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每一個現在的將就,都是未來的折磨

每一個現在的將就,都是未來的折磨
每一個現在的將就,都是未來的折磨

我像一個機器人,沒有靈魂地做著一份月薪兩萬七千元的工作。

放棄六到八萬元的月收入,結束自由工作者的身分;選擇職場,不僅犧牲了自由,失去了夢想,也喪失了生活,換到了一份根本養不活自己的工作。扣除房租和生活雜支,每個月底還得花上以前的存款,才勉強過活。

記得進公司的前一天,我輾轉難眠,又要再一次面對「重視外表」的圈子,什麼是屬於我自己的穿著打扮? 是白襯衫吧! 最簡單的樣子。「簡化了生活,才能放更多心力在工作。」於是我翻出衣櫃裡的所有白色襯衫,有五件,啟動了熨斗,親自燙了一遍,所有細節,燙到一點皺褶也看不見,吊掛好,我才安心睡著。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不再燙襯衫了,不再執著了。

日子久了,我習慣了尖酸刻薄,適應了階級制度,對於日常裡的壓榨和思想箝制,我也習以為常地認命了,我不再認為自己有多委屈,我不掙扎了,因為我是新人,這一切,合理了。

每天同樣時間起床,同樣時間出門,在同樣的時間,吃著同一份早餐,面對同一群同事;每天得相處最久的人,卻是我最不喜歡的一群人,做著類似的工作,過著每一天都差不多相同的日子。

我竟然不自覺地相信了,自己沒有潛力,自己不該爭氣,自己根本沒有本事闖出什麼,自己是平庸的;當周圍的人都不認可你,時間久了,你很難繼續相信自己。

我刪除了Facebook,將近四年不使用Instagram,不去看別人的生活,刻意不和朋友聯繫,因為這些聯繫,每一次都刺痛著我,提醒著自己:「我過得很不好,我羨慕你們都活得很好。」每看一次,一而再加深了自己的厭世。

這些日子,我被分配了許多行政工作,埋沒在行政資料裡,人在設計部門,卻做著行政部門的工作。待在公司的十個小時,除了上廁所和喝水,我總坐在位置上,不與人交談,只管盯著電腦螢幕,寫著怎麼寫也寫不完的資料,偶然發現肚子大了,坐久了,身材走樣了,卻也無心改變些什麼,或許吧? 人生差不多就這樣了。

進到辦公室,打開Word 檔,校對著桌上的資料,敲著鍵盤,一個字一個字輸入進去,九點半打卡,十二點半吃飯,下午三點叫一份下午茶,五點眼神渙散,等待下班,六點半想盡辦法準時離開,日復一日的繁雜、瑣碎的日常,無奈的職場。

大多數人的人生,原來是長這個樣子啊!「理想」跟「職場」似乎有一大段落差,我常常想:「不斷重複的生活,我到底在活些什麼?」每天工作八小時,每周工作五天,人一生要和工作相處至少四十年的時間,人生的一半都花在工作上了;我愛的人,我沒有時間與他們相處,我厭煩的人,卻每天存在生活之中。

有人說過:「職場,就是一群沒有共同夢想的人,為了錢和利益而聚集在一起。」是真的,大多數人都這樣經歷著,他們為了鞏固自己的自尊、職權、位階和功勞,創造了一個個小圈子,當你有不同的聲音,就會被排除在外。

而在這一日又一日的消磨裡,我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山料! 我觀察了很久,你的設計真做得不錯,品味很好。」公司品牌顧問興奮地說。顧問走上前來,左手輕推了眼鏡、微笑著,身為老闆一路並肩作戰的好夥伴,他的一句肯定,我受過的挫折被稍稍填補了。

透過他真誠的鼓勵,讓我不再理會過往的不順遂,我知道,還有人眼睛是亮著的。

我們一拍即合,他賞識我的才華洋溢,我欣賞他的眼界,尊敬他的資歷,加了臉書好友,我們討論著工作,他分享著公司遇到的問題,我吸取著建議,接納他的指教,虛心學習,和他一起準備著一項「祕密提案」!

在格格不入的圈子裡,擁有一位「懂我的人」。我相信,我可以再更努力一點,更堅持一點。

他感慨、語重心長地說:「這幾年我做了很多努力,但﹃人不對,事不成﹄,我原本打算離開這間公司了,但當天看見你的設計,我發現這裡還有希望,我願意再試一次!」於是,他成為我的頭腦,我當他執行的手,志同道合,接下來,我能闖出一片天吧!?

當我抱著一份期待生活,我會是一個熱中於工作的人,錢不用太多,少領了我也不在乎;「成就感」和「對未來的希望」就足夠我生活,我可以窮,但我的心志從來不窮。

天天自願加班,工作結束了,再多做一點也怡然自得;早上第一個進公司,開燈,下班後,待到門禁時刻,不能再待的那一刻,警衛來趕人了,才匆忙收拾;離開前,最後一件事,一定列好明日的工作排程,才關上燈。

這天,在電梯裡拍了張照,清爽俐落的西裝頭、白色襯衫,領子微開,配著深藍直筒西裝褲、擦亮的皮鞋,在臉書發了一篇文,配著笑容滿面的照片:「早安,AM05:50,每天比鬧鐘早起的感覺,很好。」我相信,經歷再多挫折,沒關係,此刻,我的未來是擁有希望的。

但計畫失敗了。

當他們討厭你時,你做得再好,全都是糟糕。他們永遠不會順眼,在他們眼裡,你的積極,是一文不值的。

會議裡,另一派的人使勁反對這項提案,這是更深一層的職場鬥爭,每個人維護著自己的利益,更是我無法置喙,不能碰觸的;顧問再一次的感嘆,我想他是放棄了。

「三周後我要離開了,未來好好加油,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給我,能幫上忙的,我會幫你。」顧問留下了一則溫暖訊息,辦公室裡唯一發光的人,就這樣消失了。

他們開始不讓我參加設計會議,每週五的設計展示,我也被排擠了,重要會議都沒有我參與的餘地;前輩走到我的辦公桌旁,丟下一堆資料夾,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比往日更多的文件堆在我桌上,更大量的行政工作等著我去完成,只要是「沒人想做的事」,都變成了「我的事」。唉! 是我自作自受,誰叫我跟他們最討厭的人合作。

一步錯,步步錯,我想,我是親自為自己的人生,選了一條死路。

半年來,從行政助理、設計師、經理、品牌顧問,林林總總十多個人全都離職了,身處在大家拚了命想逃離的環境,我也失去了那顆奮鬥的心。不戴隱形眼鏡了,頭髮懶得剪了,襯衫皺著就算了,衣領黃了也不洗了,反正日子不就這樣,活著的每一個明天,都長得差不多,沒什麼好期待,那些「人生順遂」的人,是他們的事,我攀不起,我沒那個命。

我開始期待每天下午訂飲料,團購的食物已經吃膩了,看著時鐘盼著它快點十二點半,讓我吃飯;下午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慢,每到五點,我就開始躁動不安,我心裡想的只有「準時下班」。

「從你剛進公司,我就在擔心你了! 你的辦公桌太乾淨了。」好心的同事,趁午餐時告訴我,他接著說:「桌面不能整理乾淨,你要是整理乾淨,會被別人講閒話,說你沒在做事。」

我回想起,剛進公司時,老闆經過我的辦公桌,她特別誇了我:「你的辦公桌,是我見過最乾淨整齊的,你不要跟他們亂學,要好好維持下去。」老闆的這段話,我一直放在心裡,這半年來,我最堅持的,是桌面的潔癖,每一項文具,都有一個自己的位置,稍微偏離了角度,我都會馬上察覺。

我發現,每到六點半,這位同事下班離開時,總會刻意打開檯燈,讓人誤以為他還在公司。

另一位同事,下班後,電腦螢幕總是亮著雜亂的資料,設定兩小時後自動關機;下班時從不搭電梯,而是走逃生梯,就為了避人耳目。另一名主管,則是不帶包包上班,手上只拿著皮夾和手機,因為每當準時下班,拿起龐大的包包,總是特別顯眼。

下班時,有一件事情絕對不能做,是「說再見」,一旦你熱情地和準時下班的人道別,他會擺著一張難堪尷尬的臉,向你比一個中指,快速逃離,再傳訊息告訴你「你很賤」,因為你的「說再見」,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準時下班了」。

這些,都是他們打混了多年,職場的生存哲學。

什麼時候開始的?「下班」變成一天最期待的事情,騎車經過同一個路口,等著同一個紅燈,呼吸著車陣裡的廢氣,而回到家,打開燈,面對一個空蕩蕩的房間,我躺在床上,思索著,人生,怎麼走著走著,變成這樣了? 活著一個連自己都看不起的人生。

那個為了追求更好人生,義無反顧的黃山料,究竟是哪一步走錯了? 失去了熱忱,喪失了初衷,沒了夢想,過著這般荒謬乏味的生活。

才明白,原來,你的每一個「現在的將就」,都會換給自己「未來的折磨」。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漂流青年:1990後出生的我們╳一件襯衫 2019-06-06
關鍵字: 自己工作公司生活人生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