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馴化

馴化:改變世界的10個物種
馴化(示意圖/達志影像)

想像你是史上第一位捉到野馬。你帶牠回家,牠又咬又踢。你把牠綁起來,餵食牠。你的家人認為你瘋了,他們要你宰殺牠,畢竟那能餵飽大家好幾週,但你想留著這隻年輕的野馬。即使大家都認為你瘋了,但你喜歡牠且有自己的想法。

這匹野馬越來越習慣你,讓你靠近牠輕撫鬃毛、摸牠的脖子,接著你抓住鬃毛一躍而上到牠背上。牠不高興,用力拉扯綁牠的繩子,彎背猛跳,想把你從背上弄下來。你趴下抱住牠的脖子,牢牢黏在馬背上。牠漸漸冷靜下來,你放開緊抱牠脖子的雙手,改成緊緊抓住鬃毛。

過一陣子,趁牠呼氣跺腳但沒有嘗試擺脫你時,你一隻手移下去抓住牠脖子的繩子,然後輕輕解開繩結,當繩子落地時牠知道自由了。牠左搖右擺,馬蹄用力踏入潮濕地面,然後奔跑。馬蹄翻飛,你聽到牠的呼吸與腳步節奏相符,你緊緊抓住以免摔下。你撐在馬背上,牠快跑的節奏讓你上下顛簸,喘不過氣來。牠急轉彎,試圖甩你下馬背但你撐住了。牠一直跑一直跑,你已經離家很遠了。

最後牠累了,喘氣仰頭,鼻涕噴得你滿身都是,現在牠慢慢小跑,兩側和脖子滿是汗水。你的手和牠的鬃毛糾結在一起,牠小跑幾步,開始行走,然後站定。你們兩個靜靜待著,慢慢調整呼吸。快跑很累、很可怕……但很愉悅。

你輕輕拉牠的鬃毛,想要牠掉頭,牠也這麼做了。營地就在某處,沿著河谷在山丘的左邊。你能請牠帶你回去嗎?

你把重心稍微往前移,輕撫牠的鬃毛,雙腳夾一下牠的兩側,牠開始快步走了起來。你努力不要箍住牠的脖子太緊,如果你能稍微往後坐一點就能拉牠的鬃毛,往其中一側或另一側能指引牠的方向。你和這隻野生動物建立驚人的連繫,你們踏入河中再回到岸上,繞過丘陵側邊。你看到營地、帳棚,還有營火的煙裊裊升空。他們看到你騎著雄壯的動物會說什麼?你以一種從狩獵、宰殺和吃掉牠都無法感受的方式捕捉牠的靈魂,感受牠的力量。你的兄弟姊妹與父母叔伯阿姨以及表親和朋友,都跑過來迎接你,你覺得自己像是眾人的神。

你快到營地了,牠放慢速度試圖遠離人類。你催促牠繼續走,現在牠是你的了。

營地一隻狗跑出來,在牠腳邊嗅來嗅去,牠前腳站起來猛踢,左搖右擺把你摔下來。你的身體高高飛起再背部著地,害你幾乎無法呼吸。你肋骨的疼痛會持續一陣,但最終會治癒。你手中有一團黑色粗硬的馬毛,代表你確實曾經和牠一起旅行。現在牠跑掉了,但你會永遠記得這次狂野的騎乘。

在那之後,你所有的朋友都想試試,最後變成一種比賽。誰敢去抓並且騎馬?那是令人興奮的愚蠢行為,卻是年輕人的玩意。沒多久,就有一小群人不只騎馬還養馬。於是部落形成一股力量:不受管束的年輕人成為菁英階級。

幾年後你成為部落長者,此時到處都是馬,於是你會講起故事:「牠們曾經是野生,現在成為我們同盟的動物。」你是第一位嘗試無法想像的事情,儘管你的第一匹馬跑掉了,但你已打破魔咒,人們也看到什麼是可能的。你一生變化這麼大,馬也帶來這麼多東西:肉和奶,還有運輸、交易和突襲,還有聯結更廣闊的地域:你們開始與生活在遠處,只聽過他們故事的人接觸。所有這些你兒時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現在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彷彿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旅行三、四十英里去看表親,根本是小事一樁。到遠處去突襲其他營地,偷取他們的銅器和動物也不算什麼。

你的孩子是騎馬長大的,彷彿事情本來就如此自然。那令人振奮的第一次騎馬不過幾十年前,但現在不只你的部落有人騎馬,而且這個想法就像野火一樣蔓延。你曾經將馬作為禮物送給三個部落的領袖,確保他們的友誼和聯盟。而年輕女子離開部落遠嫁其他部族時,她們也帶著馬嫁過去。橫跨整個草原,人和馬的連繫就像漣漪一樣往外擴散,並且留存下來。更多野馬被捉來馴養,每年都有新生幼馬會來馴化母馬。

最初的馬

沒人知道,馬最初是如何又為何被馴化,但考古學提供我們線索。馬馴化的地理反映大草原的範圍,儘管大部分歐洲都被森林覆蓋,這些啃草動物仍然在那裡繁殖。在北部的毆亞大草原,人類和馬共享一片土地好幾萬年。約在五千五百年前,這段關係(先前是獵人和獵物)已經準備好要改變,而馬的命運和人類歷史的軌跡,也變得深深交纏。

考古遺址的廚餘有非常多資訊,我們能從廚餘中找出人們當時究竟吃什麼。在歐洲的中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遺址,馬的骨頭只占動物骨頭的一小部分,但在草原,這樣的考古遺址卻含有大量馬骨,約百分之四十。生活在那裡的人類倚靠這些動物,而且遠在他們捉到並馴化馬之前已熟悉牠們。

馬的馴化比牛的馴化要晚,到了約七千年前,牧牛群已經抵達東歐大草原。聶伯河(Denieper River)周遭的採集者,一路移動到黑海北岸,開始與農民有了接觸,這些農民正在往北與往東擴散,帶著他們的牛及豬、綿羊、山羊。

但牧牛人可能持續狩獵野馬,而非馴化牠們。人類學家安東尼(David Anthony)認為,寒冷的氣候可能是驅動力。牛與羊無法挖掘雪地,找到底下的食物,尤其雪上又結著一層冰時。牠們也不會挖破冰雪取水。但馬會用牠們的蹄做這些事,牠們是非常能適應寒冷草地的生物。安東尼表示,六千兩百到五千八百年前的氣候急凍,可能造成牛群很難熬過寒冬。也許正是這一點,驅使牧牛人去抓草原上的馬科動物。或者也有可能,馬的馴化是自然興起的獵馬文化。也許人們狩獵馬已經好幾個世紀、好幾千年,他們懂馬也捕捉且騎馬,以便狩獵其他野馬。但這種說法聽起來太刻意也太有策略。當然,第一個跳到野馬背上的人一定是青少年,彼此挑戰欠缺考慮、愚蠢且大膽的事情。

在新石器時代早期,哈薩克北部的人仍然是採集者,生活在暫時的營帳。他們狩獵多種不同的野生動物,從馬、短角野牛(short-horned bison)、高鼻羚羊和赤鹿。但在一個叫做波泰(Botai)的遺址,一九八○年代挖掘時揭示了一個轉變,發生在約五千七百年前,人們變得更專精於獵馬。在此同時,後來被稱為波泰文化的人已經適應半定居生活。他們確實不像游牧民族跟著野生馬群跑,定居程度也比游牧民族高。

波泰大部分的動物骨頭,以及年代在西元前四千年的類似遺址,發現的骨頭都來自馬。很明顯,波泰人吃很多馬肉。這個證據顯示,波泰人不只能設陷阱捕捉整群馬,還能將動物整頭運回家,這是馴化拼圖中很關鍵的一塊:那些馬並非如瓦力灘的馬當場宰殺,而是被帶回到定居地點。考古學家辯稱,波泰人必定騎馬狩獵,並且利用馬作為交通工具。但當更多證據出現,對於波泰與相關遺址的詮釋就開始改變。在波泰遺址的考古遺骸中,矛頭很少,但有大量看起來像是皮製品的裝置:骨製工具顯示出典型的微磨損紋。這些線索暗示波泰人不只獵馬,還有養馬且騎馬。

馬科不同物種的骨頭形狀,以及野馬和家養馬的骨頭形狀,只有很細微的差異,但腳下半部的掌骨,被認為是能提供信息的部分。因此考古學家比較波泰遺址的馬,和其他地點、時期的馬的後足骨形狀,發現波泰馬骨很細長,類似在比較晚遺址中找到的家養馬的骨頭。它們的細長也和現代蒙古馬的後足骨類似。

於是考古學家將注意力轉向波泰馬的牙齒,發現有一點很不尋常。他們在一顆前臼齒邊緣發現磨損帶,也就是牙齒琺瑯質被磨損穿過,一直到象牙質。如果你有看過馬的嘴巴,你會注意到牠的前齒和後齒之間有一個空隙,被稱為馬的齒齦(‘bars’ of the mouth),或叫做齒隙(diastema)。唯一能在牙齒上造成這種磨損的,就是有東西一直被放進波泰馬嘴裡的齒隙中,並造成磨損。這顆有明顯馬具跡象的牙齒,放射性碳定年為四千七百年前。在那個牙齒間隙中,其他四塊下顎骨表面也有骨質增長,就在那東西放在馬嘴裡的位置。

最後,考古學家將注意力轉向波泰遺址的陶器,他們分析陶鍋碎片內側表面的殘餘,發現不只有馬脂肪,特別是還有馬奶脂質的證據。當泌乳的母馬被殺時,野生馬獵人一定會嚐到馬奶,但那些陶鍋上的馬奶指向更經常性的食用。遠離肥沃月灣的綿羊、山羊和牛的馴化與乳製品中心,歐亞大草原的人獨立發明他們自己的酪農業形式。那確實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種經濟。一直到現今,哈薩克人著重馬肉和馬奶已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阿爾泰山脈的牧人繼承那種古老的生活方式,以馬奶酒形式出現的發酵馬奶,在歐亞大草原仍然是很流行的飲品。

三股分別的證據上演了帽子戲法,腿骨、咬合磨損的清楚跡象,以及馬奶的使用,全都指向同一件事:古哈薩克的波泰人到了西元前四千年,就已經會給馬上韁繩、擠馬奶並且養馬。但那並未標示任何事物的開始,而是被考古學家稱為「最晚可能日期」(terminus ante quem)。到了這個時候,馴化已經發生了。

咬合磨損顯示波泰馬有上馬具,可能用馬勒來駕馭牠們,但更有可能是用來騎牠們。除了這個養馴化馬的特定證據,波泰文化可追溯到五千五百年前,騎馬有可能更早於此。東歐大草原可追溯到六千五百年前的墓穴,有馬的骨骼殘骸與跟牛與羊骨埋在一起,這些動物顯然有象徵性的關聯。因此考古學家提出,人類可能在那個時候已開始騎馬來趕其他動物。

看更多好書內容

  • 馴化:改變世界的10個物種 2019-07-10
關鍵字: 動物馴化考古遺址草原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