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电子报 书刊

优质丰富的新闻媒体

驯化

驯化:改变世界的10个物种
驯化(示意图/达志影像)

想像你是史上第一位捉到野马。你带牠回家,牠又咬又踢。你把牠绑起来,喂食牠。你的家人认为你疯了,他们要你宰杀牠,毕竟那能喂饱大家好几周,但你想留着这只年轻的野马。即使大家都认为你疯了,但你喜欢牠且有自己的想法。

这匹野马越来越习惯你,让你靠近牠轻抚鬃毛、摸牠的脖子,接着你抓住鬃毛一跃而上到牠背上。牠不高兴,用力拉扯绑牠的绳子,弯背猛跳,想把你从背上弄下来。你趴下抱住牠的脖子,牢牢黏在马背上。牠渐渐冷静下来,你放开紧抱牠脖子的双手,改成紧紧抓住鬃毛。

过一阵子,趁牠呼气跺脚但没有尝试摆脱你时,你一只手移下去抓住牠脖子的绳子,然后轻轻解开绳结,当绳子落地时牠知道自由了。牠左摇右摆,马蹄用力踏入潮湿地面,然后奔跑。马蹄翻飞,你听到牠的呼吸与脚步节奏相符,你紧紧抓住以免摔下。你撑在马背上,牠快跑的节奏让你上下颠簸,喘不过气来。牠急转弯,试图甩你下马背但你撑住了。牠一直跑一直跑,你已经离家很远了。

最后牠累了,喘气仰头,鼻涕喷得你满身都是,现在牠慢慢小跑,两侧和脖子满是汗水。你的手和牠的鬃毛纠结在一起,牠小跑几步,开始行走,然后站定。你们两个静静待着,慢慢调整呼吸。快跑很累、很可怕……但很愉悦。

你轻轻拉牠的鬃毛,想要牠掉头,牠也这么做了。营地就在某处,沿着河谷在山丘的左边。你能请牠带你回去吗?

你把重心稍微往前移,轻抚牠的鬃毛,双脚夹一下牠的两侧,牠开始快步走了起来。你努力不要箍住牠的脖子太紧,如果你能稍微往后坐一点就能拉牠的鬃毛,往其中一侧或另一侧能指引牠的方向。你和这只野生动物建立惊人的连繫,你们踏入河中再回到岸上,绕过丘陵侧边。你看到营地、帐棚,还有营火的烟裊裊升空。他们看到你骑着雄壮的动物会说什么?你以一种从狩猎、宰杀和吃掉牠都无法感受的方式捕捉牠的灵魂,感受牠的力量。你的兄弟姊妹与父母叔伯阿姨以及表亲和朋友,都跑过来迎接你,你觉得自己像是眾人的神。

你快到营地了,牠放慢速度试图远离人类。你催促牠继续走,现在牠是你的了。

营地一只狗跑出来,在牠脚边嗅来嗅去,牠前脚站起来猛踢,左摇右摆把你摔下来。你的身体高高飞起再背部着地,害你几乎无法呼吸。你肋骨的疼痛会持续一阵,但最终会治癒。你手中有一团黑色粗硬的马毛,代表你确实曾经和牠一起旅行。现在牠跑掉了,但你会永远记得这次狂野的骑乘。

在那之后,你所有的朋友都想试试,最后变成一种比赛。谁敢去抓并且骑马?那是令人兴奋的愚蠢行为,却是年轻人的玩意。没多久,就有一小群人不只骑马还养马。于是部落形成一股力量:不受管束的年轻人成为菁英阶级。

几年后你成为部落长者,此时到处都是马,于是你会讲起故事:「牠们曾经是野生,现在成为我们同盟的动物。」你是第一位尝试无法想像的事情,儘管你的第一匹马跑掉了,但你已打破魔咒,人们也看到什么是可能的。你一生变化这么大,马也带来这么多东西:肉和奶,还有运输、交易和突袭,还有联结更广阔的地域:你们开始与生活在远处,只听过他们故事的人接触。所有这些你儿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现在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彷佛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旅行三、四十英里去看表亲,根本是小事一桩。到远处去突袭其他营地,偷取他们的铜器和动物也不算什么。

你的孩子是骑马长大的,彷佛事情本来就如此自然。那令人振奋的第一次骑马不过几十年前,但现在不只你的部落有人骑马,而且这个想法就像野火一样蔓延。你曾经将马作为礼物送给三个部落的领袖,确保他们的友谊和联盟。而年轻女子离开部落远嫁其他部族时,她们也带着马嫁过去。横跨整个草原,人和马的连繫就像涟漪一样往外扩散,并且留存下来。更多野马被捉来驯养,每年都有新生幼马会来驯化母马。

最初的马

没人知道,马最初是如何又为何被驯化,但考古學提供我们线索。马驯化的地理反映大草原的范围,儘管大部分欧洲都被森林覆盖,这些啃草动物仍然在那里繁殖。在北部的殴亚大草原,人类和马共享一片土地好几万年。约在五千五百年前,这段关系(先前是猎人和猎物)已经准备好要改变,而马的命运和人类歷史的轨迹,也变得深深交缠。

考古遗址的厨余有非常多资讯,我们能从厨余中找出人们当时究竟吃什么。在欧洲的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遗址,马的骨头只占动物骨头的一小部分,但在草原,这样的考古遗址却含有大量马骨,约百分之四十。生活在那里的人类倚靠这些动物,而且远在他们捉到并驯化马之前已熟悉牠们。

马的驯化比牛的驯化要晚,到了约七千年前,牧牛群已经抵达东欧大草原。聂伯河(Denieper River)周遭的採集者,一路移动到黑海北岸,开始与农民有了接触,这些农民正在往北与往东扩散,带着他们的牛及猪、绵羊、山羊。

但牧牛人可能持续狩猎野马,而非驯化牠们。人类学家安东尼(David Anthony)认为,寒冷的气候可能是驱动力。牛与羊无法挖掘雪地,找到底下的食物,尤其雪上又结着一层冰时。牠们也不会挖破冰雪取水。但马会用牠们的蹄做这些事,牠们是非常能适应寒冷草地的生物。安东尼表示,六千两百到五千八百年前的气候急冻,可能造成牛群很难熬过寒冬。也许正是这一点,驱使牧牛人去抓草原上的马科动物。或者也有可能,马的驯化是自然兴起的猎马文化。也许人们狩猎马已经好几个世纪、好几千年,他们懂马也捕捉且骑马,以便狩猎其他野马。但这种说法听起来太刻意也太有策略。当然,第一个跳到野马背上的人一定是青少年,彼此挑战欠缺考虑、愚蠢且大胆的事情。

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哈萨克北部的人仍然是採集者,生活在暂时的营帐。他们狩猎多种不同的野生动物,从马、短角野牛(short-horned bison)、高鼻羚羊和赤鹿。但在一个叫做波泰(Botai)的遗址,一九八○年代挖掘时揭示了一个转变,发生在约五千七百年前,人们变得更专精于猎马。在此同时,后来被称为波泰文化的人已经适应半定居生活。他们确实不像游牧民族跟着野生马群跑,定居程度也比游牧民族高。

波泰大部分的动物骨头,以及年代在西元前四千年的类似遗址,发现的骨头都来自马。很明显,波泰人吃很多马肉。这个证据显示,波泰人不只能设陷阱捕捉整群马,还能将动物整头运回家,这是驯化拼图中很关键的一块:那些马并非如瓦力滩的马当场宰杀,而是被带回到定居地点。考古学家辩称,波泰人必定骑马狩猎,并且利用马作为交通工具。但当更多证据出现,对于波泰与相关遗址的诠释就开始改变。在波泰遗址的考古遗骸中,矛头很少,但有大量看起来像是皮制品的装置:骨制工具显示出典型的微磨损纹。这些线索暗示波泰人不只猎马,还有养马且骑马。

马科不同物种的骨头形状,以及野马和家养马的骨头形状,只有很细微的差异,但脚下半部的掌骨,被认为是能提供信息的部分。因此考古学家比较波泰遗址的马,和其他地点、时期的马的后足骨形状,发现波泰马骨很细长,类似在比较晚遗址中找到的家养马的骨头。它们的细长也和现代蒙古马的后足骨类似。

于是考古学家将注意力转向波泰马的牙齿,发现有一点很不寻常。他们在一颗前臼齿边缘发现磨损带,也就是牙齿珐琅质被磨损穿过,一直到象牙质。如果你有看过马的嘴巴,你会注意到牠的前齿和后齿之间有一个空隙,被称为马的齿龈(‘bars’ of the mouth),或叫做齿隙(diastema)。唯一能在牙齿上造成这种磨损的,就是有东西一直被放进波泰马嘴里的齿隙中,并造成磨损。这颗有明显马具迹象的牙齿,放射性碳定年为四千七百年前。在那个牙齿间隙中,其他四块下颚骨表面也有骨质增长,就在那东西放在马嘴里的位置。

最后,考古学家将注意力转向波泰遗址的陶器,他们分析陶锅碎片内侧表面的残余,发现不只有马脂肪,特别是还有马奶脂质的证据。当泌乳的母马被杀时,野生马猎人一定会嚐到马奶,但那些陶锅上的马奶指向更经常性的食用。远离肥沃月湾的绵羊、山羊和牛的驯化与乳制品中心,欧亚大草原的人独立发明他们自己的酪农业形式。那确实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经济。一直到现今,哈萨克人着重马肉和马奶已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阿尔泰山脉的牧人继承那种古老的生活方式,以马奶酒形式出现的发酵马奶,在欧亚大草原仍然是很流行的饮品。

三股分别的证据上演了帽子戏法,腿骨、咬合磨损的清楚迹象,以及马奶的使用,全都指向同一件事:古哈萨克的波泰人到了西元前四千年,就已经会给马上韁绳、挤马奶并且养马。但那并未标示任何事物的开始,而是被考古学家称为「最晚可能日期」(terminus ante quem)。到了这个时候,驯化已经发生了。

咬合磨损显示波泰马有上马具,可能用马勒来驾驭牠们,但更有可能是用来骑牠们。除了这个养驯化马的特定证据,波泰文化可追溯到五千五百年前,骑马有可能更早于此。东欧大草原可追溯到六千五百年前的墓穴,有马的骨骼残骸与跟牛与羊骨埋在一起,这些动物显然有象徵性的关联。因此考古学家提出,人类可能在那个时候已开始骑马来赶其他动物。

看更多好书内容

  • 驯化:改变世界的10个物种 2019-07-10
关键字: 动物驯化考古遗址草原
好友人数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