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桂綸鎂 陳柏霖,重返藍色大門

晴日的午后,民生東路的巷口灑滿一片暖陽,透著樹葉縫隙的倒影,穿著制服、騎著腳踏車的大男孩對著短髮的女孩稚氣地笑著。13年過去了,那時候的男孩與女孩,後來到底變成了怎樣的大人?

桂綸鎂 陳柏霖,重返藍色大門

「但是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在《藍色大門》的結尾裡,張士豪對孟克柔這麼說。

17歲的陳柏霖和17歲的桂綸鎂,在那年夏天,懵懵懂懂地拍了一部電影,戲殺青之後,出乎意料地掀起一陣風潮,穿著衣櫥裡的 T-Shirt 和自己胡亂整理的頭髮,與易智言導演一同參加東京影展。那時候的他們,以為只是一次美好的夏日回憶,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將因為這部電影徹底改變。卸下張士豪和孟克柔的身份,十幾年後的他們,不是體育老師、太空人、科學家,或是法文翻譯,他們成為了這個世代,電影圈裡最響亮的兩個名字。

曾說過「合體絕對要留給易導」的倆人,很給面子地,先給了《美麗佳人》22週年封面的可能。年底的最後一天,我們跟小鎂和柏霖約好拍攝,她一到現場,就急著找柏霖敘舊,擁抱笑鬧又東跑西跳,好交情無庸置疑。兩個人在鏡頭前完全不扭捏,又摟又捏臉,一點禁忌也沒有。「小鎂是我唯一敢這樣作的女星,在她面前,我沒有包袱。」

他們之間的牽絆,不是愛情,而是在最青澀美好的時刻相會,而後在同個領域努力,各自從那個青澀的、穿著附中制服的高中生蛻變成長,最終,成為了讓自己和彼此都驕傲的大人。

孟克柔的挑戰

易導確實在選角上非常成功。張士豪的自在、幽默、陽光、善良和些許迷人的輕挑,在柏霖的身上的確存在。而孟克柔內斂自省的性格,也是小鎂一路走來的特質。總是採用素人演員的易導,當時已經各自選出五個男生和女生,但尚未確定由誰演出,在一個月的表演訓練課後,他選擇了小鎂和柏霖。「那時候很有趣的事情是,只要易導說:『我們現在要作某某訓練』,我跟柏霖會不約而同一起舉手,而有時候我們又會一直坐到最後,我們有莫名的默契,可能易導也察覺到了,才留下了我們。」小鎂說。

對於當時的小鎂而言,這部電影拍起來並不難,因為有那一整個月的訓練課程,所有的工作人員,包含導演、副導演、攝影師、美術和演員都朝夕相處,早就培養出一種親密的關係。「那時候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在拍電影,比較像是家人一起相處的感覺,在這之後再也沒有這樣的感受,不會再跟工作人員建立這麼深厚的情感。除了易導對我們很嚴格之外,從來都不覺得辛苦,不覺得困難,因為你好像已經非常習慣攝影機了。」

在習慣攝影機之後,在籃球場與張士豪爭執,最終打起來的那場戲,讓她第一次有了表演的真實感。「我還記得,那番話是說,你17歲,如果你的尿尿不分岔,你該是一個多幸福的小孩阿。後來回想起來,我覺得那句話是易導的感嘆,沒有什麼煩惱,那個年紀的你是多麼快樂。」他們那場架總共打了12次,每次都超過三分鐘以上,打到最後,小鎂真的虛脫了,她攤在椅子上,沒有任何力氣,導演喊了卡,「原來表演是這樣呀」,她當時這麼想。

每個階段的禮物

在《藍色大門》拍攝、宣傳告一段落之後,小鎂最大的夢想不是當演員,而是好好當個大學生,她想先念書,享受學生生活,學習她最喜歡的法文。所以在那四年內,只有寒暑假會偶爾拍個電影或是MV,「單純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純粹,讓我非常快樂,那時候覺得,如果這件事帶給我這麼大的快樂,而我又已經開始,何不去闖一闖,玩一玩,沒想到就闖到現在。」

從《不能說的秘密》《第36個故事》《女朋友。男朋友》到《聖誕玫瑰》和《白日焰火》,小鎂秉持著一貫的認真,盡心詮釋角色,並因此被觸動。「最幸運的是,我在17歲的時候演一個17歲的高中生;在比較有力量的時候,去做徐克的《女人不壞》,當一個搖滾歌手;拍了一些學生片之後,又有機會去演一個女番邦,在戲路上有轉變。每一部片都記錄了當時我的某個狀態,這是不可否認的,每部戲都是一個禮物,讓我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一切來自張士豪

「我叫張士豪,天蠍座0型,吉他社,籃球隊,我還不錯喔。」柏霖當初演出這個有點單純、善良,外加點痞的張士豪時,只覺得好像在演自已。他沒有小鎂的細膩心思,對電影也沒什麼特別的想像。在他心底,只覺得那是一個最漫長的夏天。「我19歲前都住在民生社區,所以當時拍戲感覺很奇特,片場就離我家不到三分鐘。」

他跟小鎂在戲裡面第一次的交會,就是在民生社區裡騎腳踏車,戲劇初體驗的回憶早已在他記憶中淡去,只剩下情緒沈澱在腦海裡,「我記得好熱、導演好兇、小鎂因為角色的關係一直在生氣,整個夏天就是這樣的氛圍。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拍電影,基本上也沒什麼想法,導演說什麼我就照做,只覺得好多人,陽光好刺眼,但是都要努力睜開眼睛說台詞。」「陳柏霖那個時候很單純,太容易入戲,那種純真,對演員非常重要。」易導後來這樣說當時的他。

電影好像很好玩,可是沒有想像中這麼簡單。在17歲的陳柏霖心中,這樣的想法默默生了根。

天生的演員

或許是天生那份自在悠適,就算在《藍色大門》只是在扮演自己,他自然生動的演出和天生的帥氣,就足以讓他一夕成名。名氣對他而言不算什麼,因為他天生就不是照著規矩走的人。陳柏霖在當紅時離開台灣,接受香港、大陸和日本戲約,在他看來,當初的決定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剛好有人找拍戲,就這樣出走了幾年。從《關於愛》《在黑暗中等待相遇》到《觀音山》,他從什麼也不會,到廣東話和日文都能流利上戲。這個小時候夢想是當科學家、Nasa 太空人和畫家的單純男孩,演員從來不是生涯選項,卻因機緣使然成為志業。

「演員是很被動的。年輕時就有很多人找我拍戲,拍著拍著,慢慢找到自己的節奏,久了就想成為演員。演戲與創作不衝突,可以享受其中,可以把這件事情當成職業已經夠幸福。我最享受拍電影的部份是沒有規則,因為角色是自己創作的,可以跳脫自己,不用考慮陳柏霖是怎樣的人、以什麼形象存在,因為,角色只在攝影師開機的段落活著。」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美麗佳人

  • 美麗佳人 2015-03-24
關鍵字: 電影演員自己我們陳柏霖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