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江采萍: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獨地老去

唐朝女人折騰史
唐朝女人折騰史

自古以來就有「伴君如伴虎」的說法,臣下侍奉君王,稍有不慎就會招來殺身之禍。而對於皇帝身邊的女人來說也是如此,只不過這些後宮佳人感受到的是「薄情猛如虎」。後宮,在古代就是三千佳麗之間無聲的戰場。這個戰場上不會經常出現身首異處的災禍,但是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獨地老去。

每個皇帝都有三宮六院,不管這個皇帝是好男人還是壞男人,即使「三千佳麗」只是個虛數,但數量也不會太少,那麼多女人爭奪一個男人,想想就覺得十分慘烈。女人的姿色和容貌固然是硬體資源,但智慧才學、手段權謀也是極其重要的。身處後宮之中,這「爭」字,是必備的生存技能,這「寵」字,是最高的價值實現。為了爭寵,這些「佳麗」各施手段,其間鉤心鬥角,波折詭譎之處,更有甚於朝堂之上的爾虞我詐,常常有慘絕人寰的事情發生,實在不足為奇。

然而,在大明宮這座當時最繁華的宮殿,卻有一位不掩鋒芒卻不貪富貴、不吝真心卻又不爭恩寵的奇女子。她是一位才女,然而卻沒有恃才驕矜。她是皇帝的女人,卻又心性淡薄,不貪不癡。在她看來,愛情若是來到她面前,她一定會敞開心懷、不顧一切;若是愛情離她而去,她也絕不自怨自艾、卑膝乞憐。她的一生通達知命,雖然命數未得善終,靈魂卻安然歸去。

說到唐玄宗李隆基,可能歷史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像他這樣經歷過那麼多人生起伏的皇帝。李隆基出生時還是皇子,沒過幾年就成了一個普通人。幾年過去,當他奶奶抓過大明宮裡的那把椅子,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又無奈地起身之後,自己的叔叔伯伯、姑姑嬸嬸、兄弟姊妹一大堆人都搶上前去,圍在了那把椅子前面你爭我奪,砍砍殺殺。李隆基二話沒說,提著長劍,也悄無聲息地混了進去。就是這個誰都沒放在眼裡的毛頭小夥子,悶著頭一刀一個,乾淨俐落地結束了這場鬧劇。就連父親李旦都沒有想到,自己家的三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厲害了。

唐朝真是一個可以讓每一位英雄豪傑都能大展身手的時代,而像李隆基這樣的人物,生來就是為了給歷史帶去意外。當人們都以為他將要成為一位比肩唐太宗的偉大君王時,這個時代的驕子又給了歷史一個意外。任誰都想不到,上半生如此輝煌完美的盛世開創者,下半生卻會變得那麼窩囊荒唐。李隆基愛他手上的權力,愛他懷裡的女人,也愛這個他一手創造出來的盛世,沒想到他最終也迷醉在自己的盛世之中。

西元七三七年,唐玄宗最寵愛的武惠妃去世了,因為愛妃的去世皇帝整日鬱鬱寡歡。此時「開元盛世」成形,整個帝國一片繁榮,武則天退位之後的政治混亂早不復存在。殺伐果斷、勵精圖治的玄宗皇帝已經步入中年。帝國以及皇權的敵人都被埋進黃土之中,大唐天下重獲太平,李氏光輝又在東方世界裡重新閃耀。李隆基這個從小並沒有享受過太多皇室尊崇,曾經過著朝不保夕、提心吊膽日子的沒落皇子,如今已經成為這個帝國最有權、最富有之人。於是,一股驕奢的欲念在他心中被掌握權力的快感釋放出來。其實武惠妃和之後的楊玉環一樣,在李隆基眼中,都不過是一件珍寶而已。對於珍寶的失去,他感到痛惜,但是他同樣可以用另外一件珍寶來代替這種缺失。短暫悲傷過後,皇帝陛下就迅速開始讓人物色帝國裡最具美貌智慧的女人,來愉悅自己驕傲和躁動的心。

皇帝身邊的太監總管高力士就成了完成這項使命的最佳人選,不僅因為他大內總管的身分,還因為他對這位皇帝的了解,以及他內心裡那股想要用自己生命去取悅皇帝的諂媚之情。高力士領著一道聖旨,以巡視各地官員的欽差大臣身分在整個唐帝國內開始一場風風火火的尋美行動。皇帝在高力士臨走前給了他四個標準,這四個標準看起來不難,只有十六個字,那就是:才貌雙全,知書達禮,性情溫婉、清秀脫俗。然而這十六個字卻又著實不容易,皇帝的眼光哪能是那麼簡單?這十六個字就像一根皮鞭,抽打著高力士馬不停蹄奔走在帝國內的各個美女之鄉。

到底是皇天不負苦心人,高力士在正經的國家大事上只能搗亂添堵,可是對這些吃喝玩樂的事情卻是十分在行。在他夜以繼日的努力下,終於有福建節度使來彙報,說是他的治下有個女子可能符合高公公的要求,她叫江采萍,不僅是個大美女,而且有德有才,還是個詩人呢!聽到這個消息,高力士立馬親自趕往福建,想要會會這位在福建節度使口中秀外慧中、才貌雙全的女詩人。見到江采萍第一面,高力士心裡那塊石頭就落了地,他知道,眼前這位清新脫俗的美貌女子一定是玄宗皇帝的菜。看到高總管滿意的眼神,福建節度使便開始得意地在高力士耳邊講起這位姑娘的身世。

江采萍出生在一個醫道世家,家中殷實富裕,父親江仲遜還曾有過功名,在當地算得上是書香門第。江采萍從小就很聰明伶俐,開明的父親也親自教她讀書識字、吟誦詩文。因此江采萍不到九歲就能背誦《詩經》中記載周文王后妃事蹟的〈周南〉和〈召南〉兩部分詩,並對父親說過,自己雖然是女子之身,卻一定要以周文王的后妃為榜樣。她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很擅長吟詩作賦,並十分崇拜晉朝才女謝道韞。除此之外,江采萍還精通琴棋書畫各種技藝,到了十六歲已經出落得丰神楚楚,再加上平日喜好淡妝雅服,又在父親的教導下飽讀詩書,江采萍小小年紀就兼具醫者的良心與儒者的修養。

開元年間的大唐,那股盛世的剛健還未曾消退。李唐皇室依然是這個世界最值得尊敬的家族。雖然江采萍生性淡薄,但是對於一個女人來說,能嫁入這樣一個大家族,也是一件人生幸事。而振興李氏王朝,再創大唐盛世的李隆基,無疑也是當時最傑出的英雄。於是江采萍帶著滿心期待,以及家族的期盼,踏上了往大明宮的路。坐在皇家馬車上的閩南少女,一定對自己的未來充滿幻想。想必長安城的城牆一定是雄偉非凡吧?想必那大名鼎鼎的大明宮一定有著極致繁華吧?想必那個英武的男人一定會喜歡自己的吧?……

江采萍體態清秀,好淡妝雅服。不僅長於詩賦,還精通樂器、善歌舞,是個才貌雙全的奇女子。這對唐玄宗來講,幾乎就是武惠妃的翻版,所以江采萍也迅速受到皇帝的寵愛,被封為「梅妃」。江采萍雖入了宮,卻還如以往在家中一樣,除了有時候要陪伴李隆基一起欣賞歌舞昇平,其他的時間都是待在自己宮裡讀書練琴。這一點就讓她與後宮其他妃嬪們自然有所不同。在她心裡,她是皇帝的妻子,同時更是那個傾心詩書的江采萍。也正是這股脫俗和淡雅,讓玄宗對她另眼相待。

玄宗皇帝,在這時候還是一個豪爽大氣、英武明達的賢君。他對自己的皇族親戚們很好,常常跟兄弟子侄在大明宮裡聚會豪飲。李商隱有首詩就這樣描寫了某次聚會:「龍池賜酒敞雲屏,羯鼓聲高眾樂停。夜半宴歸宮漏永,薛王沉醉壽王醒。」大詩人李商隱在這首詩裡不僅記敘了宴會的歡愉和華貴,還大膽詼諧地記錄了一樁李唐皇室歷史上的風流公案,而這個公案就藏在「薛王沉醉壽王醒」這句詩裡面。而此一公案的女主人公,就是梅妃江采萍。

有一次,玄宗皇帝又在宮內宴請自己的兄弟,宴會上大夥酣暢淋漓、熱鬧非凡。因為都是自家親戚,玄宗便命自己寵愛的妃嬪們一道參與此次宴會。唐代的女子大方豪爽,而且又是在自己人的宴會上,這敬酒划拳等酒宴遊戲自然是少不了。而才情俱佳,美豔動人的梅妃,自然成了宴會上的焦點。此時,梅妃也落落大方地與眾位兄弟子侄們推杯換盞,歡飲觥籌。

玄宗的侄子薛王李知柔正是血氣方剛、初出茅廬的年紀。雖然從小就是貴族,但是畢竟年紀小、見識少,他哪裡見過像梅妃這種仙人般的人物?加上這六七分的酒醉,在醉意朦朧中,見梅妃前來敬酒,忍不住色心大起。史書上記載,敬完酒之後,薛王用腳去蹭了梅妃的腳,這可是赤裸裸的調戲非禮啊!這位薛王膽子可不是一般的大,竟調戲自己的嬸嬸,更重要的是這位嬸嬸還是皇帝的女人。被侄兒非禮的梅妃自是心中大怒,然而她卻沒在宴會上當著眾人的面大肆聲張,而是對皇帝謊稱身體不適,匆匆離開現場。

到了第二天,酒醒之後的薛王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頓時發現自己闖下滔天大禍,於是趕忙進宮向皇帝叔叔請罪。聽完薛王的請罪,李隆基壓抑住自己的怒火,故作寬容地原諒了跪在面前這個荒唐無賴而又驚恐萬分的侄子。當晚,玄宗皇帝親臨梅妃住處,責備她沒有當場告訴自己這個不肖侄子的劣行,如果梅妃告知,自己就能夠將這個混蛋侄子當場斬殺。聽完玄宗的話,梅妃面露悲傷,對玄宗皇帝說:「薛王是您的侄子,他的父親是您的兄弟,兄弟,就如手足一般,再說薛王年紀小不懂事,而且他也沒有犯下太大過錯。如果因為此事就將他處死,豈不是增加了兄弟之間的仇恨嗎?」聽到這番話李隆基心中大悅,深感面前的梅妃深明大義,李唐王朝從開國到傳至他手已經一個多世紀,皇室成員間的權力鬥爭卻一直都沒有停止過。這個女人心性純良,她知道平息紛爭、消弭禍端,真是不可多得的賢內助。

從這件事中,我們不難看出,梅妃有智慧、知大義,頗有當年長孫皇后的風範。如果她的男人是太宗皇帝那樣的真英雄,梅妃或許能夠成就一番夫唱婦隨的賢后傳奇。然而,沒想到另一個女人的出現,讓江采萍的命運發生了巨大改變。這個女人就是楊玉環,楊玉環比江采萍要小九歲,玄宗皇帝第一次見到楊玉環時,是在江采萍進宮的第三年,也就是西元七四○年。這時候的楊玉環,還是玄宗皇帝的兒媳婦。玄宗皇帝當然不好意思馬上去霸占自己的兒媳,於是他下令以為母親竇太后祈福的名義,敕書楊玉環出家為女道士,道號「太真」。

江采萍一開始並沒有在意楊玉環這個小丫頭,精力旺盛的皇帝想要新納一個妃子,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而且,此時江采萍剛剛三十歲,正是一個女人最黃金的年齡。在入宮三年裡,她得到了皇帝的萬般寵愛,她相信,這個男人會對她好一輩子。在此之後,梅妃也確實享受了幾年好時光。然而好景不長,玄宗皇帝開始漸漸疏遠了梅妃,也疏遠了後宮裡的其他妃嬪,直到天寶四年,楊玉環被封為貴妃,整個大明宮似乎只剩下了一個女主人。

這一年梅妃三十五歲,她進宮已經八年了,本以為玄宗這位當世英雄會愛她一輩子,至少會敬重她、保護她一輩子,而楊貴妃的存在卻讓她的幸福漸漸走遠。即使梅妃心性再淡泊,此時此刻也是滿懷愁悶、抑鬱寡歡。愁悶之下,江采萍寫下了一首詩:「撇卻巫山下楚雲,南宮一夜玉樓春。冰肌月貌誰能似,錦繡江天半為君。」這其實是江采萍對李隆基有些委婉的「抗議」:陛下,恭喜您又為後宮增添了一位肥碩的大美人。但是聽說她的來歷很不簡單,陛下您真是雄才大略,魄力也遠超常人呢,我祝你們過得幸福。

正所謂世事之俯仰不齊,對於女人來說,再大的恩寵只不過是男人為自己玩樂埋單的籌碼而已。而男女之情在男性社會的綱常之下,只不過是一場以男性為主導的風月遊戲。所謂的真情更僅是男人對魚水之歡的眷戀,以及衰老之身對青春生命的癡迷。聰慧的梅妃何嘗不知道這一點,然而她出身寒微,而又生性倔強、不喜爭鬥。看著榮寵和恩愛離自己遠去,一個生命裡只有一個男人的女人,又如何能不絕望和痛楚呢?

想著自己進宮來這幾年的時光,梅妃心中妒火難平。一氣之下,她差人將這首詩送給了李隆基,李隆基看到詩作之後,心中自是充滿惋惜和憐憫。然而怎奈這時候玄宗皇帝身邊的女人是一個風月場上的遊戲高手,只要略施手段就讓玄宗皇帝忘掉了這件事情,繼續沉浸在她的柔情之中。楊貴妃很懂得如何取悅男人、如何挑起男人的興趣,如何撒嬌、如何經營這場遊戲。在搞定玄宗皇帝的情緒之後,楊玉環更私下回敬了梅妃一首詩:「美豔何曾減卻春,梅花雪裡減清真。總教借得春風草,不與凡花鬥色新。」楊玉環這話說得算是夠惡毒的了,她自比鮮花,又說梅妃已是「減清真」,實際上意謂她早已人老珠黃。

梅妃給皇帝寫的信,居然是楊玉環回的,而且還招來了夾槍帶棒的一番羞辱。這讓梅妃江采萍徹底的心寒了。江采萍是一個單純的人,雖然她只是寒門出身,雖然她也曾得天恩隆寵,但是她仍是一個內心倔強清高,不願意去爭榮鬥寵、曲意逢迎的人。如果唐玄宗還是那個在開元年間勵精圖治、心懷社稷的英武帝王,那麼他定能賞識和懂得梅妃的品性和德行。但此時的唐玄宗,只不過是一個沉溺於聲色犬馬之中的至尊紈袴而已,他當然不需要一個像長孫皇后般的賢明妻子來輔佐他、監督他,他需要的只是一個能讓他忘卻世間一切瑣事、能全心沉浸其中的玩物。其實這才是梅妃命運的悲哀所在,梅妃並沒有輸在楊玉環手裡,而是敗在了一個英雄的遲暮之中。

這件事情之後,梅妃基本上就再也沒有好日子過了。熟諳權術、好爭輸贏的楊貴妃更沒辦法容忍梅妃的存在。於是夾雜在嬌蠻之中的讒言,融入了柔膩的中傷,在玄宗那顆只為春光而蕩漾的心胸裡,全成了楊貴妃恃寵而驕、放肆無忌的籌碼和理由。不久,榮寵一時的江采萍就移居上陽宮,相當於徹底退出了後宮爭鬥的舞台。

直到四年後的一天,三九寒冬,漫天飄雪,興致勃勃的玄宗皇帝特意召了一些大臣進宮與自己一起踏雪尋梅。看這漫天飛雪和滿園盛放的紅梅,玄宗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了久居冷宮的梅妃。他可能記起來,自己還曾經為梅妃種過梅花。而與梅妃的點點滴滴也伴隨著淡淡梅花清香,浮現在腦海中:她最喜歡的是梅花,自己還讓人在她居住的宮殿門外種植了數株。玄宗皇帝甚至為她寫了「梅亭」的匾額,江采萍在梅花前流連,癡迷梅花而不肯離去,李隆基倒也算是個雅人,還曾戲稱江采萍為「梅精」。於是這股由思念而生的憐惜,讓皇帝陛下愧疚不已,他立即下令命人給梅妃送去了一斛珍珠。

這一斛珍珠,以現代單位來算,大概是六十公斤,這麼多的珍珠,對於一個被冷落已久的人來說,可以算得上是巨額賞賜。然而,此時的梅妃不管是年齡上還是心理上,都無意去爭什麼恩寵了。更何況,就算是當年的梅妃也無意爭寵,再加上她一副傲骨,最後竟拒絕了皇帝的賞賜,命人將這一斛珍珠送了回去。並給玄宗皇帝寫了一首〈謝賜珍珠〉。她在詩中寫道: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

長門盡日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梅妃其實是愛著李隆基的,只是她並不善於逢迎皇帝,甚至有時寫詩指責,可是她對玄宗的感情卻是真誠的,如和風細雨。若論爭寵江采萍自是不如楊玉環,可是真要比起才情品性,梅妃還是要高出楊玉環一籌。對於梅妃此一舉動,玄宗皇帝不僅沒有責怪,反而還在心裡生出一絲愧疚。之後李隆基頻頻對梅妃示好,可是畢竟梅妃這時已經步入中年,而且沉浸在書香琴韻之中,已然對繁華的宮闕沒有了多少眷戀。

不久,安史之亂爆發,玄宗出逃,倉皇中逃亡的唐玄宗果然沒有帶上梅妃。相傳梅妃歿於亂軍之中,也有傳說梅妃從此流落天涯。對於唐玄宗來說,梅妃的出走就像禁宮中走失的舞馬一般,只不過失去了一件珍寶,而梅妃卻從來都沒有後悔走進這座繁華的宮闕。很多人對梅妃的際遇扼腕嘆息,也有很多史家從歷史證據的層面質疑梅妃的存在。然而當歷史的傳說,把這位卓絕女子的形象置於人們面前的時候,她已然將我們打動。

在一般人心中,都會感嘆江采萍最後歿於亂軍之中的悲慘命運,而對於江采萍自己來說,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獨地老去。大多數人皆認為,乞憐求榮要好過貧寒破落,卑微苟活總好過飄零坎坷。而對於一個真正嚮往自由的人而言,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獨地老去,而比孤獨更加讓人不齒的是喪失自己的人格。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唐朝女人折騰史 2017-03-28
關鍵字: 皇帝玄宗自己李隆李隆基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