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自序】他們都說妳「應該」,但我只想要「尊重與愛」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從《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到《關係黑洞──面對侵蝕關係的不安全感,我該如何救贖自己》,我的工作、人際關係、健康與自我都出現很大的挑戰與變動。

一方面,很不會拒絕別人的我,在二○一七年的工作量暴增,導致身體出了狀況。二○一八年初的健康檢查,被檢查出罹患甲狀腺亢進。另一方面,我的第一本書《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過度受矚目,使我莫名多了些名氣,當然也遭受許多攻擊。除了可能有一些不一定看過書,卻對「情緒勒索」這個名詞感覺到被冒犯、被打臉的人,帶著許多憤怒寫信或留言給我外,也有一些本來認識我,或不認識我的同行,因著一些刻板印象,或是自己的需要,對外傳播一些跟我有關,但與事實不符的流言攻擊我。

原本我就是一個很容易陷入自責與自我懷疑的人,在這樣各方的壓力下,我感覺自己的心理與健康狀況並不好,因此二○一八年,我硬生生地停了下來,減少了一半以上的工作量,盡量專心在自己的實務工作以及專業的訓練上。

在這一年裡,我也發現,那些在自己內心「感覺自己不夠好,配不上這一切」的聲音,與他人「你憑什麼可以得到這些成就」的攻擊,這兩個聲音疊在一起,不停在我耳邊播放,讓我開始懷疑自己能做些什麼,能寫些什麼:

「你寫這些東西有用嗎?」

「有更多比你有才華、更資深的心理師或精神科醫師,你能寫的,他們也都能寫,說不定他們寫的還比你有用、有幫助、有更深的理論基礎。你憑什麼?」

「你只不過是憑一本書紅的傢伙,運氣很好,搭上風潮而已……」

這些巨大的自我懷疑,籠罩著我,讓我覺得自己很糟糕、很羞愧;而我被自己的成就壓得動彈不得,覺得自己配不上這些成就……

然後,我就什麼都寫不出來。

原本我就是個有強烈「冒牌者現象」的人,這段時間面對的壓力與變動,許多不安、害怕、恐懼與攻擊,餵養了我內心的自我懷疑,讓它變得更大。

成就,沒有成為我的祝福,卻成為某方面的束縛。

幸好,在面對自我懷疑與不安全感,我也算是老手了,而且,很感謝我的老師、前輩、朋友、工作夥伴與家人們對我無條件的信任與支持。同時間,我繼續減少我的工作量,特別是對外曝光的部分;相對地,我將時間盡量放在我所喜歡的工作內容,也就是實務工作上。

我也開始去參加一些專業訓練團體,開始多花一點時間,從事自己喜歡的閱讀,讓自己被掏空的身心,得到一些平靜與滋養。

當然,去樂團練習,吼吼叫叫、與團員講些垃圾話是一定要的。

當身心與自我慢慢穩定下來之後,在持續的實務工作中,我也觀察到一件事:

許多女性一開始來談的,或許是自我的情緒、親子關係或是伴侶關係,但深談之下,卻發現文化、約定俗成的傳統對女性的束縛與歧視無所不在。

另外,我也發現,許多女性有相同的困擾,甚至有類似的個性:很容易察覺別人的感受、很會自省自責;很需要讓別人覺得自己有用,卻又不相信自己「夠好」。

大家被「妳應該」束縛著:「女生應該要怎樣」,或是「妻子、媽媽應該要怎樣」。有時候在家庭、職場上,因為身為女性的身分而遭受一些不公平的對待,而當大家想要掙脫這些「應該」時,卻又不敢。因為無法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與看法,無法掙脫那些從小到大被訓練的、內心的自我規訓,逃離不了那些「自我懷疑」。

而這些經驗,我也遭遇過;或者可以說,正在遭遇。

這些經歷與觀察,讓我忍不住想:這些性格特質,究竟是「女性本身的特質」,還是被社會、文化從小訓練出來的呢?

在遇到太多這樣的例子後,於是,有了這本書。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所討論的,並不僅是「女性是辛苦的」,或是「男性是既得利益者」;實際上,在這樣的「文化纏足」、文化的心理控制下,我們是怎麼把這樣扭曲的「應該」,一代又一代地傳下去,成為「集體文化創傷」。有時候,當受傷的人熬過一段時間,成為「有權力要求別人」的身分時,又因為自己的傷痛太深,而必須繼續維護這個「文化創傷傳統」。

因為,「否則,我過往受的傷,到底算什麼?」

在這樣的「應該」下,受苦的不只是女性,也是男性。當女性總得是某個樣子,而男性當然也得是某個樣子時,兩邊都帶著創傷,需要著彼此,有時,卻也仇視彼此。男性化為壓迫者、強者,而女性成為滿足男性自尊的對象、弱者。兩邊都不滿這樣的刻板印象,都覺得憤怒,但面對社會的壓力,卻又不得不下意識地維護這樣的文化習慣。於是男兒有淚不輕彈,成就大於一切;於是女性能力太強就變成「女強人」,回歸家庭才是女性應該待的地方。

於是,在社會、文化裡,那張巨大監視的網中,無法逃脫的「應該」,讓我們只得戴著面具、帶著偶像包袱不停前進,忘記自己原本的樣子,也忘記自己想要什麼。

於是,我們發現,即使外在成就、物質得到的再多,內心都是空的。再多人際關係,用假的自己去面對、去建立,也讓自己覺得,這些關係都是假的。

我們不相信別人愛真正的自己。即使留住了一段又一段的關係,我們也知道:自己或許是用「應該」或「責任」讓對方留在自己身邊,而非對方真的願意為了自己待在這裡。

當關係中充滿了「應該」與「責任」,「害怕與勉強」無所不在,而關係中最重要的「愛」,卻沒有空間可以存在──

那是哀傷的。

和我的第一本書相同,我仍期望,這本書能夠喚起一點改變。讓我們覺察到那些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應該」並不真的「應該」;讓我們重新思考,這些「應該」對我們真正帶來的意義是什麼,也讓我們能更正視。

自己真正的感受,還有想要的自己。

若從你、我開始,有那麼一點改變,不再把「應該」當成理所當然,而能讓自己更尊重自己,用不妨害他人的「我想要」去選擇、去表達。

學會尊重自己,我們也才能學會尊重別人,才能學會不再用那些「應該」、「刻板印象」去箝制其他人的自由意志;不再弱弱相殘,不再帶著自己想要隱藏的創傷,要求別人做著跟你過往一樣、會受傷的事。

我們也才不會帶著被別人歧視、壓迫、不平等待遇的傷口,然後轉頭歧視、壓迫其他比自己弱勢的人,再藉著這些歧視的語言、貶低別人的文字中,來感受到自己心理上稍微平衡、稍微高人一等,而扭曲地學會用這種方式得到安慰。

我們的同理心與愛人的能力,在擺脫「應該」的自我監督與監督別人之後,才有空間可以存在,才可以好好被保有、被珍惜。

這也是我們身為人,最珍貴的寶物。

若這是一個代代相傳、約定俗成的「文化習慣」,那麼,若從我們開始,有一些覺察,讓我們能夠勇敢地做出不同的選擇,讓自己、他人都能被支持,坦然地擺脫束縛,不再服膺這個「應該」、這個「理所當然」的「共犯結構」……或許,累積這樣一點一點的力量,文化習慣就能有所變動──

社會,也許就能有所改變;「多元包容」,也不再是夢想的空話。

若你翻開這本書,你願意和我一起攜手,為我們的現在,甚至我們的下一代,營造出一個更能尊重、接納真實自我、更多愛的世界嗎?

我衷心地期盼著。

看更多好書內容

  • 他們都說妳「應該」──好女孩與好女人的疼痛養成 2019-08-16
關鍵字: 自己我們女性關係文化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