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电子报 书刊

优质丰富的新闻媒体

宽恕 之丘的 愁容骑士

宽恕 之丘的 愁容骑士
宽恕 之丘的愁容骑士

日期 ● 2014/05/29

天气 ● 晴

目的地 ● 埃斯特嘉

路径 ● 潘普洛纳(Pamplona)→女王桥(Puente la Reina)→埃斯特嘉(Estella)

距离 ● 50公里

从市中心离开潘普洛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幸好昨天在城市漫游之时,我们已四处留意地上的贝壳记号,只要循着徒步路径出城就比较容易了。

潘普洛纳不愧是朝圣大城,一大清早我们自旅馆出来就发现各处都有早起的朝圣客,不论是在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或人行道上,都可看到背着大背包、手持登山杖的徒步朝圣者不绝于途,全都朝着埃斯特嘉(Estella)的方向聚拢,因为圣殿就在那个方向。我跨在单车上等待红绿灯,望着这些来自世界不同角落却又怀抱相同目的的陌生人,心中感动又兴奋,朝圣的那股感觉充塞我心。

离市中心愈远,人流逐渐分散,连地上的贝壳记号也愈来愈稀疏,接下来就得专注于找寻路途上的Enseña(指引朝圣路的黄色箭头符号)。一路走走停停,最后我们的方向锁定在找寻N111公路的标示。落在队伍尾巴的淑芬突然大声叫停,她要我们大家回头,原来我们已经进到了纳巴拉大学(Universidad de Navarra)的校区内,不如顺道到行政大楼,为朝圣护照取得今天的第一枚戳章。

三五成群的朝圣者行走在连绵不断的麦田里,令人印象深刻。
三五成群的朝圣者行走在连绵不断的麦田里,令人印象深刻。

奋力骑上「宽恕之丘」

在朝圣路上,徒步者所走的路径和单车族不太相同:徒步者走在泥巴路、碎石路、乡间小路或羊肠小径上,而单车族沿着公路、柏油路前进。有的时候徒步者的步道和单车族的公路会平行,有时徒步者会钻进树丛,消失在浓密的树林里,有时又会毫无预警地出现在我们左右。徒步者依循前人的脚印、找寻地上黄色箭头或扇贝标志,才不至于迷失方向,而我们靠GPS及Google map在公路上驰骋。

走出城市来到郊外,地广无垠,视野辽阔。壮观的云朵悬浮在天际,地上除了几幢屋舍之外,放眼望去是无止尽的绿野平畴,尚未成熟的小麦随风摇曳,掀起一波波青绿麦浪。

远远的山脊上矗立着一长排巨大的风力发电机,不论如何左弯右拐,它们始终在我的前方。望着这排转动叶片有如挥动手臂的大怪物,我想起了塞万提斯笔下的愁容骑士唐吉诃德,无畏地衝向他眼里的巨人。这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哼起电影《梦幻骑士》(Man of La Mancha)中的歌曲《The Impossible Dream》1,趁四下无人之际,乾脆扯开喉咙唱了起来;电影中这位邋遢的老头,在夜半时分对着仰慕的女神唱出他「摘星」的心愿。此刻,我眼前有一条无限延伸的上坡道等着我,顺着这条路,前方是朝圣者必看的地标「宽恕之丘」(Alto de Perdón),隐身在那一排胳臂伸得长长的巨人背后。

朝圣路,千里迢迢,坡段一重又一重。为了宽恕之丘,我的双脚丝毫不敢怠慢。这时候,我多希望自己就是唐吉诃德,胸怀那疯癫却见真情,执着却见真理的精神,让我拥有一股傻劲勇往直前。人生应当有梦,去摘那不可得的星星,成全心中向往的探险与远征。

要骑上「宽恕之丘」必须在很短的距离之内,完成爬升三一○公尺的高度,的确需要费些腿力。但骑上去之后,一切辛苦皆获得补偿。站在山岭上极目远眺,似乎天下尽在眼底,美不胜收,翠绿山谷中点缀着如缎带般的公路,那是我的来时路。

山顶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长排铸铁雕像:一队正迈向圣地亚哥的朝圣队伍。不论是徒步或骑在马背上的人,都低着头、顶着风向西前进,具体呈现了自古以来朝圣的风貌。雕像下缘镂刻了一段铭文,上面写着:「donde se cruza el camino del viento con el de las estrellas.」(此地正是风之路与星辰之路交会之处。)正好说明了此处「地高风劲」的地理特性,而「星辰之路」指的正是这条法国之路。传说中,这条朝圣路线正好对应天上的银河,朝圣者走在所谓的「光之线」之上:一条由上而下,垂直切过地表的能量线。由于能直接反映天上星星的能量,人们在「光之线」上行走,往往能得到非比寻常的灵性体悟。

回头看一路骑上来的路线,风景美极了
回头看一路骑上来的路线,风景美极了

走访歷史悠久的神秘教堂

自「宽恕之丘」一路滑行下山甚是畅快,但随即就须改道。伙伴们看到我堵在路口指挥,要大家转入一条乡道而感到诧异,脸上透露出疑惑:为什么要偏离主要道路,刻意走一条乡间小道?我说:「我想带大家找寻一座十二世纪的古老教堂。」他们不置可否地跟在我后面,自N111公路转入乡道NA6016,接连穿过两个小村庄之后,我们来到一处旷野。遍地鲜红艳丽的虞美人花在田野之中随风招展,即使是大叔级的我们也禁不住美丽花朵的诱惑,急忙抛下单车,如小孩般的雀跃,纷纷拿出相机跳进花丛里。

当我瞧见那座教堂时,它孤零零地立在旷野之中,与世隔绝却又非比寻常,而最近的村子至少在两公里之外。百门圣母玛利亚教堂(Iglesia de Santa María de Eunate)是仿罗马式的建筑,拥有罕见的八角形建筑体,可惜大门深锁,无缘入内一窥究竟。这个神秘的教堂,有人说和圣殿骑士团有关;有人认为盖在朝圣必经之地是要当作葬礼教堂,以应付朝圣者因艰辛的长途跋涉而病死途中的状况。教堂外面被一连串优美的圆形拱圈所环绕,有人指出教堂之名的Eunate是由Ehunate所转化而来,在巴斯克语里,Ehunate有Hundred Doors的意思,但经我一算,其实只有三十三个(拱门)。

骑车在这朝圣路上,沿路我不停地阅读,发现这条中世纪兴起的朝圣之路,其实孕育了无数璀璨的文化:英雄、骑士、精灵、轶事奇闻,歷史与传奇、现实与虚幻之间构筑了一个特异的世界,而我正逐步、逐日地深入其中,令人兴奋与期待。

宽恕之丘的铸铁雕像。
宽恕之丘的铸铁雕像。

朝圣路上最美的一座桥:女王桥

进入女王桥(Puente La Reina)市区前约一公里左右,路上突然热闹起来,走近一看,许多人正围着「朝圣者纪念碑」照像。我很高兴看到这个纪念碑,因为它的确意义重大;在法国境内有四个不同起点的路径,通往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而会合处就是这里。2在一九六五年(圣年),官方在这个意义重大的会合点上竖立了这座雕像,以兹纪念。

骑到女王桥时才刚过下午三点,但主要街道3上静悄悄的,整个小镇似乎还没自长午睡中甦醒。我们突然出现惊扰了小镇的安寧,几只不甘被打搅的狗儿对着我们狂吼大叫。我沿着大街慢慢骑仔细瞧,几间指南上推荐的教堂都大门紧闭,只好把期望寄托在路底那座美丽的女王桥了。

这座被誉为朝圣路上最美丽的一座桥,建于十一世纪。在那个年代,身为伊比利半岛上基督教世界的领袖,国王及王后有保护朝圣信徒安全的义务。当时的纳巴拉王国的王后Doña Mayor(桑乔三世的太太)鉴于此地是眾多朝圣路线的匯集之地,而且信徒人数一年比一年多,所以下令建筑此桥,让信徒们能够安全跨过眼前的这条大河。结果,这座桥名气大到连城市都以其来命名。

横跨在阿尔嘉河上的这座桥,五孔六墩,果真是个美丽的石桥,桥上石板铺成的路面被千万人踩踏过而显得斑驳苍老。我在桥的两端来回游走,想找出最好的拍照角度,发现最佳的拍照地点是与女王桥平行的NA111公路桥。从那里,五个桥拱的半圆和河面上的倒影,合成五个大小有序的圆。

不敢在女王桥耽搁太久,距离今晚投宿的地点─埃斯特嘉,还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要赶。收拾好相机,再跨上铁马时才发现其他人早已离去,在远远的地平线上,只剩下三、四个小小的黑点,我得快马加鞭才能赶上他们。

看更多好书内容

  • 骑过风与星辰之路:踩向世界尽头,朝圣路上的800公里人生旅记 2019-09-20
关键字: 朝圣我们教堂公路女王
好友人数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