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合隆毛廠董事長陳焜耀》逆來順受,有捨才能有得!

合隆毛廠,一家超過百年歷史的羽絨製品製造廠,也是亞洲歷史最悠久、布局最廣的專業羽絨製造廠。不過在20多年前,合隆毛廠卻曾因分家,客戶大量流失,導致快瀕臨破產的困境,第四代經營者陳焜耀挺住壓力,因為他堅信沒有夕陽產業,只有夕陽腦袋,為這個產業求創新突破,終於找到羽絨產業的一片天……

輕飄飄的羽毛,曾是合隆毛廠董事長陳焜耀不可承受之重,但如今,合隆不但是經濟部選出的2012年度優良百年老店,在全球各地獲獎無數,陳焜耀本人更在2006年首度以亞洲人的身分,出任國際羽絨羽毛局技術委員會主席的角色,成功帶領亞洲羽毛業登上國際舞台。

陳焜耀學生時期常到工廠打工,更小的時候,還坐在摩托車前油箱上陪爸爸去工廠,就像西部牛仔般,覺得很威風。「雖然我是庶出二房的小兒子,卻和爸爸始終很親密,但一開始,我只想當老師,根本不想碰家族事業,只求有間房子安穩過一生。」

在父親堅持下,陳焜耀打消出國夢,待在父親身邊學習生產羽毛技術。1990年,陳焜耀被迫接手臺灣合隆,原因是父親突然罹癌,病情迅速惡化,庶子的身分在家族兄長堅持分產時,不敢爭多論少,致使最後只分得合隆毛廠這個最不被看好的工廠,加上所有的人又無意經營深圳廠,陳焜耀只得變賣個人的家產,吃下兩家公司的持股,一下子就陷入無現金周轉的危機中。

太過依賴單一市場

導致營運出現危機

「爸爸臨危時一再交代:絕對不可分家!但兄長卻堅持分家,力量一下就分散削弱了!」在此之前,陳焜耀跟著父親學做生意,好不容易打開日本市場,營業額幾乎百分之百依賴日本,甚至主要客戶就占總營業額的七成。

這種失衡的「體質」,導致後來百病叢生。「因公司風雨飄搖,同業都在一旁等著看合隆垮台,而公司一手栽培出來的業務人才,也因信心不足,紛紛另立門戶,還回頭搶走日本的訂單,讓公司陷入絕境,連買原料的本錢也沒有。」

此時陳焜耀想起「好久沒和美國人做生意了!」於是積極開拓美國訂單,正好美國廠商也備受中國羽毛製品品質低落之苦,急著尋找合作夥伴,而臺灣合隆早已達到日本業者挑剔的高標準。當下雙方一拍即合,臺灣合隆絕地重生,自此生意愈做愈大。

如今合隆在加拿大、德國、波蘭和日本都有投資相關企業,光是亞洲就有六個生產基地,更掌握了冰島雁鴨、加拿大白鵝羽毛羽絨等世界頂級羽絨的主要產量。合隆產品主要分成三大類:一是羽絨原料,二是寢具產品,三是一般成衣,少部分內銷,絕大部分外銷至歐洲、美國、日本、韓國等世界各國,且從工業產品到消費性產品皆系列完整,消費性產品更打出自有品牌,不論羽絨被、羽絨枕、睡袋、夾克和背心等,高品質的羽絨製品都帶給消費者一個穿、蓋舒適的新感受。

學習想要有好成績

一定要找最好的教練

回首笑看當年,習慣逆來順受的陳焜耀,並沒有因起步比別人差而怨天尤人,反而認為「從人性觀點來看,這一切都很正常!」當年被譏「留下來沒路用的」一群忠心員工,如今不論事業發展和物質報酬,都遠優於當年的離職者,證實天道仍在、義理常存。

「當時壓力真的太大了,導致我長期服用鎮定劑、安眠藥才能作息正常。」但陳焜耀知道,長期吃安眠藥、鎮定劑終究不是辦法,可是一躺上床,想到別人說的閒話、人事問題、資金問題、客人質疑、旁人嘲笑等,壓力大到根本睡不著。「我想能挺過那段難關,讓我至今還能健康活著,是因為一直有在運動!」陳焜耀石破天驚般的說出這個結論。

陳焜耀學生時期並沒有特別鍾情運動,但上成功嶺因同袍撞他,還挑釁「文的武的隨你挑」,下定決心學好跆拳道。到專科畢業時,陳焜耀已從國軍教練總館拿到黑帶一段的資格,學會一身紮實的拳腳功夫。入伍時因這資歷,不但備受禮遇,肩負莒拳道帶操重任,更被推派參加國軍體能競賽,成為金門地區兩位代表選手之一。

進入公司後,因父親時任美麗華飯店董事長,為了幫父親和日本客人應酬而學打高爾夫,卻覺得一次得花五、六小時,實在很沒效率。之後又效法歐洲上流社會學騎馬,還曾騎著一匹「完全沒有看頭」的受虐馬,獲得中正盃馬術障礙賽冠軍,只是經常騎完全身痠痛,並沒有達到健身的目的。

有一次陪兒子去跆拳道館,順手卻拿不起一旁的啞鈴,加上全身腰痠背痛,陳焜耀才下定決心加入健身俱樂部。「一開始教練要我『把自己當成殘廢的人做復健吧』,不要急著練身體,但後來經過一系列課程,我愈練愈有興趣,還參加健美比賽拿獎牌哩。」就像做事業,陳焜耀只要下定決心,一定要找最好的老師,達到最佳的效果。

跑步跑成興趣

成功挑戰馬拉松

養成運動健身習慣的陳焜耀,一直想甩開鎮定劑、安眠藥的依賴,卻不太容易,直到兒子從國外讀完書回國加入公司,有一次約老爸去跑ING台北國際馬拉松,卻只幫陳焜耀報名9公里組。

陳焜耀早早跑完,站在終點苦等兒子出現,結果看到兒子時,發現他腋下及乳頭都因磨擦而流血,手上卻拿著完賽紀念獎牌,令陳焜耀羨慕得流口水。隔年,父子兩人報名全程,兒子還說:「老爸,我知道你的個性,不拿到完賽獎牌你不會罷休,即然如此,就不要再等了,否則明年老一歲會更困難。」果然父子倆都達成了。

「別以為跑全馬是件容易的事!」陳焜耀坦言,當時他57歲,跑到下半程時,體力已不濟,若不是兒子在一旁不停鼓勵:「爸,跑快點,主辦單位在撿人頭了。(沒被撿到的就得放棄,把路權還給用路人)」陳焜耀拚著一口氣才終於跑完全程,拿到夢寐以求的完賽紀念獎牌。

前年,政大企家班同學周俊吉(信義房屋董事長)約他參加林義傑的「擁抱絲路」,他和兒子飛到西安參加最後一段200公里陪跑。「生產事業的壓力很大,跑馬拉松的過程,全身流很多汗,跑完全身舒暢,壓力全部都釋放掉。」陳焜耀覺得,跑步是最好的運動,短褲加跑鞋,不受場地限制,就能達到健身的目的。

撒哈拉超馬

難忘的人生經驗

2012年底,兒子自己報名撒哈拉超馬極限挑戰,陳焜耀聽到後很不高興,忍不住抱怨:「也不相約一下!」兒子解釋,超馬比賽不但辛苦,也有危險性,尤其沙漠環境詭譎,媽媽又十分不贊成,所以才沒約爸爸去。

然而,陳焜耀躍躍欲試哪容阻擋,最後父子結伴同行,經歷七天六夜的非人賽程,雙雙完成比賽,成為實至名歸的「鋼鐵人」、「特種部隊」。陳焜耀笑著說,這輩子從沒那麼邋遢過,不但所有裝備都要自己扛,全程沒法好好吃,也沒辦法洗澡,加上四十幾度高溫烘烤下,整個人都要變形了。

但最令陳焜耀感到神奇的是,由於每天40公里路程,要喝將近7公升的水(每10公里喝1.7公升),連續八天下來,陳焜耀的體質竟完全改變,返台後再也不用吃鎮定劑和安眠藥。「因為這個意義重大的轉變,老婆大人對於我從事極限體能運動,從『持保留態度』轉為『默許』啦!」不再反對的陳焜耀夫人陳亦惠,甚至對友人表示:「運動改變了另一半的人生。」

「第五代已加入合隆,同輩的企業家也漸漸退居幕後,但我認為所謂退休,不是靜態的,而要找尋積極的目標,讓自己繼續迎向另一個挑戰。」他相信,合隆還可以繼續創造下一個百年光輝!

【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請註明出自來源:大家健康雜誌102年7月號】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大家健康

  • 大家健康 2013-07-08
關鍵字: 兒子羽絨日本公司父親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