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引子 客船消失⋯⋯

清明上河圖密碼
清明上河圖密碼

故事摘錄

北宋宣和三年,清明。

一隻船,如一枚重重的棋子,落向大宋的棋盤。

天下局勢隨之而變……

引 子

客船消失……

欲問大宋興衰,先數汴河船帆。

大宋貨運主要靠水路,若說汴京是天下的頭腦,汴河便是喉管。它斜貫京城,西接黃河,東連淮泗,向南直通長江,天下財貨十之五六都由汴河輸送至汴京。大宋定都於汴梁,正是為此。汴河上客貨船常年不絕,白帆如翼,船槳翔舞,每天輸送財貨數以億計。尤其是開春以後,河水初漲,東風借力,往來船隻時常擠滿河面,騰讓不開。但自從去年底方臘在東南造反,來汴京的船隻大減,今天水面上空出不少。

不過,片雲難掩晴空,東南再亂,也止不住汴京人的賞春興頭,何況今天是清明,城裡大半人家都出城掃墓踏青,汴河兩岸仍舊人頭如蟻,聲喧如蜂。加之一河春水漾漾東流,兩岸新柳淡淡籠煙,景致仍舊鮮明活暖。

汴河北岸有家章七郎酒棧,臨河欄邊坐著個微胖的中年男子,名叫古德信,他是樞密院北面房令史,在這裡等人。由於心裡有事,他無心觀賞這河景,手指不住叩著木欄。

這時太陽升至正頭頂,已到正午,古德信扭頭向外望去,見自己的親隨甘亮正在和店主攀談,便問道:「如何?」甘亮二十來歲,身穿青緞長袍,細眉細眼,簡練乾淨。他雖在說話,卻不時望著西邊虹橋方向,聽到問話,忙答道:

「仍不見人。要不要卑職過去看看?」古德信答道:「不必。」

甘亮仍繼續望著,卻見斜對岸人群中隱約一個矮胖身影,提著件東西正要上虹橋,再一看,是古德信老友顧震的親隨萬福,他忙道:「萬福倒是來了。」

古德信正要答言,虹橋那邊忽然傳來一陣叫嚷,聲氣似乎很緊急,他不由得站起身,探出半截身子向虹橋那邊望去,見橋上許多人都趴在橋欄上,全都望著橋下一隻客船,紛紛揮臂叫嚷。再看那只客船,正要穿過虹橋,桅杆卻高過橋樑大半截,眼看就要撞到橋樑。古德信心裡一驚,忍不住說了聲:「不好!」

對岸一隻小篷船上,有一對船家夫妻。男的叫魯膀子,女的叫阿蔥。阿蔥正在淘米,聽到叫嚷,怕漏了米,並不理睬,自顧自繼續小心傾倒米盆裡的水。魯膀子卻天生好事,一抬頭,看到那船的桅杆還不放下,甩開腿就往虹橋那邊奔去,前面岸邊泊著只長篷客船,魯膀子縱身跳上了船篷,揮著臂膀,大聲朝那只客船喊道:「桅杆!放倒桅杆!」

聽到四周叫喊,那只客船上的人才發覺,幾個船工先後跳上頂篷。那船的桅杆根部有軸,嵌套於桅座上,用插銷固定,可以拉起放倒,稱為「眠桅」。

一個船夫慌忙拔開插銷,其他幾個抓住牽繩,一起拉倒桅杆。但春天水漲,水流很急,其他船工又慌了神,稍一耽擱,船頭便被水流沖偏,船身也跟著橫了過來。

魯膀子又在這邊繼續叫喊:「穩住舵!快劃槳!」

其實四處人都在叫喊,只有他自己才聽得清自己在喊什麼。魯膀子卻顧不得這些,常日小心伺候船客,難得大聲說話,這種時候,熱心出出力,喊喊很痛快。

他見那船上有個身穿褐色錦衣的人也爬上了頂篷,應該是船主,那船主揮臂大聲呼喝起來,下面船工這才隨著他一齊喊起號子,拼力劃槳,「呼嗨呼嗨!呼嗨呼嗨!」船身漸漸穩住,但船頭卻難以回轉。魯膀子又叫道:「縴夫!縴夫!」

那船上的人似乎聽到他的喊聲,有兩個漢子急忙跳下船,飛快奔上橋頭,從橋面拋下繩子,下面船夫接住拽緊,橋上幾個路人也出手相助,上下一起用力,死命拉拽,船頭才終於調正。

虹橋上,萬福提著一壺酒,剛走到橋頂就聽見叫嚷,他忙趴到右邊橋欄去看,見下面一隻客船遇險,也不由得替它憂急起來。船上二三十個人全都在拼力喊號子劃槳。萬福見一個婦人帶著一個五六歲大的孩童,竟也爬到頂篷上。婦人慌得失了張致,不停望著四周叫喊,又不時搖著身邊孩童的手,後來竟將孩子抱起來,不住向橋上的人指著自己孩子,似乎是在求救,但船篷頂距橋樑至少有兩人高,根本無法將那孩子接上來。萬福有些著惱:這個做娘的,這種時候帶孩子到頂篷上做什麼,萬一跌倒摔進水裡可怎麼是好?就算那船被沖得倒轉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好好留在艙裡,根本不會有什麼危險。

幸而那船終於掉回船頭,緩緩駛進橋洞,萬福才松了口氣,繼續向對岸走去。才走了幾步,卻聽見岸邊又有人嚷起來:「鹽!鹽!」再看岸邊的人,都指著橋底下驚喊。

他正在納悶,鼻子裡嗅到一股香氣,像是木樨之香。聽人們又在喊「著火啦!」隨後便看到橋東邊升起一陣煙霧,他這才明白人們喊的是「煙」。橋上的人又都奔到另一邊橋欄,他也擠進去向下望,那只客船半截已經駛出橋洞,船上竟然煙霧騰騰,漸漸將船身罩住,只能依稀看到頂篷有人影晃動。煙霧中並不見有火苗,再細看,那煙霧也似乎並不是船板著火的煙氣,更像是水蒸的霧氣,而且並不是一處冒煙,船頭、船側、船頂、船尾,處處氣霧蒸騰,整艘船像是一隻沸水上的大蒸籠。

氣霧漫上橋樑,香氣也越來越濃,直沖鼻竇,馥鬱透腦。萬福覺著有些心神迷眩。他身邊兩個人更是如同被酒熏醉,竟然閉起眼,咧嘴傻笑,一個甚至揮起臂膀,像是要舞蹈一般。

氣霧迎面飄過,萬福眼睛有些酸刺,淚水隨即湧出,迷蒙中,只見那船已駛過虹橋,氣霧越蒸越多,船上人與物全都隱跡不見。水面上,唯見一大團白霧,滾滾向前。

虹橋上游不遠處,北岸泊著兩隻船。前面一只是新船,漆著鮮亮紅漆,船簷一圈掛著彩簾,下了錨停在水中,離岸有一段距離。後面一隻則是客貨兩用的舊船,緊靠岸泊著。三個船工正躺坐在船頂涼棚下閒聊午休,聽到叫嚷,都向虹橋那邊望去,見一隻船煙霧騰騰穿過橋洞,向自己這邊駛過來,三人驚得都坐直了身子。

那船通體都被煙霧罩住,看不到船上人影,只聞到一股濃郁香氣。那船一路疾馳,不多久就駛到近前,卻仍不減速,竟直直沖向前邊那只新船!

三人全都爬起身,朝前面那只新客船大聲叫嚷:「喂!要撞船啦!」

然而那新船的窗戶全都關著,方才還聽到裡面男男女女在說笑唱歌,現在卻聽不到任何聲響,也不見有人出來。三人繼續大叫,新船上卻仍然毫無回應。這時,那只煙霧船已駛過三人面前,相距只有幾尺之遙,一陣煙霧撲面而來,濃香貫腦,眼淚頓時被激出,想咳嗽又咳不出,只覺得胸悶神眩。淚水混著煙霧,再看不清東西,只聽到木板擠撞的吱吱咯咯聲。

岸上有家老樂清茶坊,臨河的桌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年輕店主樂致和,另一個中年儒士叫簡莊,兩人聽到吵嚷,一齊向外望去,見河面上橫著一大團煙柱向這邊沖過來,滾滾煙霧中,只隱約露出一些船影。兩人眼睜睜看著它撞向新船,都忍不住低低驚呼了一聲。

然而——當兩船相撞,前面那只新船劇烈晃動,後面那只客船雖然停住,卻仍舊霧氣蒸騰,那霧氣將新船尾也一起罩住。而且,霧氣竟像是被新船吸食了一般,不斷收縮,霧中那客船卻始終未露出身影。

霧氣漸漸越縮越短,不多時,只剩新船尾部一團。而霧中那只客船,竟憑空消失!

河面上只剩那只新船,仍在不住晃動,船尾仍罩著一團煙霧……

兩人睜大了眼睛,啞了一樣。正在吃驚,那團霧中忽然飄出一個身影!

很快,那身影飄離白霧,在水面順流滑行,漂向虹橋。兩人這才看清,

那身影似乎是位道士,白色道袍,白色道冠,一領白色大氅,迎風翻飛。他身後,竟有兩個小童並肩而立,也是小白冠,小白袍。

萬福一直擠在虹橋上驚望著,看到那只客船竟憑空消失,做夢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等看到霧氣中飄出人影,更是驚得張大了嘴。

橋上、兩岸的人紛紛叫起來:「神仙!神仙降世啦!」

半晌,萬福才發覺,那「神仙」並不是漂在水上,他腳底下有一大張白氈布,氈布似是鋪在一張木筏上。「神仙」很快漂到虹橋下,萬福睜大眼睛細看,只見那人身形豐腴,銀髮銀髯,面色紅潤,頭戴銀蓮華冠,身穿素錦道袍,腰圍鑲銀玉帶,肩披雪白道氅,足蹬一雙繡銀雲履。他挺身而立,大袖迎風鼓蕩,白氅飄舞翻飛,仙風絕俗,颯然出塵。

他身後那兩個小童,都穿銀白小道服,玉琢一樣,玲瓏可愛。每人提著一只銀絲花籃,籃裡盛滿了花,紅如胭脂,異常醒目。兩個小童不停伸手抓起籃中花朵,隨行隨撒,水面上,紅瓣不斷飄飛。

萬福如同跌入夢境,恍恍惚惚,嘴角竟流下口涎。

很快,白氈漂過虹橋橋洞,順流向東而下。身邊眾人鬧嚷著又紛紛追到東邊橋欄,萬福這也才回過神,忙擦掉嘴角口水,轉身也趕了過去。但人太多,他身形矮胖,行動又慢,還得護著手裡的酒罈,費力扒拉踮腳,才勉強看到一點影子,過了片刻,靠裡面的人喊起來:「天書!天書!」他卻什麼都看不到,更是急得不得了。

甘亮剛才就急急趕到虹橋邊,但橋上已經擠滿了人,他只能在橋根踮著腳張望,煙霧中飄出人影后,人們嚷成一團,有的竟跪倒在地上,叩拜祈禱起來。甘亮雖然不信神仙,也驚得眉毛直跳。

那白衣道士順流漂過虹橋,甘亮腿快,忙沿岸追了下去。見那白衣道人在水面上張開雙臂,上下揮動,如一只白鶴淩風而舞。白氈後忽然展開一匹銀帛,銀帛在水上越展越長,足有一丈多長,兩尺多寬,帛上似乎有幾個泥金大篆字。但甘亮離得遠,銀帛又在水面漂翻不定,只看到第一個字似乎是「天」字。

白衣道士越飄越遠,只留下那幅銀帛在水面上漂浮……

……

未完待續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清明上河圖密碼:隱藏在千古名畫中的陰謀與殺局 2019-09-17
關鍵字: 虹橋客船萬福煙霧水面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