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遺忘的藝術

遺忘的藝術
吉洛說,藝術不是來自四周,而是出自內心

吉洛始終維持自己在藝術界的獨立存在,不依附在舊情人畢卡索身上

法國畫家和作家吉洛(Francoise Gilot)年近百歲,一生成就斐然,除了作畫,也寫書、設計服裝與舞臺布景。她最為世人所熟悉的人生經歷,是與畢卡索交往十年,還未婚為他生下兩個孩子。

受訪時,被問及她與畢卡索共度的歲月與他們作品之間的比較時,她狡黠地笑著回答說,有時下雨了,就會需要一把傘。

然而,吉洛幾乎沒有在那把傘下生活過,儘管與畢卡索的關係留下了難以否認的生命痕跡,吉洛始終努力維持自己在藝術界的獨立存在。

一九二一年,吉洛在巴黎郊區出生,母親是藝術家,父親是農學家。一九三八年,她從索邦大學畢業,而後進入法學院,但是大半時間都拿來從事藝術創作,最終放棄了律師一職。

一九四三年,她在巴黎遇見了畢卡索,那年她二十一歲,畢卡索卻已到了花甲之年。在他們交往的大約十年間,吉洛經常與馬蒂斯(Henri Matisse)和布拉克(Georges Braque)等藝術名家往來,不過她聲稱自己的藝術沒有受到任何人的影響。一九五三年秋,吉洛結束了這段關係,畢卡索勃然大怒,畢竟她是唯一一個主動離開他的女人。於是,他把她趕出巴黎,慫恿巴黎藝術界與她為敵。

遺忘的藝術
吉洛的住家兼作工作室,她至今仍每年作畫

前不久,吉洛將一九七四年至一九八一年在旅途中完成的速寫集結出版,她以抽象的圖像刻畫出印度、威尼斯和塞內加爾的獨特氛圍。書中除了水彩畫以外,還有細膩優雅的文字,吉洛認為,顏色、文字與形狀能夠交互使用,如果你能用文字思考某件事,那麼也能從圖像中看到它。

她的女兒恩格爾表示,如果仔細觀察她的作品,可以看到她生命中的所有人,所有的朋友,所有的男人,所有去過的地方;你也能真切感受到她經歷的情感以及吸引她目光和記憶的東西。

有趣的是,大多數藝術家利用素描本幫助記憶,留下日後轉為作品的素材,吉洛則認為速寫的目的是遺忘。她說,她就想把眼睛所看到東西從腦海抹去。(Lauren Christensen/呂玉嬋節譯)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講義

  • 講義 2019-10-03
關鍵字: 畢卡索藝術巴黎自己作品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