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將歡樂 帶入靜心的寧靜 與烏克麗麗同行

將歡樂 帶入靜心的寧靜 與烏克麗麗同行
將歡樂 帶入靜心的寧靜 與烏克麗麗同行(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與大師對談 專訪烏克麗麗大師 丹尼爾

第一次看到普拉薩丹的照片,我覺得好眼熟,真不敢相信我竟然沒有採訪過他。幾次朋友推薦,我都覺得已經採訪過了,不是嗎?

第三次再從email收到他的訊息,這一次我便仔細回顧所有採訪過的大師,還真的沒有過。那,為什麼我會覺得如此熟視?

走進約訪的教室,一眼還是覺得好熟悉,終於,想起來了…….突然想像到他穿著黑袍的樣子。對,我在印度普納見過他,他是一位資深的靜心老師,我曾經參加過他帶領的靜心練習。

在普納一般人都穿著橘紅色的長袍,只有帶領課程的老師才穿黑袍。而他穿黑袍的樣子出現在我腦海,這會兒我想起來了。

他給人的印象相當柔軟,同時非常安靜。高齡七十七,說起話來慢條斯理。他是德國人,當他提起父母經歷過的德國納粹時期,那些暴力、殘殺、人性的黑暗就是他與家人成長的歷史軌跡,對於這些能量他似乎有比一般人有更深刻的體悟。

我感覺他是一位身體力行的靜心者,從談話中,可以看到他眼神的堅定,在這樣的人面前,很通透。換句話說,就是「沒有人」的感覺,這很難用言語形容。他不強調自己的重要,不賣弄學問,沒有什麼需要解釋,沒有什麼需要證明,沒有什麼需要被重視,沒有什麼需要被強調。

淡淡的、輕輕的、薄薄的,暖暖的。談起女友,他笑得開懷,極度欣賞現任女友展現出來的清晰男性能量,真有趣。說到這裡,他同時也相當欣賞自己目前越發呈現出來的女性能量。他說這個階段的他,感受到內在完整的陰陽調和,這讓他非常喜悅、滿足。

雖說他的柔軟令我印象深刻,但他眼中還是不時吐露出內在男性的透徹與堅定。

我們就像老朋友一樣話家常,從他身上我再次體會到靜心者的無我;這樣的無我與大愛無關,而是人真的「不見了」……

訪談之後,我們兩在街上走了一小段路,接著我開車送他回到住宿的地方,就像老朋友,互道珍重,直到下一次再見。

將歡樂 帶入靜心的寧靜 與烏克麗麗同行
將歡樂 帶入靜心的寧靜 與烏克麗麗同行(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在彈奏樂趣裡 獲得平靜

賴佩霞:你在怎樣的環境中成長,讓你對音樂產生這麼大的興趣?

丹尼爾:我在美國夏威夷長大,小時候沒有電動玩具、電腦遊戲,就是玩樂器。我的爸爸喜歡唱歌、彈吉他、彈風琴、彈烏克麗麗,我們經常一起彈奏。多數亞洲的父母希望兒女成為醫師、工程師、建築師、律師等,但在那樣的連結中,我感受到父親的支持,他支持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從各種古老的樂器,探索世界上的古老音樂,例如將蒙古傳統音樂、印度傳統音樂結合在一起。這樣的方式使我跳脫種族的界線,也不與任何人競爭。我從音樂找到許多快樂、平靜,我享受自己在做的事情,對自己所熱愛的事情非常真誠。我玩音樂並不是為了要賺很多錢,而是我發現玩烏克麗麗的樂趣,所以透過努力從事音樂工作、音樂錄製、發行出版、寫書等,來與人們分享這份樂趣。

賴佩霞:烏克麗麗對你具有什麼意義?

丹尼爾:我在小學二年級時學習烏克麗麗,純粹是為了樂趣而學習彈奏它。我喜歡烏克麗麗,彈奏它讓我覺得很快樂,有時會忘記自己僅是一個孩子,也忘了有許多家庭作業要寫,讓我的內在很平靜。

中學畢業後,我把烏克麗麗放下,到洛杉磯唸書,主修作曲。在九O年代末,我透過彈奏吉他和烏克麗麗錄製了一張專輯,因此又愛上烏克麗麗。我現在彈烏克麗麗比其他樂器要多,因為它方便攜帶,所以無論到哪裡都帶著它。除了彈奏的技術不斷進步,同時也進行音樂創作,也和樂器公司合作設計烏克麗麗的外型。對它不是著迷,而是真誠的熱愛,每首歌都連結到我的生活經驗與當下的感覺。

共同合作 讓彼此更完美

賴佩霞:你花這麼多時間玩音樂,妻子心理不會不平衡嗎?

丹尼爾:她鼓勵我多學習,不斷提昇自己的彈奏技巧,不要為自己的失誤找藉口。當我在台上表演時,我只是傳達音樂本身的情感,講一個故事,而不是像明星一樣表現我自己。過去十三年來,我和妻子一起做每件事,我們共同生活,體驗生命,彼此分享,在其中享受。

賴佩霞:如果遇到壓力時你會怎樣做?

丹尼爾: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面對它,解決它,盡力作最好的決定,或向相關專業人士詢問。我不會忽略問題,而是盡力解決,並且從其中找到平靜。我也對自己所作的決定保持覺知,同時保持好奇心和追究的動力。

賴佩霞:夏威夷給人的感覺比較放鬆,沒有大都會的競爭。你的這些成長經歷與想法,是否與你在夏威夷長大有關?

丹尼爾:我在夏威夷長大,在那裡的成長經驗非常美好,小時候經常釣魚、衝浪、爬山、打球、運動。我中學畢業後離開,到世界各國旅遊,體驗不同的生活型態。然而在夏威夷的競爭超乎想像的大,因為能發展的範圍有限,工作機會有限,生存其實是困難的。後來我到日本,錄製烏克麗麗的音樂專輯,開始發展音樂事業。

賴佩霞:有人說,絕對不要與配偶一起工作。你和妻子一起工作的感覺如何?

丹尼爾:完美!她讀法律學院,也很會攝影和寫作。英國有一本雜誌要我寫篇文章,我不善於寫作,就是把字放在一起,妻子幫我修改和潤飾。我表演的時候,不一定完全看到觀眾的反應,或察覺到聲音的效果,她會給我建議,讓我的演奏得更好。這不是我個人的事情,而是我們兩人一起做的事情。如果我做得更好,她也做得更好,我們是一個完美的團隊。

關鍵是你必須先注意自己的存在,才懂得選擇誰在你身邊,可以使你更快樂。每個人都有權利成為他自己想要的,我可以掌控我自己的存在品質和周遭環境,而不是試著掌控別人。我與妻子就是彼此照顧,不是彼此掌控或競爭,在那樣的存在品質中,一切如此簡單。你不一定要相信宗教與神之類的,但那是一種業力,你做好事,就有好事臨到你,你做壞事,就有壞事臨到你,事情就是這樣運作。如果你做一些不尊重人的事情,那麼就有許多負面的事情會傷到你。

賴佩霞:夫妻如何一起工作,一起投入相同的事業?

丹尼爾夫人:我們就是彼此尊重,我們相處與溝通的方式雷同,看事情的觀點也雷同。此外也可能與我的性格有關,我喜歡在背後注意事情的細節,讓事情順利進行,讓他專心地在音樂事業做得更好。

打開心 樂於付出

賴佩霞:我感受到丹尼爾是一位非常熱情和感性的人,你比較理性和嚴謹。許多夫妻因為彼此個性的差異而受苦,他們認為他們無法和諧相處是因為彼此個性的不同,但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不同個性的人彼此幫助與互補。請問你們兩個個性完全不同的人如何一起工作?

丹尼爾夫人:我想最重要的是把心打開,我們不常爭論,我們彼此透過眼神溝通。

丹尼爾:她不會把自己或事情搞得很完美,加上我自己本身不是很嚴肅的人。我們不會彼此競爭,只想著怎樣讓對方快樂,讓對方做他想要做的事情。

賴佩霞:這是非常美麗的。我在你們身上看到許多尊重,沒有競爭,彼此幫助,一起創作,成為彼此的伙伴和好朋友。

丹尼爾:我的妻子是日裔美國人,她的父親對周遭的人盡所能地付出,他還會幫我洗車,姊姊也會這樣做。母親很會做日本料理,就像餐廳做的一樣,也把自己奉獻給家庭,我妻子的家族就是這樣樂於付出。我以前與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時,還沒有體會親情到這種程度,我在她的家族十年之後,才逐漸瞭解到那就是幸福。當我有機會分享到這樣的幸福,就會跟著這樣做。他們總是樂於付出,從付出得到許多快樂。

賴佩霞:這與美國文化截然不同,你們擁有一個非常甜美的家庭。我在你們身上看到靜心的品質。當我們靜心,每件事都是平靜的,卻似乎缺少樂趣,但是你們能把許多歡樂帶到靜心的寧靜中。無論你們演奏或寫作,只要人在那裡,活在當下,就是靜心。

丹尼爾:在現代社會中,人們很難找到心中寧靜的品質,因為有許多責任,很多事情入侵到我們的生活,其實我們不需要處在那樣的狀態中,可以把很多事情簡化。

賴佩霞:對某些人而言,簡化可能變成無趣,但你在靜心中找到樂趣與歡樂,這就是引人入勝的地方。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魅麗雜誌

  • 魅麗雜誌 2016-12-06
關鍵字: 自己事情我們音樂丹尼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