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孔劉 我腦海裡的人生藍圖

孔劉 我腦海裡的人生藍圖
孔劉 我腦海裡的人生藍圖(圖/美麗佳人 提供)

從深情的韓劇《咖啡王子一號店》,再到刷新韓國電影在台放映紀錄的《屍速列車》,孔劉的魅力被媒體讚譽為「渾身散放著賀爾蒙」。對自我要求極高的他,在腦海裡不停描繪著以演員為名的人生藍圖,只因對他來說,表演就是場無止盡的奮戰。

陽光燦爛的午後,孔劉走進了屋子的庭院裡。他和長久合作的攝影師熱絡地聊著天,迅速地完成所有拍攝前的準備工作。這次我們拍攝的主題概念是「無所事事的村莊小子」,為了化身為遊手好閒、萬事滿不在乎的村莊男子,他叼著一根煙,時而出神發呆、時而開懷大笑。鏡頭一幕幕的迅速地拍完,一有空他就聊著昨天看過的電影《哭聲》,或說些只有感情不錯的朋友之間才會說的玩笑話。對已經當了十五年演員的孔劉而言,拍攝工作已經是家常便飯。

但戲裡頭的孔劉,已不再是我們所熟悉的他。他已經跳脫那個受眾人擁戴的浪漫喜劇主角,這次他呈現給我們的是為了宣揚真理而孤軍奮鬥、或是奮不顧身的動作戲。今年夏天,他在《屍速列車》裡為了拯救女兒不惜和喪屍大戰,在金知雲導演執導的《密探》中,他則飾演一個日據時期的獨立軍。雖然他的演出經歷以令人驚嘆的速度增加,但在這次訪談中,卻不常聽到他對此感到滿意,他反而更常提到自己感到有些遺憾與羞愧。為了完成自己想要留給大眾的「演員人生藍圖」,孔劉正不斷地做著思索與反省、自我評價和努力當中。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 M.C.):《屍速列車》是一部關於喪屍的電影。喪屍對韓國來說,並不是很熟悉的題材。

孔劉:喪屍曾在微電影裡出現過,但在商業大片裡,這卻是頭一遭出現,所以我覺得很有挑戰的價值,我也相信延尚浩導演對這部電影的自信。一個有自信的人,可能會讓人感到很有壓力不舒服,但也可能會讓人感到很開心,而導演屬於後者。導演之前的作品都是帶有濃厚黑色幽默以諷刺社會的動畫,因此《屍速列車》雖然是商業片,但我很期待它可以傳達出其他的意涵。

M.C.:「碩宇」是個怎樣的人物?這個角色在經歷到重大的事件後,似乎有了很大的變化。

孔劉:第一次拿到劇本時,我覺得碩宇是個很典型的角色,就是個必須從喪屍手中救出幼女的父親。其實我選擇接演《屍速列車》時,這個企劃本身比碩宇這個角色更吸引我。我原本希望別把碩宇演得那麼公式化,別按照劇本設定的去演,而是把他塑造成在這類電影裡前所未見的角色;這是我的責任,但我好像沒做到。雖然對演員來說,每部作品都不可能會達到十全十美,但《屍速列車》卻讓我感到遺憾又羞愧。如果我能夠把角色再詮釋得更不一樣,是不是會更好呢?

M.C.:你已經當了十五年的演員,可以不受大眾評論所影響了嗎?

孔劉:不,我還是沒辦法,反而上了年紀後,更容易被預料之外的事情所影響。我剛開始演戲時,對大眾的評論很緊張、也受到了很多傷害,不過隨著時間經過,逐漸變得對那些評價無感。原本以為上了年紀後,那樣的態度會變得更為堅定,但事實並非如此,反而會被一些預料之外的小事情所影響,一不注意心就動搖了。

M.C.:你從成為演員到現在,有遇過低潮期嗎?

孔劉:接連演出《關不住的誘惑》《屍速列車》和《密探》三部電影,雖然談不上低潮期那麼嚴重,但覺得很吃力。其實我一直在演戲、沒有休息,這樣的演戲速度算是非常快的。我很想增加我的作品數量,也如願做到了,但第一次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我的能量好像不太夠用,感覺也喪失了信心。我無法自信滿滿地觀賞自己的電影,恐懼感比期待感更大。《屍速列車》在坎城首次公開時,雖然我沒表現出來,但我超緊張的,也不敢正眼去看沒演好時而自殘的畫面。這樣的情緒延續到了《密探》,所以我覺得有點羞愧。也許我用不著說得這麼坦白,但反正這是事實。

M.C.:你覺得演員生活如何?二十歲和三十歲差很多嗎?

孔劉:我在二十歲時,總是希望快點進入三十歲,但並不是上了年紀後,煩惱就會自動解決。我原本相信上了年紀後會比現在更為成熟,遇到任何情況都能機智地應付,認為屆時鏡頭裡的我就會散發出意想不到的氛圍,所以感到很期待。我以為當我安穩地一階一階往上爬後,我的演技也會變得更加平穩深厚,但我好像想得太美好了(笑)。演戲就像是一場無止盡的戰鬥一樣。

M.C.:真令人意外。我覺得你的戲路變寬了,因為你的作品種類變得很多樣化,難道這沒有讓你感到很滿足嗎?

孔劉:外人可能會認為孔劉這個演員的演出經歷很豐富,但實際上我自己卻不這麼認為。別人怎麼看待我、我會獲得什麼樣的評價,都是以後的事,就算評價再好,現在的我想法也不會有所改變。我對自己的滿意度並不會隨著票房成績而有所改變。我有許多不滿意的地方,覺得作品無法達到我的客觀標準。即使電影票房大賣,我也不會因此改變想法覺得「原來我不是不會演戲嘛」。《屍速列車》和《密探》對我來說,應該都會變成我人生當中煩惱特別多的時期裡的演出作品。

M.C.:《屍速列車》對你有著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孔劉:以喪屍為題材的這一點,我就很有興趣了。在電影裡,我想做好防守,也想先發制人。我是覺得自己不貪心,若真要說有什麼貪心的地方,就是其他人都不願意走的路,我走了。電影上映後如果票房不錯,好評也會隨之而來。這是個很好的嘗試,也是個大膽的嘗試。

M.C.:電影中你孤軍奮鬥保護女兒,在你的人生中,曾經為了守護什麼而孤軍奮戰過嗎?

孔劉:在我的人生當中佔據最大比例的就是演戲,為了守護我對於演戲的價值觀或信念,我當然會不斷的做出努力。大眾有他們對我的期望,我有我自己的期望,所以我總是費盡心思想抓到一個平衡點。我希望當很久很久之後有人在追憶孔劉這個演員時,可以看到我努力所完成的人生藍圖。

M.C.:很好奇你現在的藍圖是什麼模樣。

孔劉:偶爾看到以前的訪談,覺得年輕時候的我,講話明顯更為豪放。看到以前的訪問時,我會覺得自己當時真的很年輕、也很可愛,有些回答非常的感性。我的表達方式逐漸有了改變,但我對於演員這份工作的主要看法仍然沒變。我不想只是汲汲營營於名利,當然,演員這行讓我賺了很多錢,也享有很大的名氣,我很感謝這一切,但是比起被拿來當作商業性的消費,我更嚮往單純的演員生活。

M.C.:演員這個工作,痛苦的時間比較多,還是幸福的時間比較多?

孔劉:好像痛苦的時間比較多。

M.C.:你曾經後悔成為演員嗎?

孔劉:我以前有後悔過,但現在不後悔。比起後悔,演員生活讓我獲得的東西更多,但年輕時的我不這麼想,只按照我的價值觀和目標生活,覺得沒必要和別人做比較。不過很明顯的一點是,演員是一份孤獨的職業。我忍受這份孤獨感的功力愈來愈強了,這樣的孤獨感似乎也不全是壞事。

M.C.:你上一部戲和下一部戲之間都沒有休息空檔,應該消耗了許多能量吧。

孔劉:我非常不喜歡「機會來臨時要懂得把握」這句話。之前我在每部戲之間都有一定程度的休息時間。有人是「拼命型」的演員,我則是在每部作品之間做適當的停歇後再繼續衝刺的類型。只是這一回,即使體力上有些不支,但因為接到的邀約都是我不想錯過的戲,所以變得貪心了。我常常過著只屬於我自己的時間,好替自己充飽電力,並不是一定要做什麼事,才能再次充滿電力。

M.C.:私下的你是什麼樣的面貌?

孔劉:我在家會看電視,餵貓咪吃飯,這樣的日常生活就是我的全部。雖然看起來懶散無趣,但對我而言是最需要的時間。有的人會藉由不斷做一件事來抒解壓力,但我不是。我也喜歡運動,流汗運動是我的日常生活。我不僅本身就喜歡運動,而且這也是一種在工作時可以嚴格管理自我的方法。運動是你付出多少,就能得到想要的回報,沒有什麼僥倖可言。我不太喜歡耍小聰明,我喜歡正面進攻,運動是少數幾件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的事情之一。不久前,我開始和公司的同事每週打一次籃球,年紀愈來愈大後,我愈不喜歡去喝酒,反而更喜歡運動了。

M.C.:今年對你來說,應該是很認真工作的一年。

孔劉:去年和今年,我好像都只顧著工作。暫且撇開我對自己的演技失望部分不談,我想給認真工作的自己一個掌聲。我做到了我的目標,運氣也不錯,作品也能穩紮穩打的完成。可以接連演出自己想演的戲,光是這一點就是很幸福的時光了。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美麗佳人

  • 美麗佳人 2016-12-02
關鍵字: 演員自己電影列車作品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