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三個角度看中韓、中澳自貿協定

三個角度看中韓、中澳自貿協定
三個角度看中韓、中澳自貿協定

中韓搶先一步達成單獨協議,對日本也是一個刺激,對中國而言,也是突破美國戰略圍堵的一個縫隙。

中國商務部日前宣佈,中韓、中澳自貿協定2015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並第一次降稅,2016年1月1日第二次降稅。

這並不是中國對外簽署的第一個雙邊自貿協定,但這兩個自貿協定,特別是中韓自貿協定,在中國外貿出現寒流、中國資本走出去加劇、美國主導的TPP遏制態勢明顯的大背景下,從談判到簽署,再到批准,一直格外引人關注。

目前塵埃落定,可以細細品咂一下這兩個協定所蘊含的意味。

「不過如此」還是「另有玄機」

出於對中國大陸出口結構的高度重合,對中韓自貿協定盯得最緊的是台灣。當初協定內容一公佈,台灣業界鬆了一口氣,第一評價是「不過如此」。因為就關稅而言,台灣所擔心的石化、汽車及零組件、液晶面板及機械等台韓競爭激烈的四大關鍵產業,中方不是沒降稅,就是降稅期很長。以面板為例,中方目前關稅為5%,中韓FTA中前8年不降稅,第9年降到2.5%,第10年才降為零關稅。以面板產業的發展速度,十年降為零的效果跟沒有降稅幾乎一樣。中韓FTA對於服務貿易的開放程度也差不多;初步看起來只有少數幾個「超WTO」開放,比兩岸服貿協議的開放程度低了許多。單看這幾項開放程度,確實會有「不過如此」的感覺。

但有心人也注意到,協議包含22個方面,其中包括金融和電子商務,這是中國首次在FTA協議中將金融、電信和電子商務包含在內。中韓兩國還承諾將繼續就服務領域內的自由化進行談判。因此對於服務業及投資而言,雖然這次的內容看似開放程度不高,但在中韓FTA中納入了極為詳盡的「後續談判指導原則」,具體規定在生效二年內雙方將進一步針對包含金融在內的服務業及投資自由化開啓後續談判,並以大幅消除各類限制為目標。這也意味著大陸給台灣服務貿易開放的思考時間只有兩年,之後,對不起,中韓服務貿易開放將會大步向前。

鑒於中國GDP總規模7倍於韓國,年GDP增速在7%以上,韓國也希望通過和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達成FTA,使自己成為「全球FTA的樞紐」。

這就可以理解,為何韓國除農業之外的幾乎所有經濟行業都督促韓國國會盡快批准協議。42家商業遊說團體和科研院所組成的私營部門委員會對FTA表示支持,稱此舉將有利於韓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的國際競爭中較其它國家更具優勢,並敦促國會盡快通過FTA並使之早日生效。

至於,中澳自貿協定與澳大利亞不久前與日本和韓國達成的自貿協定相比更有亮點,澳大利亞對中國產品的自由化安排優於對日本、韓國產品的自由化安排。

這主要體現在:澳大利亞對中國產品的降稅期最長為5年,而對日本和韓國產品的降稅期最長均為8年;在澳大利亞通過降稅期降稅的產品中,澳大利亞對中國降稅期為3年的稅目所佔比重高於同類產品在澳日和澳韓自貿協定中所佔的比重。

中國對澳大利亞產品的最長降稅期要短於日本和韓國對澳大利亞產品的最長降稅期,中國降稅期最長為15年,而日本降稅期最長為16年,韓國降稅期最長為20年。

不過,中澳雙方均有各自的敏感產品,對中國而言,由於澳大利亞農業競爭力較強,協定實施後將給中國部分農產品帶來一定的競爭壓力。對此,中國通過對重點農產品設置較長的降稅期,並輔以特保措施和國別配額等特殊安排對相關產業給予一定的保護,實施適度開放。此外,中國還對糧食、棉花、植物油和糖等產品作出例外安排,不進行關稅減讓。

此次中澳達成自貿協定,在服務領域方面,雙方在眾多服務部門作出的開放承諾均達到各自自貿協定的較高水平。澳方對中方承諾的開放水平高於新近達成的澳韓、澳日自貿協定,中方承諾水平也高於中國已商簽的其它自貿協定(CEPA和ECFA除外)。

東亞經濟體中,中日韓三國經濟結構既存在一定的同質性,譬如出口導向,但更大的是互補性。

自朴槿惠總統上台後,中韓雙邊關係明顯升溫,早日達成FTA協議並落地實施,對中國而言,可以就近和一個有實力的強大經濟體達成密切聯繫,拓展中國產業、市場的空間和緩衝餘地。對韓國而言,一方面可在中日韓地緣三角中獲得更有利的地位,另一方面,同時和中國進行FTA談判的亞太國家、地區不在少數,誰率先落實,誰就在龐大的中國市場門口領到了一張可提前入場的「VIP優惠券」。

前景:中韓「結伴出海」

政治家的視野畢竟遠大。對於韓國而言,這個市場狹隘的半島國家,有了更廣闊的中國市場,有助於其出口的穩增長。對於嚴重依賴中國市場的韓國來說,中韓FTA等於在制度層面保證了中國成為韓國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後盾。

這些項目顯示出韓國充分掌握了與中國互動的最佳模式:以合作取代硬梆梆的開放承諾,這可能也解釋了為何韓國願意在關稅削減上讓步。

另一方面,韓國加快與中國簽署自貿協定的後面,也有與中國「結伴出海」的考慮。

這讓許多韓國企業和研究者、決策者意識到,繼續通過拖延FTA來維繫中國市場佔有率,已越來越得不償失,與其這樣「對耗」,還不如通過FTA讓中韓兩大經濟體「結伴出海」,共同爭奪第三地出口份額。

廣義的東亞地區,雙邊或多邊自貿協定談判可謂風起雲湧。美國主導的亞太區域12國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已經簽署協議,正處於各國立法機構批准階段。此外,還有中國力推的涵蓋16國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RCEP)談判。中日韓自貿區談判也正在進行中,橫跨太平洋兩岸更廣範圍的亞太地區自由貿易區(FTAAP)也在北京和馬尼拉兩次APEC峰會上達成共識。

這其中,TPP簽署對中國帶來極大衝擊,美國毫不掩飾以此遏制中國的意圖。如何化解、應對、抗衡是今後中國對外經濟戰略的核心。

戰略:抗衡TTP

尋找抗衡之道是必然的。目前看,就貿易關係而言大致有這樣幾條。

其一是加速中美雙邊投資協議(BIT)談判進程。兩國剛剛結束在青島的第22輪談判,若中美BIT談判結束,將會緩衝TPP對中國負面壓力。

其二是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議》(RCEP)正在穩步推進,涵蓋16國的RCEP若談成,將成為世界上涵蓋人口最多、成員構成最多元、經濟發展水平差異最大、發展最具活力的自貿區。RCEP談判包括TPP的7個成員,是最能和TPP比肩抗衡的自貿區。

其三是加快雙邊自貿協定的簽署。中國已經和東盟、智利、瑞士、新西蘭、韓國、澳大利亞等22個國家和地區達成14個自貿協議。還有一批正在談。雙邊自貿協定份量當然比不了TPP這個大殺器,但不失為柔性化解、各個擊破的重要途徑。

其四還有去年北京APEC峰會通過的《APEC推動實現亞太自貿區北京路線圖》,這個更龐大的自貿區包括了中美兩國。TPP也好、RECP也罷,都將「淹沒」於亞太自貿區其中。

這其中,推進中日韓三國自貿區談判是重要一環。本來,中日韓貿易互補性很強,若三國自貿區談成,將出現一個人口超過15億、經濟規模超過15萬億美元的大市場。

但在中美日的戰略博弈中,政治考慮往往超出經濟考慮。短期還看不到日本與美國戰略脫鈎的可能,在這種大背景下,中日韓三國自貿區談判步履維艱。中韓搶先一步達成單獨協議,對日本也是一個刺激,對中國而言,也是突破美國戰略圍堵的一個縫隙。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亞洲財經

  • 亞洲財經 2015-12-29
關鍵字: 中國協定韓國貿協自貿協定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