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功課好就是好學生?!

你聽見了孩子的求救訊號嗎?資深動作治療師帶你從孩子的言行看見孩子的問題
你聽見了孩子的求救訊號嗎?資深動作治療師帶你從孩子的言行看見孩子的問題

罰站算不算體罰?

我在幾年前的一場親子講座中,聽到講者提到語言暴力和身體暴力。她舉了以下的例子:

一個班級的學生,最近常常請假,老師就要求那些請假的同學把假單拿出來。有些同學拿了出來,但另一些同學卻拿不出來。於是,老師就讓拿不出假單的同學罰站整整一節課。

終於等到下課了。這些同學結伴去校長室。「校長,」他們問道,「罰站一節課,算不算體罰?」

據講者說,這些同學並非想告狀,只是單純地想知道、釐清狀況。這也難怪,現在許多孩子都知道有113 家暴專線可以打,會這麼直接詢問,或許不足為奇。

若您是那位校長,您會認為老師和孩子並沒有肢體接觸,所以不算體罰?或者,

這根本就是大(老師)欺小(學生),已經構成了體罰式的關係霸凌?您將如何回應?

霸凌並非新鮮事

「霸凌」(bully)是近年來很受到關注的議題。黃心怡諮商心理師在一篇文章中,提到霸凌是指「學生長時間、重覆地遭一個或多個同儕用負面行為對待,包括不斷地欺負、捉弄,或把他當出氣筒。霸凌又分為——情緒霸凌:如嘲笑、譏諷的方式。關係霸凌:如排擠、孤立某人等。肢體霸凌:意指用毆打方式威脅、恐嚇受害者。」

以前,我們也許曾經聽到或看到,幾位學生在校門口等著某一位同學,等這位同學出現時,一夥人就把他團團圍住,可能是要錢,也可能是「給他點教訓」。或者,在一個班級或團體當中,總是有那麼一兩位同學特別「顧人怨」,經常遭受其他人的訕笑、言語或肢體攻擊。

兒福聯盟「二○一八臺灣校園霸凌防制現況調查」中提到,近七成兒少曾有接觸校園霸凌的經驗,他們之中有六成五是霸凌事件的旁觀者,而有將近兩成的人曾遭霸凌,霸凌別人及曾經霸凌人、也遭受過霸凌者則各占近一成。調查並指出有近三成五的兒少認為很難去幫助受霸凌的人,只因擔心被同學連帶討厭。由此可見同儕關係是校園生活中重要的一環,所以同儕壓力會影響他們是否願意面對及處理霸凌問題。

一般來說,校園霸凌是青少年在社會化過程的偏差行為,但有更低齡化的趨勢。幾乎在所有青少年的身上,都可以看到反抗權威的心態和行為,只是程度的高低有所不同。這個時期的孩子,會在自己的身心發育歷程中,發現他們能夠主導自己,也會試圖掌控外在的人事物。因此,青少年就開始學習運用權力來支配別人。

校園霸凌多出現在國中

另外,根據兒福聯盟二○一七年針對十八歲以上成人進行的「臺灣社會大眾校園霸凌網路經驗調查」指出,校園霸凌發生的時間以國中時期近七成最多,其次為國小占約四成六。眾所周知國中是社會化的關鍵階段,青少年在此時開始逐漸脫離父母、師長的主導,嘗試建構自身的人際關係,同時建立身處社會之中的遊戲規則。調查也發現,高達近七成六的民眾過去曾接觸過霸凌事件,在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事件中有三成八的人是被霸凌者,近四成二的人為局外人,只有不到一成的人挺身而出。

當大多數功課好、行為佳的「好」學生,遵循著由校方和老師所主導的社會規範中,那些不見容於所謂「正常」社會的「壞」學生,就會開始像或試圖建立自己的人際網絡和規範。如果他們所目睹的「正常」社會關係,是由權威所建置和主宰的,就會把它移植到本身的社會藍圖中,並且以自己為權力中心。

學校,其實就是一個小型社會。青少年一旦離開了父母的照顧和保護,就必須面對校園環境中的權力不平等。如果一個孩子本身沒有太多的知識、金錢和在校園中的社會地位,也就是來自老師和同學的肯定,本能的、生物性的力量,就是青春期中孩子們極佳的權力來源。

我個人就曾經遇到被霸凌的孩子。

活潑的學妹、酷酷的學姊

幾年前,我獲邀到一所國中去帶領一個為期兩天的成長團體。參加這個團體的成員和學校輔導老師的關係都不錯,也都不是班上或學校的麻煩份子。另外,輔導老師也望透過這個誰都沒有體驗過的活動,幫助孩子們建立自信。相對而言,這應該是比較好帶的青少年團體。

在團體的第一天,我看到這群孩子分成兩組坐著。我知道輔導老師並沒有事先分組,而是她們自動自發就這麼坐了。一組人聊得很開心,不時說說笑笑,甚至相互追逐玩耍,另一組人反倒比較安靜,雖然也有聊天,但總覺得她們比較悶。

等到我請大家自我介紹時,我才知道這兩組人馬一是活潑的國一生,另一是較內斂的國二生。她們在團體當中就如同在休息時間一樣,只和自己﹁組﹂裡的伙伴互動,兩組之間幾乎沒有什麼交集。在團體進行中,國一生非常投入,國二生則意興闌珊,時常找機會提早休息,需要我三請四請才又融入團體。另外,我發現國一組的孩子,有點不敢和學姊靠得太近,國二組似乎也不太搭理學妹們。

等到第一天下午,在某個團體活動中,我總覺得這兩組人馬彼此之間好像有些卡卡的,稍後越來越覺得不對,於是當場喊暫停,請大家回到教室中間圍成一個圈坐下來聊聊。

因為他們功課好啊!

等到大家都坐下來之後,我先說明為何中途喊暫停的原因,以及我看到、感覺到了什麼,接著就邀請成員們說說自己的感覺。這時,她們所熟悉的輔導老師也加入,我心想這樣也好,有她們熟悉和信任的成人在場,她們或許比較願意發言,畢竟我和她們初次見面,也才相處了幾個小時而已。

首先是國一組的部分成員先發言,稍後國二組也有少數人開口說話。隨著溝通過程的進展,後來反而是國二孩子的發言比較踴躍。她們從團體中的情況,一路講到自己平常在班上和在校內的狀況,我這才知道,這個團體中大多數成員是遭受霸凌的對象。

原來,這幾位同學經常跑輔導室的原因,不是因為調皮搗蛋被導師送過來,而是他們將輔導老師視為傾訴的對象和精神上的支持。她們多半在學校過得並不快樂,課業成績也沒有特別出色,加上部分孩子的家境比較困難,相較於班上其他同學,處境就比較弱勢。

據她們說,自己不會也不想招惹別人,但別的同學卻會無緣無故地欺負她們。比方說,下課時他們就很單純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某些同學經過她們身邊,就會出言挑釁,或者直接出手拍打她們。我想,沒有人天生願意受到這種對待,她們當然不高興,雙方於是發生爭執。等老師聞聲前來,卻總是袒護那些挑釁者,讓她們覺得非常不公平。

當我問她們,老師為什麼總是偏袒那些人?一位國二成員就說:「因為他們功課好啊!」

努力用功卻考不好,是誰的錯?

為了確認這並非片面之詞,我轉頭看了輔導老師一眼,接著邀請她說說自己的看法。輔導老師在這所學校也待了三、五年,對於各班級的狀況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她說,事實的確如此。這些孩子經常找她聊的,就是這些事件所引起的負面情緒與想法,而且她們也無法理解,難道功課好就可以為所欲為嗎?只是,這位老師也很無奈,因為她在學校並沒有相對的影響力,很難避免這種情況再度發生。她能做的,就是歡迎孩子們隨時來找她,同理她們和給予支持。

這些孩子聊得越久,就越願意聊。這樣的互動,打開了她們的心房和心防,尤其是國二的成員,她們原本都很酷,發言僅限於彼此小聲交談,在團體中很少能聽到她們的聲音。話匣子打開了,我也就更清楚她們的狀況。

有個孩子說,她自己也不願意功課不好,但是讀了老半天就是考不好,有什麼辦法?基本上,用功讀書卻無法得到好成績,可能是唸書的方法需要調整,或者是唸書時剛好精神不濟,所以事倍功半。這個孩子繼續說,因為自己課業表現不盡理想,她在家中也看不到大人的好臉色,甚至經常被疏於照顧她的父母罵「笨」。「他們就一直罵我笨,」這孩子氣沖沖地說,「那我的成績怎麼會好嘛!」

其他人陸續說出自己在公車上如何被同班同學挑釁,搞得自己有時候只好走路回家,路程還有點長,所以總會遲些到家,免不了又挨父母一頓唸,真是冤枉。問她們為什麼不直接向父母解釋?「他們才不會聽啦!」孩子們大多覺得自己不被父母了解,父母似乎也不願多花時間在她們身上。

我心想,難怪這些孩子,尤其是國二生,總是非常「省話」,和「酷酷嫂」真的有得拚。正因為缺乏與成人建立正向關係的經驗,導致她們不輕易信任父母師長,只能從處境相同的伙伴和輔導老師那裡得到傾聽、安慰和支持。

你可以不理他啊!

孩子們仍踴躍地說著自己被欺負的經驗。這時,一位相對沉默的成員忽然開口說了一句:「你可以不理他啊!」接著,她就描述自己某天下午是如何又遭同學挑釁。她當時選擇不予理會,結果對方講久了也自覺沒趣,就摸摸鼻子走了。有時候,如果同學開始動手推她,她就會立刻起身站直,告訴對方別再煩了,不過她通常是沉默以對。

這時,部分成員質疑這樣的應對方式,只怕更助長挑釁者的聲勢,以為自己很好欺負而得寸進尺。於是,她們之間就發生了小小的爭執,沉默以對的同學覺得越和對方槓,情況會越糟,若鬧到老師來查看,自己反而又被冤枉;主張反擊的同學,則表示自己在老師眼中反正都已經「黑」了,倒不如挺身捍衛自己,免得被人看扁。

輔導老師和我就專心聽著他們彼此溝通、交換意見。如果她們能彼此建議和學習,會比什麼都由老師口中說出更具說服力,印象也會更深刻,畢竟這是出於她們自發性的表達,若能藉由彼此表述和支持的力量,找出更多應對方式,在某種程度上,就達到了成長團體的目標。到了第二天,國一和國二組之間開始有了互動。

這些孩子真的都不壞,反而很令人心疼。她們唯一的錯,就是家裡不夠有錢、功課不夠好,因此被同學欺負,也被老師看輕。輔導老師在事後謝謝我帶給孩子們這麼特別的體驗,而且她原本對於某些事情只知道個大概,聽孩子們說了之後,才更加了解他們在學校的艱難處境。遭受霸凌的痛苦,真的不是外人能輕易理解的。

父母可以這樣做

同理、堅定、幽默、溝通

無論您的孩子是否遭受霸凌,這些方法可以協助他們度過難關,或是防範未然:

1. 請家長避免介入孩子之間的爭吵。衝突管理是成長過程中的必經之路,也是需要學習的課題。排解糾紛並不容易,大部分的人也都希望儘量避免紛爭,但衝突的產生畢竟在所難免。因此,孩子必須學習如何面對和化解糾紛。孩子們常常十分鐘前還在吵架,吵完之後又一起玩耍笑鬧。因此,請以直覺判斷和決定,若孩子的安全堪虞,就要介入處理。

2. 留意孩子的交友狀況。當您看到孩子和同伴們相處時,請觀察他們的神情和態度是否與平常不同。表情有沒有不自在?態度是否退縮?孩子的身體語言是否透露著恐懼?或者,當孩子獲邀到某位朋友家玩時,他是否不太願意?若是,就要深入了解。當孩子表示自己被欺凌時,也要仔細聆聽、同理和接納他們的處境。另外,鼓勵孩子多交好的朋友。霸凌者通常會找落單者下手。

3. 在前述青少年團體中,那位說出「不要理他們啊!」的成員的方式就很好。不予理會,需要的是有心理準備和保持冷靜,因為對方在感到自討沒趣而放棄之前,很有可能變本加厲。

4. 態度要堅定明確。同樣是這個孩子的作法,當遇到挑釁時,請挺起身子,語氣堅定地告訴對方別再這樣,並且直視對方。這不容易做到,父母可在家協助孩子練習。

5. 保持幽默感。愛找別人麻煩的孩子,通常期待看到對方害怕的神情,並因此覺得自己有能力掌控一切。若被欺負者出其不意地表現幽默感,例如說:「你終於來了!我正好有事要問你……」或稱讚對方今天的打扮真有型,對方一時之間會不知所措。這時,主導權就轉移到原本弱勢的一方。

6. 和老師及霸凌者的家長溝通。即使孩子年紀還小,也可鼓勵孩子邀請欺負者一起找老師談談。若情況嚴重,家長亦可和孩子的老師、甚或欺負者的家長溝通。不過,對方的父母可能會認為自己的孩子絕對不是這樣。若是如此,就告訴孩子遠離那些欺負者。

身體小教室

心身的力道和收放

在我帶領團體的經驗中,令我感到改變及收穫最大的,就是憂鬱症的朋友們。他們在團體的初始總是相當拘謹,習慣坐著低頭不語,身體姿態內縮、下沉,身體動作也多半是小而輕緩飄忽的,沒有明確的方向性和力道。在團體最後的分享時,大多都保持沉默或靦腆地微笑,接著又低頭、縮身,被問到什麼,常會說:「不知道。」隨著團體次數增加,他們的身體逐漸開展,動作越來越有變化、張力和創意,脊椎更挺直,也看得到他們的臉了,笑容和口語表達亦隨之出現。

這些成員們一開始給人的感覺是不確定周遭、也不確定自己,所以動作的型態、方向和力量都不明確。大家可以想像一下,這樣的身體態度,會帶給您什麼樣的感覺?等團體到了中期,他們漸漸打開自己的身體,身子挺得直,動作質地也越來越清晰,這樣的身體態度,給您的感覺又是什麼?

當一個人身體不適、心情欠佳或缺乏自信時,體態會比較緊縮,頭也抬不太起來。反之,當一個人神清氣爽、心情好或充滿自信時,經常是抬頭挺胸、大步向前的。收縮、無力的身體樣貌,正是容易遭受攻擊的體態。攻擊者通常專找弱者下手,因此,可以從體態的調整來建立身心自信。

身體雕塑家──打造自信的好體態

凡舉眼神、表情、姿勢、動作和身體周圍空間(proximity),都是身體語言的各個面向。有個笑話是這樣的:

路人甲:「請問如何走到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美國紐約市聞名全球的音樂表演中心)?」

路人乙:「練習、練習、練習(Practice, practice, practice.)!」

因此,充滿自信的眼神、表情、姿勢和動作,也都是可以經由學習、練習而熟悉,進而成為自身肢體語言的一部分。

以下活動適合兒童和青少年:

STEP 01 和孩子聊聊清楚說出「不」和「停」的重要性、什麼時候應該說,以及若該說的時候不說,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以及孩子對這些狀況的感受。接著,先和孩子面對面站著,然後繞著她/他的身體移動。此時,您就在孩子的身體周圍空間內。當您移動時,請由遠而近,讓孩子感受自己的個人舒適空間,以及探索對孩子而言的「太近」。掌握了這個身體距離,當威脅靠近時,孩子就會提早警覺。

STEP 02 若您是和好幾位孩子在一起,可以請大家圍成圓圈,在形成圓圈的過程中掌握自己和他人的舒適距離。請孩子假裝騷擾您,當您說「停」時,請嘗試以嘻皮笑臉、用怪聲音、看地上或身體向後退縮等方式來說出這個字。結束後,和孩子討論一下彼此的感受。

STEP 03 接下來,仍然請孩子假裝騷擾您,但這次請以堅定的方式說「停」:先向前(稍微朝斜前方)跨一步,雙膝微微地彎曲,以穩住身體重心;站姿直挺,彷彿您的脊椎可向上和兩旁無限延伸,給人一種「高大」的感覺;臉部表情嚴肅、看著假裝騷擾者的孩子;以沈穩的聲調說出「停」。說話聲音不用很大,但是語氣要很嚴肅。

STEP 04 帶著孩子交互演練上述表情、站姿和聲音,一同探索各種「堅定」的姿勢和體態。當孩子站穩時,先徵求孩子的同意,然後從前、後、左、右等方向輕輕推她/他,看孩子是否會失去平衡。若會的話,請孩子調整自己兩腳的位置,讓左右腳成對角線的前後位置。站穩之後,再輕推著孩子,讓她/他的身體學會如何保持平衡與穩定。

STEP 05 接著,讓孩子反覆演練,有時候說「停」,有時候則說「不」,注意孩子的聲音必須深沉堅定。若有好幾個孩子,則可兩人一組交互演練。等孩子熟悉堅定的身體姿態後,再請他們向前跨一步的同時,也向前伸出一隻手,要豎起手掌好像擋住什麼東西似的,另一隻手則插腰。一般而言,踏出的腳和伸出去的手要在同一側,這個動作才會順暢有力。當孩子擺好這個姿勢之後,同樣可以先徵求同意,再輕推孩子的身體和伸出去的那隻手,看看是否真的很穩。再讓孩子反覆練習幾次。之後,再次和孩子討論這個練習帶給她/他的感受,以及孩子認為什麼時候需要用到它。

STEP 06 另一種面對騷擾者的方式,就是轉移對方的注意力。請孩子再度假裝騷擾者,當她/他口中唸唸有詞走近您時,請您舉起一隻手,朝孩子的斜後方這麼一指,伴以驚訝的表情和語氣大聲說:「你看!」說完之後,立刻朝您指的方向穩穩地走過去。和孩子交互練習。當一個人的身心開始軟弱時,只會越來越軟弱,遭受攻擊的機率就越大。這個位移動作比較複雜,所以可能更需要多練幾次。

最後告訴孩子,即便心中感到害怕,但身體依然可以「假裝」很鎮定與堅定,訣竅就在多練習。此外,更可以和孩子一同列出她/他經常活動的範圍,例如:教室、校園、安親班附近等等,然後列出每個地方的求救資源,例如:老師的辦公室、商店和任何有大人的地方。掌握環境,就更有勝算。

看更多好書內容

  • 你聽見了孩子的求救訊號嗎?資深動作治療師帶你從孩子的言行看見孩子的問題 2020-02-14
關鍵字: 孩子自己霸凌老師身體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