的調整,我又再次夢到對方,這次,情境已經完全不同了。這時,我才確定,一切真的過去了。

今天,請到榮格學派心理分析師、精神科醫師,同時擁有哲學及醫學雙博士學位的約翰˙畢比教授。融合弗洛伊德與榮格夢的研究,透過他的口,打開我們的潘朵拉盒子。是開始的時候了,畢竟,夢一直都如影相隨~

專訪解夢大師 約翰.畢比

賴佩霞:每個人都做過夢,請問畢比博士,從專業角度來說,夢的定義是什麼?

約翰:有一位研究榮格的精神分析師,曾用非常優美的語句描述夢,他說:「夢,是夜間的視野。」我很喜歡他的說法。生物學家發現,人在每個晚上會有最少四、五次,九十分鐘的循環週期。

賴佩霞:我們的夢,經常出現日常生活上所牽掛的事,你如何說明這種情形?

約翰:英文裡有兩個字和夢(dream)非常接近,一個是「戲劇」(drama),一個是「創傷」(trauma)。夢似乎兼具戲劇與創傷的內涵。夢經常顯現出在白天生活上我們心靈受創的故事,通常是那些我們還未釋懷,戲劇化的事件。

夢,會用比較客觀的角度,把光帶到那些我們平常忽略的部分顯現給我們看。如果會解夢,就會發現它有一些很奇特的觀點,讓事件以不同層次呈現出來。那不是來自我們平常思考用的慣性頭腦,而是透過睡著後,潛意識所發出來給我們看的訊息,有時候,的確有其客觀的智慧與價值。

重複的夢 代表沒有真正面對問題

賴佩霞:我們談談一些共有的經驗,就是,在夢中被追逐、被攻擊。這樣的夢代表什麼?

約翰:廣義來說,夢裡被追逐、被刑求,也許代表了現實生活中真的有人這樣對你,可能有人對你不滿,或實際上的確碰到了想要傷害你的競爭對手。另一種通俗的說法是說,生活中可能有些你不想面對的人、事、物,在心裡默默衝擊著你,要你去面對。那些我們一直逃避的事情,會在夢裡出現,迫使我們必須要認真看待。

賴佩霞:如果夢到自己裸體呢?

約翰:夢見自己裸體,可以朝這個方向解讀:其實很多人早就看穿我們,只是我們自認為偽裝得很好。

賴佩霞: 有趣,關於飛翔的夢呢?我常常夢到自己在飛。

約翰:飛,感覺上是一種自由。有些人可能會對飛有不同的解讀,譬如沒法靜下來腳踏實地等等……你可以說我像小孩一樣喜歡飛翔,像小飛俠一樣,可以比擬我的內在小孩,喜歡飛的感覺。

這並未使我淪為一個不負責任的人。

就像許多人一樣,在忙碌的生活中,需要抽離自己,偶爾從上面的高度往下看,看看清楚自己的生活形態,是需要的…我個人的解讀,飛行的夢通常代表了正向的訊息。

賴佩霞:如果重複做同樣的夢,是否應該要提高警覺?

約翰:榮格提到,人的心智會經常回溯過往的經驗,當我們一直重複相同的夢,可能是要我們注意以前所發生過的同樣問題、遇到過相同的困難、經歷過類的創傷、甚至曾經做過同樣的夢。這個時候,夢要我們記起以往的那些狀況,提醒我們別再犯同樣的錯。如果有個夢常常出現,代表你沒有真正面對那些問題。

夢是簡單的 用最簡單的方式去理解

賴佩霞:我們可以怎樣分析自己的夢?很多人都希望解讀自己的夢,而且我也不認為別人能給出最貼確的答案。如何讓我們從夢中更了解自己?

約翰:的確,有個很好、而且不危險方法,就是重新陳述夢的內容。有時,夢非常直接、易懂。我們需要找人解夢嗎?可以直接問自己,這個夢展示了什麼給我?主要是態度的問題,我們是否願意撥時間,去正視夢要陳述的意涵!

賴佩霞:你相信夢能預知未來嗎?

約翰:是的,我相信我們是可以預見未來的。我不想說得太神奇,也許我們的聽覺能力超出我們的認知,可以聽到遠處正在發生的事情,那是我們非常奇特的能力,能在災難發生之前,預知它的來臨。當然,它也可能透過夢來傳達給我們。

美國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前的幾個星期,很多人都夢到類似的情境,得到特定的警訊;林肯被暗殺前三天,他夢到自己看著身後的葬禮,那個夢,意謂了林肯預見到自己的死期嗎?我們可以這樣看:他是美國總統,他的工作是要為美國人民做前瞻性的思考—國家該往哪裡去?未來會有什麼樣的事情會發生?夢境顯示出他自己的葬禮,他必須接受死亡,這當然更引發他必須去思考國家未來的發展方向。

賴佩霞: 榮格生前喜歡研讀中國哲學,我個人非常好奇,東方人往生的時候,會請修道人誦經,把往生者送往西方極樂世界。依你的研究,請問往生者會不會做夢?彌留時也會做夢嗎?

約翰:日本有一種傳統稱之為「最後的詩」,很多日本詩人會寫關於死亡的詩。十七世紀知名俳句詩人松尾芭蕉(Matsuo Basho),最後的詩是這樣寫的:「旅途罹病,荒原馳騁夢魂縈」(行旅中病了,夢在枯槁的荒野上迴盪),他的身體可能就是那片乾枯失去生命力的草原,在這之上,夢還是一樣到處在探索。

這是在告訴我們,生命即使到了盡頭,還繼續做夢。榮格在死亡前寫下許多重要的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在病榻上寫的,很美的被記錄下來。其中一則,他看到一枝樹幹,樹的根莖像金子一樣,暴露在外,而不是長在土裡,這是個非常完整的形象。榮格的一生都奉獻在研究如何使人性更完整,樹是他最喜歡的象徵,在夢中,他肯定了自己做了這一生最該做的事情—挖掘生命的根本。這個完美的夢境,呈現給他一個完整的象徵,似乎是要闡述他的所作所為,已為世界帶來重大改變,讓他安心、放下。

賴佩霞:人喜歡分析,但是如果從不對的角度出發,是危險的。最後,請跟我們《魅麗》讀者簡述你對夢的看法。

約翰:我認為夢是簡單的,是我們把它複雜化了,試著用最單純、簡單的方式去理解、去聽夢要說些什麼,不需要去做很深的挖掘。夢會展示很平白的答案,沒有太多背後隱藏的東西。反而經常是因為我們不想聽、不想知道那些真正對我們有幫助的答案,才把訊息扯遠了。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49期/10月號】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魅麗雜誌

  • 魅麗雜誌 2011-10-04
關鍵字: 我們自己約翰心理榮格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