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從摔角大帝到動作巨星 杜威.強森

從摔角大帝到動作巨星 杜威.強森
從摔角大帝到動作巨星 杜威.強森

ESQ:老兄,你帥極了。

杜威.強森(以下簡稱DJ):呵呵呵。

ESQ:那個笑容是宇宙共通的人類語言。你曾經想過,你現在有多大咖嗎?

DJ:我剛從健身房回來。當我開在日落大道上時,我看到一面巨大的《加州大地震》的看板,我說:「哇,好棒!這就對了!」我就這樣,變得很感動。然後,我對天發誓,我轉過頭來,看到一面更大的看板,上面是《好球天團》。老兄,我真不敢相信。

ESQ:這趟路還真特別。你看起來好像我以前三不五時會看到的一個老摔角手。

DJ:我很幸運,在進軍好萊塢之前,過過那種日子。我沒有餓肚子,第二天都有得吃。我到好萊塢來,想要一個長長久久的職業生涯,而且我不怕冒險,因為銀行裡還有一塊錢。我不是被錢所逼,也不是為了想要能成功轉換跑道。而且我夠聰明,了解我一定不會知道所有的答案,我必需和聰明的人來往,願意冒險,也願意接受失敗。(他的助理拿了一盤食物給他。)

ESQ:你吃什麼?

DJ:馬鈴薯和雞肉。健身後吃的。

ESQ:馬鈴薯怎麼煮?

DJ:切成薯條,但用烤的。超好吃的。雞肉就單純燒烤,只加了一點某種烤肉醬。

ESQ:你要暫停10分鐘吃東西嗎?我不想害食物冷掉。

DJ:不用,沒關係。我很少坐著吃東西,所以,這樣很好。

ESQ:只要你覺得舒服就好。

DJ:很好玩,記者會走進來,然後說:「非常謝謝你坐下來和我聊天,我知道,你已經忙了一整天了。」我得老實跟你說,我們其實就是坐在這裡聊天而已,這是最輕鬆的事了。一切都不用花錢,我們在飯店裡,有免費的食物,我們就只是閒聊。

ESQ:很久以前,我訪問過米基.洛克(Mickey Rourke),在他放棄演戲去打拳之後。他覺得演戲不夠man。我訪問過其他似乎因為別的理由,而對這一行感到很痛苦的演員。你卻只覺得好玩。

DJ:我覺得,為了一晚賺40美元去摔角,然後每天3餐都在鬆餅屋(Waffle House)解決;每個周末在跳蚤市場摔角,然後是在州立農產品博覽會或汽車經銷商大會上摔角,或是在穀倉裡演「剃刀秀」, 就是我用剃刀割我自己的額頭⋯⋯。那些日子裡,我從來沒懷疑過:「喔,這是我活該嗎?我是真正的男人嗎?」從來沒有。

ESQ:《力挽狂瀾》(The Wrestler)有多寫實?內容都是真的嗎?

DJ:很寫實。我會做剃刀秀。我有一次接到世界摔角娛樂公司(WWE)的電話,說:「(WWE總裁)文斯要見你。」我去了他在總部的辦公室,他說:「我真的覺得你潛力無窮,但你還沒準備好。你應該去田納西州孟菲斯市,我要你去那裡學學這一行的一切。」我要走的時候,他又說:「你繼續努力,但不要去了那裡,然後還用剃刀割你那該死的額頭,聽懂了沒?」

在60、70和80年代初期,訓練員會折磨你,最後會打斷你的什麼──他們會用可以治好的方法,弄斷你的腳踝。這一行就是這樣,好確定你學會尊重摔角。真是瘋狂。我爸爸(洛基.強森,WWE名人堂摔角家),沒有打斷我的骨頭,但他每天磨我,磨了好幾個月。

ESQ:你喜歡演電影的程度,像你喜歡摔角一樣嗎?

DJ:摔角是很親密的運動。你可以把手伸出去,碰到摔角選手。我在演電影時,不會有這樣的接觸,但衝擊力道更大。演電影,你可以創造較長久的生涯。摔角是有期限的,有些摔角選手不注意這種期限。米基.洛克在《力挽狂瀾》裡的角色,就是我爸爸,就是我的叔伯,就是我的許多家族成員。那是他們唯一會做的事,而最後,他們會落到為100美元去摔角,為200美元去簽名會。

ESQ:你在努力要當上演員的路上,曾經懷疑過自已嗎?

DJ:當我第一次進入演藝圈,我有很好的機會,拍出一部好電影。我在2005~2007年連3年都有作品推出,有很長一段時間,大家會說:「噢,他是那部沒那麼好的電影裡,最棒的部分。」我開始懷疑:「我選對了嗎?我是不是應該在摔角界再待一陣子?然後,預算愈來愈低,片酬一直沒漲,事情也沒什麼進展。

ESQ:事實上,你也變小隻了。

DJ:大明星不是我這種型,我看起來也不像他們。並沒有一個藍圖或模型說,「這人以前是美式足球員,也曾經摔角過,他有這麼高,這麼重。他是非裔和薩摩亞混血兒,有刺青⋯⋯。」然後,變瘦了,不再健身得那麼勤,和摔角及巨石這個綽號都保持一點距離。有很多事都變了,當時我身邊的人,覺得那是最應該做的事,而且,我也認同、擁抱這些作法。呃,通常,當你開始當別人而不是你自己時,你可能會走運,事情可能有一陣子很順利,但它最後都會反撲回來咬你的屁股。因此,在大約2010年時,有那麼一刻,一切都變清楚了──我就是感覺到,對,這行不通的,我必需停下來, 重新調整,重新評估,改變週遭的一切──那時,我還得再拍一部電影,但至少,我要以自己的真面目拍一部片。

ESQ:你現在有多重?

DJ:108、113、118公斤,依角色而定。我想,拍《加州大地震》時,是108公斤。但我覺得有意思的是,當你終於做出那個決定,當生活裡的一切都變得很清楚時,體重就不再是重點。就像是,誰管你到底多重?就去好好演出吧。

ESQ:那一定是種解放。健身一定一直是你的生活方式。

DJ:我很小的時候,5歲時,我和我爸爸一起去拳擊場和健身房,看那些人整天摔角,舉重。那是個不同的世界。每樣東西都髒兮兮的:骯髒的健身房,骯髒的墊子。我爸爸說:「我6點起床,你也要6點起床。我喝咖啡,你喝柳橙汁。我上健身房,你和我一起去。」然後在墊子上,我會滾來滾去,這些傢伙會把我摔來摔去,和我一起摔角。問題永遠是:「你要什麼?」你得早上起床;你得有所行動;你得努力;你得流汗。要舉起很重的鐵塊,要流很多汗,會搞得很髒。

ESQ:你曾經相信直覺而出錯嗎?

DJ:我從來沒有因為相信直覺而出錯過。進演藝圈時,那真的是我唯一擁有的東西。我沒有背景──茱莉亞音樂學院或表演藝術學校或那類的學歷。你可以讓身邊充滿很棒的人,很聰明的人和很好的資源,但一切仍來自這裡(指著他的心)。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曾說過很棒的一句話:「拍電影,重點永遠是關於聲音。你要聽那麼多聲音,但你永遠要注意聽你內心的那個聲音,它總是告訴你,還不夠好。」

ESQ:那個聲音會造成很多傷害。

DJ:曾經有一段時間,機會很少而且很分散,就像牆上的細小裂縫一樣。如果有個機會朝我而來,我會又抓又咬,盡我所能,確保我抓住那個機會的喉嚨,而且不會放手。現在,機會比較常出現,有比較多朝著我來了,但我仍然盯著它看,好像它是條裂縫,而且我會攻擊它。我離可能再被趕出這個圈子已經很遠了,但老兄,我常常會想到這事。那是我的「我們得確定,事情會這樣」以及「來吧」這種能量的來源。

ESQ:我不知道,當了爸爸是否讓那種感覺更明顯?

DJ:絕對是。我因為女兒而有這種感覺。我一點也不希望她經歷這些。

ESQ:你開始換跑道當演員時,大家有認真看待你嗎?大家會不會覺得你是笨蛋?

DJ:當我和行銷主管、發行主管開那些重要的會議,看著大板子,想著我們該怎麼宣傳電影,要朝什麼方向,哪裡該施點力,哪裡會看到票房增加──沒有什麼問題經過我面前會讓我說:「哇,那個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情況就好像,我以前就經歷過這些棘手的事。我從來不太懂,如果你在某方面成功,然後你換跑道到好萊塢去,你為什麼不把摔角和美式足球的同樣那套訓練和方法用在這裡?意思是:讓我身邊都是很棒的表演教練;一定要有一個好導演。我需要和好演員來往,來讓我更厲害;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幹什麼,我需要好的表演教練,我需要好導演,我需要幫助。曾有人說,我有潛力。我想我有。我們就來試試看吧。而那會讓更多人說:「好,我們來試試吧。」相較於:我想我會很棒。我要拍30、40部電影。

ESQ:我認為,沒有一個說自己很謙虛的人,看來是謙虛的。

DJ:說得好。

ESQ:我會喜歡《好球天團》嗎?

DJ: 你會愛死。我演的這個角色,Spencer Strasmore,擁有我所夢想的一切。我夢想成為美式足球聯盟的球員、獲選最佳球員、賺大錢、買房子給爸媽、所有的事情,就像他做過的一切。

ESQ:真是美好。

DJ:那是我當不了的人!諷刺的正在於此。

ESQ:你的製作公司叫「7塊錢」(Seven Bucks Production),是因為你曾經真的名下只有7元?那些故事好像總是來源不明。你以前真的只有7元?

DJ:真的。1995年,(退出加拿大美式足球聯盟卡爾加里狂奔者隊後),我飛回邁阿密(Miami),打電話給我老爸說:「爸,你得來接我。」我那時沒有車。他從坦帕(Tampa)開著他的小卡車來邁阿密載我,我們沿著I-75公路往北開,那條有名的鱷魚小徑,我想著,該死,我到底還剩多少錢?我掏出皮夾,我有一張5元,一張1元,還有些零錢。我記得我在想,該死,我全身上下只有7元。當時,我想要的東西那麼多。Warren Sapp剛簽下一紙數百萬美元的合約。就是他,在兩年半之前,(在邁阿密)把我打敗。我完全沒有嫉妒他,我們到現在都還是好哥們,而且我很替他高興。但情況就好像是,我一直非常渴望且非常努力想獲得的成功,除了我以外,我身邊每個人都達成了。而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刻。「7塊錢」這個詞,對我意義重大。

ESQ:我剛看了一段你(在拳擊場上)對著(前WWE經理)Vickie Guerrero唱歌的YouTube影片⋯⋯。對一個像你這種體格的人來說,你的聲音很纖細。

DJ:謝謝。在波里尼西亞社會裡,男人有136、159公斤重,女人甚至更重。但波里尼西亞男子,以會用柔和的假音唱歌而出名。聽起來真是美妙。那正是他們唱歌的方式,用一種八度音的溫柔假音音調唱歌。我的聲音會騙人。我會在迪士尼的下一部音樂動畫《Moana》中唱歌。

ESQ:曾有某個特殊時刻,讓你了解,你會當個成功的演員嗎?

DJ:大約3個星期前,我在家裡接到一封信:「這幾年一直很喜歡你的電影。非常令人開心。過了這麼多年,我覺得好像真的已經和你認識很久了,不久之前,看了你主持的《週末夜現場》節目(Saturday Night Live)。很棒。你繼續努力,以你的表現為榮,期待和你相見。史蒂芬.史匹柏。」

ESQ:哇。

DJ:那信讓我好像回到小時候。我樂翻了。

ESQ:在你摔角的舊影片裡,你在拳擊場上有句口頭禪:「Rutherford B. Hayes,王八蛋!」那是我聽過最好笑的話之一。

DJ:在WWE還沒上市之前,是一段快樂時光。因為沒人會注意,沒人會報導。我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我的編劇和我,每天晚上都自我挑戰。哪些是我們今天晚上能用有娛樂效果的方式說出的最錯亂、最粗野、最瘋狂的話?也許我們可以用童謠的調子唱出來:「Rutherford B. Hayes,王八蛋!」

ESQ:你以前在拳擊場上常常說「jabroni」。我愛死那個字。

DJ:我小時候,那是只有男人能用的字。當有粉絲在場,而摔角選手想講悄悄話時,他們會開始講嘉年華會的行話,因為他們以前在嘉年華會上摔角。我覺得,那好酷。Jabroni一直是個粗鄙的字眼。噢,這個jabroni,那個jabroni。但鋼鐵酋長(Iron Sheik)很愛在後台講這個字。Jabroni、jabroni、jabroni。大約在1998年,我想,為什麼我不能在電視上講?所以,我就開始公開講這個字,但鋼鐵酋長才是以此出名。

ESQ:你參與了關於鋼鐵酋長的新記錄片《The Sheik》。我不知道他的影響力這麼大。

DJ:他是位令人驚奇的世界知名摔角家。他是伊朗國王的保鑣。不可思議的人生。他是那些把我納入旗下保護並傳授良好知識給我的人之一。他告訴過我的一件事是:「進這一行後,就閉上你的鳥嘴。如果你想在這一行出人頭地,那就學會如何閉上嘴巴,打開耳朵。當你走進更衣室,只要聽其他人講就好。」那真是很好的建議。你去哪裡,都可以用得到。

ESQ:例如,好萊塢。

DJ:那些剛入行的年輕小伙子,以為他們什麼都懂,其實他們懂個鬼。你最好是保持沈默,打開耳朵。讓其他人開口說話。

ESQ:你心裡還有什麼其他話要說?

DJ:有,我和交往很久的女朋友Lauren Hashian住在一起,到現在大約有8、9年了。她是位歌手、作詞人。我們常待在佛羅里達,陪我13歲的女兒Simone。我們講了這些故事,討論很多行內的東西,成功的方法,但沒有提到Lauren,也沒提到我女兒。我總是喜歡確定,我們能找到平衡,擁有我的家庭生活,有Lauren Hashian,有我女兒。

ESQ:有智慧的男人。

DJ:你應該找個伴。我夠幸運能得到的這些了不起的事和成就?除非家庭生活穩固,否則這些都不會有。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君子雜誌

  • 君子雜誌 2015-08-18
關鍵字: dj摔角我們電影健身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