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金溥聰韜光養晦、棄鐵人三項 ,60歲後改當快樂廣播人

金溥聰韜光養晦、棄鐵人三項 ,60歲後改當快樂廣播人
金溥聰韜光養晦、棄鐵人三項 ,60歲後改當快樂廣播人

「老師,數到三我們就來喔,一、二、三!」

「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金溥聰。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一本書是……」

說話的人,曾是國民黨祕書長、駐美代表、國安會祕書長。曾經,他被視為是離中華民國總統最近、卻也是離總統府最遠的人,創下替馬英九操盤五次選舉皆大勝的不敗神話。包括兩次台北市長、兩次總統大選、與一次國民黨主席選舉。

外號「金小刀」的他,曾被日本媒體形容為沒有必須要死守的利益,也不需因害怕而和人妥協旳「台灣政界最危險人物」。日文「最危險的人」,是用來形容一個人果斷、有影響力,並不是負面批評的意思。

現在的他,雖已不在政大擔任教授,眾人還是喊「金老師」。

自2015年初因健康因素去職後,金溥聰就淡出政壇與輿論焦點,低調靜養。可能太少曝光了,導致許多人誤以為他不住在台灣,偶爾有朋友見到他,常常第一句話就問:「你回台灣了?」,其實「我一直住在台灣啊!」金溥聰總笑說。

如果不是因為前些日子莫名被兆豐案牽連,逼得他上電視自清,很多人還誤以為他已遷居美國,更不會知道,他正在籌備新的廣播節目《週末鍊金術》,每週將在空中分享他讀過的好書。

座右銘「變化是人生甘味」

主持廣播對金溥聰而言是新鮮的,符合他的人生座右銘,「變化是人生甘味」。過去他就曾主持過電視節目,在政壇10、20年下來更是什麼陣仗沒見過?但廣播要對著空氣講話,又不能講得像教授上課一般,對他來說還是頭一遭。

「常常錄完一集,工作人員都說OK了,但我自己聽完不滿意,就要求重錄!」金溥聰自嘲,他處女座要求完美的性格發作,節目型態調來調去,光是開播時間就已延了好幾次。

來到節目預錄現場,果然見他連開場方式也要確認再三,一個小節錄完,耳機還拿在手上就立刻問工作人員,「剛才那段會不會太長了?」

金溥聰不只頭銜少了,人也清瘦許多。「掉了7、8公斤」,他說,退職後身體恢復得不錯,但心臟裝了支架後,已不能快跑,他自嘲,「醫生說,我已從八缸跑車,變成四缸小轎車,不飆車就沒問題」,只好跟馬拉松和最愛的鐵人三項說再見了。「有時陪太太一起去政大「遛狗」,她快走,我慢慢跑」,他又補上一句,「被遛的就是我。」

他也開始學打高爾夫球。金溥聰說,以前他不打高爾夫,學了才覺得不服氣,「為什麼一顆球明明是靜止不動,卻也打不好?」所以花了很多時間練球,幾乎都是全程走完18洞,因為球技不佳,打的球忽左忽右,比別人多走好幾公里,自然就瘦了。

最近他聽朋友建議,爬山時在山坡上,挑一段路練習「倒著走路」。每次走約一公里,全身大汗淋漓,動作緩和,但運動效果非常好。

如此一年多的退休生活,就連太太周慧婷也覺得他過得太快樂了、甚至太閒了,還會指派他家庭工作,包括下廚煮飯。

今年剛滿60歲的金溥聰,人生似已進入另一個階段。只是當他話鋒一轉,談起時政,嗅覺一如往昔靈敏,對局勢無不掌握得極其清楚。

曾經最深入權力核心,如今身在局外,金溥聰怎麼看新政府施政、兩岸關係與國民黨的困境?心境又如何?以下是專訪精華: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你退職一年多一直很少公開露面,為什麼因兆豐案而願意受訪?

金溥聰答(以下簡稱答):其實我這次受訪不是要談特定案子,而是想要呼籲社會正視現今政治陰謀論泛濫的現象。這次兆豐案發生後,在媒體上出現許多陰謀論,尤其是某些親綠電視政論節目,公開點名或影射馬金、周美青洗錢。

回首馬總統第二任就職後,有太多不實謠言,包括洗錢、收受政治獻金,在媒體及網路散播。

謠言政治的現象也不只台灣,包括歐美民主國家也都面臨同樣問題。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有關希拉蕊的健康亮紅燈的謠言滿天飛,就是最新例子。日前美國右派的福斯電視台有個節目「Fox and Friends」,請來一位電視醫生(TV doctor),用一張希拉蕊的照片,繪聲繪影地分析她的眼睛瞳孔左右不平衡,代表腦內有痼疾,而且是從小就存在,講得口沫橫飛、天花亂墜。

但節目後來視訊訪問共和黨籍前眾院議長金瑞奇,金瑞奇反而當眾駁斥,要眾人不要聽信江湖郎中胡說八道。因為金瑞奇是共和黨重量級人物,公開支持川普。他站出來駁斥,最具說服力,謠言就會失去公信力。

問:為什麼社會愈來愈民主,陰謀論卻愈來愈多?兆豐案就是個例子?

答:人們在認知過程中,往往是選擇性閱讀、選擇性詮釋,選擇性記憶。對於政治陰謀論的謠言,即使是媒體作出平衡報導,或是中性團體出面公開闢謠,也都沒太多用處,他們只記得和自己立場相符的言論。這次兆豐案,綠營有關周美青和我的謠言之所以逐漸消失,多少是因為民進黨大黨鞭柯建銘在內部表示,如果有任何證據,他早就公布,這些臆測最後對民進黨沒有好處,非常不智。

要想減弱電視名嘴肆虐台灣政治的現象,最有效的藥方就是台灣各黨代表性人物,都能效法金瑞奇的道德勇氣及高度,站出來譴責那些毫無證據、惡意抹黑對手的謠言,即使對自己人也不護短。

問:台灣會有這樣的理性客觀的政治人物嗎?

答:寄望現今台灣政壇,可能只是緣木求魚吧。

很荒謬的是,民進黨已經執政,國會占多數,卻仍然不改在野思惟及作風,這真是荒唐可笑。綠營人士如果有任何懷疑,應該是去質疑自己執政黨為何不全力儘速調查。因為洗錢和內線交易相同,凡走過就會留下紀錄,只要一路追查必能水落石出。兆豐案和浩鼎案已拖了很久,至今蔡政府都尚未給社會大眾一個公開透明的結案交待。

親自出庭對質 據理力爭

問:你怎麼面對名嘴對你個人的批評呢?

答:我常常是部分政論名嘴喜歡虛構故事、攻擊批評的主要對象之一。我剛踏入政壇時,就曾決心要對抗抹黑的惡質歪風。從公職退下來後,面對毀謗訴訟案件,我都會親自出庭,和被告當面對質、力爭公道。主要是因為過去有些法官判我敗訴的理由,都不是被告對我的指控有所本,都是法官認為我是公共人物,必須退讓,忍受尖酸刻薄的評論。但問題的關鍵是,對方都是先編故事,辱罵攻擊都是針對那些虛構情節。而被告勝訴後,又故意曲解成他對我的指控是經過法院認證。孰可忍,孰不可忍?

問:但,你多次訴諸司法管道,似乎敗多勝少?

答:我雖是屢敗屢戰,但始終堅持,日前電視名嘴劉文雄、汪潔民指控我出國特權通關,利用公職人員辦理私務,一審已判決劉文雄敗訴,賠款道歉。汪潔民在他節目中公開道歉後,我已撤銷告訴。馮光遠指我和馬英九前總統有「特殊性關係」,用「法院認證的男妓」「人渣」等字眼辱罵我,民事二審也逆轉判他賠款道歉。法院判決尚未最後定讞,我還會堅持下去。

我太太說我是全台灣最相信司法的人,因為輸了那麼多次,都從沒出來高聲抗議司法不公。(笑)我不是喜歡告人,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我除了訴諸法律,也沒有其它途徑。

新政府有權力傲慢、雙重標準

問:你對新政府施政有何觀察?

答:新政府執政至今五個多月,有一句話,「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蔡政府一直公開要求國人多給一點時間,那不妨就等施政滿週年時,再來仔細檢驗各項施政表現。

但從施政風格來說,雖然才短短五個多月,卻已可以看出蔡政府呈現出權力傲慢與雙重標準的兩項特質。

問:怎麼說?

答:新政府要推動的事,即便是有違反憲政及司法的疑慮,都毫無顧忌,這就是權力的傲慢。例子隨手可拾,包括蔡總統首開先例,提名卸任大法官許宗力為司法院長;每週召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不但綠營、時代力量質疑她跨越憲政紅線,連她自己提名的許宗力都打臉,請她考慮停開。民進黨也無視違反民主法治的質疑,以法西斯政權的霸道,單一針對國民黨黨產進行清算。此外,蔡總統在被判貪汙罪的前交通部長郭瑤琪提出非常上訴前,公開寫親筆函給她,稱她「遭遇不公平的司法審判」,許多法界人士都認為,這是針對個案下指導棋,干預司法獨立。

民進黨執政至今,也完美地示範什麼是雙重標準,換了位置立刻換了腦袋。許多前朝作為,在民進黨在野時被他們攻擊的體無完膚,如今都急轉彎變成馬規蔡隨。

例如總統兼任黨主席不再會有憲政風險,而變成務實作法。政府取消勞工七天休假不再是無恥政客出賣勞工。「兩岸關係條例」中,民進黨版的「兩國」改回「兩岸」,也不再是出賣台灣。僅僅五個多月,類似的髮夾彎例子,同樣不勝枚舉。

問:兩岸關係已陷入僵局,你怎麼看?

答:馬前總統的兩岸政策包括三大主張,第一是不統、不獨、不武;第二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第三是互不承認主權,但互不否認治權。在兩岸互釋「求同存異」的善意下,使得過去八年兩岸關係得以維持和平穩定。

但蔡總統在獨派團體壓力下,不可能喊出對岸最在意的「不獨」,這就很難建立兩岸「求同」的互信。何況一些爭議事件接連不斷。例如,蔡總統出訪邦交國巴拿馬時簽下台灣總統(President of Taiwan),而非中華民國總統(President of Republic of China),隨後陳建仁副總統訪問教庭時又依樣畫葫蘆。更令人錯愕的是,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候選人,不只一人公開表示,不認同中華民國。

這類的事件一再出現,會讓許多國人認為蔡總統其實不是真正認同中華民國,她不斷強調的「重視中華民國」及「維持現狀」,只是空心的口號、障眼法。這也更讓北京有理由質疑蔡總統有「促獨」的隱藏議程(hidden agenda),讓兩岸互信降到冰點。蘇格拉底曾經講過,人唯有進入權力的核心,經過權力與責任的試煉,才能看出他∕她的個性,心態、及判斷力。

目前國內外關心兩岸關係的專家現在都拭目以待,想看看蔡總統在不接受九二共識的前提下,要如何發揮創意,求同存異,另闢新出路,突破僵局?

盡速化解藍營支持者疑慮

問:你怎麼看現在的國民黨?

答:洪秀柱主席面臨民進黨對國民黨法西斯政權式的清算,處境艱困,國民黨黨員當然要出錢出力,全心支持她。洪主席要團結同志,可用更多同理心、仔細傾聽黨內不同聲音,尤其是地方民代,為什麼那麼憂心黨中央不去特別強調「一中各表」?為什麼擔心黨中央「九二共識已經過時」的說法,會讓人認為黨中央走向「改變現狀」?洪主席需要化解藍營支持者的疑慮。

問:你從國安會祕書長任內突然請辭,外界有很多揣測。這段時間生活如何?

答:或許是我多年來參加鐵人三項比賽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共完成31次比賽)。導致我告訴眾人身體健康出了狀況,所有人都不信,連馬總統一開始都不能接受。今天早上外出運動還碰到一個陌生人,一開口就說很久沒看到我跑步了,我解釋現在因為心臟病,不能跑山了,他還不信,「你怎麼可能有心臟病?」

但我前後已經動過兩次心臟手術,共裝了六根支架。第一次手術,原來沒有人知道,是當時的柯文哲醫師,為了競選台北市長而洩露。第二次手術前,有一次我半夜胸悶醒來,把太太搖醒交代事情,讓她嚇到了,堅持我一定要退下來調養身體。

其實在運動場上猝死的,很多是我們這種喜好激烈運動的人。為什麼?因為一般人感到辛苦喘不過氣,就會去看醫生,但我們會認為是自己訓練不夠,還要練習。以前我很享受跑山坡路那種近乎自虐的辛苦,靠這個來放空、紓解壓力。現在回想,哈哈!原來就是心血管堵塞。

享受讀書、運動 做喜歡的事

問:身體調養好了,休息夠了,所以開始籌備廣播節目?

答:主要是想讓自己持續充電。以前工作很忙,買了很多書一直沒好好看。我打算把一些我以前看過的好書,重新閱讀,和大家分享,接著再介紹一些新的好書。

例如,我看日本作家曾野綾子寫的一系列面對晚年的書籍,《中年以後》、《何謂成熟》等十多本,現在她已經85歲,深入透視人生成熟的過程。

問:今年你60歲,心境如何?

答:曾野綾子的人生觀很能真實反映我目前心境。人生是中年成熟後才真正開始,因為荷爾蒙分泌少了,眼睛變得比較明亮,可以較冷靜地來看一些事情。你能了解世界不是那麼黑白分明,一定有些曖昧存在,也比較懂得人性。見的人多了,什麼樣是趨炎附勢的人、什麼樣是敦厚的人,多少看得出來。看事情也會看較多層面,這就是成熟。

我受到她的影響,認為中年以後應該學會瀟灑地面對人生,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我現在想做又喜歡做的事就是讀書、運動,讓身體健康,心情活潑開朗。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遠見

  • 遠見 2016-11-04
關鍵字: 總統台灣金溥聰溥聰兩岸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