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电子报 书刊

优质丰富的新闻媒体

留俄学生脱险归国

留俄学生脱险归国
留俄学生脱险归国(示意图/shutterstock)

莫斯科「孙逸仙大学」的创设,原是苏俄利用第三国际向东方发展多种阴谋之一。藉纪念我 国父孙中山先生为名,遂行赤化中国青年,作其爪牙为实。继他们设立「东方大学」,训练东方纯共产党员(中国共党青年有四十余人)之外,专设「孙逸仙大学」,即在争取中国国民党籍的青年归化共党,供其利用。正如孙大校长拉狄克,对美国记者来校参观时所说:「完成二十年后的中国政治,就在这辈青年身上。」所以孙大最初绝大多数的学生,为中国国民党籍的青年,共党份子,不过百分之二十。本校当时且有「中国国民党旅莫支部」的设立,经常有组织训练上的活动,亦不被学校当局和共党所阻禁。稍后,中共旅莫支部,秉承俄共意旨,採用种种方法,分化控制。初则公开讨论批评三民主义,以动摇同学们的思想;继则利用女共党员,分途包围劝诱同学加入共党。不幸的,国民党籍一部分同学,意志不坚,认识不足,竟落入了共产党粉红色的圈套。而大部分同学,始终保持本来立场,阳与共党周旋,阴则自己关紧了门户。除十数同学被共党视为所谓国民党右派外,其余则全目为国民党的左派份子,尚有利用的价值。同学们也因得相安于一时。

莫斯科的气候,是阴沉寒冷的;孙大学生的生活,是极极苦闷的。两年以来,所有中国学生,无论国民党或共产党的,都有一种早日脱离苦海,归心似箭的心理。会一九二七年夏季,中国国民党在南京举行清党时,第三国际东方部,乃有遣送中国学生回国的决定。消息传到孙大和东大以后,无不欢欣鼓舞,暗自称庆!

随即有谷某等数人,先后返国;迨武汉举行清党时,孙大当局奉命,解散了「国民党旅莫支部」,并决定遣送郑某等多人回国。当时遣送中国学生回国,原来决定四条路线:一为经海参崴取海道至沪,为国民党籍同学的主要路线;二为经由哈尔滨,国共学生皆有;三为取道蒙古,则全为共产党籍学生;四为取道欧洲,限于由欧洲各国来俄的同学。次序的安排:国民党的学生先走,然后才是共党学生。俄共用心之周密,即此亦可见之。不久,苏俄派驻中国的顾问鲍罗廷,被武汉政府驱逐回国。他到莫斯科以后,随向第三国际东方部建议,认为「此时遣送中国学生回国,等于帮助了国民党执行其清党工作;如系共产党份子,也等于送他们上刀俎,对于共党皆属不利。不如因时控制及软禁这班青年。如其不愿或不可能,等待相当时日以后,再行遣送,亦不致误事。到那时,中国共党革命情势,或能好转。纵或不能,国民党中央,对于由俄回国的学生,即令不加杀害,也会不敢去信任」。东方部接纳了鲍罗廷的意见,迅即改变了此项遣送决策。凡共产党籍的学生,一律分配到军事学校受训。以前除基辅空军学校,有中国学生(多为冯玉祥派送)外,现在莫斯科的步兵学校、炮兵学校、高级射击学校和陆军大学,也都有了中国学生。同时,已经取道蒙古回国的共党学生,到了库伦,也被召返莫斯科。至于一部分国民党籍的学生,便无不垂头丧气,欲留不愿,欲归不得。心中虽万分苦痛,仍不能不强装笑脸,貌若积极,与共产党来敷衍。

此时共党,对于国民党籍的学生,仍不肯放松牢笼。利用大震盪的时代,国内消息不灵的机会,展开分化、利诱(安顿工作),也绑架了几位同学。其余的同学就只有抱定「听天由命」的想法,以待时会。幸上帝不负苦心人,是年十一月七日,苏俄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俄国革命十周年纪念大会时,俄国史达林派与托洛斯基派发生激烈衝突,互相斗打。中国共党学生当中,自然有史派,也有托派,亦参加了这一滑稽场面。而国民党籍的同学,利用中共学生的复杂心理,则乘机起而反对俄共。这时,史达林的特务警察,虽早已积极展开了活动,但还未十分注意到外国学生的头上来。过了两天,仅听到炮兵学校半夜里拘捕了三个中国学生(自然是共党托派份子,忘其姓名)而已。第三国际东方部,知道中国学生为不可屈,也不可留。当史达林决定放逐托洛斯基之同时,亦决定将国民党籍的中国学生遣送返华。

俄共凡有关特务性的决定,执行起来,是非常迅捷的。中国回国学生,这次首批为九人,于是年十二月二日,离开莫斯科,十四日抵达海参崴,已先乘船赴沪。第二批十七人,于七日离开莫斯科,十八日,始至海参崴。其时,中国共产党正在广州发动大暴动,我国民政府恰于十八日正式宣布与苏俄绝交。由于中俄两国外交关系的剧变,苏俄当局对于这批到了海参崴的中国学生,便置之不闻不问,无法搭海轮回国。幸这批十七人之中,有位刘姓同学,原系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学生,大家商决结果,推派代表三人与刘同学,同到日本驻海参崴领事馆交涉。

好心的日本领事,虽许为协助,但有一个条件,只能搭乘日轮经长崎转船赴沪,不能在日境登岸停留。大家为急求脱离虎口计,对于日本领事的要求,当然完全接受。乃急于十二月二十日上午九时,登上日轮,以防不测。迨日轮行将起锭发航,日本领事忽然急促登轮,表示送行,并告大家一项惊人消息说:「莫斯科已经来电,向日本交涉,要求逮捕此批中国学生。」奈此批学生已登上日轮,因外交关系,俄人亦莫敢如何!这批同学,既幸脱险,而日本当局的态度亦大变,我们不仅在轮上享受了若干优待,也允许大家由敦贺港登岸,游览东京、西京等地。我们也获得从容计划的机会,电告中央,由外交部接助返国。因为大家由莫斯科启程时,已被特务警察严格检查,多少东西,都被扣留,除简单的随身衣服用具和些微用费之外,真已别无长物。倘非日本当局的优待和我外交部之帮助,恐早流浪莫定、生死莫测了。

至于第三、第四批的同学数十人,后来,有些已经到海参崴;有的尚留在莫斯科待发,则全被拘捕监禁,或遣派劳动营作苦工。直到我国民革命军统一全国以后,我国际地位提高,中俄关系亦趋改善,已经由俄回国的同学,才将被苏俄所扣留之第三、第四批同学名单,报请中央党部,转由外交部委托德、日两国大使,向苏俄交涉,费尽若干周折,始得获释返国。有几位同学,且直到对日抗战时,经政府交涉,才得返回。同学们在被俄扣留监禁或服劳役期间,皆受尽无穷的折磨虐待。并有几位同学如林侠、高儒臣等,则困死于苏俄的牢狱中。今日回思往事,犹觉不寒而栗!

看更多好书内容

  • 留俄回忆录 2018-08-30
关键字: 学生中国同学国民国民党
好友人数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