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哥不是魯蛇,是陰謀家-內容連載

哥不是魯蛇,是陰謀家-內容連載
哥不是魯蛇,是陰謀家-內容連載

劉邦項羽第二次握手

雙屠城陽之後,劉邦與項羽的合作漸入佳境,仗越打越順手。

兩人的精采表現,讓項梁信心再次爆棚,命令劉邦和項羽追擊章邯軍隊。

章邯先退到城陽,但由於劉邦項羽先知先覺,提前把城陽城中的男女老幼殺光了,秦軍無法在空城中立足,不得不退回濮陽。劉邦、項羽、曹參、周勃及樊噲窮追不捨,其中樊噲最狠,竟然直追到城上,斬首二十二級,被賜爵為列大夫。

封了樊噲之後,劉邦和項羽站在濮陽城下,仔細一看,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也只有劉邦項羽,這兩個當時唯一識貨的人,才知道章邯的軍事才幹多麼非凡。眼見劉邦項羽窮追不捨,章邯據城堅守,他在濮陽城的四周大搞土木工程,挖得到處是深溝壕塹,讓劉項的兵馬無法行走。而後章邯又不知用了什麼辦法,居然把黃河之水引到了壕溝之中,儼然把濮陽弄成了水泊梁山,這下子讓劉邦項羽的步兵也無法通過了。

此時的濮陽城,集中了章邯的主力,而且已經得到了充足的休整,戰鬥力空前強大。但章邯卻深溝壁壘,拒不出戰。其待城外義軍疲憊之後,再一鼓擊之的險惡用心昭然若揭。劉邦和項羽都是知兵之人,頓時察覺到了危險,於是兩個大滑頭拔師而走,假裝自己沒有打過濮陽,徑向西行,去攻打沒有秦兵防守的城池。

西邊就是定陶城,但參加攻城戰役的,卻只有曹參一個人,而且只是試探了一下,發現此城難克,掉頭就走。

如此看來,劉邦所謂的攻打定陶城只是一個障眼法,目的是防範城中奇兵突出,於後面掩殺上來。攻城的目的,一來是試探一下城中的防守兵力,讓自己心裡有個數;二來是震懾城中守軍,恐嚇其不敢追趕。

定陶城中果然沒有追兵出來。於是劉邦和項羽再展身手,發動了七扭八歪的雍丘戰役。

此時劉邦的戰鬥團隊成員都已經成了沙場老將,表現最優秀的還是曹參、周勃和樊噲這三個人。曹參已經是車戰大師,驅兵車狂追小股秦兵,直入陳縣,收復了這座起義的聖地。

而周勃則攻下甄城,進攻都關、定陶。他得知宛朐城沒有秦兵,於是長驅奔襲,一舉破城,並且不可思議地在宛朐城裡,俘虜了單父縣的縣令。

不過,在宛朐城中最大的收穫,不是這個莫名其妙的單父縣令,而是獲得了名將靳歙加盟。靳歙的履歷上記載,他起於宛朐,以侍從官員的身分跟在劉邦身邊,職務類似作戰參謀。但很快他就顯露出實戰的不凡天才,並超越殺狗匠樊噲,成為劉邦團隊中作戰能力最強的一員。

除了靳歙,還有個賣絲繒的小商人灌嬰,他撇下自己的攤子不管,跟著劉邦四處征戰,劉邦注意到他的不凡軍事才幹,於是灌嬰開始嶄露頭角。但從他的履歷上來看,他不屬於那種能征慣戰的猛將,最多是個優秀的高級參謀。

此後劉邦北走,與項羽雙雙夾擊雍丘。曹參和周勃聯手奪取臨濟。兩人分頭行動,曹參繞行北路,周勃攻壽張,走卷縣,繞到雍丘後面,斷了守將李由的後路。而劉邦則親率樊噲、夏侯嬰,以及剛剛加盟的靳歙向濟陽方向進攻,目標是戶牖城。

拿下戶牖,雍丘李由就暴露在劉邦項羽的刀口之下,所以戶牖之戰,打得比較激烈。此戰的工作分配是新加盟的靳歙負責掃清周邊,謝絕來援的秦兵。夏侯嬰驅兵車在城下往來狂奔,尋找入城的洞口。而劉邦則指揮樊噲直接攻城。有這些人,再加上項羽的部隊,戶牖城輕鬆拿下了。

接著劉項合兵奔雍丘,曹參兜了個圈子,從北邊繞了過來,周勃卻跑丟了,後來有人在開封城下找到他。

如此縱橫交錯的布署,讓雍丘守將李由頭暈目眩。再加上他的父親李斯和弟弟,已雙雙在咸陽城中被腰斬。李由是李斯的大兒子,摘他項上人頭的使者一時三刻就到,照理說他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快點向義軍投降。但是,劉邦這邊太多兄弟急於立功,所以李由失去了投降的機會。

樊噲追殺李由,斬首十六級,被賜上間爵。

夏侯嬰驅兵車狂撞李由,表現英勇,劉邦賜他執帛的爵位。

曹參部殺掉李由,俘虜秦兵軍侯一人。

還有個周勃,迷路了跑到開封城下,劉邦大喜,給周勃也記戰功。

李由被殺,大老鼠李斯全家死絕,就這樣為自己的人生選擇埋了單。

合攻雍丘,殺三川郡守李由,是劉邦與項羽第二次密切合作了。雍丘之戰,說起來聲威赫赫、氣勢堂皇,但實際上仍是劉邦慣用的戰略:避實就虛,大造聲勢而已。要知道,此時章邯的主力部隊全集結於濮陽城中,劉邦和項羽卻繞著濮陽周邊掃蕩個不停,給人一個錯誤的印象,好像劉項之軍天下無敵,無人敢綹其纓一般。

劉邦項羽耍滑頭,最終害死了項梁。他見劉邦和項羽勢如破竹,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就錯估了秦兵的戰鬥力,以為秦兵不堪一擊。卻不知劉邦和項羽都是兵法高手,只挑軟柿子捏,所以才會戰無不勝。項梁不察,就統大軍來攻打定陶。

項梁這麼做也是正確的。定陶是濮陽的衛星城,與濮陽城中的章邯主力遙相呼應。兩個小弟劉邦和項羽都打不下來,而項梁自己是老大,統率著主力軍,理應一鼓而下,展示一下江湖大哥的風采。

為什麼要打壓項羽

殺掉了李由之後,劉邦和項羽的兩支軍隊就以開封為中心,在周邊地區繞來繞去,想再揀個軟柿子捏。

而項梁卻統率著他的主力人馬前來,武將有桓楚、英布、蒲將軍、季布、龍且、鍾離昧等,這些人全都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戰將。參謀本部的人員有范增、大博士叔孫通。在這支明星戰隊中,水準最高的是職務最低的韓信。看到韓信還沒混出頭,就知道這支全明星戰隊要玩完了。

大軍抵達定陶。

自古以來,明星戰隊就面臨著管理上的困擾。尤其是項梁統率的這支人馬,戰將無一不是跺一腳地球亂顫的角色,誰也不服誰,所以項梁大軍屯於定陶城下,紀律極為鬆散。

將軍宋義發現不對,就勸說項梁:「打了幾個勝仗,就驕傲地翹尾巴,我擔心將軍會遭遇失敗。」項梁不愛聽這話,就打發宋義去出使齊國。宋義在路上遇到了齊國的來使高陵君,就問對方:「你是去找項梁嗎?」高陵君曰然。宋義就告訴他:「我建議你慢點走,走得慢能逃過一劫,你如果走快了,只怕恰好趕上項梁兵敗,你也會死在軍中。」

高陵君被宋義嚇到了,果然放慢速度。而在此時,秦兵正從四面八方向濮陽集結。秦二世批准了章邯的突襲計畫,出動所有軍隊,準備與項梁決戰。而章邯更絕,他故技重施,仍然是使用攻打魏國臨濟的老戰術,午夜時分命士卒銜枚疾走,突然之間來到項梁大營,不由分說,發聲喊就殺了進去。

項梁當場被殺,他所統率、唯一沒有敗績的最強大力量,是夜土崩瓦解,幾乎是全軍覆沒。什麼英布蒲將軍,什麼桓楚龍且季布,還有什麼韓信,在這個恐怖的夜晚,大家能夠秀一秀的,唯有逃命技巧而已。令人驚恐的是,所有這些明星都逃出來了,可見大家確實有幾手。

這時候劉邦和項羽先是攻打外黃城,發現無法攻克,兩人又去打陳留,聽說了項梁戰死的消息。兩人大為驚恐,生怕章邯乘勝追擊,把起義軍的首腦楚懷王殺掉。於是兩人急忙向東奔走,與陳勝時代的老人物呂臣一起,把楚懷王從盱眙遷到彭城。呂臣屯兵於彭城之東,項羽屯於彭城之西,劉邦則駐紮在碭縣,三支軍隊緊張萬分,準備打一場最艱難的硬仗。

結果等了一段時間,沒見秦兵打來,反倒是魏國的魏豹報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他已經攻下了魏國二十多座城。楚懷王聞之大喜,立即封魏豹為魏王。

封了魏王,楚懷王坐下來,心情激動又澎湃。他忽然發現,自己大概算是天下最有權力的人了。你看連魏國的君王都得由自己說了算,自己是可以封別人為王的王,這豈不是證明了自己非常英明神武嗎?

小牧童楚懷王坐不住了,就開始主持工作。有什麼工作需要主持的呢?嗯,這樣好了,他把項羽的兵和呂臣的兵合併起來,統一由自己指揮。抓過軍權,又發現項羽孤零零地站在一邊,好不淒涼。楚懷王不忍心,於是大肆封官。

先封劉邦為碭地的郡長,封為武安侯,命劉邦統碭郡之兵。

封項羽為長安侯,稱號魯王。

封呂臣為司徒。呂臣的父親呂青也在軍中,封為令尹。令尹是楚國最高的官職,主掌軍政大權。這就意味著呂臣一家,得到了楚懷王的絕對信任。

楚懷王奪了項羽的兵權,卻對劉邦高看一眼,這讓許多史學家愁破了腦袋。他們無法理解楚懷王為什麼要打壓項羽,更無法理解楚懷王為什麼偏偏對劉邦高看一眼。到底為什麼呢?

史學家弄不明白,是因為史學家被司馬遷老人家給忽悠了。舉凡讀過《史記》或是沒有讀過《史記》的,只要知道楚漢相爭,知道劉邦項羽故事的人,腦子裡都有一種錯覺,認為劉邦和項羽是同齡人。

司馬遷之所以刻意為後人營造這種錯覺,是因為幾年後的一件事。

西元前二○三年,一個三十歲的壯漢,對一個五十四歲的老頭說:「來來來,老頭,你有種過來,咱們倆單挑。」

看到這情景,你馬上會驚訝得合不攏嘴,這個三十歲的壯漢,竟然要找五十四歲的老頭單挑。這壯漢是不是腦子有毛病呀?一點沒錯,這個壯漢,就是腦子有毛病的項羽,而那個五十四歲的老頭,就是劉邦。

三十歲的壯漢,竟然向五十四歲的老頭單挑,你馬上就知道項羽腦子有問題。但是司馬遷希望塑造一個完美的項羽,而不是腦子進水的項羽。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司馬遷運用了無數的障眼法,刻意模糊劉邦和項羽的年齡差距。在世人的腦子裡,造成一種劉邦和項羽同齡的錯覺。如果項羽向一個同齡人邀戰單挑,這肯定不是腦子有毛病,而是血性、烈性與剛性。

現在我們問一句:一個氣勢洶洶向老頭揮拳頭挑戰的年輕人,你會把重要的事情交給他嗎?就不怕他把事情搞砸啊?

年齡!年齡!這一年,劉邦四十九歲,項羽二十五歲。相比之下,劉邦肯定要比項羽穩重,更容易讓人信任。所以楚懷王只收項羽兵權,卻不收劉邦的。

除了年齡上的考量,還有一個原因,是劉邦與項羽兩人的戰績比較。

所謂戰績,就是劉邦與項羽哪個經歷過的陣仗比較多,更有臨陣經驗,更有影響力。

先來看劉邦。劉邦目前的戰績是:

自沛縣起兵以來,攻胡陵、攻方輿、戰豐邑、戰薛地、一打豐邑、蕭縣戰司馬夷、打碭郡、攻下邑、二打豐邑、三打豐邑、和項羽聯手屠城陽、占雍丘殺李由。到目前為止,劉邦大大小小的戰役,已經有十二次了。

再來看項羽的戰績:

項羽渡江以來,首次戰績是血洗襄城。然後與劉邦合兵,先血洗城陽,再攻雍丘殺李由。只參加了三次戰役。

劉邦打了十二場仗,雖然贏的不多,但敗績也不多。而項羽只打了三場仗,其中居然有兩場以屠城告終,尤其以襄城之屠最為殘忍,他居然把全城男女老幼全部活埋了。

劉邦十二場仗,屠城一場。項羽三場仗,屠城兩場。這兩個結果相比較,就坐實了項羽殘暴血腥的事實。不要說楚懷王,任何人都不會信任項羽,而劉邦卻藉由項羽的陪襯,價值陡然提升。

因年老而顯得穩重的劉邦,和因年輕逞氣而顯得殘暴的項羽,就這樣比出了高下。

從此劉郎是路人

楚懷王收了項羽的兵權,提心吊膽地等待秦兵找上門來,可等了好久始終沒動靜,於是楚懷王再度召開會議,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商量。

楚將們進得營帳,就看到每人面前放著一紙合同─所謂盟約是也。楚懷王與眾將誓盟,誰先率兵攻入關中,就可以為關中王。看到這紙盟約,除了項羽,所有人全都痛苦地轉過臉去。

大家為什麼會感到痛苦呢?

因為這時候,項梁戰死,正是秦兵最強勢的時候。大家都曾經被秦兵追得屁滾尿流,根本沒膽子去惹秦兵,全靠人多湊在一起壯膽。不料楚懷王竟然想入非非,想要大家入函谷關,直接去攻打咸陽,這豈不是老鼠抓貓鼻頭,活膩了嗎?

只有項羽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樣。一來,項羽是天性膽大之人,也是知兵之人。二來,秦兵殺死了他的叔叔項梁,讓他對秦兵恨之入骨,所以想入關報仇。於是項羽提出一個動議,由他和劉邦合兵,向西入關。

項羽之所以想和劉邦合兵,是因為他已經嘗到了兩人合作的甜頭。自從兩人結成搭檔以來,始終是順風順水,不能說戰無不勝,但未有敗績。他還是很有眼光的,知道他和劉邦是這個時代最強大的兩個人。

但是,項羽的要求卻遭到楚懷王身邊的老將們無情否決。

這個所謂的老將,如果不是呂臣,就是呂臣的父親呂青――是呂青的可能性最大,因為他是主掌楚國軍政大權的人物――老將們說:「項羽之為人,彪悍狡猾而且殘忍。讓他去攻打襄城,襄城裡沒有留下一個活人,所有的人都被他給活埋了。凡是項羽經過的地方,沒有不被殲滅的。何況楚軍已經多次發動軍事攻勢,在這之前的陳王、項梁都失敗了,可見單純依靠軍事,是達不到消滅秦國的效果的。不如換個法子,以仁義開道,仁者無敵嘛!派遣忠厚老者,依靠仁義向西前進,曉諭秦國的父老鄉親。要知道,秦國父老受秦國的暴政久矣,無一日不渴望救助。如果我們採用這個法子,不用粗暴的手段,說不定反而能夠取得天下。

項羽不是合適的人選,不可以派去。倒是劉邦這老頭看似憨乎乎傻兮兮,實則精明穩重,不妨讓劉邦去試試?」

這個建議獲得了楚懷王的認可。但說句公道話,這個決定對項羽來說是極不公道的。楚懷王明明和諸將簽了合同,先入關者王。但當人家項羽要求履行合同時,楚懷王卻不允許項羽履行,反而把這個履行的特權賦予了劉邦,這不是明擺著打壓項羽嗎?

其實並非大家惡意打壓項羽,而是項羽的業績不佳,聲名太壞,又太年輕,老將們明顯輕視他。此外,就是楚懷王朝令夕改─這個朝令夕改,也是負責制定規則的人,最喜歡幹的事。因為社會上的每個人,無時無刻不在修正調整自己的計畫。制定規則的人往往視規則為自己的計畫,隨時依據情況修改,意識不到規則對別人來說是多麼重要。俗話說伴君如伴虎,說的就是制定規則的人依據自己的利益隨時改變規則,讓人無所適從。

楚懷王朝令夕改,讓項羽很痛苦,幸好這時候秦將章邯再度上演精采個人秀,時局的變化為大家帶來了扭轉尷尬的時機。

話說楚懷王秣馬厲兵,緊張地等秦將章邯來攻打,可是章邯卻遲遲不露面,為什麼呢?

因為章邯跑到趙國去了。

說起來趙國真的很慘,它本是陳勝時代的老兄弟武臣開創的根據地,而後武臣做了趙王,張耳陳餘輔佐他。豈料武臣的姐姐喝醉了擺架子,激怒部將李良,大鬧邯鄲城,殺掉了武臣。於是張耳陳餘再立趙歇為王,此後趙國陷入了與叛將李良的拉鋸戰,雙方你來我往,你退我攻,打得不可開交。章邯就在擊敗項梁之後,撇開楚軍不睬,毅然渡過黃河,殺入了趙國。

趙國有幾萬人馬,和李良比畫比畫沒問題。但與章邯相比,差得就太遠了。結果邯鄲城下一戰,趙軍潰敗,章邯引軍入邯鄲,然後進行大拆遷,把邯鄲城中的百姓全部移去了河內,再把邯鄲城牆堆倒,夷為平地。

老實說,章邯真的有一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權力是靠剝削人民而存在的,現在他對趙國來個釜底抽薪,外加揚湯止沸,把老百姓全搬走,再扒掉城池,趙國的政權就無所依附了,只能重建根據地。

張耳保著趙王歇,逃入鉅鹿城。陳餘北走,收集常山的潰卒,居然得到幾萬人,回來時發現情形不妙,秦將王離已經包圍了鉅鹿城。而章邯大軍駐紮在鉅鹿以南的棘原。陳餘只好駐紮鉅鹿城北,躲章邯越遠越好。但總躲著也不是個辦法,還得向楚國求援。

新來的這個王離是秦國名將王翦的孫子。當初就是他爺爺王翦,殺掉了項羽的爺爺項燕,滅了楚國。現在到了孫字輩,這個王離也很能打,他是秦國為數不多的幾個因戰功封侯的人,封的是武成侯。王離的戰功是在北方抵禦匈奴,是塞外三十萬大軍的統帥。但是王離入關平叛,帶了十萬人,章邯的兵力比他多一倍,再加上章邯已經和義軍纏鬥多時,論經驗及戰功都在王離之上,所以此役以章邯為主將,王離以副將的名義支援。

總之,三十萬秦軍主力雲集趙國,趙國好像沒希望了,只能向楚國求援,但求援後是不是還有生機,希望好像也不大。

楚懷王接到求援書,很興奮,這再一次證明了自己的權力及重要性,於是決定援趙。援趙就是派將,但派哪個去好呢?

呂臣不能派,他等於是統領楚懷王的衛戍部隊,保護楚懷王的人身安全。劉邦享受著仁慈長者的偌大名頭,正在移師入關,騰不出手來。能派的,只剩下項羽了。

當然,此時楚軍之中,尚有能征善戰的英布,名字非常威風的蒲將軍,名將桓楚,以及成語「季布一諾,千金不易」的主人翁季布。這個季布,最喜歡自我炒作,因惡炒名垂青史,也是一樁奇事。總之這麼多人,好像不愁找不到個統兵的主將。

但問題是,以上人等,自從渡江以來,始終跟在項梁身後,誰也沒有得到過表現的機會。此時諸人沒有業績,自然也就沒有名氣,最多是一員部將而已。只有項羽得到三次機會,屠襄城、屠城陽、打雍丘,所以劉邦一走,項羽就成為唯一的人選了。

可萬萬沒想到,有人對項羽的資格提出質疑,導致項羽喪失最後的機會。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哥不是魯蛇,是陰謀家 2019-03-12
關鍵字: 項羽劉邦楚懷王章邯項梁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