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孩子被打被咬!?家長先別急著跳腳

孩子被打被咬!?家長先別急著跳腳
孩子被打被咬!?家長先別急著跳腳

面對可能的校園霸凌,德國人這樣培養孩子的問題解決能力

猶記在臺灣幼兒園工作時,班上有孩子被咬被打是所有幼教老師的噩夢。下午家長來接小孩的時候,如果沒有把小孩毫髮無傷地交給家長,可能免不了要遭到家長質問或一陣數落。

幼齡孩子咬人ˋ抓人或拉頭髮等等看似攻擊性的行為,其實是幼兒發展中相當普遍的階段性問題。就以咬人來說,造成這行為背後的原因很多,也不是單純用教化就能一次解決的簡單問題。尤其是一至三歲的孩子在長牙或語言能力不足的時候,面對衝突的情境,譬如搶奪玩具,往往本能地依賴身體去表達自己的情緒,抑或是當作保護自己的方式。

在德國,孩子被咬被打,父母對此反應都非常淡然。最常說的一句就是 「Es passiert」, 意思是「這本來就是會發生的事」, 也不會繼續追問到底是哪一個孩子咬人或打人。然而,零到三歲幼兒的肢體攻擊行為可以用幼兒發展階段去解讀,但是四歲以後如果這種行為仍持續甚至惡化,就可能演變成最令父母憂心的同儕霸凌問題。

其實霸凌發生的時間起點遠比很多人想得更早,看似無憂無慮的學齡前兒童,也可能會被迫面對不同性質的同儕霸凌。特別是在德國幼兒園裡,孩子們都有足夠的自由玩樂時間,幼教老師不會無時無刻在旁盯著孩子們玩。雖然大部分的肢體攻擊行為都會在語言掌握能力成熟後停止,不過,以言語或關係霸凌同學的情況卻不少見。幼兒園最常發生的幾種情況,是有孩子會獨佔玩具或遊樂設施,不讓其他人使用,班上有個四歲的大男孩偶爾會把所有的玩具汽車全部藏在他坐的地毯下,自己卻沒有要玩車子,就是藏起來不想讓別人玩,也有的孩子會在公園裡頭,不斷地把沙坑的沙子倒在別的孩子頭上或外套裡,情節嚴重一點的會有小團體刻意排擠某個小孩,這時孩子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去抗衡來自同儕種種不友善的對待便顯得格外重要。

捍衛自己是基本的生存本能,德國人的鐵血教育

「不行,你不能上來,這是我的城堡。」站在溜滑梯上的四歲的菲力對著下頭正要爬上去的里歐大喊著「你不准上來,是我先到的!」

兩歲的里歐看了菲力一眼,順著階梯爬了下來,走到滑梯的另一頭想再攀上去,菲力馬上就注意到了地盤再度被「侵入」,回過頭去又對著里歐大叫「不行!我說過你不行上來了!」

里歐這時也生起氣來,對著菲力尖叫。

看到這裡,實在忍不住了,我走過去對著里歐說「請問他為什麼不能上去?」

菲力「因為…因為是我先爬上來的。」菲力小聲嚅囁地說。

「你先上來就是你的溜滑梯,是嗎?」我面無表情地反問他。

菲力沒說話,我於是接著說「那你等下就不准下來喔,因為下面的地全都是我和里歐的,你覺得這樣好嗎?」我轉過身指著遠處的鞦韆「那邊的鞦韆等下你也不能玩,因為艾蜜莉正在盪鞦韆,所以應該也是她的囉?」

菲力頓時像消了氣的氣球,搖搖頭回答「不是。」

「我再請問你一次,可不可以讓里歐也上去玩呢?」我微笑著問。

菲力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我想他心裡有點不甘心,便接著對他說「我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你讓里歐上去玩,等一下你也可以去玩別的設施,整個公園就是大家共有的,這樣不好嗎?還是你只想玩溜滑梯就好了?」

「不好。」他斬釘截鐵的很快回答我。

「那就對了啊。謝謝你的合作。」說完我便離開。

原本以為事情應該就此落幕,沒想到才隔一天,這齣佔地為王的戲碼的竟然又在我眼前上演,只不過發生的地點換到了公園內的小屋,證明了前一天我自以為巧妙調解爭執的問與答沒起什麼作用,於是我決定拉長戰線,先暫時站在一旁觀察不介入。

「這是我們的秘密基地,你們不能進來。」菲力的說法幾乎完全沒變,旁邊還有個同年紀的好朋友史蒂芬撐腰。

「進去,讓我進去。」三歲的里歐用手指著小屋裡面說道。

「不行~!」菲力拉高嗓音,彷彿要壯大聲勢地擊退入侵者。

被拒絕的里歐不知哪裡生來的想法,突然硬生生的想要強行闖入小屋裡面,但是站在一旁的史蒂芬用身體擋住小屋的入口,對著里歐大吼並推了他一把「走開!」

不得其門而入的里歐大聲哭了出來,這時同樣三歲的艾瑞克走過來湊熱鬧,他顯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看到小屋裡有人馬上就被吸引過去,不過他也同樣的被菲力和史蒂芬這兩個大男孩擋了下來「不行!這是我們的。」

站在一旁觀察的我,極力克制自己想要過去幫忙的念頭,我提醒自己,只要雙方沒有大打出手,就盡量不要干涉孩子間的爭吵,同時也很好奇一向意志力堅強的艾瑞克會不會就此放棄。 沒有想到, 十五分鐘後,沒有吵架,沒有肢體衝突,與里歐同年紀的艾瑞克開開心心地進入小屋,成功地與兩個公園裡的小霸王相抗衡,站在一旁從頭看到尾的我,總算有點心得。

還原一下十五分鐘前的情況。

當艾瑞克被兩位大男孩擋在門外的時候,跟先前里歐不一樣的地方是,他沒有太多情緒化的反應,也沒有立刻離開,過沒多久他把沙坑裡的玩具帶過來屋子外頭玩,像是要菲力和史蒂芬兩人習慣他的存在似的,一個人待在屋子外玩。過了一陣子,不知哪來的想法,因為那間小屋子的兩側各有一扇窗戶,他先跑到窗戶的一邊對著菲力和史蒂芬兩個人拉長了嗓子喊著「哈~~囉!」,當屋子裡的兩人回過頭去,他又立刻跑到另外一頭從窗戶外喊叫,像玩躲貓貓似的,來來回回繞了好幾次,兩位大男孩也開始覺得很有趣,在小屋子裡就繞起圈圈來追著跑,跑著跑著就追到外頭來。艾瑞克機靈地溜進小屋裡,又趕快跑出來,三個人追來追去,這時剛剛劍拔弩張的對立氣氛已經消失不見,三個人很快地就在小屋裡玩在一塊了。

我從旁觀察整個過程後,在心裡歸納了幾個重點,回到幼兒園後跟幾位德國老師討論今天在公園裡的狀況。

「這年紀的小孩很常認為東西都是自己的,或是你不准跟我玩之類的,這是否構成霸凌需要再觀察」德國老師安妮聽了我的描述後說「但如果妳已經發現里歐常常成為被欺負的對象,我們就要及早介入避免情況惡化。」

「我知道,所以覺得有必要大家一起討論對策。」我接著問「同樣的情況,艾瑞克卻成功化解了衝突,你們覺得原因是什麼?」

「他的反應。」另一個老師艾拉說道「他沒有尖叫大哭或是屈服於有力量的一方轉身離開,他留下來了,就算是待在屋子外面玩,但是他的平靜情緒讓另一方沒有勝利的感覺,這就不會強化對方想要霸凌的想法。」

「他也沒有強行闖入小屋,這樣很可能會惡化對立的情況而演變成肢體衝突,對方是兩位個頭高他一截的大男孩,捍衛自己之前也要懂得適度保護。」我說。

「就算他贏了,這也不是孩子們應該學到解決問題的方式。」艾拉接著說「總不可能每次遇到同樣狀況都來打一架吧。」

「沒錯,面對衝突,教孩子以牙還牙絕對不是最好的辦法。」我補充說道。『「我們若希望創造一個沒有暴力的環境給孩子,就不應該告訴孩子以相同錯誤的方式回應。」

「我同意。」安妮對著我說「處理孩子的霸凌問題,大人不能跟著情緒化,凱特前一天的作法是很正確,她讓菲力明白他的行為是不對的,不過並沒有以威權去喝止他,而是藉由問答的方式使他明白,公園是屬於大家的。老師先在一旁觀察事情發生的緣由很重要,,我們也不可能完全一對一的保護孩子,他終究必須學會為自己挺身而出。」

全體討論過後,我們很快地告知里歐父母事情的始末,也他們說明我們已經告知其他孩子的家長請他們留意孩子的行為,里歐父母的回應很平和,他們表示會加強孩子的情緒教育,也會多安排活動讓里歐習慣如何在大團體和其他孩子相處。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他們絲毫沒有要怪罪對方家長的想法。我記得里歐的爸爸說了一段話:

「遊樂園和公園是屬於孩子的世界,那裡的遊戲規則常常並不是大人說了算,里歐不能一直害怕比他高大的孩子,他若不想接受別的孩子訂的規矩,就得找出方法來。」

後來幾次處理類似案例和德國家長溝通的過程中,我漸漸發現這樣的想法其實與多數的德國家長無異,但這不表示他們漠視孩子受到欺負。他們內心固然很掙扎要不要從中介入,多數最後都只會提供幾個建議給孩子,讓孩子自己決定該如何處理。德國人堅信孩子必須具備自信心和良好的社交能力才足以應付各種不同形態的霸凌。他們認為應該放手讓孩子去學習如何巧妙的解決衝突,而不是教孩子以相同的暴力方式回應。家長如果只告訴孩子被欺負時要還擊,對幼兒園學齡的孩子來說,就缺乏練習以更理性安全的方式來避免爭執,爸媽原本希望孩子自我防衛的原意,反而容易讓孩子錯誤解讀成「拳頭大才是硬道理」,也可能會因為缺乏判讀情勢的能力,身陷危險中而不自覺。

當孩子在為了搶玩具或遊樂設施而互相推擠時,德國人會避免過早介入孩子間的爭執,他們選擇先在一旁觀察一陣子,讓孩子自己學會判斷情況作出反應,練習用言語和態度來代替拳頭。有些孩子從一開始玩具被搶走會哭哭啼啼,進步到會拿別的玩具企圖以較文明的方式來「以物易物」或是被攻擊時會反推回去大聲說「Stop!」。從過程中,孩子會慢慢發現,有很多方式比邊打邊哭更有效,試著以堅定的口氣制止對方的行為時,其實正是向霸凌的一方釋出「我並不怕你」的訊息,而大聲喝止也可趁機讓在附近的老師或大人聽到來注意狀況,避免衝突升高。

大部分德國父母會做的,是多帶領孩子去參與不同的課程活動,讓他們有更多的機會去練習與其他孩子的社交互動能力。他們也會在家裡演練可能的霸凌場景或對話,一步步幫孩子釐清過程中是否有更好地對應方法,面對惡意的言語攻擊時,如何以幽默感化解,但絕對不會在知道孩子受到欺負了就立刻氣急敗壞的要對方家長負責。其中也發生過幾位大孩子哭著要求爸媽去找欺負他們的孩子理論,這種情形下多數的德國爸媽都會拒絕,他們只會給予建議並引導孩子找出方法解決。「我可以幫忙你一起找出方法來,但是我無法代替你去解決問題。」是德國人在面對兒童霸凌問題時的鐵血教育,他們固然會請老師從旁協助孩子面對問題,卻鐵了心腸不替孩子出頭。

如此堅持不干涉「屬於孩子世界的遊戲規則」,其實是深切的希望孩子可以鍛煉出「生存本能」,因為他們很清楚霸凌的現象絕對不會只出現幼兒園裡,往後在學校,在職場,在以任何形式存在的人際網絡中都冷不防會發生類似的事件,若爸媽沒有讓年幼的孩子累積處理人際關係衝突的經驗,往後被霸凌的強度和頻率就可能會增加,因此與其去要求別人「孔融讓梨」,不如讓孩子學會如何捍衛自己。

陪伴孩子走過這個困難的階段,讓他們明白在人際關係中需要尊重他人的底線,而自己的底線也不應該被無故踐踏。同時耐心的解釋,爸媽不直接介入調解並不是因為不關心,正是因為清楚唯有他們自己正面擊破衝突的困境,惡夢才不會一再重演。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德國幼兒園原來這樣教 2017-02-13
關鍵字: 孩子里歐霸凌自己德國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