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垂直程式的失速競賽

中國大陸目前已落成與正在興建中的摩天大樓總數已經超過200座,並且,這個數量正在以未來三年中、每五天完工一座的速度急速增加中,五年後,中國內地的摩天大樓總數將超過800座,是建造摩天大樓的發源地──美國國內摩天大樓總數的四倍之多。

2004年落成的台北101曾經是世界第一高樓,六年不到的光景下,已於2010年被杜拜的哈里發塔(Burj Khalifa)超越,屈居世界第二高樓,更驚人的是,預計到2015年,台北101的高度排名將下滑為全球第八高樓;未來五年後,很可能連全球前十名都排不上!

近幾年在東亞與中東地區陸續發表的超高建築計畫,顯然已經將全球建築競高比賽推向失速的邊緣,人人都想爭取當上唯一的「超級高」。

接下來摩拳擦掌、準備角逐世界高樓頭銜的計劃,包括:中國深圳的平安金融大廈(預計2015年完工,樓高650公尺),上海中心(預計2014年完工,樓高632公尺),建於武漢百年老街漢正街原址、高達666公尺的中國第一高樓(計畫中);還有南韓首爾的國際商業中心(預計2015年完工,樓高510公尺),沙烏地阿拉伯的皇家鐘塔飯店(2011年完工,樓高601公尺)等其他亞洲國家的競高計畫。

根據摩天大樓網(SkyscraperPage.com)的統計,目前已完整落成並啟用的全球前十大高樓中,有六座高樓座落於兩岸四地,分別是:台北101(第二名),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第三名),香港環球貿易廣場(第四名),南京綠地廣場紫峰大廈(第六名),京基100(第八名),廣州國際金融中心(第九名)。

2011年6月由中國國內摩天大樓建築愛好者、建築界人士與媒體從業者歷經一年調查後發表《中國摩天城市排行榜》,說明中國大陸目前已落成與正在興建中的摩天大樓總數已經超過200座,並且,這個數量正在以未來三年中、每五天完工一座的速度急速增加中,五年後,中國內地的摩天大樓總數將超過800座,是建造摩天大樓的發源地──美國國內摩天大樓總數的四倍之多。上海、深圳、廣州、香港、南京,乃至於武漢、貴州等城市,紛紛加入競賽行列。

一場中國各城市的政經實力與地方政績角力賽,正熱烈展開。這個快得近乎失速的競賽背後,同時捆綁了土地開發與金融信貸操作等問題。

建造摩天大樓從來不是工程問題,而是社會問題

時至今日,隨著建築結構工程的進步,建造一座超過600公尺的高樓對建築師與工程學家來說已經不再有執行上的困難;營造資金的募集、都市建築法規的修訂,在追求開發利益的地產商與急需政績表現的政府官員聯手合作之下,往往不成問題。

關於摩天大樓,真正需要思考的是後續的營運管理與其他社會問題。

摩天大樓的發源地──美國,過去30年間所興建的摩天大樓絕大多數為來自汽車、石化、航空與零售等實體企業所投資興建。建造於1974年,至今仍為西半球最高建築的芝加哥希爾斯大樓(SEARS Building)(現名韋萊集團大廈,Willis Tower),即是由當時的零售業巨人──希爾斯(SEARS)百貨集團所投資興建。1970年代,希爾斯百貨擁有35萬名員工與全球最大的零售通路;基於龐大的企業規模與對前途榮景的無限信心,投資人打造了一座炫耀企業中心價值與發達金融資本的巨大高樓。

在文化意義上,這棟建築也永久改變了芝加哥的都市景觀與特質。

21世紀初,摩天大樓競賽搬到了亞洲,特別是中國,多數人們熱烈歡迎與期盼超高建築的到來。超高建築的符號性特質重新定位了經濟發展的節點,成為自信、先進科技與金融發展榮景的表徵。

這似曾相識、爭相建造摩天大樓的歷程,與過去相較,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中國的摩天大樓投資方絕大多數為地產業者,而非出於企業對商業辦公的需求。

相對於實業家自身企業對商業辦公的需求即可消化大部分室內空間,地產業者面對出租、出售、營運管理上的負擔更為沈重,許多乏人問津的閒置辦公空間常為人所詬病。玻璃帷幕與大面積的日曬提高了大樓的聚熱性,加重了空調設備的負擔;超高密度的人口聚集也導致更多能源損耗與污染物處理的問題,交通、衛生與生活品質要求亦隨之而來;另外,面對火災、地震等災害時,超高樓層在先天上的缺陷,潛藏著救災不易與傷害擴大的隱憂。

摩天城市=危險城市?

中國的「高樓迷」網站公佈中國城市摩天指數排行榜。在中國,建築規範認定樓高100公尺以上的建築即為超高層建築。根據此份排行榜,中國前十大摩天城市為:香港、上海、廣州、深圳、重慶、南京、北京、天津、大連、武漢。

榜單上的城市大多與中國國家發展策略計畫有關:香港與上海長期以來一直是金融龍頭中心;武漢在國家「十二五」計畫中,被評定為「兩型社會綜合改革示範區」;深圳是「綜合配套改革示範區」;天津是「濱海綜合改革示範區」;而重慶是「國家中心城市」。

網站上另一份由摩天大樓指數(Skycraper Index)計算出來的「摩天潛力城市」報告,則讓人質疑:摩天大樓的興建,是否淪為地方官員政績競賽中的手段?

摩天大樓指數是1999年,英國經濟學家安德魯勞倫斯(Andrew Lawrence)所提出的有趣研究,他發現:興建摩天大樓與市場經濟衰退兩者之間有某種程度的關聯性,每落成一棟破紀錄的摩天大樓,往往標誌著經濟衰退的開始,並非因為興建摩天大樓的花費太鉅,而是因為興建高樓的熱潮往往與過度投資、投機的熱錢同步,摩天大樓的興建計畫一旦啟動,同時也就意味著經濟衰退的開始。

血淋淋的鐵證,包括1930年代紐約克萊斯勒大廈與帝國大廈相繼完工,30年代美國出現了史上著名的經濟大蕭條;1970年代紐約世貿雙子星大樓落成,石油危機與華爾街股市崩盤隨之而來; 1998年馬來西亞吉隆坡的雙子星塔登上全球第一高樓之際,更見證了慘烈的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

在中國,人口不到100萬的廣西省防城港,計畫興建超過500公尺高的亞洲國際金融中心;又如規劃了17座摩天大樓的貴州省貴陽,該城的GDP不過才剛剛超過1,000萬人民幣。

摩天大樓耀眼奇觀的背後,更有著資本分配不均與文化失落的陰影。

城市投資大量財力和資本建造超高層大樓的同時,往往忽略了公共住宅與其他公共設施建設(如衛生下水道),市民必須忍受不足的公共空間與不良的都市生活品質。

摩天大樓搶眼的外型與指標性地位,也讓都市空間重新的中心化,成為現代性、進步與消費文化的新象徵;城市紛紛以建造高樓來標誌「成功的現代化」同時,古老中國的底蘊與具有傳統歷史文化意義的建築在無聲中倒下、消失。

下一個偉大的城市

興建超級高樓,是否就能夠標誌著下一個偉大城市的誕生?

回歸到「人」的本質面考量,除了建築特色以外,歷史上偉大的城市往往具備其他迷人的人文特質:如以圖書館與鼎盛的科學研究而聞名的城市——亞歷山卓(Alexandria),埃托勒密王朝統治下的名城,是當時歐亞非大陸間最具影響力、也是希臘化世界的知識中心;中國唐代的長安城因胡漢密切交流而孕育高度發展的藝術與佛教文化,成為後人在飄渺歷史中想望的輝煌盛世。

超高層的建築從來不是偉大城市的指標,也不應該是城市的中心符號。

一個城市之所以偉大繁盛,最終仍需回到城市居民本身,並考慮到綠地、永續發展、友善的公共空間與多元包容的人文環境。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or旅讀中國

  • or旅讀中國 2012-05-08
關鍵字: 摩天大樓城市中國建築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