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台灣之光 全球首位完攀七頂峰的華人女性

江秀真 用平常心做最不平凡的事

1995年,江秀真成為台灣第一位成功登頂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女性;2006年開始,她隨著歐都納七頂峰攀登隊,攀上一座又一座七大洲頂峰。今年5月,她重反珠穆朗瑪峰,寫下全球惟一女性華人、七頂峰加上珠峰南北側完攀的紀錄。要完成這些最不平常的任務,江秀真用一貫輕鬆的口吻說,除了得在山上依舊能吃能睡,保有一顆平常心,才是最難。

世界最高峰,有好幾個名字。最為人知的,叫作聖母峰;西藏人則稱它珠穆朗瑪峰;雪巴人叫它薩嘉馬塔峰,意思是女神的額頭——人間到不了的高點。

台灣之光  全球首位完攀七頂峰的華人女性

五月十九日,江秀真和兩位隊友伍玉龍、黃致豪,登上海拔標高八千八百四十八公尺的珠穆朗瑪峰。

江秀真是成功攀登世界七大洲頂峰,並從珠峰南北兩側都登頂的全球華人女性第一人。全球六十億人口,只有寥寥一百三十六人曾經做到。

登頂回台後的第三天,我們和江秀真約了採訪,見到她的那一刻,大家難掩興奮,直叫她「國寶」!江秀真習慣性地抓抓頭,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啊,沒有啦,人家要簽名我們就簽給他啊,這種感覺,開心幾秒鐘就好。」她說,當英雄壓力大,登山對她來說,沒這麼嚴肅,就是平常心,做一件讓自己快樂的事情。

八千尺高峰 雪崩險路/平常心登頂成功

江秀真所屬的歐都納七頂峰攀登隊,四月一日從台灣出發到登頂成功,一路都是險境。

從標高五千四百公尺挺進到六千公尺,惟一可行之路,就是垂直的冰壁。因為溫室效應,冰河融解斷裂,整面山壁上的冰瀑幾乎是「懸掛」著,常常攀登到一半,整片冰瀑就像走山一樣往下滑,震得上頭隊員心臟都幾乎要跳出來,一不小心,就會跌落萬丈深的冰河裂隙裡。

好不容易挺進到標高六千公尺,接著這段珠穆朗瑪峰南側少見的緩坡,卻是最難走的一段路。江秀真說,「太陽晒,冰天雪地的山感覺卻像沙漠一樣,前方的帳篷像海市蜃樓,看得到,好像前面一片坦途,可是怎麼走都走不到。」

即使身經百戰,江秀真這回還是碰上以前沒遇過的雪崩,「以前都只是遠遠的聽到,這一次,全都發生在身邊,那個聲音像爆炸一樣,輪流崩!」距離隊員最近的一次,只有二十公尺,江秀真形容,雪崩時揚起的雪煙就像火山灰一樣,視線完全被遮蔽,只有轟隆轟隆的聲音和天搖地動,「挫攏挫死啊!」

海拔八千公尺的絕境,江秀真形容,在那上頭,「人心是會變的,變得很可怕。」缺氧加上體力透支,人很容易鬼迷心竅,被攻頂的欲望牽著走,「明明水腫到臉變成像麵龜一樣的人,也會跟你說他沒事。」許多登山者,往往就在這個時候發生遺憾。

金剛相 豆腐心/女孩也能獨立奮鬥

在那當下,要做到平常心,很難,但江秀真說,「這次我真的做到了。」登頂那一刻,隊友黃致豪對著山巔興奮地大喊,「我們已經沒有更高的山可以爬了!」已經是第二次成功登上珠峰的江秀真,卻試著把目光看向最遠最遠的地方。

江秀真的頭髮剪得很短,嗓門很大,舉止很豪邁,不管怎麼看都很男孩子氣。但身為登頂隊惟一的女生,江秀真承認,心裡常常覺得很孤單;在那樣的環境裡,即使是女孩子,也要很獨立,「啊,他們一定都把我當男生。」

江秀真喜歡烹飪,每次登山,都會下廚煮出有台灣味的料理,讓隊員們一解思鄉愁。這一次,江秀真在高山基地營炒了一大鍋澎湖金瓜米粉。在山上看她下廚太多次,她大笑著說,那些雪巴(高山嚮導)現在竟然也學會什麼叫「爆香」,連炒高麗菜都知道要放米酒。

再怎麼男孩子氣,江秀真畢竟是女生。第二次帶領江秀真登上珠峰的領隊梁明本就說,登頂過程中,江秀真比別人都需要鼓勵,但只要沿途給江秀真安全感,她展現出來的耐力可以比誰都持久。

挑戰最難爬的一座山/要把餘生奉獻給登山教育

完攀世界七大洲頂峰,還創下從南北兩側成功登頂珠峰紀錄,江秀真說,自己真的不是偏執,她很隨緣,事情彷彿是注定的一件一件發生。

一路走來,江秀真碰過很多貴人。一九九五年,第一次登頂珠峰,江秀真把她在不鏽鋼工廠做了八年的工作辭掉,老闆勸她不要去,「就算登頂回來,不過三個月,你的名字就被遺忘了。」江秀真回答,她不是要被記住,愛登山的她,只是想要體驗那種感覺。

登頂後,她回到台灣,沒有錢,也沒有工作,不鏽鋼工廠老闆無條件資助她十二萬元;之後她順利考上梅峰的解說員。

等到玉山首度不限性別,招考巡查員時,三十五歲的她雖已超過年齡限制,主管單位看了她的履歷,破天荒放寬年齡,就這樣成為台灣第一位女性玉山巡查員。

在第一次完攀珠峰十年後,歐都納決定組七頂峰隊,董事長程鯤把贊助經費一路從一千五百萬元追加到三千萬元,讓江秀真一行人成功登上七大洲頂峰,也締造了許多台灣第一的紀錄。

宛如被命運安排好的一樣,江秀真跟山就是有緣分。「現在你叫我再去珠峰,我還是會再去啊,登山的人沒有什麼在封山的啦,笑死人。」江秀真笑著說,「每次登山,我都當成是第一次,跟不同的人去,收穫就不同。」

登上過世界最高的山巔,江秀真內心,還有一座最艱難的山,「這座山就是台灣的登山教育。」

雖然難爬,但卻是江秀真心中未來二十年的自我志業。「老天讓我活下來,一定有祂的道理,看來,我總得做些什麼事啊!」一副雲淡風清,卻十足堅定。...(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650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今周刊

  • 今周刊 2009-06-03
關鍵字: 珠峰登山台灣成功第一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