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紐約時報新視界

講義開闢「紐約時報新視界」這個專輯,收錄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新聞機構——紐約時報近日特別精彩且具啟發性的篇章,分為時事、新知、科技、教育、人物、藝術、旅遊等單元,相信使我們對整個世界的趨勢,有更完整更清晰的了解。

此外,紐約時報有不少充滿人性關懷的文章,令人讀後熱淚盈眶,這是特別要跟讀者分享的。

[都市改造]清溪川計畫 首爾的成功經驗

紐約時報新視界
越過首爾清溪川的民眾

半個世紀以來,這條長約五公里的寧靜小溪,將這熙攘的城市一分為二,然而它卻被覆蓋在崩陷的灰暗水泥地道之下。這條河流是首爾的中心焦點,六百年前,朝鮮王朝選擇在此定都,就是受到這條河流優雅的轉折以及二十三條支流的吸引。然而,到了韓戰之後的工業時期,這條河流卻已經成為一條惡臭沖天的無蓋水溝;隨著首爾的人口逼近一千萬,這條河流被人行道覆蓋,遺忘在交織的高架快速道路之下。

如今,在三億八千四百萬美元(約新台幣一百一十五億兩千萬元)的復貌計畫下,這條名為清溪川的河流從陰濕的覆蓋中解放出來,潺潺地流動於蘆葦參差的兩岸之間。岸邊野餐的遊客赤腳踏足冰涼、濾過的水中,鯉魚優游在寧靜的水裏。

除了首爾的清溪川復貌計畫,全球還有許多大城市也正為了環保而努力。這些城市拆掉數十年前為了擴展商業、提供車道而鋪蓋的道路,讓河流、溪水得以重見天日。

在紐約州的揚克斯市,人們計畫讓一千九百英尺長、目前藏身於一九二○年代地下引水溝的索米爾河再度與市民見面。此外,從新加坡到聖安東尼奧,世界各地的城市也都在設法讓雨水下水道恢復溪流的樣貌。洛杉磯也受到首爾的啟發,居民團體與民選官員正重新評估這些被隱藏,或被覆上水泥的溪流,如今他們將這些河流視為資產而非累贅。

藉由露天水道與其沿岸的綠色走廊,這些城市希望吸引多金、教育程度高,喜歡在都市中也能享有自然環境感受的人來此工作、居住。

環保人士也指出河流復貌的其他優點。比起覆蓋的下水道,開放的水道更能在暴雨時排除積水,在全球暖化導致豪雨加劇的現在,這個功能顯得格外重要。而且,溪流可發揮效果,冷卻曝曬導致過熱的柏油路。河川也能滋養綠色植物,進而吸引野生動物與行人。

曾有些愛唱反調的政治人物嘲笑首爾的河流復貌計畫,稱之是高價但無用的工程。平常流經清溪川的河水,幾乎都要靠人工抽取漢江的江水,再透過十一公里的水管注入清溪川。

然而,河流復貌的四年後,市府官員表示如今已能量化環保的好處,資料顯示清溪川的生態系統已豐富許多。魚類從四種增加到二十五種,鳥類從六種增加到三十六種,昆蟲則從十五種增加為一百九十二種。

首爾在進行復貌計畫時,移走了近五公里的高架快速道路,此舉大幅降低了車輛造成的空氣污染,並達到降溫效果。根據市政府的官方數據,這條綠色走廊沿岸空氣中的懸浮粒子,從每立方公尺百萬分之七十四,降至百萬分之四十八,夏季氣溫也比鄰近地區低了五度。

即使縮減了部分車道,由於實施改善交通的配套措施,如增加公車服務、限制車輛、調高停車費等,車流速度反而變快。

首爾基礎建設副市長李仁根(音譯)曾受邀遠赴洛杉磯等地,向都市計畫者解說清溪川的復貌計畫。他表示:「基本上,我們是從汽車為導向的城市,改成以人為導向的城市。」

除此之外,加州柏克萊大學的一項分析發現,在首爾以適合步行的綠色道路取代高速公路後,多年來廉價求售的房市也跟著水漲船高。

還原都市水道的努力充滿挑戰,其中之一是說服已與既有街道結合為一的當地商家,讓他們相信綠色再造一樣能帶來經濟利益。

如今,附近商家也是每天九萬人的清溪川遊客之一,但他們一開始卻都反對這項計畫。六十三歲的嚴音山(音譯)是水道旁野餐的遊客之一,他的家族在一九四○年代末期搬到首爾市中心,在此經營運動服裝用品店已經四十年。他表示,如今他的顧客比以前難停車,但「因為車流量變少,空氣和自然環境都變得好了。」他和妻子每天都到溪畔散步,他說:「清溪川覆蓋起來的時候,我們不會想來這裏運動。」

這個計畫也為李明博帶來政治利益,他是建設公司「現代集團」的前領導人,二○○二年因為推動舊道路汰舊換新而獲選為首爾市長,整治清溪川即是他任內的政績之一。如今李明博是南韓的總統,就算是激烈批評總統的人,也對他復育清溪川的方式讚譽有加,為期兩年的整治期間,他與當地商家、居民開過無數次的會議。一篇新聞專欄因為警方驅趕占用空屋者而批評總統,專欄的最後寫到:「請回來,清溪川的李明博。」指的是他在復育河川期間得到的稱號。

首爾環境復育計畫替李明博的政治事業加分,類似的情形也出現在紐約州揚克斯市市長菲利普‧阿米昆恩身上。揚克斯市約有二十萬居民,貧窮使市區重建進展緩慢,但河川復貌計畫的加入,讓市長的開發案得到了更多支持。

揚克斯市的河流復貌計畫,為紐約州爭取到三千四百萬美元(約新台幣十億兩千萬元),以及環保團體的熱心支持。這總價十五億美元(約新台幣四百五十億元)的計畫包括一座小聯盟球場,預估將花費四千兩百萬美元(約新台幣十二億六千萬元)用於整治河川。

復貌計畫的一部分,是讓河流重現彎流,在附近加上步道和餐廳露台,環繞著購物中心和球場。另一段彎道本是停車場,未來則會成為濕地公園。

擁有土木工程背景的阿米昆恩表示,首爾的成功經驗,將有助於提昇揚克斯市河川計畫的支持度。在一次訪問中,他回憶到二○○六年,當時的首爾市長李明博來到揚克斯,和他討論彼此的河流計畫時的熱情。「不論城市居民有數百萬,或只有二十萬,概念都是一樣的,」阿米昆恩說,「河川不再是陰溝,而成為美麗的資產,對城市發展有莫大的幫助。」 (Andrew C. Revkin/陳靜妍譯)

[公益]姐姐妹妹站起來 愈來愈多女性願意挺身而出,為弱勢婦女出錢出力

記得「姐妹情深」的概念嗎?古老遺風認為女性應該為彼此打破局限,在男人的世界裏占有一席之地。這樣的概念也許正在富有的女性身上發芽、生根。在美國,如今更多女性控制著更龐大的財富。根據國稅局定義,美國最富有的族群中,有百分之四十三為女性。這些女性與前人大不相同,她們捐款的對象不再局限於博物館、交響樂團、死去丈夫的母校,而刻意、有系統地利用自己的財富,幫助有需要的女性。

一百五十年前,一位女性選舉權運動領袖馬蒂爾達‧約斯琳‧蓋吉哀悼:「我們從未聽說富有的女性為女性公民權留下了什麼。幾乎每份報紙都報導富有女性贈與大筆金錢給學校、教會和慈善機構,但她們卻從不記得女性公民運動,真是一大笑柄。」

如今,全球各地致力於改善女性生活的基金會超過一百四十五所,總資產近五億美元(約新台幣一百五十億元),約三分之一的基金會工作內容跨足國際。一九七二年,第一所由女性創立、為女性創立的全國性機構「婦女基金會」成立了,如今,他們與「婦女行動基金會」合作,鼓勵女性捐獻一百萬美元(約新台幣三千萬元)或更高的金額,希望在三年內籌募一億五千萬美元(約新台幣四十五億元)。

「婦女行動基金會」的創立緣起,是石油大王杭特的一對女兒海倫和史威妮,她們領悟到慈善事業的力量。史威妮曾任駐奧地利大使,在哈佛大學授課;海倫的動機則來自她的博士論文,其中寫到女權運動的起源。她發現女性運動爭取投票權時,富有的女性往往坐在一旁納涼,而如今女性開始互相資助,此一現象相當具有歷史意義。

一般而言,女性捐款人較不願意公布姓名,較喜歡參與女性議題,較會突顯不同的目標(如女性健康、女性微貸款……等)。男性較常將自己的捐款行為形容成「填補政府資金的空缺」;女性則較常形容自己的捐款是出於情感,為了幫助其他較為不幸的人。

這些致力於幫助女性的人相信,唯有援助婦幼,才可能改變世界。全世界活在貧窮之中的人,高達百分之七十是女性和兒童,因此若能讓他們居有定所、不受暴力侵害,能負擔得起健康照護,就能改變一切。女性找到了她們在財務上的地位,所扮演的角色已經與從前大不相同。 (Lisa Belkin/陳靜妍節譯)

[新知]科學家發現能修補基因缺陷的植物 若這項發現屬實,將考驗孟德爾的遺傳學法則

紐約時報新視界
帶有突變基因的阿拉伯芥,花瓣黏在一起。右:帶有正常基因的後代

普渡大學的基因學家發表了一篇驚人的論文。除了原本遺傳自雙邊親代、有缺陷的基因之外,他們發現了另一個矯正的版本,似乎在兩代或更早前就有了方便的備用副本,內含正確的基因組合。

這項發現顯示,有些有機體也許含有神祕的基因副本,繞過了遺傳的一般機制。如果確認的話,這對於十九世紀孟德爾所發現的遺傳學法則而言,將代表前所未有的例外。同樣令人驚訝的是,這些神祕的基因組似乎不是標準的遺傳物質?──?去氧核醣核酸。

這項發現也引發有趣的生物問題,包括是否阻礙進化過程,而進化過程正是仰賴突變改變有機體,而不是由備用系統加以矯正。

「看起來是個了不起的發現,」艾利略‧梅爾羅維茲表示,他是加州理工學院的植物基因學家。大衛‧海格是哈佛的進化生物學家,他則描述此發現是「真正陌生、不預期的結果。」如果這個觀察能得到佐證,可廣泛地應用在自然界,會成為非常重要的發現。

這項新的研究結果刊載在《Nature》雜誌,由羅伯‧普亦特、蘇珊‧羅爾及其同僚所發表。這項研究對象是類似芥末的阿拉伯芥,它是植物基因學家在實驗室中所使用的標準有機體。

也有蛛絲馬跡顯示,同樣的機制或許也發生在人類身上。德國瑪斯—普朗克生物發展學院的德列夫‧魏格爾,形容普渡團隊的成果是一項「驚人的發現」。

這項發現來自一個三年前展開的研究計畫,普亦特和羅爾試圖了解控制植物外皮的基因。這項計畫的部分是研究帶有突變基因的植物,這種突變基因,會使植物的花瓣和其他花的花瓣黏在一起。因為植物的兩組基因都是突變體,完全不可能出現正常的後代。

然而,多達百分之十的此植物後代,卻一直發生返祖遺傳,變為正常。這種情形發生的機率很低,而且,不可能是因為基因裏的去氧核醣核酸序列的改變。可是,研究人員分析突變基因(綽號急性子)時,卻發現它已經轉變了,突變的去氧核醣核酸又變回正常的形態。「這個時刻讓我們非常震驚,」普亦特說。

突變的基因可藉由不同已知的機制回復正常,可是,必須有一份正確的基因版本做為基準。普渡小組掃描阿拉伯芥的整組基因,尋找帶有突變基因的神祕副本,但完全找不到。

普亦特和同事爭辯道,一組正確的基準版一定存在,但不是以去氧核醣核酸的形式存在,也許是以核醣核酸的形式存在。核醣核酸是去氧核醣核酸的近親,在細胞裏扮演重要角色,也是許多病毒的遺傳物質,但它不如去氧核醣核酸穩定,因此,被認為並不適合擔任保存較高級生物體基因資料的角色。

普亦特說,他比較喜歡的想法是,核醣核酸版的副本包括整組基因,而不只是急性子基因。也許,它在植物受到壓力時就會啟動,就像突變的急性子基因。

他和其他專家都表示,另一個可能性是,整個核醣核酸的基因副本其實一直存在,只是沒有被察覺到,特別是,科學家之前並沒有理由特別去尋找它。

科學期刊常需要數月或數年時間接受發表新觀點的文章,然而,《Nature》雜誌收到這篇論文,卻在六個星期之內就接受了。克里斯多夫‧索瑞茲是《Nature》雜誌的生物編輯,他表示,這項發現已經在科學會議上經過一陣子的討論,有人說根本不可能,要求不同的解釋。然而,作者查證過所有可能的解釋,也都排除了。

至於他們所稱的核醣核酸基因副本,「那只是個假設,基本上,對於這整個運作機制而言,這還不是最瘋狂的假設,」索瑞茲說。

進化生物學家海格表示,這項發現非常驚人,不過,要試圖詮釋意義還言之過早。他注意到,如果有一個神祕的基準版,應該比其協助矯正的去氧核醣核酸對突變更有抵抗力。然而,很難說核醣核酸是如此。從細胞上複製的時候,核醣核酸會比去氧核醣核酸累積更多的錯誤。

他表示,這項機制如果得到確認,對孟德爾的遺傳法而言將是前所未有的特例,因為去氧核醣核酸本身的序列改變了。海格是「銘印作用」領域頂尖的學者,他表示,銘印作用是遺傳的特色,遺傳的是改變某些基因啟動的方式,而不是基因本身的改變。

這項發現可以削弱一項為何需要性別的主導理論。有些生物學家認為,需要性別摒棄突變,幾乎都是壞的突變,卻又穩定的在基因累積。人們從雙親各遺傳一半的基因,另一半則繼續壞的突變。普亦特表示,備用基因對於自花授粉的植物特別有用,如阿拉伯芥,因為有助避免同系交配的不好效果。也許,也在令人好奇的生物體蛭形輪蟲上有這個機制,牠們以數千萬年的無性生活聞名。

普亦特表示,尚不得知除了阿拉伯芥之外,其他有機體是否有這樣的備用系統。對於這個想法,他同事的接受度很高,因為「生物學家已經習慣不預期的東西」。(Nicholas Wade/陳靜妍譯)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講義

  • 講義 2011-02-01
關鍵字: 基因女性計畫發現核酸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