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母親的紅頭髮 多元臺灣最美的顏色

母親的紅頭髮 多元臺灣最美的顏色
母親的紅頭髮 多元臺灣最美的顏色(titi繪圖)

我父親是自福建來臺落地生根的第三代,母親是母語極為流利的閩南婦女。每年大小節日都必定在家門口擺供品拜拜(包括七夕跟拜床母),初二、十六也到福德祠上香進貢,信仰虔誠而深具傳統懿德。然而母親最大的特色,在於她有著一頭蓬捲的紅髮。

我以為那是母親去染紅的,但母親說那是天生的,小時候還常被學校老師責難,要她去把頭髮染黑。基於臺灣歷史發展淵源的脈絡,讓我不禁大膽猜想:母親會不會擁有平埔族群,甚至是「紅毛番」的血統?

母親說,我的外婆是來自南投埔里的童養媳,但外婆過世多年,身世來歷已不可考,從外婆留下來的照片也看不出外表上有什麼端倪。現在可以從戶政機關申請母親家系在日本時代的戶籍資料,尋找「熟番」的線索,但是在那之前,我一直想著:母親的身上揉合了福佬人的文化習性,也有隱藏神祕身世的紅頭髮,在漢文化表徵下,卻也有著臺灣原住民族群的內在遺緒。看著母親那一頭天生的紅髮,我相信那就是代表臺灣多元族群融合最美麗的顏色。

我也是白浪(Paylang)的小孩,也有一個阿美族長輩以傳統習俗正式授予的族名字Angay。在我從事原住民傳說故事研究訪查中,曾經結識一位阿美族的Fayi(無直系關係的女性長輩),Fayi很認真的告訴我,想認我當她的小孩。雖然因為種種緣由,最後沒有實現,讓我抱持著一份歉疚,但也讓我對臺灣的獨特性和多元性有更深刻的了解。

我的生命中有一位美麗紅髮的母親,用漢文化的傳統教導我長大;也曾經有一位對我親切、真誠的阿美族媽媽,為我的生命開啟更多古老智慧,和本質上的知識。臺灣的歷史必然面對錯綜複雜的認同問題,但是表現在社會與文化中的多元面貌,始終都成為臺灣獨特的生活面相,也一直提醒我們要擁有更多的包容和審視自己身為臺灣人的眼界,才能孕育為美麗的臺灣顏色。如同母親美麗的紅髮。(titi繪圖)

本文作者為嘉義大學專案助理教授

臺北聯合報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講義

  • 講義 2020-01-02
關鍵字: 母親臺灣紅髮美麗文化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