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工作帶我去旅行

工作帶我去旅行
紀培慧 打開天線是演員的正經事

工作與旅行或許代表了生活的現實與浪漫面,倘若能結合兩者,甚至在工作的帶領下目睹世界的美好,會是怎樣的光景?本期讓演員紀培慧、水下攝影師 Yorko、旅遊記者李郁淳還有飯店集團總監 Ian White,帶領我們體會其中的浪漫。

紀培慧 打開天線是演員的正經事

明明是外地來的遊客,卻要在表演中精準呈現「在地人」的感覺,大概是演員的旅行和一般人最不一樣的地方了吧?身為演員,必須時時打開所有感官,調準頻道靈巧轉換語言和氛圍,正因如此,也總能收獲不同的觀看方式,擁有獨特的旅行體驗。

「我剛拍完《聶小倩》,就立刻上飛機,只待六週,卻要很快養出我已經在英國生活了四、五年的感覺。」紀培慧前年赴英拍攝電影《接線員》,飾演到倫敦一所情色按摩院打工的女留學生 Tina。

生活在遠方

這不是培培第一次出國演戲。2011年,導演盧謹明看見她在《九降風》的演出,找上她飾演 Tina,當時21歲的她單槍匹馬到英國拍攝前導影片,那是她人生頭一回去倫敦。歷經《變形金剛4》海選培訓的磨練後,2014年培培參與 HBO Asia 原創迷你影集《詭戀》,前往新加坡拍攝一個月,和澳洲劇組工作,累積越來越多跨國合作的經驗。

在異地拍戲其實沒有想像中浪漫,就是換個地方生活,每天早上八點上工,吃完早餐後化妝、排戲、拍攝,每隔六小時休息一次,規定一天最多只能拍攝12小時。早的話晚上八點收工,回去煮個晚餐,也不會有力氣去酒吧玩,偶爾偷閒就去參觀博物館。這次再到英國工作,培培的收穫是,「頻率的轉換要變得更快,因為跟不同國家的人合作,人人都有不同的節奏感跟氣氛,你要找到一個很和諧的中音,讓大家都可以順暢運作。」

改變看一座城市的視角

雖說多數時間都在工作,但也會因為拍戲去到一般旅行不會觸及的角落。導演帶著培培去風化區的情色按摩院,實際應徵接線員。那是一間在地下室的店,櫃檯很高,可以把人擋住,培培看見一個華人阿姨,濕濕的捲髮,眼影很重。「我問她有沒有徵前台?她說,我就是接電話的,我是老闆娘。我問有沒有其他工作可以做,她問:按摩你做不做?你幫我按一下。我就幫她按肩膀。她很老實跟我說:蠻會按的,手勁不錯。你幫不幫別人那個?我們這邊做黑的,男人下班來這邊就是要放鬆,你如果不想做,可能就沒辦法留下來。」

這段難忘的經歷,讓培培見證了城市的縫隙中,有一群異鄉人選擇以性工作者姿態生存的樣貌。「《接線員》想說的是,人一旦被貼上標籤,人們會忘記她們也是人,會忘記她們也有情緒、生活壓力,傷心和盼望。」她更感受到倫敦具有一種彈性的包容,「你可以看到全世界的人都在這,文化交織在一起。在地鐵你可以看到一位牙買加婦人,穿得超級花俏,隔壁可能坐一個龐克風青少年,對他們來說這是很平常的事情,你可以做你自己。」

「來!我們來裸奔!」

結束拍攝後,培培和經紀人順道前往冰島旅行。她從19歲就嚮往冰島的 Airwaves 音樂祭,沒想到這次竟然能因為拍電影一償宿願。「一踏上冰島的土地,我開心立刻爆棚!經過一片枯黃的草原,天啊,太美了,那種感動已經超出我身體可以忍受的範圍,我就跟經紀人說:我要去裸奔囉!我現在光想到,全身細胞又活躍了起來!」

一說起冰島,培培就像冒泡泡的興奮劑,「你完全不需要濾鏡,空氣的透度你沒辦法想像,沒有任何東西干擾視線,可以看到顏色原本長什麼樣子,原來白天的藍有各式各樣的漸層,你的嗅覺、聽覺、視覺,全部都大大被觸動,很像回到原始狀態。」

沿公路旅行,每十公里地貌就產生變化,有草原,有苔原,或黑沙,或火山,甚或一座飄著浮冰的湖,能看見海獅一家三口悠然泅泳。培培描述心中最美的一幕,「有一段從隧道開出來之後,左邊還有一點殘餘的陽光,右半邊是星星月亮,天空的顏色是慢慢爬上來的漸層。月亮直接照在海面上,還可以看到圓圓的影子,很曖昧的黃,我很想用手機拍下來,但沒有辦法。我後來有為了這個去學油畫,如果有一天可以再去冰島,我想把這些畫下來。」

練習接地氣

對培培來說,演員其實是一個很不接地氣的工作,跟日常生活頗為脫節,卻又得演出一般人的日常,所以她更認真去捕捉每個零碎的生活片段,哪怕是鄰桌的對話,有機會就搭捷運、坐機車通勤,或散步時觀察遛狗的老太太。

所以就更需要旅行了,無關遠近,而是某種接地氣的練習,「每一次旅行都是讓我歸零再重新開始,去感受新地方的變化跟氛圍。我得時時把自己維持在一個活躍運轉的狀態下,不然就像是一直重複播放的錄音帶。人的開心有千百萬種,如果沒有經歷過千百萬種情緒,我要怎麼去詮釋另一個活生生的人?」

Box/搭飛機時必備的小物?

之前搭阿聯酋航空拿到的盥洗包,裡面還附眼罩;大創的三角形頸枕;護唇膏跟保養品,還會帶一片面膜機上敷,最後是消毒用酒精。

打包行李的小秘訣?

盥洗包平常就擺抽屜不要亂動,要出門丟進去就好。平常看到可愛的收納小袋子就留起來,可以放內衣褲,行李箱就會很整齊,衣物壓縮袋也是節省空間的好物。

到國外工作一定要做的事?

會很想要買花,像這次在英國拍戲,我在路上買了一小把花,剪完放在杯子裡,就有自己真正在那裡生活的感覺。

有什麼關於旅行的迷信或禁忌嗎?

進房門前會先敲門,會帶一包粗鹽,沖廁所的穢氣。有一次工作到深夜,我沒感冒,也沒中暑,頭痛到不行,靈機一動請經紀人幫我用鹽抹頭,竟然就好了欸。

李郁淳 揹起背包出發吧

工作帶我去旅行
李郁淳 揹起背包出發吧

從光鮮亮麗的時尚雜誌編輯到雲遊四海的旅遊記者,看遍了浮華世界的矯揉造作,愛冒險的她決心將眼界放至最大,用一支筆,寫出世界的美麗與哀愁。

曬得健康黝黑的郁淳,大學時代就愛上以背包客的姿態深度旅行。外文系畢業沒多久,進入時尚雜誌專門採訪人物,也因為編輯特殊的職業性質,旅行開始融入工作,東奔西跑採訪各國人士變成工作的常態之一,一直以來對旅行的熱情,也在每次的出差中被放大。

在離開雜誌工作之後,郁淳決心在這個人生的空檔裡,到東非旅行三個月,從史瓦濟蘭、馬達加斯加、莫三比克、盧安達、馬拉威到坦尚尼亞,一個亞洲女生在這些我們連國名都不甚熟悉的地方,獨自冒險130天,爬上海拔5,895公尺的吉力馬札羅山,與當地人成為朋友,在最低限的物質需求中,看見世界的另一面。郁淳也因此被出版商項中,出了《想入非非》旅遊散文書,而後成為正職旅遊記者。

旅遊記者並非旅人

對許多人而言,旅遊記者可以說是夢幻職業的代表,但唯有身處其中,才知道箇中奧妙。「當旅遊變成工作時,本來的樂趣會轉成責任、義務跟限制。我始終覺得自己花錢的旅行其實才是最實在的,因為最自由,你想幹嘛就幹嘛。所以嚴格來說,成為旅遊記者的確是意外,但現在想想,這意外還滿不錯的。」

「旅遊記者」跟「旅人」是完全不一樣的身分,郁淳說,要成為旅遊記者,首先得耐操,出差時除了喜歡的行程,也會有不喜歡的行程,即便遇到後者,你的工作就是要硬從裡頭挖掘出什麼。「你不只要能寫,還要能生出自我觀點,但『會旅行』跟『會寫作』不見得正相關。旅遊記者有任務在身,不能恣意妄為。」

除了旅人和旅遊記者的角色轉換外,在數位化的時代,記者除了寫稿,拍照跟影音也成為重要的環節。「寫稿之外還要拍照、拍影音,自己寫腳本,做成影音新聞,必須要在生活中盡量鍛鍊自己,觀察網路語言、影音趨勢、旅遊生態,可以說每天每週每月都要讓自己多學東西。」郁淳語重心長地說:「一篇文情並茂又極具知識性的旅遊好文,不見得能見容於這時代,還要看標題是否夠吸引人、文章內容是否符合讀者需求。有時候辛辛苦苦寫的文章,點閱率卻很差時,的確會有愧對天地的感覺。」

天涯海角的美景

因為旅遊記者這份工作,郁淳看了許多難忘的美景,無論是奢華、原始、人文的,每次都帶給她不同的悸動。「有時候單純只是與當地人的際遇,或是只是走出辦公室,就很美麗。」郁淳這麼說。

已經去過四、五十個國家,讓這位旅行達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馬爾地夫和伊朗。「馬爾地夫真的很美,但可能永遠不會在我旅行清單之中,因為太享受了、放太空了,來這邊度假會有罪惡感,若是來工作,感覺比較有正當性。馬爾地夫有種「海角天涯」的氛圍,很藍、很白、很開闊,像電影《藍色珊瑚礁》的場景。而另外一個讓我驚豔的國家就是伊朗,在大家印象中,伊朗是恐怖的中東國家,戰禍頻仍、恐怖主義瀰漫。但實際去了發現完全不是這回事,伊朗極美,人民極為友善,讓我驚喜萬分。」

旅行的意義由你決定

對於這位旅遊行家而言,「旅行的意義」不是太深奧的文青想像,而是「化解因陌生帶來的恐懼與歧見,見識更多生命型態的可能。」郁淳說:「旅行得越多,你知道回教徒不等於恐怖份子,印度人不是全都愛強姦人,非洲沒有永遠在鬧饑荒。同樣的,法國人不是每天浪漫過活,美國中西部有很多投票給川普的人,置身在日本社會其實很辛苦。」

跟著工作去旅行很幸運,也有常人難以理解的壓力和焦慮,但能夠親眼看見世界,郁淳坦言,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好抱怨。「不見得每個人都能找到旅行的意義,但多走多看一些,你比較能見怪不怪。而『不大驚小怪』,我相信能讓社會更 peaceful 一點。」

Box旅行達人快問快答

出國工作一定要帶的小物?

我想是「耳塞、眼罩、濕紙巾跟香水」。前三項可以應付比較困難的環境,例如耳塞可以應付飛機上啼哭的小孩,眼罩有助於機上或巴士上好眠,濕紙巾在貧困地方很好用。香水是我個人癖好,會根據不同地點帶不同香水,因此香水有了記憶,日後在生活中重新使用某款香水時,會召喚回某一趟旅行的記憶。

每到一個國家一定會做的一件事?

喝一杯當地啤酒,盡可能跟當地人聊天。

有什麼關於旅行的迷信/禁忌嗎?

好像還好,我深信當地鬼無法跟外國人溝通,所以他們弄不到我。但若是工作出差的話,我一定會帶兩台相機,以防相機出槌的話有備案。

Yorko Summer 用照片寫故事

Yorko Summer 將工作結合旅行的概念發揮得淋漓盡致,用一張張照片呈現了海洋之美,但背後,他最希望的還是大家正視更值得注意的議題。

水下攝影是個神祕卻又單純的職業,神秘的是從事這行的人實在太少,單純的是它的工作內容正如其名,潛下水中,捕捉那深藍底下的美好。

Yorko Summer 是台灣唯一全職水下生態攝影師,足跡遍布菲律賓、沖繩、馬來西亞、澳洲、墨西哥、斯里蘭卡等全球海域,而會踏入水下攝影完全是意外加上熱情的總和,「我之前其實是學藝術出身,後來從事設計工作攝,接觸水下攝影是因為先接觸了海洋,一旦開始潛水進入海洋的世界後,就希望把這樣美麗的環境記錄下。」

水下攝影入門相當有難度,除了工作本身無法提供很好的報酬,花費也很高,而且台灣從事水下攝影的人更是寥寥無幾,「大多時間都是靠自己摸索出來的。」Yorko 說道。每天潛水與不斷的練習,讓他在2005年獲得「帛琉國際水下攝影節」競賽首獎,終於慢慢累積出知名度。

天生愛流浪

Yorko 笑說自己本來就對大海充滿好奇,喜歡往海島國家跑,考過導遊也有領隊執照,旅行對他來說一直是生活的一部分,「我覺得自己好像天生就留著流浪的血液。」

而從原本的舒適圈跳進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Yorko 坦承自己並沒有考慮太多和遲疑,「每個人在習慣的環境裡一定是最自在的,但我總會被新奇的事物吸引,產生想去挑戰的念頭,與其說鼓起勇氣,不如說那時一股腦只想到水下拍照。」

勇敢地追尋自己想做的事情是 Yorko 的目標,親自到世界各地美麗的海域、與珍稀的海洋生物接觸,這些都是成為攝影師後才發生的,而潛水拍照對他來說就是有這樣的魅力,讓他想一直做下去,「海人都是充滿勇氣的。」Yorko 說。

與海洋生物的一期一會

對 Yorko 來說,水下攝影是最美好的工作,帶著他探訪各地,遇見不同的文化和奇妙生物,每次都帶給他深刻的感動,第一次下水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第一次下水工作是帛琉藍洞,那裡有個潛點叫藍角,當時的景色實在太漂亮,水很清澈,生物、地形都很棒。但難免還是會很緊張,水裡的生物物無法溝通,水底有也很多突發狀況,幸好還是順利結束了。」

一般人也許會想像潛水會是一個相當耗費體能且危險的活動,但 Yorko 說:「只要取得合格的國際證照,其實潛水是非常安全的,呼吸是靠背上的氣瓶,其實並不費力。耗費體能的地方是攝影這塊,因為器材非常重,有時一天要三潛,而在水下拍照神經到要繃到最緊,和這些生物可能一輩子就見這麼一次,那怕只有錯失一刻都是永恆。」

因此,Yorko 很難說出印象最深的潛水經驗,每一次都很難忘,「每張照片背後都有很多感動,譬如看到藍鯨,一條30公尺長的龐然大物出現在眼前,你能想像有多震撼嗎?今年去巴哈馬拍虎鯊,拍攝時近到幾乎是臉貼臉的距離,那時覺得鯊魚好可愛,同時又很刺激。又或是看到這輩子從來沒見過的生物,難忘的經驗實在太多。」

「別把海洋視為理所當然」

圖像的傳達力量強大,Yorko 致力於讓大家看見海洋的美好,其實背後還有他最想傳達的訊息,「人類對海洋的態度是予取予求的,這10幾年來人為因素加上氣候變遷,海底的環境越來越惡劣。我在海洋的最前線拍攝,最能感受到很多地方都和以前不同了。這是我最大的擔憂,我希望大家能夠快點了解到,海洋不是我們可以視為理所當然的,再無止盡消耗它的資源,製造汙染物或傷害它以及生物,總有一天人類會嘗到惡果。」

所以他拍下這些照片,分享海底下的趣事,作沉默的海洋的發聲筒,提醒大家:「人類需要海洋 但海洋不需要我們,不說話不代表它沒事,一旦反撲人類將後悔莫及。」

BOX

出國工作一定要帶的小物?

每次出國一定會帶相機 手機 以及墨鏡。

你覺得最美的海域是哪裡?

只要是海都很美,其實台灣的海也很美,像是綠島。

每到一個國家一定會做的一件事?

找網路(笑)。以及一定會和當地海域工作的人聊天。

你有什麼關於旅行的迷信/禁忌嗎?

沒有耶,一直在不同的地方跑真的沒去想過,只在乎天氣。所以出發前我會祈禱能碰上好天氣。

Ian white 旅行對你的靈魂有益

前言/頂級飯店集團的總經理生活是怎樣的?他們每三至五年就會輪調到不同城市、不同區域的目的地,並且能以最美的飯店為家。對安縵飯店印尼區域總監 Ian White 而言,飯店無疑是旅行裡最美的風景。

穿著襯衫和白色休閒褲,安縵飯店集團(Aman Resorts)印尼區域總監 Ian White 悠然現身於隱身在爪哇島深山裡的 Amanjiwo。休閒而不失氣質的打扮,與安縵強調人文氣息的精神不謀而合。

低調至上、強調頂級品味的安縵飯店集團,雖然著眼於奢華旅行,但也同時在每間酒店中確保旅人得以體驗當地風土民情,強調文化浸濡,能夠真正享受根源在地的奢華體驗。身為安縵印尼五家渡假飯店的區域總監,來自英國、說得一口流利印尼語的 Ian White,無疑就是結合工作與旅行的最好例子。

跟著飯店去旅行

九○年代畢業於飯店管理學校,初畢業之際,他其實對餐飲有更大熱忱,曾在英國知名飯店掌廚五年,而後轉往瑞士和澳洲。在澳洲工作的經驗,讓他無意間認識了安縵飯店集團裡面的人,熱愛深度文化旅行的他,與安縵集團的理念相似,於是在1995年,來到了位於 Moyo 島上的 Amanwana,七年之後,他成為 Amanwana 的總經理。2006年,他前往位於法屬玻里尼西亞的 Hotel Bora Bora,並於2008年成為位於杭州的安縵法雲(Amanfayun)開幕總經理。2014年,Ian終於回到他摯愛的印尼,成為位於中爪哇的 Amanjiwo 總經理,並於2016年底成為安縵渡假飯店印尼區域總監。

「我一直都是個旅人,在20歲左右的時候,我開始一個人環遊世界,住在不同的地方。對我而言,旅行比什麼都重要。成為安縵飯店區域總監,提供了一個完美的平台讓我得以旅遊,無論是美國、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等地。每次出差我都很興奮,因為我知道將會遇到新的人、會吃到美味的食物,住在美妙的飯店,我是刻意選擇可以旅行的工作,因為一成不變讓我無聊。」

讓旅途教育你

侃侃而談印尼各個區域的不同美食、當地的蠟染、竹編和各種藝術可能,爬火山、騎單車、衝浪、滑雪等各種戶外活動更是他的最愛。Ian早已不是個旅人,他是個比當地人更 Local 的旅遊專家。「我喜歡每天嘗試不同的事情,因此旅行就是一個最重要的平台去體驗新事物。因此當我旅行的時候,不會只選擇一個目的地,不會只去一個島上待一周,我會去4到5個地方,這可能就是我的個性特質。」

「當你去一個像 Amanjiwo 的飯店時,你的旅途變成一種教育。」Ian如是說。他對旅遊的想法,就是能否讓這個世界繼續教育自己,培養更廣的深度和看世界的眼光。「如果我想要去一個目的地,我會思考一下那個地點是否只有陽光和海灘,我想要得到更多文化上的感動,因為那對你的靈魂也有益處。」

不只是工作

熱愛旅行的Ian,進入旅館業不是巧合,而是他在年輕時就下訂的決心。「我的夢想就是一直旅行,並且透過旅行學習到更多事物。我一直燈知道自己要從事旅遊相關產業,我希望透過這份工作讓我愈來愈享受旅行。」

因為工作關係,Ian在全世界安縵渡假村旅行的經驗,讓人為之欽羨,「我有一次出差至美國 Amangani,到附近的山脈滑雪之後,我回到飯店的溫水泳池邊,水是溫熱的,但四周都被冰雪覆蓋,服務生過來,將一瓶啤酒插進雪中,跟我說:『享受你的啤酒,White 先生。』背景是滿天繁星和雪山,那可能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旅行。」

Ian跟著安縵的旅行或許有些奢華,但他自己的私人行程卻令人意外地,大多都是背包客的行程。「每當我在路上,我找尋的不是高級飯店,我找尋的是景色、是人們、是一種無以倫比,唯有旅行能夠帶給你心靈撼動的體驗。」

BOX

可以分享你的旅遊秘訣嗎?

最後一刻再計畫,自發性一點。如果太早規劃,你就已經把你的假期留在腦海裡了。我喜歡最後一刻才計畫,那會營造一個比較有趣的旅程。有時候當地的氣氛、氣候和風土民情跟想像中不同,所以我喜歡等到抵達當地,再開始規劃接下來的行程。

你自己旅行的時候喜歡選擇怎樣的飯店?

經濟實惠的!或許因為工作關係住過太多美麗的飯店,自己旅行的時候反而喜歡選擇小巧、而非太過奢華的設計旅館,這樣就不會有太多期待。當我這樣做的時候,也讓我想起我愛上旅遊的根源,當我年輕時是個背包客,單純享受旅途的時候。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美麗佳人

  • 美麗佳人 2017-06-23
關鍵字: 旅行工作旅遊飯店自己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