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电子报 书刊

优质丰富的新闻媒体

为彩虹发声

舞炯恩
为彩虹发声 舞炯恩

为什么要为挺同婚,替同性恋和跨性别者发声?因为这是无庸置疑的基本人权,也是因为真爱可以克服一切阻碍、征服所有歧见。这次我们採访杰德影音、GagaOOLala 同志影音平台与酷摩沙奖的幕后推手林志杰、致力同志议题的苗博雅、肉弹甜心、《阿莉芙》男主角舞炯恩、推动同志书籍的「基本书坊」邵祺迈,跟他们畅谈彩虹族群的美丽与哀愁。

【舞炯恩 爱无分性别】

年仅23岁的排湾族歌手舞炯恩,先是以世大运开幕的精彩表演打响知名度,现在他更以电影《阿莉芙》替跨性别族群发声,以强大的个人魅力展示了可男可女、颠龙倒凤的魅力。

入围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导演王育麟的新作《阿莉芙》一推出就获得万眾瞩目,剧情描述排湾族的头目儿子阿利夫,在父亲不知情的情况下,一直想要变性成为女性「阿莉芙」。这是台湾第一次有电影将目光投向跨性别者议题,而其中在里面以男女装交替出现、刚强兼具艷丽的舞炯恩,无疑是全片亮点。

●尊重不同的灵魂

学习自然内敛的表演、花四个月的时间减重17公斤、揣摩变性者的内心世界…这都不算什么,对于舞炯恩而言,接演这部戏最困难的是承受舆论的压力以及亲友异色的眼光。

轮廓深邃、身型娇小的舞炯恩,一来到摄影棚就点亮了气氛,唱歌中气十足的他,讲起话来极具说服力,聊起这部电影,他说:「我当然知道阿莉芙是一个很具争议性的角色,但我这人就是比较叛逆。我相信正义的东西永远会导向一个正确的路,就像美国之前的黑人平权事件。我们不应该用老旧的思维看待这一切。如果说上一代是要争取女性和黑人平权,这一代要改变的就是同性和跨性别议题。」

因为学生时代曾遇过热衷社会运动的女权主义老师,舞炯恩说自己从很久之前就很关注 LGBTQ 的相关议题。身为创意工作者的他,更希望可以把这件事情放到作品中,浅移默化地影响大家的观感。「《阿莉芙》应该是台湾第一个讨论跨性别者的电影,而且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跨性别者没有你想像中这么可怕,也肯定不是世界末日。」

●需要更多勇气

不只完美演绎阿莉芙的外型,舞炯恩在揣摩阿莉芙的心理状态时也花了一些时间,不仅与真正的跨性别者深入访谈,了解她们的世界,并由内而外地将这件事情在心中沉淀发酵。「我自己不是跨性别者,但演了这部电影之后,我会更常提醒自己尊重这世界上不同人种、宗教、性别的人。尊重别人的观点,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电影里也是这样,用爱去包容这一切,用尊重让世界更美好。」

其实在阿莉芙的角色之外,舞炯恩也喜欢在脸书上分享美艷的妆容,让更多人知道男生也可以将自己打扮美丽。「就像我在脸书上写的:『我对自己的性别认知是男生!我并没有想当女生,但我爱美也爱帅,为何我不可以又美又帅。』老人家常说,女生要温柔且刚强,但男生只要碰触到比较阴柔面的东西就会被侧目。我觉得这个社会还是有对男性的偏见,所以想慢慢地让大家知道男生可以爱美、也可以化妆。」

虽然不断倡导做自己的信念,但来自保守传统家庭的舞炯恩,也曾经歷过抗争期,就算爸爸直至如今依旧无法全然接受他化浓妆的事实,但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为了表演而努力,不会多说什么。「勇敢听起来很简单,但真的做起来很难,我觉得不要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多走出去看看,认识志同道合的朋友。只要真心喜欢自己,就没有分对跟错。我也觉得这个世界需要更多正义的人,支持对的事情。」

●为什么要阻挡相爱的人

「我非常支持同婚,因为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力,尤其是爱─这个人生中最不可或缺的元素。」舞炯恩义正严辞地说。对他而言,阻止他人相爱就宛如从前《罗密欧与茱丽叶》的悲剧情节。「爱被阻挡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阿莉芙就是充斥着三个主线的爱,不同的性别、不同的灵魂,都可以因为爱而伟大。爱是不分性别,爱是任何人都有权利结合。」

即便依旧会遭受异样的眼光、批评的言论,但舞炯恩无所畏惧,他明亮的双眼闪闪发光,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对的。也或许,未来的哪一天,他的样子、他的作品,真的可以改变社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

苗博雅
为彩虹发声 苗博雅

【苗博雅 不要让标籤定型我们对事物的理解】

「我的存在本身就一直在挑战性别界线」阿苗说。去年他代表「社会民主党」参选台北市第八选区立委,以实际行动松动台湾政治板块。打破界线,拒绝标籤化的思考,是当前社会亟需的练习。

最近阿苗在 SOSreader 开启「B面主打歌」专栏订阅计画,他开宗明义写下:「我有很多想说的话:台湾独立、司法改革、宪政改革、性别平等、劳工权益、年金改革、税制改革。但大眾看到的是经过加工后的标籤:同志、北一女、台大法律、社民党、立委落选人、反死刑论者。」

●小心被标籤绑架

阿苗非常清楚人类不可能完全放弃标籤这件事,「标籤是认识这个世界一种很便捷的方式,这个世界越来越速食,连看电影都要五分钟看完,难道看到一个人的一面,就能觉得了解他的全部吗?要完全摆脱很难,但不要让我们的大脑被标籤掌控,不要忽略了其他可能性、其他事实。」

选战期间,阿苗拜票时遇过阿伯不愿意握手,「我不跟不男不女的人接触。」也遇过中年女性选民不好意思地询问,「你是不是『那个』…」,原来对手想以同志身分攻击他,但选民其实支持同性婚姻。「出柜不是难题,看到我的人,我如果跟你讲我是异性恋,你一定会想说怎么可能!对我们这世代来讲,同志已经不是难以接受的议题。」

阿苗认为他的责任,是让更多人愿意在看见标籤后,还能愿意尝试更全面去理解一个人、去理性探讨一项议题。所以他前进 YAHOO TV 主持「阿苗带风向」网路节目,和 Taiwan Bar 台湾吧合作执行「大抓周计画」,以轻松的影片推动法律科普,希望创造一个能容纳更多元意见的社会空间。

●升学主义变成保护伞

1987年出生的阿苗,跟早期同志相比自我认同之路相对平顺:从小不爱穿裙子留长髮,幼稚园一度因为被逼穿裙子崩溃大哭;小学从报纸上第一次看见「同志」字眼,察觉自己有好感的都是女生;读台大法律系大一时,参与生平首场性平运动「同志大游行」。跟家人出柜的过程也很日常:高中毕业那年失恋,阿苗跑去跟妈妈说「心情不好,跟女友分手了」,妈妈淡淡回「我知道啊」。

阿苗觉得自己或许是升学主义下的既得利益者,因为功课优异,没有大人想承担「破坏模范生」的罪名,也没有人敢出声「改正」他,就这样一路到了大学。但他明白并非所有人都如此幸运,遭遇的质疑和霸凌并未因社会风气稍微开放而减少过,「同志青少年必须把真正的自我隐藏起来,他会非常孤独寂寞,没有人陪伴,身边的大人也都不理解他。我没有资格说我一定理解,但我也希望能够尽量多争取一些资源,把这个社会准备好,让这些青少年朋友可以稍微快乐一点、顺利一点地长大。」

●我们都在学习爱与被爱

同志的爱没有比较特别,一样会在爱里伤害与受伤,有时还夹杂了许多怕自己「不正常」、无法满足身边亲友期望的情绪负担。「我确实在很多地方都没办法符合父母期待,你有一个小孩,从小为了让他读好学校而努力工作,让他考上公立高中、第一志愿,然后他居然要去参加社运组织,后来他竟然要去从事基层政治工作。讲得更坦白一点,对我的家人来说,我绝对不是什么贴心撒娇的女儿,是一个常常在家里面缺席的小孩。」

「我觉得台湾蛮欠缺情感教育的,如果说家里没有培养你丰沛的情感教育的能量,那可能对很多人来说会需要学习,」阿苗坦承自己不太会表达情感,对关心别人经常会有障碍,所以更珍惜陪伴在身边的人,「我很感谢我爱的人在我成长过程中,不断支持跟保护我。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困难也最珍贵的情感,就是不带条件的付出跟爱。虽然今年也30岁了,但我也不太敢说我懂得怎么样去爱人,希望努力可以让自己未来越做越好吧。」

●法律人的骄傲与责任

今年五月,大法官针对「同性婚姻」做出宪法解释。阿苗说自己终于有一天对身为法律人感到光荣,「台湾的法律人已经困在一个有点尷尬的情境中很久了,法官被说是恐龙法官,律师被说是拿钱的,检察官被说是为政治服务。这个闷的感觉,其实无形中贴了法律的标籤。748号解释最重要的是司法权的尊严,这十五位大法官妥善完成了宪法赋予司法权的权限,去阻止了一个相当重大的人权侵害。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法律人最能够为这个社会贡献的时刻。」

「台湾的同志运动,走到现在三十年,对很多同志来说都已经太久了。」阿苗感嘆地说,「爱最珍贵的部分,就是接受这个人原本的样子,能够接纳他,支持他,包容他。同性伴侣能作为法律上的配偶,并不会让世界毁灭,最重要的是两个相爱的人,可以在一个平等的价值之下,获得充分的支持,整个社会也一定会走向更正面的发展。」

投身政治,想做的无非是运用所学,去争取「让所有人都能够有尊严又幸福的生活」而已。对阿苗来说,这条路才正要开始。

肉弹甜心
肉弹甜心

【肉弹甜心 每一种不一样都很珍贵】

Amy和马力组成的倡议团体「肉弹甜心」,想藉自己性感的身体告诉大家:嘿!胖胖的 is fine,喜欢同性is fine,又不是伤天害理,每个人都该有权力以自己舒服的姿态活着。

在「同志谘询热线协会」的Amy,与当时在「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的马力,因为工作业务往来认识彼此,又因上网团购衣服变熟。2015年,两人有感于「一个人走得快,比较多人走得比较久」,决定合体组成「肉弹甜心」,站出来倡议「身体正向」运动。利用工作之余拍摄「肉弹小剧场」聊胖子内心话,推出「FAT48」单元,邀请横跨各领域的专家、拥有不同身体面貌的朋友,来分享各自的烦恼和生活。

●把单一标准的框框挤歪

「胖」这件事是她们人生至今的课题,从小到大遭遇过太多歧视与标籤。Amy曾遇过一位客户认真对她说「你要感激你老板肯用你。」马力小时候量制服永远是最后被量到的人。胖子一天到晚会被路人侧目、议论,被「指教」自己身体该长成什么样子,「这个社会总是在提醒我们,你是一个不一样的人。」

「我妈妈就会说,我是同性恋,会不会是因为我太胖,所以交不到男朋友?我心里想说,你怎么会觉得跟女生一起,别人就不会嫌你的身材呢?」Amy好气又好笑地说,「这也是一种标籤,不管是做同志运动,或是身体倡议,其实都一直在提醒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很多种复杂的综合体,不应该只用单一面向去看别人。」

马力说,有时正向标准也可能会变成标籤,「像大家觉得胖子一定要乐观,要自信跟幽默,所以你想像出来的,还是要如何成为一个『好』胖子。」长期从事社会运动的她们也发现,身体和性别议题紧密交织:「像现在同志社群中也没有很多元的指标,以身体来说,男同志社群中的标准超严格。假使你是熊,你就要胖壮,一松就变成猪了。女同志社群也没有对胖的人比较宽厚,婆还是要瘦啊。但有更多人只是一般人,那怎么办?难道在感情市场上就没有价值,或是不认真、不敬业的同志?」

她们希望能藉由一次次倡议,「把标准越拉越松,门越打越开,可以变成逃生门」。真正的多元包容,是你可以做你自己舒服的样子就好,胖子可以不好笑,同志也可以没艺术细胞。

●不一样,不是 trouble maker

「整体社会很常把结构性问题放到个人身上,要求个人自己去适应、解决。」每次搭捷运、飞机等大眾运输工具,马力经常得为自己的体型「不好意思」,「假使你太胖、太高或肢体不方便,社会还是希望你自己要处理,凭什么要求整个社会为了你改变?好像必须符合一个平均值,才是不造成社会困扰的方法。但是最珍贵的,难道不是每个人拥有不同的样子吗?」

「只要没办法符合规范,在他的成长过程当中,就一直会被标记是奇怪的孩子、是不听话的孩子。」经常受邀到学校演讲的马力和Amy,特别注意性别教育这一环,毕竟身边听过太多因为适应不了规范而掉入社会缝隙、甚至失去生命的哀伤故事。

「很多事情核心是差不多的。家境不好的孩子被欺负,难道你会说叫你爸妈多赚一点钱就好?考试考不好,你跟他说努力读书就好,都没想过读书是很阶级、很看天性的事。你不理解胖子的背景,为什么就对他说你减肥不就好了?」Amy说这更突显了性别平等教育的重要,「其实还有很多小孩子在很多角落,不被看见、接纳,然后很痛苦。教育不只在说同志,而是不要欺负跟你不一样的人,希望让每一个不同选择的小朋友,有办法在世界上好好活着。」

●往「爱自己」的路上前进

「我妈到现在都还是跟我说,瘦下来就可以交男朋友了。」马力通常会装傻回,「欸也不一定喔。」Amy则在五年前和爸妈出柜,「我18岁不小心把跟女朋友很亲密的照片放在桌上,被妈妈看到,我一路否认到30岁。后来我开始思考,如果我愿意在热线花时间去倾听别人父母亲,那为什么不愿意花时间给我的父母?」

对她们来说,人生难的其实不是找到想相爱的那个人,而是如何好好回头爱自己。Amy曾经非常自卑,甚至想过「如果全家旅游出意外,死掉的只有自己就太好了」,直到上网找到自己喜欢穿的衣服,才开始找到力量,「原来我也可以好看,也可以性感,也可以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如果没办法创造一个能够尊重并理解每一种存在的空间,一味叫人「做自己」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

「肉弹甜心」不是什么快乐胖子的样板,她们和许多人一样,人生还在小碎步地从「不讨厌自己」往「喜欢自己」的路上前进。所有努力只盼望这个世界能有更多体贴,让每一种不一样无须吶喊,就能平等地拥有一个生存的位置。

林志杰
林志杰

【林志杰 粉红经济正崛起】

身份多元的Jay,是杰德影音、GagaOOLala 同志影音平台与酷摩沙奖的幕后推手。他希望大家把同志视作粉红经济的主力族群,为社会凝聚更多正面能量。

一头俐落髮型、脸上蓄着短鬍,说话态度谦和又带着点磁性的Jay,光看外表,实在很难想像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爸。其实在青春正盛之际,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人父。直到迈入46大关,他开始想像人生下一阶段会长成什么模样?在说服自己,与另一半和家人沟通之后,便决定前往美国寻找代理孕母。

●三明治世代

想起那段为孩子两地奔走的情景,Jay的记忆仍清晰无比,「最困难的不是时间,而是过程。代理孕母在南加州,我在台湾,虽然中间我们会透过 Skype 联繫,但每当发生事情我就得飞到美国去。怀孕后期是特别辛苦的一段,由于代理孕母血压飙高,医生担心她跟孩子会缺氧、引发后遗症。当时的我除了担忧孩子的健康,更害怕因为自身需求伤害了另一个家庭。」

幸好,一对可爱双胞胎在去年诞生。不过满足当父亲的心愿后,Jay随即要面对实际生活的种种艰困考验,也让原先就忙到不可开交的他,成了上有父母、下有幼子的三明治世代。「父母年纪大了,体力在衰退,除了孩子的需求、伴侣关系的维持,我还得保持自己的身心健康,而且公司也正在转型。」他接着说,「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这么多挑战。」

●正视彩虹消费力

去年年底台湾同婚运动迈向最高峰,歷经大法官释宪之后,大家欢欣鼓舞,心想同婚已然通过、热度因此消退。对此Jay提醒说,「大法官释宪说的两年时间,不代表我们可以毫无作为,到最后连民法或专法都不确定。在幕后推动的我们,会继续跟关键的立法委员沟通,也希望大家常常到立委脸书表达诉求。」

提倡「粉红经济」的他,也希望社会重视同志族群的庞大消费力,他回忆说,「以前住在旧金山的时候,当地出版了一本《Pink Guide》,里头有许多同志医生、律师或牙医、会计师的公开资讯。我想这经验能用数位化的方式移植台湾,大家不要把同志想像成只会在凯道上抗议的族群,我们是很有消费力的。」

●美妙心旅程

由Jay担任制片、菲律宾导演拍摄的原创电影《他和他的心旅程》,将在本月于 GagaOOLala 上线,对他来说,这部电影不仅将两地串联,更希望展现平台丰沛原创力。「电影里的主角因为巧合相遇,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他们心底也渴望与家人产生更亲密的关系。这部电影不仅是 Road Movie,更是一趟从心出发的旅程。我们会持续跟国外创作者进行更多有趣合作,这是我们的第一步,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邵祺迈
邵祺迈

【邵祺迈 同志值得拥有自己的书】

专门推出同志书籍的「基本书坊」,俨然是台湾出版产业最珍稀的奇花异朵。2008年创立以来,充满远大抱负的它已经推出六种书系、近九十本书籍。而它的幕后推手,正是同运领袖与文学才子邵祺迈。

「同志值得拥有自己的书。」提起创立基本书坊的原因,邵祺迈明快地回答。「虽然现在交友平台很便利,社会氛围很自由,但同志书籍对一般出版社而言还是太小眾,所以我决定自己做做看。」于是,除了推出销量口碑双赢的男男旅游书,基本书坊也推出散文、星座、性技巧以及自我成长与认同等不同类别读物,在同志圈中享有高知名度,拥有一票死忠支持者。

●满布记忆的老家

今年对基本书坊而言更是关键,他们从台北迁移到邵祺迈的台中潭子老家,在那里成立了「华文LGBT文史资料库」,保存日渐消失的珍稀史料。时隔多年回返故乡,对邵祺迈而言也是「整理过去」的一种方式,因为那栋三层楼高的透天厝,曾写下他一生难忘的苦痛回忆。

那是1994年,邵祺迈刚考完大学联考,他对妈妈说,有个男生要和他去环岛。「我妈觉得怪就告诉我爸,他就去翻我的情书。有一天他把我叫到面前,起初感觉像是要谈心,结果他突然念出情书里的句子。我除了五雷轰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觉得我的世界都快要爆炸了。」手边没有任何资源与筹码的他,只能每天面对父亲长达八小时的怒骂,骂到整条巷子都知道,这家生了个同志逆子。直到离家上大学,邵祺迈加入同志社团并参与同运,在那风起云涌的年代几经磨练,他才懂得如何捍卫、强壮自己,不再被父母的情绪綑绑。

●大家都该早点练习

十多年来,邵祺迈的身旁一直有个心爱的伴侣陪伴,不仅陪他度过父母离去的难熬时光,个性讨喜的另一半还会陪他回去帮阿嬷祝寿、参与他家族里的大小事。去年年底,他俩飞往旧金山在市政厅登记结婚,忆起当时画面他笑说,「我们穿西装搭地铁去登记,沿路有人把车窗摇下,对我们比大拇指说恭喜。在那里,你能够感觉同志是被尊重的,那股自由的风气让你可以大方做许多事。」

从1995年投身同运开始,邵祺迈与一批批热情的伙伴站在第一线奋战。直到二十多年后,终于迎来大法官释宪通过的好消息。但,光是开心还不够,台湾人应该反问自己,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可能场景了吗?「当年美国大法官释宪尚未宣布,许多影集就已经把同志家庭放进去,所以观眾能够一边看戏、一边想像身边出现酷儿伴侣的状况。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我们除了持续向立法委员、政府单位表达诉求,还得思考同婚通过之后的各种画面。」邵祺迈接着说,「这一定要预先练习。」

看更多精彩内容详见本期的美丽佳人

  • 美丽佳人 2017-11-17
关键字: 同志彩虹同性恋跨性别
好友人数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