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寫給女生的跑步書

連我都能跑了,你一定也可以

寫給女生的跑步書
我在2012年四月的女生路跑首次挑戰十公里長度,雖然清晨心情相當緊張,但還是於起跑點拍照留念。最後,我以一小時又三分完賽

歐陽靖,資深演員譚艾珍之女,成功挑戰過多場馬拉松比賽。青少年時期的歐陽靖,曾歷經肥胖、遭歧視霸凌、人生充滿挫折、罹患重度憂鬱症,近幾年開始嘗試跑步、經過撞牆期、重生,最終體驗到跑者的愉悅感。她將自己透過慢跑重拾健康自信的人生故事,寫成《歐陽靖寫給女生的跑步書》(歐陽靖著,大塊文化出版),進行一場真摯的跑步人生告白。她因為跑步走出重度憂鬱、找回快樂,並且相信跑步能夠為人心帶來無窮的力量。

講義特摘全書精華,與讀者分享。

長跑讓我重獲新生

長跑是種簡單而神奇的運動,在我開始跑步之前,我從不知道跑步可以教會我這麼多。我曾經意志不堅,也曾經沒有自信,尤其在那罹患重度憂鬱症的六年歲月裏,我認為自己什麼事都做不到。記得某天晚上,外宿在朋友家中的我,只因為「忘記帶安眠藥」而驚慌失措,對自己說:「我完蛋了,我一定會睡不著,我完蛋了……」當時的我,居然連「放輕鬆」的自信都沒有,更何況是遭逢別的意外。

我從高中輟學、因飲食失調而唾棄自己、質疑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價值……甚至在情傷後,認為自己外貌醜陋而足不出戶。我常因為一點打擊就退縮,或是因為別人一句無心的玩笑話就落入負面情緒的深淵。我拒絕嘗試新的事物、拒絕挑戰,只因為我總是事先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失敗。」但在數年之後,也就是第一次跑全程馬拉松的那個早上,前一夜只睡了不到三小時的我,居然精神奕奕地對著每位朋友說:「今天是我的生日,是我重生的日子。」我自信而平靜地微笑著,對即將迎來的難關充滿期待。

跑步是突破人生挫折的方法

我很確定自己人格的改變是由於練跑的關係。

在鍛鍊長跑的過程中,一定會遭遇到「撞牆期」─好似有道無形的高牆阻擋在跑者面前,使我們的體力與心態都無法負荷,覺得自己好像再也跑不下去。而突破撞牆期的最好方法,卻是「放輕鬆」。一九七二年奧運馬拉松金牌得主法蘭克‧修特曾說:「經驗教導我,最重要的是繼續向前,專心讓自己放鬆快跑。一陣子之後,痛苦會過去,那份流暢的感覺會回來。」他說的是突破撞牆期的方法,卻同樣也是面對人生挫折的方法。

相較於男性,許多女生往往缺乏健康的紓壓管道,一旦負面情緒襲來,不是大吃大喝、抱頭哭泣,就是非理性購物,甚至自怨自艾。我過往也是這個樣子,每次暴飲暴食或購物完,我反而會因為「後悔」而墮入另一個黑洞。但接觸長跑之後,現在的我只要工作遇到挫折、感情陷入膠著,我一定會去慢跑。說也奇怪,每次跑個三十分鐘到一小時,回頭再審視自己的煩惱,好像也變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長跑是充滿哲理的運動,世界上少有運動能像長跑一樣,有這麼多名言流傳於世。長跑也是最簡單的運動,只要邁開大步就可以進行。我相信,長跑也是代表「堅強」的一種運動。在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的賽道上,我看到路旁有男學生高舉牌子在替跑者加油,上頭寫著「跑步的女生,是最美的女生」,而我認為他所寫的一點都沒錯。「相信自己能做到」是一股很重要的力量,有時候只是自己小小的改變,也能為其他人帶來極大的正面影響。我曾詢問一些前輩跑者關於女性跑者在馬拉松界(甚至是超級馬拉松界)的表現,他們都說:「女性的意志力與忍耐度是高過男性的。」在一定的體力基礎下,跑馬拉松最重要的就是意志力。

有時候,我真的會以身為女人為傲,我們可以感性地愛人,也可以理性地面對挑戰。如果女生還能夠自信而堅定地跑起來,將會是多美的一片風景。

你們不可以就這樣死掉

我在十九歲時從「歐陽嘉鴻」更名為「歐陽靖」,因為「靖」這個字所代表的意義是「安定、平定」,我希望自己的心念能平定下來。

二○○四年,發生了件令我感到五雷轟頂的重大事件─我的兩個朋友,分別在十天之內自殺身亡。

她們都是憂鬱症患者,都在服藥,都有情殤。但她們也都是很有能力的人,一個美麗漂亮,一個極有才華。倘若她們活了下來,將來一定能為這個世界帶來很多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我只見她們的父母哭到肝腸寸斷。這六年來,我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一直往負面思想的死胡同鑽,但現在我就像宣洩似地嚎啕哭喊:「你們為什麼要這樣?你們不可以就這樣死掉。」

當下,我立誓要走出憂鬱,我的心中從來沒有產生過如此巨大的意志力。人生已經沒有退路了,如果不好起來就是死路一條,我不能像她們一樣讓媽媽傷心,不能讓那些評論過我、傷害過我的人們稱心如意。我要活下去,我要重新展開自己的人生。我也要延續她們的慧命,替朋友們好好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我激動地告訴母親。

她欣慰地點點頭,對我說:「我們一起來努力。」

雖然這求生意志帶有些許怨恨與不甘心,但我確實憑著這股力量戒斷了鎮定藥物。就算斷藥過程中身體產生了極大的痛苦(戒斷症狀),卻因為沒有退路所以只能前進。

兩年之後,我重新奪回意識的自主權,再次站上人生的起跑點。但我所不知道的是:這段戰勝憂鬱症的經歷,居然會成為我未來完成全程馬拉松的契機。即使我當時連一公里都跑不了。

馬拉松?

回到真實世界後,考驗才正要開始。

我學歷不高,但出社會出得早,也算做過不少工作。我的第一份職業是美式餐廳服務生,後來轉到夜店做領臺,也兼職平面模特兒,再後來則因為對攝影產生興趣,做了兩年的相片沖印師。在憂鬱症痊癒後,我曾試圖跨足自小就因耳濡目染而熟悉的演藝圈。某次上通告節目時,卻被名嘴當場評論:「這些『藝二代』,就是因為沒有其他專長,才會選擇進演藝圈。」

難道只因為荒廢六年,我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人生舞臺了嗎?我突然想起自己喜歡文字創作,因此花了短短四個月,完成一本超過十一萬字的長篇小說《吃人的街》,主題是科幻、存在主義,算是一部相當自溺的純文學作品。這本小說的銷售量並不好,舉辦第一場簽書會時只來了六名讀者。但我依然對於有能力完成長篇小說的自己感到驕傲。

「我想成為一名文字工作者。」我立定了自己長久的目標。那一頭鑽入文字創作的四個多月中,飲食、作息都相當不正常,我足足胖了七公斤,體重來到將近六十公斤。為了減肥、又不需忌口太多,我決定每天晚上都去快走個一、兩公里以消耗熱量。畢竟憂鬱症痊癒後,我難得重新找回對美食的熱愛,我再也不想為了體重而放棄人生中最快樂的享受。

剛開始,我走不到一圈國父紀念館就滿頭大汗,後來可以走個兩圈、三圈……再後來,我可以提起腳步,慢慢地跑個半圈。在那兒跑一圈恰巧是一點四公里,很容易計算。園區內有兩間公共廁所,還算是燈火通明,跑者汗濕了,便能就地在公廁梳洗。

二○一○年,我開始重回舊業、零散地接下一些平面模特兒工作,或許是由於身上的刺青較不同於大多數模特兒的暗黑風格,我常接到國外設計師品牌的案子,其中包括我相當崇拜的日本服裝設計師高橋盾先生。某次在香港的公開活動上認識了高橋先生,他問我:「你有在跑步嗎?」

我直覺性地回答:「有的。」

他又問我:「你有在跑馬拉松嗎?」

馬拉松?什麼是馬拉松?對了,就是跑很長很長的距離。我發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那你一定要嘗試看看。」

前一年在檀香山以漂亮成績完成初全馬的高橋先生,一提到「馬拉松」就神采飛揚,與其友人的言談內容,也全都是該怎麼練跑、哪裏可以練跑……等關於馬拉松的話題。而他全身滿是刺青、穿洞,散發出一股具文藝氣息的潮流感,這個如搖滾樂手一般的外在形象,無論是與哪種運動都不太相稱。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完全投入於長跑的樂趣之中,這份衝突感帶給我很大的震撼。

我回到臺灣,開始上網搜尋關於馬拉松的資訊,才知道原來全程馬拉松是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喜歡跑馬拉松的名人包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雖然我因此產生了一些興趣,包括想理解長跑跑者所追尋的「腦內啡」到底是什麼?但四十二公里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過遙遠的距離。

持續跑了近三十年全馬的村上春樹說:「我寫小說的方法,很多是從每天早晨在路上跑步中學來的。」

長跑能帶給創作者什麼樣的力量?而全世界又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著迷於長跑?馬拉松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我似乎感到更加好奇了。

譚大寶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我正就讀於國中三年級。媽媽將一隻黑白花色的幼貓帶回家,她說這隻小貓是在內湖附近撿到的,身體狀況極差,現在只能靠打營養針每天加護照料,試試看能否脫離險境。

「前幾天寒流來,我就看牠一隻小貓孤伶伶坐在路邊,結果我把牠拎起來時,發現牠居然全身僵硬、動也不動。醫師說牠差點失溫而死。」

媽媽說要盡人事聽天命,如果這隻小貓能存活下來,我們就當做中途之家,把牠轉送給善心人士收養。當時家中已經有兩隻貓咪,我又將準備高中聯考,多照顧一隻貓,其實會增加一些時間支出。與我們同住的外婆也很在意清潔問題,媽媽並不打算把這隻黑白小公貓留下來飼養。

經過一個多月的細心照料,小貓咪的身體狀況逐漸好轉,牠從一隻食不下嚥、每天都拉肚子的小病貓,成為能在家具間跳上跳下的活潑男孩。但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這隻小貓似乎不太給救命恩人面子,牠每每只要看到我媽媽靠近,就會嚇得齜牙咧嘴,表現出一副威嚇的模樣。就算面對外婆,牠也是同樣的反應。我們都以為這隻小貓不親人,應該很難送養,直到某日我與牠獨處時,才發現事情並不是這樣。那個下午只有我跟牠待在家中,當時我只是試探性地蹲在地上對牠喊著「小貓咪」,沒想到牠居然做出超乎意料的反應。牠一邊喵喵叫,一邊跑過來跳進我懷裏,這可愛的行徑,簡直讓我的心都快融化了。

在我出生之前家中就已經有動物存在,動物對我而言與其說是「寵物」,倒不如說是「家人」,就像我的兄弟姐妹。也因此,我從來沒有對父母做出過「想要飼養某一隻動物」的要求,但現在,我真的捨不得媽媽把這隻小貓咪送給別人。「我可不可以把牠養下來?」在媽媽回到家之後,我決定直接問問看。

「可以是可以啊……但為什麼呢?」

「因為……因為牠的黑白花紋長得好像殺人鯨喔。我最喜歡殺人鯨了。」

雖然我說了一個超瞎的理由,但也讓媽媽決定將牠留在家中。外婆替牠取名「大寶」,意指牠個子大、膽子小(這是以前眷村常見的綽號)。在我們家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公的寵物要姓譚,於是「譚大寶」正式成為我們家的一分子。剛開始,我還以為牠對我來說的意義只在於「我真正的第一隻寵物」,沒想到後來牠卻是個如同我親生弟弟一般的存在。

我之所以會跟大寶這麼親密,應該是由於一九九九到二○○五年那段六年的憂鬱症歲月。就算媽媽忙於工作無暇陪我聊天,我只要心情不好、感到失落、感到挫折,就會抱起譚大寶。抱著牠時那種柔軟而溫暖的感覺,總帶給我無以倫比的撫慰。

就如外婆一開始替牠命名為「大寶」的原因一樣,牠真的個子很大、膽子卻很小,牠怕陌生人、怕高、怕逗貓棒,不敢爬上陽臺,也不敢踏出家門半步。夏天是牠最恐懼的一段時間,每當遇到有午後雷陣雨的日子,牠總會把頭抬得高高,在家中離戶外雷擊聲最遠的一角「面壁」不動。牠還曾因為瓦斯搬運工來到家中就嚇到屁滾尿流,最後選擇把頭埋進空紙箱,只露出一個大屁股。譚大寶體重最重的時候是九公斤,是我見過體形最大的黑白花色混種貓。由於牠的外形帶有濃濃「中年阿伯」般的喜感,我決定替牠成立臉書專頁,每天上傳牠的有趣照片,短短數個月內粉絲數就達三千人之多。

如同牠為網友帶來的歡樂,大寶為我帶來的療癒力也是無法取代的,無論是在化解憂鬱症時期的負面情緒,抑或是病癒之後重回職場的壓力。我在精神層面一直相當依賴大寶,甚至到了對牠放不下心的地步。在我二○○九年開始進行文字工作前,曾一度想離開臺灣,到日本打工遊學,但卻因為捨不得長時間離開大寶而作罷。表面上是我擔心牠,事實上,我是在依靠著牠。我無法想像沒有大寶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如果大寶不在了,當我傷心難過時該怎麼辦?

事實是:毛孩子必然會比我們提早離開世界,這一天總會到來。二○一一年十月份的深夜,大寶突然趴在地上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看起來相當痛苦。即使我跟媽媽立刻將牠送往動物醫院急救打針、放進氧氣箱中,情況依然沒有好轉。當大寶的X光片沖洗出來後,我們嚇了好大一跳……牠的體內有顆好大好大的腫瘤,腫瘤壓迫肺部,已經到了無法救治的狀態。在過去十三年間,我們一直以為牠作嘔的姿態只是一般貓咪吐毛球的常態,沒想到那卻是因為腫瘤逐漸長大、壓迫內臟,牠自己去調整身體不適感的行為。沒錯,這是癌症,沒想到大寶居然得了癌症。

過幾天後,我即將啟程前往日本東京,完成一件我夢寐以求的模特兒工作。大寶的窘迫病情,一下子將我從天堂般的幸福感拉回現實。在動物醫院的這幾天,我一直見到牠因為呼吸困難而驚慌失措的神情。牠不吃不喝,眼神中充滿惶恐。由於不忍大寶繼續痛苦下去,我們決定在牠的腫瘤完全侵占肺功能之前替牠進行安樂死。這個重大決定,讓我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我身旁的人曾因抑鬱而求死,但我為了保有生命的尊嚴,決定以平靜的方式送走自己最愛的弟弟。生命的開端與結束真的好複雜。一想到以後永遠無法抱著大寶撒嬌,我心中滿是不捨與思念。在大寶生命的最後一刻,我緊緊抱著牠,一直不斷對牠說:「謝謝……謝謝……姐姐好愛好愛你,謝謝你陪我走過這十三年。」

我們將牠火化,骨灰灑進替爸爸海葬時的同一塊海域。未來當我離開後,也要永眠在那個地方。就如同對爸爸的感覺一般,我對大寶的生命懷抱滿滿感謝之情。我知道自己接下來必須變堅強。

翌日,我獨自前往東京工作。而在東京街頭為了宣洩思念情緒而奔跑的那一夜,再度改變了我的一生。

奔跑在東京街頭的那一夜

二○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東京南青山三丁目、梅窓院附近。

這個深夜,我獨自跑著。當晚氣溫攝氏五度,飄著小雨,我將步速保持在不會氣喘吁吁的狀態,大約每公里七分鐘左右。當雨水滴落到額頭、臉頰等外露表皮時依稀會感到有些刺痛,但冷冽對我來說終究是現實而正面的感觸,至少能讓我暫時抽離迷茫與心痛間的掙扎。

東日本大地震後核電廠紛紛關閉,為了節省能源消耗,關東地區正在進行無限期「節電」措施。深夜路燈歇息著,高級商業區也沒幾家便利商店營業。夜跑路程中最亮的一隅,居然是展示著一臺「萬聖節南瓜色塗裝Tesla Roadster跑車」的櫥窗,雖然搭上了環保議題,但依舊稍嫌囂張狂放。南青山是東京數一數二的高級商業區,走在街頭的人群無一不散發著自信與愜意的氛圍,過去來到這個地方,總會因自慚形穢而感到畏縮卑怯,但現在向四周張望,隨處張貼的「原發撤退(反對核電)」海報,似乎與街角高級義大利餐廳的清水模牆面顯得格格不入。由於一場巨變,我所熟悉的日本逐漸改變了自己的樣貌,並非向下沉淪,而是因失去退路而被迫成長、被迫茁壯、被迫變堅強。

跑著跑著,我瞥見好幾名身著專業裝備的跑者從身邊呼嘯而過,這情景在臺灣並不常見。或許,他們是在為了不久後的檀香山馬拉松做準備?也或許是為了數個月後的東京馬拉松?

這晚,我本來期許自己可以平靜地大跑一場,但我依然戰勝不了自己的脆弱,無論是心靈或體能層面。

赴日前一天,我剛替陪伴了我十三個年頭的貓咪大寶安樂死,這思念與不捨何能輕易灑脫?我無法輕易灑脫,於是帶著滿滿情緒,雜亂無章地奔跑著,從每公里七分鐘的步速增加到每公里六分鐘而上氣不接下氣。我開始重新思考一個生命終結之際所能臆想的點滴:「倘若我明日就會離開這個世界,能抱有什麼期許?」

對一個曾經失去所有夢想的人來說,能思考這沈重議題是幸福的。冷冽的溫度令我回想起自己最悲傷的日子,我曾經吞下多顆安眠藥、躲在棉被中、放棄生存……一直到現在,我滿懷感恩的心送走另一個生命,並以「奔跑」的姿態獨自存在於異鄉的夜。翌日,我必須擔任國際知名設計師品牌的模特兒工作,那位設計師又是我長久以來的偶像,對我來說這簡直如同美夢成真……但這一刻,我卻不由自主地流下淚來。

突然之間,我看不清路標、看不清人行步道的碎石磚,「極快樂」與「極悲傷」兩種情緒同時存在腦內震盪,包括不合時宜的孤獨感。

過去一切就像跑馬燈一般顯示在我的眼前:拄著拐杖的爸爸(其實爸爸離開我十八年了,他的長相在記憶中有點模糊)、曾因憂鬱症而孱弱的自己、離開這個世界的朋友、太早出社會所經歷的種種挫折、媽媽對我義無反顧的支持與鼓勵、抱著譚大寶時那種溫暖而柔軟的感受……我逐漸從潸然淚下轉為嚎啕大哭,即使路人以異樣的眼光看待我,都依然無法將我從劇烈的情緒變化中抽離開來。我對於自己二十幾年來的人生經歷感到不可思議,一個人曾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都能度過,而現在居然邁開大步在跑著,沒錯,跑著,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跑著」,生命是如此地不可預測。

「大寶,姐姐想要完成一件事,那件事能證明我已經變得很堅強。無論未來再碰到什麼難關,你在天上都不用擔心,因為我一定能度過。」

我想完成全程馬拉松。沒錯,四十二公里的全程馬拉松,我在心中吶喊著。

「跑步這麼累,一定是神經病才會做的事。」我曾經對此不屑一顧,但現在,我相信全世界成千上萬的馬拉松跑者不是神經病,他們一定是因為某種理由才持續奔跑著……成就感?腦內啡?我完全不能理解,馬拉松這種不求勝負、只求完成的運動到底迷人在哪?又或許,重點只是在那個追求未知的過程?

奧運金牌得主艾米爾‧扎托貝克曾說:「如果你想跑步,跑個一英里就好。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那就跑場馬拉松吧。」從第一次在腦中植入「馬拉松」三個字開始也才不過幾個月,身邊也沒什麼正在跑馬拉松的朋友,我怎麼可能理解馬拉松將帶給我的人生什麼樣的改變?但有件事實就擺在眼前:跑步曾經是我最痛恨最痛恨的事情,這一刻,沒有體育老師逼迫我、沒有輸贏勝負壓迫我,我卻自信而自在地在東京街頭慢跑著……這似乎象徵著改變的開端?

就在立下決定後,我放慢了腳步,雨也停了下來。我佇立在已打烊的百貨公司櫥窗前,凝望玻璃倒影中的自己:緊身T恤、手機臂套、短褲、跑步專用加壓緊身褲、一雙亮粉紅色的專業輕量跑鞋……是的,我看起來儼然就是一名真正的跑者。

四十二公里全程馬拉松的目標?

夜跑結束,閒晃約莫半小時後,我順道在南青山東急飯店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紅葡萄酒。商店門口站了一位身穿長風衣、髮形豔麗的女孩,她臉上的粉底厚到近乎崩裂邊緣,還戴著假睫毛與角膜變色片。她的鬢角兩際有幾顆顏色不正常的暗沈痘痘,這憔悴更顯示出一種掩蓋不住的風塵味。她神情慌張地直盯著手機看,氣色極糟。

我走近並輕聲詢問她:「沒問題嗎?」她先是嚇了一跳,然後眼眶含淚地說了一大串我無法辨識的日文。接著,她打量了一下我的穿著,問到:「你要跑馬拉松嗎?」

「是,」我說。

「加油。」她露出了笑容,默默轉身走掉。

她是我所熟悉的一種典型日本女孩,或許仍在努力求生,但依然溫柔有禮。

我回到飯店,洗了個熱水澡,飲完一瓶紅酒,看了一個訪談二次大戰罹難士兵家屬的節目,約莫在深夜三點多入睡,睡前祝福著那位女孩能健康、平安,因為她是世界上第一個知道我決心要跑全馬的人。

我的心情很平靜,並不是說已經完全放下對譚大寶的思念,而是心中多出了一個極度踏實的目標等待我去實行。我翌日完成了重要的模特兒工作,也順便向高橋盾先生請益了許多關於練習馬拉松所需留意的細節。一個多月後,高橋先生就將二度參加檀香山全程馬拉松,我問他:「你會緊張嗎?」

「不會,是非常期待,」他堅定地回答了我。

當時,我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期待」之處,但對於「沒有人能具體說出馬拉松的魅力」這件事,我感到相當好奇。

事實上,十月三十一日的這個夜晚,我在東京街頭只跑了短短兩公里。缺乏運動經驗的我也完全無法估算,自己到底要花多久時間練習,才得以完成「四十二公里全程馬拉松」的目標?或許要花上兩年?五年?十年?無論如何,時間都不是問題。我出生時腳踝是斷掉的,我的父親是個殘障人士,我不知道為什麼上天會賦與我「奔跑」的資格?但未來的日子,我將會為了追尋那個從未見過的世界而跑著。

命運是不可思議的,有時候,你只需要一個意念上的轉機,就能突破撞牆期。

終於體會到跑者的愉悅感

最終,我還是跑到了這個階段。我指的不是馬拉松,而是人生的階段。起跑線的崎嶇似乎在預告著路途的艱難,這場賽事並不順遂,但我依然克服了重重撞牆期,最終體會到跑者的愉悅感。如果沒有其他人的鼓勵,我不可能突破難關。但與其說意志力是精神上最重要的資產,倒不如說是「相信的力量」。我因為相信自己做得到而挑戰馬拉松;我因為相信自己能痊癒而挑戰憂鬱症;我因為相信,而樂於面對懦弱的自己;我相信這個負面的情緒將成為我往後前進的動力。

有人問我:「要是你當初早知道跑步能帶來正向的力量,就不會受憂鬱症折磨了吧?」我回答:「要是當初沒有經歷過生命的低潮,我現在也不會體悟到長跑的美好。」

因為我曾摔了一跤、跌落谷底,很痛很痛……於是當我爬出來後看到的世界,遠比從未受過傷的人還來得美好。生命的歷程是不可預測的,但就跟馬拉松一樣,重點在於完成它。正因為有爸爸、媽媽、譚大寶、朋友、啟發我的跑者,以及所有曾給與我鼓勵的人,我才能夠持續跑下去、我才能夠持續挑戰這條看不見終點的人生路。

我認為人之所以生而為人的目的,就是在影響其他人。我因為受到很多人的正向影響而重生,於是今日,我也希望能盡自己的力量去影響其他人。我自詡為一名「長跑傳教士」,就算我腳程不快、跑步的姿勢不好看,但我只想盡自己的小小力量,去告訴那些和我過去一樣曾深陷泥沼,甚至是失去信心的人說:「你看,連我都能跑了,你一定也可以。」

未來,我可能會遭受到很大的挫折、可能會受傷、可能會失落,但只要我還在生命這條賽道上,我就不可以放棄前進。

最受歡迎的跑步專欄作家約翰‧賓漢說:「奇蹟不在於我跑完了,奇蹟在於我有勇氣起跑。」

我現在發現,這一切歷程都不是奇蹟,而是可能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的。長跑是上帝給人類的恩賜,卻也從來沒有任何一種運動能像馬拉松一般,這麼簡單,卻帶給人們這麼多啟示。

「跑者的愉悅感」可能很快就會消失,但就像周期輪迴,我可能將再度遇上撞牆期、再度突破……就算遇上道路中斷也不打緊,因為我相信:人生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會有一條路,等著你重新站上起跑點,繼續前進。

跑步是為了找到內心的平靜,

生命要過得好也是如此。

─美國超馬跑者,狄恩卡‧那希斯

“Running is about finding your inner peace,

and so is a life well lived.”─DEAN KARNAZES

如果你想跑步,跑個一英里就好。

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

那就跑場馬拉松吧。

─現代長跑之父,艾米爾‧扎托貝克

“If you want to run, run a mile. If you want to experience

a different life, run a marathon.”─EMIL ZATOPEK

我學到無論跑步與人生都沒有所謂失敗,

只要你拒絕停下來。

─波士頓馬拉松冠軍,安比‧波爾富

“I have learned that there is no failure in running,

or in life, as long as you keep moving.”─AMBY BURFOOT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講義

  • 講義 2014-07-30
關鍵字: 拉松馬拉松自己跑步人生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