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來自母親的影響

母親認為「福氣」是一種使命,要為更多人謀福祉《玩美法藍瓷:陳立恆的文創人生路》‧商周出版

家人、朋友、學校、公司……每一個際遇都牽引著我的志趣與事業的發展,但真正在我成長過程中,對我現有的一切產生決定性影響的人,非我的母親謝素娟女士莫屬。

我的父母都來自福建東山島,母親出身於東山島謝家,外祖父是田連阡陌的大地主,也是東山島上一名新潮前衛的人物,在民風封閉的上世紀初,做了天主教的信徒,連帶我母親也成為一名虔誠教徒,一直影響到我這一輩。外祖父取了幾房妻妾,膝下卻只生養出一個女兒,年紀大了之後才過繼了幾個兒子,所以不難想像,母親曾經過著什麼樣金尊玉貴的生活。

但到了臺灣,戰亂離散的鮮明記憶尚未褪色,兩個留在東山島的女兒生死未卜,做為一個職業婦女的母親,家裏卻有六個少不更事的孩子,還有單身的四個弟弟及一個小叔要操心,食衣住行都靠她張羅。那時還沒有洗衣機,光是十幾口人的衣服她洗都來不及,至今我都不明白她如何適應這樣的巨變轉折。總之,母親基本上很少有比較完整的時間和孩子們相處玩耍,但她總能適時出現,在黃昏時叫我們回家,在生病時為我們守夜,運用她零碎的空閒,讓我們覺得母愛無所不在。

每一個母親,對她的孩子來說都是唯一中的唯一,我也不例外,我母親在我心中最不同凡響的地方,就是每逢人生的關鍵時刻,總能夠仔細地將心底的千言萬語包裝起來,沒有細瑣煩人的嘮叨,以一個又一個極富象徵意義的禮物交到我的手上,指引我向對的方向走去,這是我自己為人父母之後,想學而不得要領的一門本事,以至於後來我鍾情於禮品市場,我想就是受了她的影響。她讓我見識到,小小的禮物在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竟然可以起到如此深遠的作用。

第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禮物,是一筆五十元的零用錢。我剛上初二的時候,第一次離家住校,還有些老么的依賴心態,不是很習慣團體生活,也缺乏應有的自信。某個周末我回到家中,偌大的房子裏只有母親在家,她看起來像在梳妝鏡前端詳了很久的樣子。

本來我覺得沒什麼,她對儀容向來講究,是過去千金歲月的一點遺風,後來母親回頭看見我就笑開了花,突然塞了新臺幣五十元到我手裏。在此之前,我只拿過五元、十元的零用錢,她告訴我一個人離家在外,身上可以多放一些錢之類的話;接著,她閒話家常一般地和我聊天,說話的口氣好似我是一個朋友,而不是她的小兒子。

驀然間我意識到母親也是寂寞的,畢竟連最小的兒子都離家在外,她的失落感需要我的關心,況且我已經夠成熟到她願意與我分享她的心情。那天下午,我手裏攢著這張五十元紙鈔,有種沈甸甸的感覺,像是責任的重量,令我一下子變成了大人。

第二次是我高中畢業那年。我大學聯考落榜了。因為高三時我常常覺得莫名疲憊,老是想睡覺,注意力也不集中,檢查之後才發現得了B型肝炎,大概是之前打預防針時感染上的。畢竟那是個一隻注射針頭扎好多人的年代,而我病症相當嚴重,看了十七個中西醫師才有起色,被強迫留在嘉義老家休養半年,才能再上臺北準備重考。落榜雖然是個「非戰之罪」,但是對一顆十七八歲的自尊心,還是個不小的打擊,加上又生著病,身心都不痛快,一直意興闌珊,甚至動了念頭,想放下一切去當傳教士。

母親對我的消沈看在眼裏,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盡心地照護我。半年的時間賦閒在家,我倒是成了母親的伴,因為父親在市政府的公務十分繁忙,兄姐不是成家就是出外讀書,家裏成了一座真正的空巢。我常陪母親去買菜或逛街,原因是她希望我可以出來透透氣。

有一天,我們路過一家金仔店,櫥窗裏擺著一枚鑲著印地安人頭像的金色戒指,是美國一所大學的一九六五年紀念戒,這枚戒指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她察覺之後,二話不說買下來放到我的手上,我不記得她對我說了什麼話,只記得她用那枚戒指來砥礪我,告訴我無須喪志。

於我,這象徵著一個母親對兒子的寬容與信心,她不會因為我考不上大學而少愛我一分,也相信以我的能力終究會考上大學,不會辜負這枚大學戒指。幾個月後,我真的帶著母親給我的大學戒指,雄心勃勃回到臺北當一名重考生,擠進了大學的窄門。

上了大學以後,這次是在我的央求之下,母親又送給我Marshall放大器及Fender電吉他,只是為了能讓我走上我希望的道路。即使當時她並不是完全認同我的選擇,但因為她的祝福與信任,我始終沒有在瘋狂的音樂世界裏迷失過自己。

最後一次我收到來自母親的實質性禮物,就是那筆讓我開創海歌的新臺幣二十萬元。為什麼說是最後一次?因為收到那筆錢之後不久,我就開始比她有錢了,不用他們出手的時候終於給大家等到了,從此換成是我送父母禮物。母親很像我專屬的聖誕老婆婆,到現在都不知道她是如何湊到這筆錢,雖然嚴格說來,這是一筆投資,不是禮物,但我了解我母親,只要我成功了,就是投資;我失敗了,就是禮物。幸好結果和Marshall放大器及Fender電吉他一樣,都是一本萬利的好生意。

等到我有了自以為成功的事業,世界各地有上萬個人為我工作的時候,我母親嚴肅地送給我一句話:「賺錢容易,花錢難。」她一直是無欲則剛的性情,小時候從來沒要求我們考試考幾分,大學選修什麼科系她都無所謂,連出資讓兒子們開公司,也不曾要求我們飛黃騰達。

最奇怪的是,當她看到我像美元印鈔機一樣地賺錢時,不但不以我為傲,反而有點擔心。在她的邏輯裏,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全球五、六十億人口,老天爺獨獨讓少數一撮人可以享有龐大的財富或權力,難道真是祖上燒了高香,這輩子投胎來享福的?

正好相反,母親認為福氣就是一種使命,每一個巨富強權,都有義務要盡其所能,為更多人謀福祉,否則,就是褻瀆了本身的天命。因為古往今來的巨富強權,很少人能看破這一點,所以人間依然紛紛擾擾,她於是擔心他的兒子也是另一個蹧蹋天命的可惡之人。

當母親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只能用醍醐灌頂來形容我的感受,那是我從肝癌的陰影下走出來的多年之後,我總覺得人生有一塊缺口,是買房買車蓋工廠都不能填補的,我弄不清楚那是什麼,卻被她的一句話正中紅心。雖然我離母親想像中的巨富還有一段距離,但我的確是比一般人有能力,所以也更有責任。從那天起,我開始認真思索我的下一步,也許,如何讓自己所賺的錢,為更多人創造價值,才是做為一個企業家真正的存在意義。

本文作者為法藍瓷公司總裁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講義

  • 講義 2011-05-28
關鍵字: 母親大學禮物兒子我們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